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只能跑了。

狼妖的實力在她之上,她要是不跑,就和那個妖下場一樣一樣的:她還不至於天真到相信狼妖會和她講什麼情面。

將身體的機能發揮到極致,妖氣充盈,隱隱居然有結丹的徵兆。

她又明白了一個道理,果然,人在生死關頭的時候,最能激發潛能,創造奇迹。

她在瓶頸期已經卡了太久了,誰知道,卻是在這種時候突破了,但是,現在不是運功結丹的時候,先逃命要緊。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只要能逃過這一劫,她的修鍊之路就能進一大步!

她已經用盡了全部力氣,甚至在最後關頭,真的順順噹噹地突破了。

咦?咦?咦!

這和老爹說的不一樣。

這,就結丹了?

但是,這份喜悅只維持了一小會,因為,狼妖還是追上來了。

狼妖只穿了個褲子,擋在前面,精壯的胸膛晃得她直噁心:明明她那麼喜歡穿衣顯瘦,脫衣有肉的男子,但是這個人實在太噁心了,導致她現在看到他的肌肉,就心理不適,甚至有點想吐。

她壓下驚恐,看著他,哀求道:「夜牙叔叔,我什麼都不會說的。你放過我吧。」

狼妖笑眯眯地說:「七七,你覺得……可能嗎?」

狼妖細細看著七七,巴掌臉,大眼睛,水靈靈的像雪雕似的可愛,身段還未完全長開,已經可以預見未來的姿容。現在用來雙修,年齡偏小了點。但是,她有元陰,這可是打著燈籠都難找的。

再說了,七七不是普通的狐妖,乃九尾狐妖,他覬覦七七的娘親很久了,只是七七的老爹實力在他之上,他不敢輕舉妄動。

自從這一家人搬到鳥都不去的申山,他就盯上了。

狐族向來是群居動物,九尾狐妖更是在狐族中低位崇高,他不明白,為什麼這家人要到他都不願意去的山上定居,不過,他也不用明白。管他是避世還是躲仇家,他只知道,這家人,沒有助力!就算他把她們辦了,也不怕有人為了他們找上他。

他在等。

等自己實力超過七七的老爹,他相信,以他修鍊的速度,這個時間不用很久,他是想過使用手段,但是,一想到有可能失敗,就會面臨萬劫不復的場景,他就不敢了。

他要的是萬無一失。

他有這個耐心。

現在,是個意外。

時間提前了,但是狼妖發現,自己非常喜歡這個意外:「這可是你自己送上門的。」

「我爹要是知道了,不會放過你的!」

狼妖道:「你放心,我不會讓他知道的。我會把你好好藏起來。」說完他先笑起來,呵呵的笑聲在胸腔里震蕩。

七七被他的笑容再次噁心到,也不知道他笑的時候在幻想什麼,反正絕對不會是她願意看到的。

七七可不是束手就擒的笨蛋,她一邊說一邊尋找一線生機。

只要有一線生機,她都不會放棄。

狼妖見七七拔出了匕首,一點也不慌張,笑容更深了,還對她勾了勾手指,示意她隨時可以過去,表情像在說:老子陪你玩玩。

七七將匕首一分為二,這把匕首是她自己淬鍊的,品相不錯,就在剛剛,她偷偷將自己煉製的毒藥抹了一點在上面:自古醫毒不分家,既然煉了靈丹,毒藥自然也不能少。

七七道:「夜牙叔叔,你真的覺得我爹會找不到我嗎?我出門的時候,可是和他說了,我是來找你的。我遲遲不回去,你覺得我爹一點都不會懷疑你嗎?」

夜牙果然露出了遲疑的神色。

就是現在!

七七拔地而起,像閃電一樣沖向夜牙。 狼妖剛才一分神,七七立刻發難。

左邊的匕首朝狼妖的脖子揮去,右邊的匕首對的是他的心臟。

狼妖迅速向後仰去,躲過脖子上的一擊,順勢一腳踢掉七七左手匕首,右手又朝她右手抓去,七七立刻改劈為刺,把匕首朝狼妖送去。

鋒利的刀刃帶出一絲血光。

成了!

七七心裡一喜。

狼妖心裡暗暗驚了一下,立刻卸掉七七手中僅剩的一把匕首,另一隻手要去撈她的腰,七七一扭,跳開。

狼妖看了一下手掌的傷口,道:「有點意思。」

這點小傷他還不放在眼裡,他只是驚訝,七七居然能傷他。

他將手掌上的傷亮給七七看:外翻的皮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癒合。

七七後悔得要死:匕首上抹的毒藥,居然是慢性的,而且,不致命。狼妖的傷口完全沒有轉黑的跡象,早知道,就該全部帶見血封喉的那種。

狼妖說:「我倒是小瞧你了。」

傷口很快癒合了,狼妖看了看,道:「還有什麼招,使出來我瞧瞧。」

七七迅速拿出藥瓶,狼妖立刻退後五米,和她拉開距離。

七七暗暗可惜,她有一瓶定身粉,但這種場合不適合用,風向她把握不住,就怕沒定住敵人,反而把自己給定成木頭人了。

狼妖卻被七七手中的藥瓶嚇了一跳。

他差點忘記了,七七修鍊天賦極差,但是煉丹煉器方面倒是不錯,妖和修真界不一樣,對丹藥和法器並不太看重,也不會像人類一樣,專門有人修鍊這兩種,他是見識過七七的毒藥厲害,小小的一瓶葯,能把一片的草地都腐蝕了,好幾年都寸草不生。

