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說道。

就在這時候,一道灰色的風颳了過來。

「這是涼風之息,被吹到了就會化作石像,在此長生。」女神冷笑著說道。

「這樣長生,我寧願死!」

姜亢一咬牙,身子迅速的往後退去。

就在這時候,他天靈之處的那隱藏的時光之眼中流露出了一股灰色的光芒,護住了他的全身,竟然定住了涼風之息!

「前進吧,有時光之眼護著,這些獨特的法則傷害不了你。」女神說道。

姜亢點頭,又看了一眼那至尊石像,覺得自己腦袋有點疼,便走了。

在他離開之後,身後那人方才趕了上來。

「該死的小子,這次怕不是成了石像吧,哈哈!」

那人得意的大笑了起來,接著他做出了驚人的舉動。

「看看石像的數量就知道了。」

「一,二,三,五……」

「不對,少了個四字。」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三十七座,沒有多誒。再數一數。」

「一,二……」

「不對,八是在九的前面的。」

禁慾總裁,撩一送二! 「沒有!沒有多,那小子竟然走了!」

過了好一會兒,他方才跳了起來,抬頭看向了前方。

姜亢來到了山的盡頭,這裡是一片懸崖。

懸崖的前方是五彩的雲朵,在懸崖邊還立著一塊石碑。

「懸圃之空,登之呼風喚雨。」

姜亢驚訝,直接沖著前方一步跨出。

既然無路,那必是登天了!

一步跨出,五彩祥雲頓時出現在了腳下,托著姜亢的身體就往上空騰飛而起。

「追上,一棒子打死!」

後面的人恨恨的說了一句,而後飛速的往前趕著。 姜亢登上了所謂的懸圃,這裡是一個偌大的宮殿,大殿里卻是空蕩蕩的,看不到半個人影。

「嗯?這是什麼情況?」

姜亢愣了愣。

漸漸地,大殿後方出現了一條大道,登天而上,通往未知之處。

再然後,大殿里出現了詭異的光芒,時光在進行倒轉。

眼前,出現了一個個的懸圃,而懸圃之上,慢慢的出現了一道道的影子。

他們盤坐在上面,手中捏著奇異的指訣,男女皆有,仙氣盎然。

接下來,他們走下了懸圃,沖著姜亢直接走了過來。

對方身上的氣息非常縹緲,說不上是強大,也不能說是弱小,就像是空中搖擺的風,能夠感受的到,卻是無法撲捉。

在這片地方,他們依舊能飛,腳不沾地,沖著姜亢走了過來。

走得近了,手中出現了各種各樣的兵器,紛紛舉起。

姜亢相信,他們絕對不是給自己撓痒痒的!

他再次舉起了自己的大鼎,想要藉助至尊的威勢攔住對方的攻擊,而這一次,他們絲毫不退!

依舊向前,攻向姜亢!

「連至尊都不怕!?」

姜亢這次有點著慌了。

而在下方,涼風之山上,那道身影也在度過著涼風之息。

每當涼風之息吹在他身上的時候,他就化作了一個石像。

當涼風之息過去的時候,他又再度變了回來。

「那小子怎麼走的那麼快,他也不怕著涼風之息嗎?」

才說了一句,他又化作了石像,但很快又變了回來,往前衝去。

距離姜亢最近的是一個美麗的女性,姜亢覺得她長得還有點像范冰冰,尤其是披著一身白色的道袍,顯得更別有一番風情。

可是她手中提著一個玉如意。

更為讓人氣憤的是,她竟然要打姜亢!

最最氣人的是,姜亢跑不過她!

眼看著就要被追上了,姜亢眉心一閃!

那即將落下的玉如意在半空中停住了,而後冰冰姐竟然慢慢變得虛化了起來,接著消失了。

再一看,整個懸圃大殿之中再度回到了最開始那種空蕩蕩的狀態。

姜亢心裡一喜,再度向前。

「總算是走出來了。」

後方的人影也脫離了涼風之山,沖著懸圃趕了過來。

如同姜亢在時一般,那些人又出現了。

「你們這些倒霉的古神,每次都要打我!」

那人氣的大叫,埋頭往前沖了去。

那些古神攔住了他,而後祭起了各種兵器,沖著他腦袋上砸了下去。

噹噹當!

