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可是聽說鬼王在京都有好多處院子,這隨便拿來給她女兒住,然後王爺不時的來看看,這樣也可以啊。

司弦皺了皺眉頭。

嗤笑一聲:「你是覺得本王能夠收下一個已經被無數個男人上過的女人?說二手貨都是抬舉,你這女兒恐怕跟萬花樓的女人有一拼了吧?本王覺得她還是去萬花樓比較適合。」

「王爺你!」常茹君瞪大雙眼看向司弦。

他怎麼能這樣說琳兒呢?

墨依琳眼睛頓時紅了,可不氣餒的指著墨清歌:「這都是姐姐辦的好事,她絕對背地裡陷害我了,不然怎麼會有那麼多莫名其妙的男人找到我。」

「哦?所以說妹妹自己承認了跟無數個男人睡過了?」

「。。。」墨依琳及時捂住嘴,然後有些結巴的說道:「才沒有,我是被你氣的。」

墨清歌無語的搖搖頭,跟這種智商的女人吵架真的無聊至極。

「弦,中午了,我餓了。」

「好。」司弦伸出手捏了捏她的下巴,寵溺的說了聲。

然後朝著一邊的下人冷冷的吩咐著:「去告訴廚房,今天中午做糖醋裡脊,還有紅燒肉,在準備點清淡的。」

「是,王爺。」

司弦冷漠的看向對面的母女倆,有些不耐的質問著:「兩位還不走,難道還想留下用膳?不好意思,王妃不會同意的。」

墨依琳咬著下唇,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

「王爺。。」

「滾!」

要說剛剛司弦是冷漠的樣子,現在便已經動怒了。

墨依琳立刻後退一步,跟他道歉著:「王爺,我真的很喜歡你,嫁給高魏是迫不得已,而且說實話高魏真的沒有碰過我的,所以我還是乾淨的。」

墨清歌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白痴!剛剛都承認了現在又說乾淨,不覺得有點前言不搭后語嗎?

還有啊!她正室還在呢!明目張胆的勾引他的男人,真是當她死人嗎?

「看在我還沒有真的發怒的時候,你們倆趕緊給我撤,不然的話就讓你們橫著出去。」

「歌兒,你怎麼能夠這樣跟娘說話呢?」

常茹君表現得可憐的樣子,希望司弦能夠討厭墨清歌,只是她真的高估自己了。

司弦攬著墨清歌的肩膀,最後一點耐心消失,朝著一邊的西影吩咐著:「把吵人的蒼蠅給攆出去。」

「是。」

西影給了下人一個眼色,兩個人一個拽著常茹君,一個拽著墨依琳,硬拽走了。

西影望著他們的背影,失望的搖搖頭。

「沒想到丞相府二小姐竟是這樣的人,看來看去竟然覺得還是王妃好。」

又會廚藝,又會各種術法,簡直跟王爺不要太配。

王府門口,母女倆被趕了出來,一身的狼狽。

「娘,都說不要來了,你偏偏讓我來,這下好了,被欺負了不說還讓王爺對我產生厭惡了,我之後還怎麼進府?」 常茹君心情也不好,還被自己女兒這樣說。

訓斥著她:「還不是為了你,這出了墨清歌能讓你從侯府出來,誰還能?你爹說是幫忙,可是現在連個影子都沒有。」

「爹都在忙什麼呢?」墨依琳感覺都好幾天沒見她爹了。

「誰知道,前幾天半夜回來還受傷了。」

「啊?嚴重嗎?」

「沒什麼事,現在好了,對了你可別跟別人說,你爹不讓別人知道他受傷的事情。」

「哦。」墨依琳心裡奇怪了。

她爹一個丞相怎麼也被人追殺呢?

——

鬼王府。

用膳的時候,墨清歌忽然想起司弦跟墨依琳說的話,心裡有些莫名的不舒服。

「哎,你剛剛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司弦給墨清歌夾了一塊肉,有些疑惑,。

「剛剛說什麼了?」

「嘿?忘性怪快啊。」墨清歌瞪了他一眼,給他提了個醒:「就是你說墨依琳都是被無數個人睡過的了,你是不會同意的,那意思就是說如果她沒有被人家睡過你就同意了唄。」

司弦頓了下,有些愣住。

這女人的腦迴路都是這樣的嗎?