這麼一想,狼妖立刻看向自己剛才癒合的手心,看著不像中毒的樣子,不過他不放心,立刻將地上的匕首吸到手裡,考慮著在七七的哪個地方劃一刀試試。

除了臉,哪裡都不行。狼妖想。

一想到七七臉上會有縱橫交錯的血痕,狼妖興奮地眯起眼,看向七七的眼神更加赤裸,七七覺得他的眼神帶著鉤子,已經穿過衣服,爬在她的身上,像無數只爬蟲爬在肌膚上,雞皮疙瘩爭先恐後地冒出來。

狼妖握著匕首邪邪一笑,立刻衝過來。

七七嚇得立刻將藥瓶中的毒粉撒過去,狼妖瞬間消失,然後又出現在她的身後,七七一矮身,匕首帶著風聲從頭頂劃過,七七回頭又撒了一把藥粉,可惜又被他躲過去了。

血液流通加快,慢性毒藥立刻見效,狼妖覺得一隻手麻麻的,使不上勁兒,他一邊想果然如此,一邊立刻封住了左臂的經脈,同時也不再放水,使出了全力。

狼妖使出了全力,七七的三腳貓功法立刻就不夠看了,實力差距太大,再絕的招式,也只是花把勢,被狼妖幾招封住退路,七七被困在半空動彈不得,他再用手隔空遙遙地虛虛一握,七七就覺得自己剛剛結的丹要爆了。

狼妖『咦』了一聲,道:「不愧是九尾靈狐,哪怕天生虛弱,居然也能在短短的時間內突破,不錯不錯。」

他將七七拉到自己身前,匕首一下一下摩挲她的臉:「解藥呢?」

「沒帶!」七七咬牙道,心裡的悔意更濃了,大意了啊,自己煉製了那麼多毒藥和法器,出門怎麼說也要帶上的。

「哦,是嗎?」狼妖說道,七七就覺得臉上一痛,匕首劃破了她的臉。七七臉上的恐懼和怒意越高漲,狼妖臉上的笑意就越濃,心裡就越興奮,又在七七嬌嫩的臉上劃了兩道:「還不說嗎?」

七七道:「你最好現在殺了我!」

狼妖:「我捨不得。」

七七臉上的血痕和血腥味,還有他自己麻痹的手臂,將狼妖身上的暴虐因子全部激活,原本想要細細品嘗的心思早就沒了,他現在只想聽七七嬌嬌軟軟的哭泣和求饒。

庶難從命:皇上請留步 狼妖將匕首往下移,和另一樣東西一起抵在七七的小腹上。

七七嚇得瞪大了眼睛:「!」

匕首往下一寸,衣衫的帶子就斷了。

七七知道他要幹什麼。

就是因為知道他要幹什麼,七七腦子裡原本的什麼「徐徐圖之」什麼「慢慢來」一下子就飛走了,她原本是這麼打算的,如果一擊不中,真的不幸被狼妖抓住的話,也不要怕,要相信,老爹一定會來救她的,要相信,天無絕人之路。

可事到臨頭,根本不是這麼回事。

七七奮力掙扎,腦子裡突然就閃過一種傷敵八百自損一千的功法。

要是平時,她根本不會想要用的,無論如何,小命要緊。

但是,狼妖現在只是用妖力將她困住,並沒有對她的妖力設禁制,也就是說,她還能動用她的妖力。

念頭一閃而過,只是一個呼吸的時間,七七什麼也來不及想,立刻默念功法。

這個功法被老爹藏在密室里,她只看過一次,看的時候還想,誰那麼傻逼,會自爆內丹啊。

現在,她就是這個傻逼,如果不是被逼無奈,誰會這麼做?

兔子逼急了還咬人,更何況妖呢? 「快給我起來!起來!」

七七迷迷糊糊的,聽到有人叫她起來。

起來幹什麼?進地府了?

成為七七之後,她曾經特地花時間去查證,自己死後去的第一個地方是什麼,再三確認,是地府無疑了。

也就是說,她本來是有機會進閻羅殿,重新投胎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只在地府里晃了一下,就進了七七的身體。

這次,應該可以順利進地府了吧?她沒做什麼傷天害理的壞事,佔七七的身體也不是她自願的,結算因果的話,自己是不是可以重新投胎為人?雖然妖生萬萬年,但,還是做人比較好一點。

七七睜開眼睛。

鬼差,都長成這樣的?

