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龍幫幫主全力防禦,風龍狠狠的撞擊在他身上,將他撞飛了出去。

「逃。」

天龍幫幫主畢竟是靈師巔峰人物,並沒有受到太大的傷勢,反而藉機逃走。

看著急速逃走的天龍幫幫主,古嫣哪裡不知道,對方藉助自己的攻擊逃命,當即氣的要死。

「你給我死!」

「風之怒。」

這是一招極度耗費精神力的攻擊,利用精神力控制遠處的風,對目標發動天地之勢一般的攻擊。

天龍幫幫主四周的風元素,瞬間化作無數刀刃切割像他。

「該死!」

他憤怒至極,這種情況之下,他不得不拿出保命底牌,水之牢籠字元。

捏碎字元,一個水波流動的光罩將他罩住,藉助這個光罩抵擋風刃,他全速逃走。

他發誓,總有一天,會一報今日之恥。

古嫣消耗巨大!身軀一陣搖晃,差點墜落下去。

古風幾乎瞬間就出現在她身邊,將她抱在懷裡。

「哥哥!讓他跑了,嫣兒是不是很沒用。」

「傻瓜,人家可是巔峰靈師,都被你打跑了,還不知足。」

「可是,嫣兒想要殺了他。」

薛琳道:「放心,他逃不掉。」

「閃光箭。」

一道光芒在薛琳手中的冰霜懲戒上閃過,一道流光射向天龍幫幫主。

「不!」

巨大的危險之下,天龍幫幫主只來得及發出一聲咆哮。

噗!

閃光箭穿透了他的心窩,心臟位置留下一個比針尖還小的小洞,而心臟卻開始結冰凍結。

冰屬性就是這麼牛叉。

天龍幫幫主的屍體,朝著大地墜落。

古風朝顧東流傳音道:「如果我是你,就去取他的空間戒子了。」

聞言,顧東流身軀一顫,激動的不行,那可是天龍幫幫主的戒子,裡面的好東西可想而知。

「殺!一個不留。」

古風說出這句話,就將古嫣抱到地上,在飛起來,手裡的不是巨劍,而是弓箭:烈日灼傷。

看著古風用弓箭攻擊,薛琳靠近他道:「什麼時候偷學的姐姐的本事。」

古風白了薛琳一眼道:「天生就會,我需要偷學你,看著吧,箭術不比你差。」

開玩笑,系統傳授的箭術,會差?

「火焰箭。」

帶著火焰的箭矢,每一支飛射,就是一個生命倒下。

古風的射速很快,好似到處都是他的箭矢,敵人無處可逃。

薛琳見了,眼前一亮,沒想到古風真的會射箭,而且箭術如此了得。

薛琳不甘認輸,取出自己原有的弓箭,開始了屬於她的射擊。速度同樣很快,一個冰,一個火,開始了比拼。

對於天龍幫幫眾來說,簡直就是冰火兩重天的末日。

慘叫聲,求饒聲,怒吼聲……各種聲音在空氣中傳播。

無關緊要的人,除了個別膽大的還敢看戲,其他的都躲藏起來,害怕惹禍上身。

沒一會,天龍幫的人逃走的不足十分之一,一些小蝦米,古風也沒得心情追殺。

顧東流撿回來天龍幫幫主的戒子,興奮的笑容都僵硬在了臉上。

「老大,你看看,發財了,發財了。」

接過空間戒子一看,金幣超過三億,居然還有一百多下品靈石,靈器也有三件,其他雜七雜八的東西更是不少。

「金幣和靈石歸我,其他的歸你。」

「啊!」

「怎麼,你不同意。」

古風皺起了眉頭。

顧東流大驚道:「風哥,不是的,我是說還有三把靈器,你不要兩把嗎?」

熱血兵王 要兩把,意思是自己留下一把就行了。

古風笑了笑道:「靈器而已,全歸你了。」隨即兌換十顆十枚靈石一粒的增元丹給顧東流道:「你太弱了,拿去提升一下實力。」

「哇!增元丹,風哥,好東西啊!」

趕緊搶過增元丹放進空間戒子里,才朝古風道:「風哥,老實說,他們是不是煉化了增元丹才提升這麼快的。」

古風笑著點了點頭。

「哈哈!風哥,等到古穴元那傢伙知道我比他厲害那麼多,一定會震驚死的。風哥,現在不離開撒,不離開的話,我就去修鍊了。」

「去吧!我們還有一些事情要做,占時不會離開。」

「哇!風哥,什麼事情啊!要不要我幫忙。」

「等你像薛琳姐姐那麼厲害的時候,就可以幫忙了,自己去修鍊吧!

