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看了看她身後簡陋的屋子,還有牆上的潮濕留下的痕迹。

「宿主要不我給你兌換個丹藥,你跟我回去得了。」這地方不太好,住著肯定不會多舒服。

還是梁家的床好一點,更大更軟和。

一笑搖頭:「我不是說了不到最後不用其他的辦法嗎?你回去等我,給你帶好吃的!」

好吃的就想打發我?

大白哼了一聲,垮起個小貓臉:「那我要吃糖葫蘆!」

一笑點頭,習慣性的想去揉揉他的腦袋,最後還是把手收回去了。

「回去吧!」

大白身為一隻貓,身手十分敏捷,一躍就爬上高牆。

他站在牆上回頭看了一眼,女子眼睛晶亮,像是晶瑩剔透的水晶,他高喊一聲:「別忘了我的糖葫蘆!」然後飛身跳下去。

小吃貨,就想著他的糖葫蘆!

一笑笑著搖搖頭,把門關上。

她剛把門關上,大白又出現在牆頭上。

他屏蔽宿主對他的感知,然後邁著貓步跳上房頂,趴在門正上面的瓦片上伸了個懶腰,然後把自己團成一團趴在瓦片上休息。

一笑這邊,這間屋子也有醫書,而且兩個房間的書籍不一樣,少有重複的,所以還是很開心又有新知識可以看。

她拿著一本書掀開被子,靠坐在床上慢慢的進入狀態,忘我的讀了起來。

————

她這邊情況穩定下來,另外一邊,易川騎著馬飛快的在海港街上馳騁,嚇得兩邊的百姓趕緊往旁邊跑。

現在海港流行自行車這種洋代步,所以很少有人騎馬,而且這是鬧市區,騎馬很容易傷人。

所以他飛馳過去后,就有些驚魂未定的人會罵罵咧咧的詛咒他。

但他管不了那麼多,速度越來越快的往郊區那邊去。

易老爺子不喜歡他爸,所以他們一家都搬出來在海港市區里住,老宅那邊現在就剩下老爺子和一些僕人。

也不是不喜歡他爸,就是不喜歡人太多。

老爺子特立獨行,不喜歡兒孫滿堂的生活,更嚮往自己一個人居住,能享受自己想要過的日子。

但是他又非常疼愛自己的這個大孫子,所以經常讓人打電話給易父,讓他把孫子單獨送過去住幾天。

後來易川參軍報效國家,老爺子縱使萬般不舍,仍舊讓他去了。

老爺子年輕時,也是有志向的人,當時王朝大廈將傾,很多人願意跟隨他。

要不是因為王爺是自己最好的朋友,說不定他早就舉旗造反了。

不過沒幾年,造反的人太多了,他反而沒那麼想去做這件事了。

王朝坍塌后,戰爭打響,他年齡大了妻子走後,就再也沒有什麼保護國家的想法了。

但是這種意志繼承到他孫子身上,孫子還年輕。

他是不捨得孫子在外面冒險的。

但是自己國家內部鬥爭的分化也就算了,外國人也想插一腳,他老爺子肯定是不同意的。

所以孫子去參軍后,他也讓以前很多朋友手下的人加入軍隊。

雖然風險大,但是老一輩人都是熱愛自己的國家的,所以參軍的人很多。

最近戰爭結束了,有人衣錦還鄉,有人馬革裹屍還,還有的人被炮火摧毀,已經回不來了。

戰爭太殘酷了,尤其是對手無縛雞之力的老百姓……

聽說孫子回來,住在莊園里正在釣魚的老爺子心裡一高興,趕緊讓人去準備好飯好菜。

易川很久沒回來看爺爺了,老爺子自然想他,看他進來就雙手扶著他的胳膊,上上下下的打量他。

「瘦了!」有那麼一句話,不管你胖成什麼樣,到了爺爺奶奶那裡,爺爺奶奶都感覺你瘦了。

「但也壯了不少!哈哈哈,爺爺的大孫子!趕緊!咱進屋裡說!」老爺子開心的拉著易川進屋。

僕人把馬牽走去餵了,易川想說的話在看見老爺子高興的笑臉時堵在嘴裡。

爺爺很想他,但他回來后第一次來看爺爺,居然是因為別人。

突然感覺自己有點不孝順。

所以被動的被老爺子拉著在客廳的檀香木椅子上坐下。

「最近這麼樣?打仗的時候有沒有受傷?」老爺子坐在他對面。

僕人送過來一壺熱茶,分別給兩人倒上一杯。

易川看著自己面前那杯茶水面上飄著的茶葉,搖搖頭:「我運氣好,沒受過重傷。」

