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覺得,等一下院長發飆,陳寧他們就要被醫院保安們轟出去了。

可是,沒多久。

忽然有人驚呼:「天呀,院長來了。」

陳國文等人齊齊的望向走廊另一端,然後就震驚的看到院長陳光才,帶着一群屬下,滿頭大汗,滿臉驚恐,匆匆忙忙的朝着這邊趕來。

還沒有等陳國文等人回過神來!

陳光才已經來到陳寧面前,撲通一聲就跪下了,顫聲道:「陳先生,我來遲了,請你恕罪。」

什麼?

陳國文等人見到醫院院長,竟然給陳寧跪下了,震驚的眼睛都要飛出來了。 於是沙包繼續說,繼續說,說啊說,說了很多……

然後唐天佑總算明白了,原來沙包沒瘋,原來自己還真是挺厲害的,這個秒殺之道確實很牛逼,按照沙包的說法,追求這個秒殺之道是真的要犧牲一部分其他的東西的,如果用強者的幾個硬指標來比較的話,追求秒殺之道的強者在力量、速度、耐力等方面確實要比別人弱一點,但是呢,這不是問題,因為強不強,打了才知道。

而追求秒殺之道最大的好處,在於打架無敵,天生就是用來打架的,力量不如你沒關係,我能打贏你,耐力不如你也沒關係,我倆根本打不成持久戰,總而言之,秒殺之道修到最後,不管遇到誰,統統一招死。就這麼簡單。

最重要的是,據說沙包他們當年那位皇帝陛下也是修的秒殺之道……

所以唐天佑很興奮,他發現這正是他喜歡的風格。

「那你呢?」唐天佑最後意猶未盡的問沙包:「你最後做到了嗎?」

「沒,」沙包很委屈的道:「我們那時候不是單挑,是群毆,我應該是被群毆而死的。」

唐天佑再次張大了嘴巴,久久沒有合攏。

事實上,沙包不是被群毆死的,他們那時候是打仗,宇宙大戰,他是作為一場戰爭的最高指揮官打了敗仗全軍覆沒的,這些秘密,唐天佑此刻當然是想不到的,他只是覺得沙包很倒霉,堂堂秒殺高手,居然被群毆死了,然後他又想到,大概南宮修竹也是怕群毆的吧。

「好了,廢話少說,言歸正傳,」沙包調整了心情:「既然你如我所願選中了秒殺之道,那麼我對你的身體有一個最佳改造方案,說給你聽聽。」

「你全身的經脈應該說全部打通了,但是呢,你這個打通跟別人不一樣,你是每條經脈都只通了一個小洞,如果說別人的經脈內真氣流動是大河奔騰,那麼你這個最多只能算是泉水叮咚,嗯,或許連泉水都算不上,只能說是小縫隙里沁出點水沫子。」沙包道:「如果你選的不是秒殺之道,我本來是打算今天用第二顆石頭裏的液態晶體把你身上的重點九個武穴全部打通,讓你能夠完整修鍊卡洛斯之月的,這樣的話,雖然你重點只能修鍊九個武穴,但是因為你全身的武穴都是通的,這樣你的力量在同級的武者中也能夠佔據一點優勢,可是現在我有新想法了。」

「什麼想法?」唐天佑問。

「我決定把你身上除了卡洛斯之月那九個武穴之外的其他武穴全部堵上,」沙包說完這句,看看唐天佑好像要發飆,趕緊接着道:「然後把你剩下的九個武穴……」

「統統打通,全面擴大,強力加固,是不是?」唐天佑興奮的猜測。

「不是,」沙包嘿嘿一笑:「留着不動就可以了。」

唐天佑勃然大怒:「那你他媽的到底想幹嘛?」

「別着急嘛小夥子,」沙包現在越來越惡趣味了,如果不是唐天佑幾次見識過他的殺氣,恐怕都會以為這傢伙當年的輝煌往事都是吹牛了:「你不是要追求秒殺嗎?所以我想,或許可以讓你的真氣變異一下。」

「變異?」唐天佑開始有興趣了。

「我問你,同樣的力量去打人,為什麼拳頭打出去的殺傷力不如刀劍呢?」沙包問。

「因為刀劍有刃口啊,拳頭是鈍的,這還不簡單。」

「是的,就是因為刀劍比較鋒利,越鋒利的兵器,給予對手的傷害就越大,而真氣這玩意,也是有刃口的。」沙包的每一句話都讓人覺得匪夷所思,一代武學大宗師的形象就這樣躍然紙上,至少,唐天佑就從來沒聽人說過這種理論,哪怕是先天大高手鳳博古老爺子,也只會說:「要苦練,要苦練,真氣越強殺傷力越大!」

