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間,只剩下我發出的這聲突如其來的叫聲。

眾人似乎被嚇住了。

尤其是二狗子,二狗子歪著腦袋看到我憤怒的沖她狂叫,她委屈的流淚了……

我去!

二狗子你就是條狗啊!你流個毛線的眼淚啊啊啊!

我只是沖你叫而已,又沒咬你,你哭個毛線啊啊啊!

還有,你現在是佔據我的軀殼,你流淚的話,等日後我回來別人會怎麼看我啊!

別人肯定會說:顏漠好丟人,居然被一隻土狗嚇哭了!

而且更更重要的是,我七歲以後就沒哭過,你丫的不要把我的這個記錄給破了啊!

我七歲以後就不哭了,你知道我當初忍住不哭有多麼難受嗎?!我辛苦忍著,一直忍到今天!

你丫的現在居然幫我哭了!

居然幫我哭了!

哭你妹啊!勞資很生氣!

等等,這不重要……

……我清楚的看到二狗子的眼淚嘩啦啦粘在大王的衣服上……

我冷汗颼颼……

麻蛋!

勞資辛苦才刷了大王的一點點好感度,特么現在全被你敗光了!

二狗子,我恨你!

我恨你!

我情不自禁淚如泉湧……

媽噠!

勞資容易嗎?勞資為了刷大王的好感度,費力費心,好吃好喝供著,生怕他不開心,從來不敢對他做出什麼逾越規矩的事情!

你特么倒好,居然敢把你的臟下巴搭在大王的肩膀上!

居然敢把你骯髒的淚水粘在大王高貴的衣服上……

等等,大王穿的這衣服貌似是我幫他買的,價格似乎只有四十塊錢……

呃,我說二狗子的眼淚是骯髒的,可是二狗子現在就是我啊,那豈不是說我自己……

等等,這也不是重點啊啊!

我心塞太平洋,辛辛苦苦三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

大王您息怒啊!

息怒!

二狗子,我恨你,我要被你害死了!

等大王恢復記憶,我就等著被大王分分鐘切碎吧! 陳慕感嘆道:「這姑娘腦子是不是有坑?她怎麼跟我家二狗子一樣,都喜歡靠在人身上呢?」

大王依舊處於獃滯中,任憑二狗子的眼淚糊在他衣服上。

大王的身子彷彿被什麼重重撞擊了,目視前方,講義散的更亂了。

彷彿在那一瞬間,他的眼底有些恍惚失神,像是個雕塑一樣站著。

他的目光裡帶著難以掩飾的震驚……

大大大大大大王……

您清醒一點啊!您的講義啊!

您明天不用上課的嗎?

趕緊去拾講義啊!

陳珺咬著小袖子,哀怨道:「我的初戀沒有了,我不要上學了……」

逗我呢!

你的初戀跟你上不上學有個毛線的關係啊啊啊!

我看著二狗子,頓時淚如泉湧。

麻蛋!勞資也不容易啊,我必須做點什麼阻止這個二狗子代我作死啊!

我咬著一根棍子,二話不說,虎虎生威跳起來,朝著二狗子的腦門砸過去……

陳慕:「嗷嗷嗷!傻狗在做什麼啊啊啊!」

陳珺感動中:「傻狗是在為我出氣嗎?」

我:……

菇涼你少自作多情了!

誰說我是在為你出氣的!

還有,你說我是傻狗的,對不對?

居然敢說本汪是一隻傻狗!

哼!愚蠢的人類,知不知道本汪是在救你們啊?

你們知不知道大王恢復記憶之後是何等的可怕啊,二狗子這麼挑釁他,大王恢復記憶之後你們就都等死吧!沒救了!

二狗子咣當一聲栽倒在地。

大王聽到咣當一聲,才恢復正常,眼睛里濃郁的黑色重新澄凈起來,像是夏季清晨陽光下的露珠一般,清清涼涼,說不出的明凈悠遠。

他抱住二狗子,情真意切的問道:「顏漠,你怎麼了?你怎麼了?」

廢話!

被本汪一記悶棍偷襲了,當然是暈過去啦!

本汪頓時覺得天藍藍,花香香,風吹稻花香……

哼,愚蠢的人類,本汪又救了你們一次……

等等,大王看我的臉色不對啊,他似乎有點生氣啊……

陳慕趕緊解釋道:「這位同學,說出來你可能不相信,但我還是要說,其實我不是這隻傻狗的主人,我不認識這隻傻狗。」

大王似乎還是不太開心,沒有理陳慕。

我內心叫屈,大王,這隻二狗子真不是我,真不是我啊啊!

要不我再打一頓二狗子給您消消氣?

