大家一聽就激動了,誰不知道庄淮安的人品啊,這可是說一不二的青幫大佬。

在他那裡拿的貨,能不是真貨嗎?

那些豪門太太們立刻一窩蜂地湧向了雪奇的櫃檯。

「給我看看這對手鐲。」

「把這對耳環拿給我看看。」

「哇,這條項鏈是誰設計的,簡直太漂亮了!」

這些豪門太太們,這時候才發現雪齊專櫃的陳設簡單而不失大氣,裡面展出的珠寶首飾更是樣式別緻。

每一件都是精品,絲毫不遜色於盛氏那種老牌。

不少人第一眼就看中了,忍不住紛紛對著鏡子試戴。

而雪奇的員工們全都傻眼了。

剛剛她們還根本不抱希望,覺得雪奇是個新品牌,沒資歷,沒名氣,不會有人來欣賞。

可是轉眼之間,就來了一大波豪門貴太太和小姐們!

而且目測,還有一大波抱著相機的記者正在接近!

原本門可羅雀的雪奇,轉眼間就人頭攢動,熱鬧非凡。

何姨看著盛雪落和盛英奇的目光充滿了驕傲和自豪,大小姐去世得早,她一直都把這對兄妹當成是自己的孩子。

現在看到他們有出息了,她是打從心眼裡高興。

大小姐,如果你在天有靈,也一定會非常高興吧?

何姨打起精神,笑著迎了上去,「李太太你真有眼光,這條項鏈的玉石是我們大小姐拍賣回來的玉石製作的,是真正的老坑玻璃種。」

「呀!是何大設計師,你怎麼會在這裡?」豪門太太們紛紛認出了何姨,忍不住出聲問道。

何姨笑著解釋道:「花想容和雪奇是一家,我現在是雪奇的設計總監。」

「這麼說,這些首飾都是何姨你親自設計的?」

「嗯,大家看看流金絮語和許願藍海這兩個系列,都是我帶領雪奇的設計師一起設計的。」

「難怪!我就說這個設計風格怎麼這麼眼熟呢,原來是出自何大設計師你的手筆啊!」豪門太太們驚嘆道。

「我要下單!」

冷帝的小寵妃 「這套流金絮語的首飾,我每樣都要一件!」

豪門太太們紛紛豪氣地開始下單,雪奇的員工們樂不勝收,開始激動地給豪門太太們講解,服務,試戴,下單,一派紅紅火火的場面。

盛雪落走到庄淮安面前,真誠地說:「庄先生,今天真是謝謝你了!」

她看得出來,庄淮安今天是專門屈尊降貴,來給雪奇撐場面的。

沒想到,他一個高高在上的幫會大佬,竟然會幫她一個小丫頭,這真是讓盛雪落有點詫異。

庄淮安凝視著她,唇角微微勾起一抹淺淺的弧度,「你和小玉是同學,不用叫我庄先生那麼見外,你叫我庄大哥就好了。」

盛雪落張了張唇,突然發現庄淮安這個幫會大佬很接地氣。

她原本還以為,像是庄淮安這樣的人物,肯定是滿身紋身,脖子上帶著手臂粗的金鏈子,身邊前呼後擁全都是打手呢!

卻不想,人家根本就是一個溫文爾雅,滿身書卷氣的紳士啊!

盛雪落噗嗤一聲笑了,「好的,庄大哥!」

天機石小聲嘀咕:我怎麼覺得這個庄淮安有點想勾搭你的意思呢?

盛雪落:不會吧?我和小玉是好朋友,他是小玉的哥哥,在我心裡就跟長輩一樣啊!

天機石:白痴,他對你沒意思,幹嘛要幫你啊?人家堂堂青幫幫主難道是人傻錢多嗎?

盛雪落:不會吧?

庄淮安看著她,語氣柔和地說:「我剛剛和你哥哥談過了,我很欣賞他,我們會有很多合作的機會。」

盛雪落恍然大悟,她就說嘛,庄淮安原來是看中了哥哥的實力,想和他們合作啊!