「那就好!聽說你在戰場上還立了很多功呢!果然是我易家的孫子,就是比別人厲害!」易老爺子自豪極了,整張臉都笑成了一朵皺巴巴的花。

老爺子年齡大了,得有八十歲了,身子骨硬朗,但臉上的皮膚已經鬆弛了不少。

早也看不出年輕時候俊俏的模樣。

「爺爺……」易川遲疑一聲。

「嗯?怎麼了?茶水不和胃口?我讓人做了菜,等會兒咱爺倆喝一杯!」老爺子完全不知道他孫子在想什麼,單純的因為孫子的到來感到十分開心。

但是易川現在還有事情在身,他不敢耽擱太久。

可看著老爺子開心的臉頰,又不知道怎麼說。

最後想起了他和梁時說過的話,他已經把那種話說給卿月的父親了,兩家人的婚事八九不離十,是不是可以也和爺爺這麼說?

「爺爺,我給您找了個孫媳婦兒!」易川說道卿月,有點緊張。

老爺子愣了一下「真的?」馬上就笑得更開心了。

「長得怎麼樣?對你好不好?」

老人家早就想抱重孫子了,本來給孫子物色了一個門當戶對的好人家姑娘,還怕孫子不喜歡,所以一直沒跟他爸說。

沒想到出去當個兵,結束了戰爭不但帶回來一身軍功,還帶回來個孫媳婦。

就是戰場上帶回來,會不會性格硬氣,不太好相處啊……

老爺子想了想自己的暴脾氣,有點害怕自己和孫媳婦相處的不好,讓孫子夾在中間為難。 葉青一直在等待機會,已經等待了很久了。

現在,就是葉青動手的最佳時機。

頃刻間,葉青身形閃爍。

以極致的速度,沖了過來。

手中拿出了一把龍炎聖劍。

龍炎聖劍的威力,還是不錯的。

雖然只是天階靈器,但在對付龍族的時候,有着一定的剋製作用。

更加重要的是,龍炎聖劍只要吸收龍族的精血,就能升級。

感受到了葉青的到來,血炎巨龍冷笑一聲。

眼眸之中,寫滿了輕蔑之意。

很顯然。

在血炎巨龍看來,葉青只是一個小角色罷了。

根本就不值得他的重視。

要知道,葉青的修為只是通天九重境。

跟他比起來,足足差距了兩個大境界。

完全就不是一個檔次的存在了。

「轟隆!」

突然之間,葉青出手。

連續四道可怕的仙魔法印,破空而來。

仙魔法印的威力,強橫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

摧枯拉朽!

皇階武學,對血炎巨龍而言,就是降維打擊了。

別說皇階武學,就算差一點的聖階武學,都足夠恐怖了。

四道仙魔法印,有着毀滅一切的恐怖力量。

下一刻。

只聽轟的一聲,血炎巨龍的身上,炸開了一團血霧。

一大片血肉,直接就掉了下來。

「嗖!」

就在葉青動手的時候,二狗子眼疾手快。

如一陣狂風一般。

沖了過來。

一口就接住了天空之中掉落的一塊血肉。

那是血炎巨龍掉下來的血肉。

很大一塊。

估計至少有一百斤了。

血炎巨龍的肉身,極為龐大。

掉下來的那一塊血肉,其實只是他那龐大的身軀之上,很小的一部分罷了。

二狗子的嘴巴,無法將其完全掌控。

只是將其叼住了。

然後,撕下了一大塊血肉,吞到了肚子裏面。

二狗子發出了一道嗷嗚的聲音,顯然,他很歡樂。

吞噬了血炎巨龍的血肉,對二狗子的成長,有巨大的幫助。

「死狗,放開你的狗嘴!」

葉青喝斥一聲。

好不容易,在血炎巨龍的身上,打下了一大塊的血肉。

結果便宜了一條狗。

簡直醉了。

好在,葉青的攻勢,還沒有停止。

就在葉青的仙魔法印轟中血炎巨龍的瞬間,葉青手中的龍炎聖劍,就刺了過去。

血炎巨龍身上的一大片龍鱗,都被葉青打得破碎了。

龍炎聖劍毫無阻攔。

直接刺入到了血炎巨龍的身體當中。

剎那間,就有一股極為旺盛的精血,被龍炎聖劍吸走。

龍炎聖劍接連發出顫鳴聲。

散發出了一股驚人的氣息。

竟然接連突破!

原本,龍炎聖劍只是天階中品靈器。

不算多麼厲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