「哎!那好吧!我會努力修鍊,盡量不拖老大你的後腿。」

「老婆和姐姐們,熱身的感覺怎麼樣,感覺不錯的話,我們開始下一站吧!我很想去馮家看看。」

遠處的人聽到古風的話大驚失色。

「什麼!他們還要去馮家?」

「馮家的人,嚇得尿都要流出來了,趕緊回去通報。」

古風感受到那些離開的人,嘴角露出了冰冷的笑容。 馮家位於白靈城東部,與城主府遙遙相對,馮家對於權力的追求,到了喪心病狂的地步,馮家的建築群,甚至比城主府還要氣魄。

服下了丹藥的古嫣,恢復的差不多了,挽著古風的臂膀道:「哥!我們真的要去馮家嗎?」

「去,當然要去,只要對我有仇的,必報。不過,這一次,該你們看哥哥發威了。」

「風哥,你才一次沒打頭正就手癢了呀?」

「嘿嘿,還是雯兒了解風哥,來、風哥獎勵你一個熱吻。」

「哎呀!風哥不要,好多人看著呢?」

「怕什麼,你帶著面紗,我帶著口罩,他們認不出來。」

一個身穿盔甲,渾身充滿蕭颯之氣的軍官,朝著古風他們走來道:「幾位,城主有請。」

「城主有請?」

「是的,城主有請各位。」

古風與其他人對視眼,心裡有些怪怪的,自己是來尋仇的好不。

「好吧!城主既然這麼著急,那我們就先去城主府吧!」

由這位將軍帶路,古風一行人在無數城民好奇的目光和議論聲中進入了城主府。

馮家的人看著古風一行人進入了城主府,鬆了口氣,又很擔心,因為馮家和城主府是對著乾的啊!

剛走進城主府,一個中年大漢就走了出來,熱情道:「想必這位就是古風少俠吧!屋裡請。」

古風冷冷一笑道:「這位就是城主大人吧!你難道忘記了我們有仇?」

上中城城主府已經把什麼都告訴了這位城主,所以他自然知道古風所說。

當即強顏歡笑道:「古風少俠,有句話說得好,沒有永久的仇恨,只要放不下的利益。」

啪啪!

隨著城主拍手,一個丫鬟端著一個玉盆走了上來,上面還蓋著一塊紅布。

「叮!發現木之心,獲得木之心並煉化,可獲得木屬性天賦體質。」

「寶貝!」

古風看著這個玉盤心中大喜,表面卻假裝疑惑道:「城主大人,你這是什麼意思。」

「哈哈哈!古風少俠,實不相瞞,這是我從一位探險者手中買來的,雖然不知道他是什麼東西,但他的作用不小,戴在身上,傷勢會加速好轉,放在枕邊能讓人安然入睡,第二天精神百倍。」

「哦!這麼說,這東西還不錯,不知道可不可以看一看。」

「哈哈哈!古風少俠說笑了,這寶貝就是送給你的,還望少俠不計前嫌,化干戈為玉帛,之前的事情…..。」

古風接過木之心,裝傻道:「之前?什麼事情。」

「額!」

一時之間,城主沒反應過來。反應過來之後大笑道:「沒什麼事情,古風少俠,諸位請,酒菜已經備好,請入座。」

「吃飯嗎?現在也差不多該吃飯了,那就卻之不恭了。」

「哈哈哈!說那裡的話,請……。」

一行人入座,城主就給古風滿上,其他人也滿上。

「哈哈哈!來我敬大家一杯。」城主先干為敬,顯得非常的豪爽。

古風利用系統檢查了一番,發現沒毒,也一口乾了。

其他人也是如此。

眼見古風等人喝了酒,城主心中一喜,大叫道:「吃菜,吃菜,不要客氣,就當是自己家裡。」

大家也真是有點餓了,隨即就大吃大喝起來。

沒過一會,古風感覺有些頭暈,覺得是自己喝多了,運轉靈氣打算醒酒。

這一運轉……。

「怎麼回事,靈氣整么不能運轉。」

「風哥,我感覺頭好暈,是不是喝多了。」薛雯實力最低,直接給昏迷了過去。

薛琳也道:「我也感覺頭暈。」

古風大驚,叫道:「薛琳姐,你運轉靈力試一下。」

「啊!怎麼回事,我的靈力運轉不了?」

「哥哥!你們怎麼了。我……。」

古嫣想說,我怎麼沒事。

城主猛地把杯子放到桌子上,狠狠說道:「哼,古風是吧!沒想到吧!任你天賦再好,背景再不大,也栽倒我手裡了。」

古風憤怒道:「你給我們下毒。」

「對啊!我就是給你們下毒了,知道嗎,這種毒,分開就不是毒,你們喝了酒在吃了菜,才會中毒。」

「哼!你以為,對我們下毒,就贏了嗎?」

「哈哈哈!你們運轉不了靈力,一個武士都能殺了你們,哈哈哈!放心,你會死,她們不會,我會把她們廢了修為弄到妓院去,讓無數的男人……。」

「去死!」

噗!

古嫣聽不下去了,直接出手,而且出其不意,一劍刺中了城主的心臟。

「你…怎麼會…沒有中毒?」

城主不甘心啊,他是九級靈師,居然就這麼著到了。

「因為我長得漂亮啊!」

古風翻白眼道:「妹妹,你能不能不要學我。」

「嘿嘿!哥哥,這傢伙對我們下毒,他該死。」

薛琳疑惑問道:「妹妹,你怎麼沒有中毒。」

「不知道耶!可能跟哥哥傳我的功法有關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