她立刻非常真誠地對庄淮安道:「庄大哥,你放心,我哥哥是個很有能力的人,你和雪奇合作一定不會虧本的!」

庄淮安的嘴角微微抽了抽,卻也不再說什麼,他是個紳士,對於這方面向來很尊重女方。

看來,這個小丫頭還不明白他的意思。

他輕咳一聲,「雪落姑娘,你要是有空的話,可以多來我家裡玩,小玉很喜歡你……」

盛雪落剛要答應,忽然目光就落在了不遠處的大門口,她的表情陡然僵住了。

在那裡,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幾個人。

一身黑色高級定製西裝,容貌如神祗般俊美的孟星寒正隔著人群,靜靜地凝視著她。

那目光灼灼,彷彿是一頭盯住了獵物的野獸般,黑色的瞳仁中只有她嬌小的身影。

而站在他身側的,分別是如沐春風的白墨和冷漠的霧影。

白墨此刻也注視著她,神情中帶著幾分興味。

而霧影則是面無表情,神色隱約有些警惕地看著庄淮安。

主辦方的人,發現了孟星寒等人的存在,頓時大驚失色,慌忙快步迎了上來,「孟少爺,沒想到您親自來了……」

主辦方負責人一腦門的汗水,雖然他們也有給孟氏遞送邀請函,但是並沒有得到回復說孟少爺會來。

向來孟少爺都是很少參加這類活動的,以前幾乎都是白墨代替他出面的,沒想到孟少爺這次竟然親自來了。

主辦方頓時都覺得這場盛會變得高端大氣上檔次了不少!

孟星寒連眼皮都沒有抬一下,對於主辦方負責人的話毫無反應。

白墨微微一笑,上前一步,語氣如沐春風般道:「承蒙邀請,不勝感激。我家少爺聽說這次的展覽大會辦得不錯,也很感興趣,一定要來看看。只是我家少爺性格冷淡,向來不愛說話,還請不要見怪。」

主辦方的負責人原本覺得很尷尬,聽了白墨的話,卻莫名的覺得舒服起來。

在江北誰不知道孟少爺脾氣古怪,不近人情啊! 不理人這不是再正常不過的嗎?

孟星寒執掌孟氏這幾年,他有謀略有手段,身邊又有幾個能力不凡,忠心耿耿的手下。

短短几年的時間,孟氏已經成為了巨大的高科技商業帝國。

眼前這個白墨就是孟氏的副總裁,是孟星寒最得力的手下。

在整個江北,誰不知道白墨就是孟星寒的代表,誰敢不賣他幾分面子?

主辦方的負責人立刻笑著說道:「白副總裁說笑了,孟少爺能大駕光臨,簡直榮幸之至,快請進!」

不等主辦方負責人的話說完,孟星寒已經邁開大長腿,朝著裡面走去了。

盛雪落看到孟星寒徑直朝著她走來,腦袋嗡的一下。

在上流社會一直都有個謠傳,說盛雪落是被孟少爺給包養了。

再加上舒曼麗、盛羽西的惡意散布,把她說得非常不堪,就是個任由男人玩弄的玩物。

而現在,她好不容易通過自己的努力,改變了一點點大家對她的看法。

如果現在孟星寒過來帶走她,那她所做的一切就全部都前功盡棄了!

眼看著孟星寒越走越近,眾人的目光全都被他王者般的氣質所吸引,尤其是一些未出嫁的千金小姐們全都花痴得挪不開眼睛。

趁著沒人注意到自己,盛雪落連忙雙手合十,做出了一個求饒的表情。

她雙眼水潤,大眼睛可憐兮兮地看著他,就差滿地打滾撒嬌了。

孟星寒,你就假裝不認識我好不好?

今天是哥哥公司的大日子,我不想我們的緋聞搶了哥哥公司開門紅的頭條。

孟星寒的腳步漸漸放慢了下來,他看到女孩嬌俏求饒的表情。

兩人心有靈犀,一個眼神就能看懂對方的意思。

孟星寒的薄唇輕輕地抿了一下,腳下的步子一轉,朝著盛英奇走了過去,語氣冷冷地開口:「今天的生意怎麼樣?」

這一霸氣的話語,帶著不容置疑的強勢和壓力。

眾人的眼神均是一凝,看來傳聞孟星寒投資五個億給盛英奇的公司是真事啊!

今天的雪奇可真是了不起,先是有青幫大佬庄淮安站台,現在又來孟少爺撐腰。

再加上斗垮了盛氏,在整個玉石行業一時間風頭無兩。

盛雪落卻是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幸好,孟星寒同意了。

她真的不想永遠都背負上「玩物」的罵名。

這一世,她想要保護的人,她想要去做的事情,前提都是要孟星寒的支持。

只要有他在支持她,她就一定可以做到!