「所以我決定讓你的真氣鋒利起來,如果說一般人的真氣像是拳頭,那麼我希望你的真氣是鋼針!」沙包道。

唐天佑忽然想起了一門很牛逼的古武絕學,叫做六脈神劍,乃是距離卡洛斯聯邦比較遙遠的一個叫做大理帝國的人類國度中的某種皇族絕學,據說六脈神劍的就是把真氣從手指頭尖尖上放出去的,明明是指法,卻號稱劍法,就是因為這門真氣無比鋒利,一戳就是一個血窟窿,以前唐天佑總覺得這種事情匪夷所思,甚至懷疑是不是大理帝國那個小國家怕被人滅國所以故意吹噓出來的假功法,可現在,他忽然就明白了,原來六脈神劍,大概也就是利用了沙包此刻所說的技巧。

「可以從手指頭上射出去嗎?每根手指頭都能射!」唐天佑興奮了。

「當然可以,」沙包又是一驚:「小子,果然是武道奇才啊,我本來就是這麼想的,不過不是每根都射,而是只用一根,因為你的力量是有限的,集中在一起,這樣力量才足夠。每根指頭都射,那是白痴才會幹的事情。」

唐天佑簡直迫不及待了,趕緊閉嘴:「我不打岔了,你繼續,你繼續。」

「所以我不但不會打通你的九大武穴,而且還要把你的武穴再弄細一點,只留一個窟窿眼,」沙包道:「這樣一來,你的武穴很細,但是你的真氣還是會不斷累積,要想讓這些真氣在最短的時間內通過這九個細小的孔洞,那麼真氣運行的速度就必須變得非常快才行。同時,真氣運行一快,壓力就會變大,你的武穴很有可能會被直接沖開,所以,為了避免武穴被沖開,我必須要最大限度的加固你的武穴,讓它們能夠牢牢的堵上,永不被沖開。」沙包頓了頓,做了最後總結:「這第二顆石頭裏的液態晶體能量,百分之九十都是用來做加固工作的。」

「現在,你明白了嗎?」

「明白了!」唐天佑重重的點頭。

沙包的想法簡直驚世駭俗,武學之道說起來法門萬千,其實本質上還是非常嚴謹的,古往今來,有無數人想要創造新的心法,更多的人把自己弄得走火入魔變成了白痴,這就說明,創造並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尤其是像沙包這種根本是違反一般武學常規的創造,如果不是唐天佑對沙包信心十足,他恐怕聽完沙包第一句話就要破口大罵了。

從某種意義上說,沙包這是把唐天佑往死里整,但是只有唐天佑自己才知道,這種改造到底是多麼可怕。

你平時輕輕打人一拳,就像撓痒痒,但是同樣的力量,你在拳頭前面放一根鋼針,對方或許會直接被你一拳打死,這就是真氣變得鋒利之後的可怕之處,用物理學的理論來闡述,這就是一個壓力與壓強的關係,壓力不變,受力面積減小一百倍,那麼壓強就會增大一百倍。一般的武者們,為了讓力量增強百分之一,都要付出辛苦卓絕的努力,而唐天佑此刻所修的道,卻是隨隨便便就把壓強增加了百倍,而且,理論上還可以大幅度的往上提升。

武者在力量的提升上,一般是以「二」為單位的,比如說,後天後期的真氣是後天前期的兩倍,而轉型期武者的力量是後天後期武者的兩倍,准先天則又增加兩倍,直到准先天晉入先天這個關鍵環節,力量才會有一個飛躍,這種飛躍不完全是力量的積累,而是力量的性質,後天入先天,相當於體內真氣的一種淬鍊,從蓬鬆變得緊密,從駁雜變得精純,或許力量的總量沒多大變化,但是施展出來的效果卻截然不同。

唐天佑現在是轉型期,只要他的針型真氣一完成,那麼理論上說,先天之下就已經無人可擋他這一擊了,至於先天高手……實驗數據不足,無法推斷,要打過才知道。

第二顆石頭剖開了,果然是一段透明的液態能量晶,瞬間就順着唐天佑的手指流入了身體,下一刻,他就像是那天在能源收購點一樣,直挺挺的倒了下來,全身火燙,再度陷入了欲仙欲死的昏迷。