跟敲鐘似得,也不見血。

其中有一位古神的武器是一個巨大的鐵鎚子,落下的力道足以砸滅整座山峰,然而落在他的腦袋上,卻是一點事情都沒有。

只是讓他身子晃了晃。

冰冰姐趕上來,玉如意在他腦門上敲了一下。

當得一聲,那玉如意竟然就這麼折斷了。

「你們又打不死我,天天打我有意思嗎!」

那人罵了起來,但也不反抗,估計是對方太多了,只是埋頭往前跑著,沖著那條大路一個勁的跑著。

身後的古神們追著不放,一旦攆上了,就一群人圍著一陣猛打。

各種法寶和攻擊凌厲的砸下去,叮叮噹噹跟打鐵似得。

「啊!」

「哦!」

「疼!」

「疼!」

「別打頭!」

「哎呦喂!」

慘叫聲不斷的響起,那人一輪哀嚎著跑了出來,艱難的度過了這一關。

「不就是吃幾個桃子嗎,你們至於這麼狠嗎?!」

一條大道直通往看不到邊境的天界。

終於,出現了盡頭。

盡頭之處,紅花綠草,桃樹紛紛,溪流潺潺升騰著仙氣,翻滾著的浪花騰著一股濃郁的靈氣。

到了這裡,姜亢的經驗值正在飛速的提升著。

「好地方!」

姜亢大喜,眼前一條小溪攔在了前面。

起步一躍,身體就被吸了下去。

一入水,渾身冰涼刺骨的感覺簡直讓姜亢開始懷疑起人身了。

身體開始行動,但是比蝸牛還要慢!

慢到了肉眼幾乎無法看到自己行動的地步!

姜亢心中大驚,這水池子到底有什麼貓膩?

沒一會兒,姜亢的皮膚竟然出現了褶皺,身體乍現出一股無力的感覺。

這一次,姜亢不再陌生了。

他明白,這裡面有時光的力量。

時光不但老化了自己的生命,而且在放慢自己的速度。

猛地一低頭,將眉心浸泡在了溪水當中。

烏黑的光芒當即亮起,眉心之處竟然傳來了陣陣疼痛之感,一道烏黑的光芒直接射了出來。

潺潺流動的溪水,瞬間就停止不動了。

而自己老化的肉身又迅速的恢復到了圓滿狀態,速度恢復,不一會的功夫就上了岸。

眼前,是一片桃林。

「天界蟠桃,食之長壽,長力。」

依舊是一個石碑,卻多了兩個字,讓姜亢眼前一亮。

蟠桃,這不是孫猴子最喜歡來的地方嗎?

這是一片桃樹林子,然而姜亢一抬頭,頓時卻失望了。

大多數的桃子是沒熟的,只有七個比拳頭要大上一些,紅了半邊,已經他透了。

「難不成有人過來摘嗎?」

姜亢皺眉,毫不客氣的將那七個桃子給摘了下來。

用衣服擦了擦,盯著這桃子看了半天,他還是沒吃下去。

「說不定有什麼大作用,還是回頭再吃吧。」

他搖了搖頭,將桃子收了起來,接著往前走去。

在桃林的中央位置,出現了一池子的水。

水呈乳白色,散發著一股清香的味道。

在水上架著一座只能看到一半的橋樑,另外一半則是映入了混沌之氣當中。

「應該就在對面了。」

姜亢心裡想著,往那橋樑所在之處走了過去。

後面那道影子來到了那小溪旁邊,他確實激靈的很,手中出現一個棒子。

說來也奇怪,那棒子一插進了水裡,那溪水便不動了。

看樣子,那棒子有定水的功能。

輕輕鬆鬆的過了溪水,那人將棒子給拔了起來,迫不及待的沖入了桃林之中。

一抬頭,頓時暴怒。

「好傢夥,我好不容易留了七個桃子,竟然讓那該死的傢伙全吃了!」

他猛地一轉頭,看著前方那道黑色的身影,手中棒子忽地就沖著前方砸了下去!

「快跑,那遭瘟的猴子要打殺你!」

就在這時候,女神的大叫聲在姜亢耳邊炸起。

背後一股凌厲的風壓迫下來! 遭瘟的猴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