眼前的男子,是個美人。

一般,七七是不會用美人去形容一個男人。在她心裡,美人,就是用來形容女子的,如果一個男人用美人二字的話,那絕對是因為這個人美得雌雄莫辨,但是,還是有點偏女性化的。

但是,眼前這個人,一點沒有女性的特徵,卻瞬間讓七七想到美人兩個字。

七七愣愣地看著他,然後就把腦子裡的想法說出來了。

華燁怒道:「你哪隻眼睛看見我像鬼差?」

不是鬼差啊?

那就是同道中人了。

「哦,真可惜,你也死了,虧你長得這麼好看。」

華燁:「!」

怎麼辦?這隻小狐狸不僅資質差,愚蠢,還傻,以後可怎麼辦?

他的運氣也太差了些。

華燁忍不住用力拍她的腦袋:「好好看看這裡是什麼地方!」

七七下意識捂住腦袋朝四周看了看,白茫茫的一片,一點也不黑。

記憶中的地府,十分威嚴,人頭攢動的隊伍,看不到邊,鬼氣森森,跟眼前的景象一點也不沾邊。

「地府怎麼變成這樣了?」七七震驚了。

七七的腦袋又被打了一下:「獃子!這裡是你的內丹之境,和地府有什麼關係?」

不是地府?

「你別逗了。」七七不信,她可是自爆內丹了,又沒有修鍊到成神期,不然就算內丹爆了,也是能保命的,她這種修為的,絕對死翹翹無疑了。

只是可惜了,她的內丹剛剛形成,原本的妖丹又天生虛弱,自爆的威力不大,炸死自己是夠了,要和狼妖同歸於盡,可能還有點難度,七七一邊想,一邊又道:「還有,你是誰啊?幹嘛打我!」

無緣無故的,就算她已經死了,打她就是不對,看在他人長得還可以的份上,七七決定不跟他計較先前打她的兩次,看華燁又要拍她的腦袋,立刻往旁邊躲,但是,居然,還是被他打到了。

他一邊打一邊說:「打的就是你!腦袋瓜子里裝的什麼東西?你還敢躲!還躲!內丹之境都不懂!還地府!地府!地府里能是這樣的?你一個生魂,去什麼地府!有我在,哪個閻王敢收你!哪個敢!」

華燁說一句打一下,七七躲又躲不過,疼是不疼,可這樣一下一下地被人拍著腦袋罵,她非常惱火:「住手!住手!你幹嘛!再打我生氣了啊!」

華燁總算住手了,七七飛快地和他拉開距離:「你,你怎麼打人!」

不對,他剛才說什麼?

剛才只顧著捂腦袋,他說的話沒聽全,但是關鍵的幾個字還是聽到了,七七不敢置信地看著他:「你剛才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華燁下巴一抬,乾脆利落地拒絕了:「我就不!」

七七:「……」

這貨誰啊? 幼稚!

白瞎這麼美的顏!

華燁長得天生好容貌,可七七是誰啊,她的靈魂來自現代,現在的明星,哪個不是樣貌周正的,又有後期的修圖,更是把七七的眼睛養得刁鑽了。

再說了,她現在天天和老爹老娘住在一起,他們就已經是傾國傾城的樣子,而她現在的樣貌也是十分出色,最初她很是激動了一把。

畢竟,現代的她雖然不醜但也絕對不是那種讓人一見就驚艷的美女,可時間久了,也就是這樣了,好看又不能讓她的修為更上一層,所以,對華燁的驚艷,也就是在最初的一眼。

七七一邊和華燁拉開距離,防備他冷不丁地又過來拍幾下自己的腦袋,一邊說:「愛說不說,我還不想聽呢。」

生魂她是知道的,是很古老的說法,她在老爹的典籍裡面看過,就是元神,也就是修鍊之人達到一定境界之後,可以脫離身體的那部分,修鍊等級越高,元神可離開身體的範圍就越廣,到最後,甚至可以脫離身體,獨立存在了,也就是跳脫六界輪迴,得道成仙了。如果身體死了,元神自然脫離,也就成了鬼。

只是,內丹之境是什麼東西?她還真的沒聽說過。

現在最緊要的,就是弄清楚現在到底是這麼樣一個狀況,知道的信息越多,對接下來的可能發生的事情就越能把握,就算是死了,也是可以好好規劃一下的,比如怎麼投個好胎什麼的,如果真的如他所說的,沒死就好了。

七七這麼想著,見華燁臉又黑了幾分,又說:「你怎麼不說話了?」

華燁牙齒咬得咯咯響,恨不得將這個小狐狸的爆打一頓,又見她忽然笑了,說:「你是不是生氣了?你別生氣啊,我跟你道歉還不行嗎?我年紀小,要是做得不對的地方,你別跟我一般見識,好不好,大哥哥。」

大哥哥?

華燁暗暗磨牙,瞪著眼睛看著眼前的小狐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