還好這次有沙包在,他不需要尋找外力搶救,沙包開始有條不紊的工作,堵掉他絕大多數的經脈,然後充分加固他的九大武穴,最後,在唐天佑體內形成了一個隱隱的閃著淡藍色光芒的月亮形圖案,這是九大武穴連接在一起的形象。

然後唐天佑就醒了。

「成了。」沙包笑呵呵的道:「感受一下?」

唐天佑閉上眼睛,運轉卡洛斯之月,體內的真氣一動,就嚇了他一跳!

太快了!

平時聽人家說,修鍊的時候真氣運行是越慢越好,因為慢才能注意到所有的細枝末節,同時不斷把體內的雜質提純凈化,達到鍛煉肉體的功效。

唐天佑最近幾天修鍊卡洛斯之月也是一樣,體內的真氣動得很慢,從武穴之間經過時就像擠牙膏一樣一點一滴的往外憋,可這一次,他才剛剛一動念,就覺得盤旋在經脈里的一絲絲真氣忽然發了瘋一樣往最近的武穴中鑽,然後附近經脈里的真氣彷彿聽說武穴之中有人發錢一樣,也拼了命的往前跑,剎那間就全都涌到了武穴外面,爭先恐後往裏擠。

這一刻,唐天佑彷彿聽到了「咻咻」的聲音,那是巨量的氣流擠過某個小口時發出的破風之聲,又是幾乎一瞬間,那麼多的真氣就全都從武穴中穿了過去,唐天佑感覺到武穴隱隱一震,就像是黃河忽然要決堤,可是黃河終究沒決堤,所有的水流都安然無恙的擠了過去,唐天佑才剛剛鬆了口氣,就又緊張起來了! 高冷校花林瀟瀟。

嬌小可愛易推倒胡瑩。

一直都是學校里眾多男生不知多少寂寞難忍的夜晚,想著睡著的。

平時根本看不到她倆對誰好過。

而現在,卻對王爭百般要好。

這是為啥?

想不通的同時,也很生氣!

「王爭,躲在女人身後算他媽什麼本事?站出來!」

看到胡瑩倒貼王爭這種窮逼。

雷虎就生氣。

王爭沒理他,轉頭看向胡瑩。

「不好意思,今天似乎有人不爽我,正好我還有事,先走了。」

說罷,王爭便抱著打包好的玉雕,準備離開。

王爭並沒有說假。

手裡的這個燙手山芋需要儘快賣出去。

秦康偉不可能就眼睜睜的看著。

他肯定會暗中作梗,致使王爭無法賣出手。

那樣,他不僅可以得到這個玉雕,還能順手光明正大的奪走家裡的房地。

「王爭你別走,雷虎,給王爭道歉!」

胡瑩的纖纖玉手抓住王爭的手。

順勢貼在王爭身上。

雷虎看得眼睛瞪圓!

她牽了王爭的手!

自己都沒牽過胡瑩的手,他王爭,憑什麼?

空氣中,瀰漫起一股酸味。

對王爭的怒氣,再提升了好幾倍!

當著這麼多人面,雷虎哪能沒面子給王爭道歉?

但,不道歉。

雷虎自己在胡瑩面前,將再無好形象。

為了胡瑩,老子忍了!

「王爭,對不起。」

雷虎說的很平淡,不摻雜任何感情。

眾人都清楚,他不是真誠的道歉。

「我,勉強接受吧。」

王爭淡然說道。

王爭的回復,成功再次惹怒雷虎。

但礙於胡瑩,他還是忍了。

可旁邊的楊辰不答應。

拱火道:「雷虎,記得你上次道歉,是你爸找來學校。」

楊辰真是個蛇蠍小人!

他這話里話外,無不是在說,王爭等同於雷虎他爸。

本來,雷虎一肚子怒火無處撒。

聽到楊辰這話,哪裡還忍得住。

轉過身,反手就給了楊辰一嘴巴子。

「你他媽很喜歡拱火是吧?」

這一個大逼斗,楊辰懵了。

其他人也跟著懵了。

前邊,他被許飛兩個大逼斗就不說了。

現在,雷虎也給了他一個大逼斗。

幾個班級之間,並不和諧。

何況楊辰跟雷虎關係並不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