我憤怒的看著倒地不醒的二狗子,咬著棍子剛想上前,就感覺自己的後腿被兩人抓住了……

陳慕抓著我的左腿,對大王說:「同學不好意思,我家二狗子腦子不好。」

陳珺抓著我的右腿,對大王說:「學弟,我們還有事,先走了!」

說完這兩人就把我拖走了!

我不甘心!

二狗子,我恨你!

我的前爪深深的嵌入地里,被陳慕陳珺往後拖,地上被我的前爪抓出深深地六道爪子印子……

哼!愚蠢的人類啊啊!

本汪是在救你們啊啊!

大王搭著二狗子慢慢消失在夕陽下……

我:……

大大大大大大王!

您的講義啊!一片一片講義還飄在風裡啊!

您真的不用拾起來嗎?

還有您的書啊!

書啊!

您明天怎麼上課啊!

您就這麼走了真的好嗎?!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

有高級狗糧吃,有個鏟屎官照顧,……好像還不錯……

除了偶爾會有一點點點點吃~屎的衝動之外……

經過這些日子的相處,我發現陳慕這傢伙是個標準的宅男,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天天叫外賣。

他的唯一一點收入就是當網路小說作家得來的一點點點的收入。

因為他的檔次和三流小說作家燕麥當勞一樣,所以他的收入很低很低……

一本撲街,下一本還是撲街,不用猜,再下一本還是撲街(這是毫無疑問的)……

唯一令我有點奇怪的是,陳慕他似乎是名牌大學畢業的。

如果我沒記錯,那個學校畢業的人,大多數都是社會的精英,鮮少有混的比較差的,要不是看到陳慕,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信那個名牌大學畢業的學生會月收入一千多……

陳慕啊陳慕,您對得起您的母校嗎?

您對得起您的教授嗎?

陳慕混的很差,很差,差到那個名牌大學校慶的時候,都沒人去請陳慕這個校友……

某天,陳珺瀏覽手機,說:「小叔,你們學校前幾天舉行一次校慶了耶,你怎麼不去?」

陳珺一臉懵逼,接過手機看了看校慶的照片,道:「這個傢伙我認識,上大學的時候,他的英語作業都是抄我的。」

我:……

好吧,陳慕似乎被人遺忘了,連校慶都沒人請他……

還有,鏟屎官的英語很好嗎?那個抄你作業的傢伙他是有多想不開才抄你作業啊啊!

他為毛不抄你們班級好學生的作業呢?

陳珺看了看那照片下面的小字道:「網頁上面說這個傢伙得獎了,國際大獎,現在是大企業CEO,車子票子美女都有了。」

陳慕感嘆:「那傢伙上學的時候不好好學習,可調皮了,就會抄我作業。沒想到畢業后情況顛倒過來,他什麼都有了,我卻什麼都沒有。」

我默默的看了一眼陳慕的腿……

不,兄弟,你還有很長很長很長的腿毛……

確實,鏟屎官除了超長的腿毛之外一無所有,但鏟屎官你很有自知之明啊!

你還有月收入一千多塊錢的工作……這工資已經很爭氣了,燕麥當勞大叔的工資都沒你高呢!

陳珺接著興奮道:「小叔,你看,這傢伙的老婆好漂亮啊!名字也好聽,叫水葵。網頁上面說他們是同班同學耶,那水葵豈不是你的同班同學,水葵真好看,像是明星呢,還是著名的網路作家呢。」

我瞄了一眼陳珺的手機,水葵很漂亮,很漂亮。

咦……這姑娘是不是有點眼熟啊!

我抬頭瞄了一眼陳慕的書桌,他的電腦旁邊有一張合照,嗯嗯,就是水葵姑娘與陳慕的合照。

我捂臉……

陳慕臉色一變,不知道說些什麼。

陳珺剛來,她平時也不去陳慕書桌那邊晃悠,自然就看不到陳慕桌子上水葵的照片。

她接著道:「她是知名網路作家耶,大神級別的,月收入上萬呢,那水葵姑娘豈不是和小叔你是同行呢?」 我:(~ ̄▽ ̄)~

菇涼你少說點兒話啊!

多說多錯,你造嗎?你往你小叔桌子上看看啊,他電腦旁邊有他和水葵的合照耶!

菇涼你聰明一點啊,一個男孩紙把一個女孩紙的照片放在時常能看到的地方,這代表啥啊!

好吧,就算你沒看到那照片,拜託你看看你家小叔的臉色啊!越來越蒼白了都!

你能不能不要提水葵了啊!

話說水葵這名字真奇怪,倒過來念不就是葵水嗎?

哈哈哈哈哈,她父母真是取名字的天才啊!

陳慕被陳珺整的鬱悶了之後,晚上我們三人(如果我也算是人的話)一起出去溜溜彎。

陳慕:「好餓。」

陳珺:「嗯嗯,我也好餓,我沒帶錢。你帶錢了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