不過話又說回來,今天開頭的那段4D電影產品介紹,如果沒有孟氏的幫助也是不可能完成的。

哥哥空有能力,也還是需要孟氏的高科技技術支持。

這段4D電影,到底是誰幫忙做的呢?

韓娛之全職丈夫 想到這裡,盛雪落忍不住偷偷打量孟星寒身後的白墨。

剛好他也朝著自己看過來,目光悠遠而深邃,彷彿能夠洞察一切。

盛雪落嚇了一跳,連忙低下頭,在心裡暗罵了一句老狐狸!

孟星寒的超能力天團里,就屬這個白墨最腹黑了。

就算前世的盛雪落作天作地,也不敢和白墨作對,因為他腹黑擅長算計,可真是坑死人不償命啊!

盛雪落再抬起頭,卻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孟星寒、盛英奇、庄淮安三個人聊開了。

「沒想到孟少爺也對玉石有興趣?」庄淮安語氣親切,彷彿一個中世紀的紳士般,「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孟氏是從來不涉足玉石首飾行業的吧?」

孟星寒淡淡道:「那是你孤陋寡聞了,孟氏在緬甸就有兩個礦。」

「真想不到啊……」庄淮安的嘴角扯了扯。

孟星寒的嘴角帶著不可一世的囂張,「只要是賺錢的生意我都有興趣,我給雪奇注資五個億,我雖然是雪奇的股東,但是我不會過問管理的事情,只要年底給我三成的分紅就行。兩位董事有沒有意見?」

盛雪落和盛英奇對視一眼,紛紛表示自己沒意見。

開玩笑,他們現在敢有意見嗎?那不是找死嗎?

庄淮安沉吟了一下,目光在盛雪落和孟星寒的身上停留了幾秒鐘,臉上再次揚起親切的微笑:「既然如此,我私人注資兩個億,並且提供雪奇進貨的渠道,我只佔兩成的分紅。不知道幾位意下如何?」

盛雪落大驚,「庄大哥,你不用出錢的,你給我們提供進貨渠道我們就很感激了啊!」

一聽到「庄大哥」三個字,孟星寒的俊眉就挑起,「青幫什麼時候也開始做女人的首飾了?」

語氣中充滿了濃濃的鄙視和嫌棄。

庄淮安淡然一笑:「只要和賭有關係的,青幫都有興趣,孟少爺該不會不知道吧?」

挑釁!

赤果果的挑釁!

盛雪落感覺四周的空氣都變得稀薄了,趕緊說:「那就這麼決定吧!我沒意見,哥哥,你覺得呢?」

盛英奇晃了晃腦袋,對目前的情況也有點懵逼,但是江北最大的兩個勢力來支持雪奇,這可是天大的好機會啊!

雪奇有了權勢滔天的孟氏,和江北青幫勢力做後盾,以後誰與爭鋒?

他馬上說:「我也沒意見!」

「孟星寒?」盛雪落沖著孟星寒眨了眨眼睛。

孟星寒深邃幽冷的目光深深地看了盛雪落片刻,才道:「那就這麼決定吧!」

就此拍板,孟氏和庄淮安私人同時成為了雪齊的兩大股東。

那些豪門太太們眼睛都閃著精光,盯著盛英奇的眼神都冒著綠油油的光。

昔日的紈絝大少,成為了江北最炙手可熱的商界新貴!

瞬間就被豪門太太們圍住,一邊忙著下單買玉石,一邊暗戳戳的打聽盛英奇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想著來個家族聯姻。

她們是不敢把主意打到孟星寒和庄淮安身上。

這兩位爺,一個全身殺氣,生人勿近。

一個看似親切,其實拒人以千里之外。

哪個女人剛剛靠近,就被他們的手下給擋開了。

所以,她們只好退而求其次,紛紛把目光看向了盛英奇。

只要拉攏了盛英奇,就等於拉攏了孟氏和青幫,簡直就是躺贏啊! 孟星寒看到這麼多女人就煩得慌,他的臉色越來越臭。

盛雪落一看他那快要炸毛的樣子,趕緊悄咪-咪地走到他身邊道:「你要是無聊就先回去吧?今天生意很好,我要等著把東西都賣完再回去。」

今天可是玉石展覽大會的第一天,今天的訂單數量直接決定了雪奇的成敗,所以她必須要在這裡守著才放心。

孟星寒掀起眼皮,淡淡看了她一眼,「賣完你就跟我回去?」

「嗯?」盛雪落雖然不知道他什麼意思,但還是點了點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