「當然沒有了,我是什麼樣的人你又不是不了解,我像是那種不專一的人嗎?」

「那可不一定。」

「嗯?」司弦危險的望著她。

「不是,我的意思是萬一有一天出現一個比我要好的女人,你會不會拋棄我?」

墨清歌放下筷子,雙手托著下巴,嘟著嘴。

愛上那個混蛋 司弦被她這可愛的樣子吸引住,忍不住伸出手捏了捏她的臉頰。

「嗯,不錯,有些肉了,摸著手感都好了。」

「喂!別轉移話題。」

司弦笑了笑,真是服了她了。

「不會有這樣的事情出現,即便是有,我也不會喜歡上其他女人的。」

「現在說的怪好,誰知道以後呢。」墨清歌扭過頭,心裡挺開心的。

下一秒,墨清歌的身子便被司弦給抱了過去,坐在他的右腿上。

她的手下意識的勾住他的脖頸。

「看樣子為夫晚上還是不夠努力,讓娘子這樣懷疑為夫的忠心,不如現在我們回房讓為夫努力努力?」

「一邊去,我還沒有吃完飯呢。」

「可是娘子不相信為夫對你的感情啊。」

說著,司弦的手便不安分起來。

墨清歌立刻擋住他的手,連忙說道:「我相信,相信行了吧。」

「不夠誠意。」

「。。。」這男人竟然學她說話!

墨清歌低下頭,在他的臉上親了一口,然後說道:「這樣可以嗎?」

「不夠,應該這樣。」司弦按住她的腦袋,朝著她的紅唇親去。

下人見狀立刻低下了頭。

非禮勿視,非禮勿視。

可憐了這一桌子菜了,才吃了多少啊。

墨清歌完全沒有把墨依琳說的放在心上,該做什麼繼續做。

這兩天她的靈種又成長了一些,已經從發芽轉變成開花了。

她能感受到自己的道術又強了一些。

墨清歌在精神領域中隨意的翻閱著書籍,開心的伸了個懶腰。

「想不到這些書還真管用,這些書是誰放在這裡的?難道是司弦?」

嗯,聽小紅說以前的司弦非常的愛她,做出這種事情也有可能。 這兩天墨清歌都在府中修鍊道術,外面發生什麼都不清楚。

等她從房間里出來,墨紫舞才趕緊跑過來,拉著她在一邊坐下。

「小舞,該不會是這兩天我沒怎麼出屋,你想我想的太狠了吧。」

「什麼啊,歌姐,我跟你說一件事,你聽了保證震驚。」

「說吧。」墨清歌一臉笑容,等待著她接下來的話。

墨紫舞先看了看周圍,這才說道:「我剛剛聽說的,說是丞相府二小姐被小侯爺休了。」

「嗯?怎麼突然間被休了?」墨清歌有些奇怪,按理說那男的不可能隨意休妻的啊,還是說誰幫助的墨依琳?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我怕的是那天她說的要來鬼王府,這個該不會是真的吧?」

墨清歌手中纏繞著一縷頭髮,冷呵一聲:「那就看她有沒有這個能耐了,你以為鬼王府是什麼人都能夠進來的嗎?」

就不信她那爹能這麼慣著墨依琳,再怎麼說也是成過親的了,突然讓墨依琳過來當妾那不是在打弦的臉嘛。

就算是沒有成過親,她也不會同意的,想要進鬼王府的大門,得先征服她。

「好了,別擔心了,去,給我弄點吃的,我都餓了。」

「別再吃了,不是說你歌姐,你現在都胖了好多呢。」

墨清歌立刻捏了捏墨紫舞的臉蛋,笑道:「還說我呢,你看看你的臉,你沒來之前可是沒有這麼胖的。」

一提到這,墨紫舞嘿嘿一笑,朝著墨清歌感激的說:「幸虧遇到歌姐,不然我現在還不知道在哪裡流浪呢。」

「既然這麼感激我,那就給我去弄點吃的,我餓的不行了快。」

一天都在房間里,出了上廁所,剩下的時間幾乎沒有出來,吃飯的時間過去了都不知道。

植物大戰殭屍之空間帶不走 墨紫舞的腿腳比較快,不一會便給墨清歌端來好多吃的。

墨清歌見了眼睛都直了。

好多肉啊!

立刻夾起一塊肉放進口中,滿足的閉上眼睛。

「嗯~好香啊,我懷疑我上輩子就是頭豬或者是雞,不然這輩子怎麼這麼喜歡吃豬肉還有雞呢?」

墨紫舞無奈的搖搖頭,能說出這種話的也就只有墨清歌了。

其他女人想要保持身材還來不及呢,她可倒好,使勁吃肉。

就在她吃的香的時候,外面響起了一陣喧鬧聲。

「墨二小姐,得先稟報一聲你才能進去。」

「一邊去。」

墨清歌聽見聲音,依依不捨的放下手中的肉,靈眸微微眯起,眼神中散發出危險的光芒。

這有點來者不善的意思啊。

抬頭看向正進來的墨依琳,被打擾了吃肉,心情自然不好。

語氣也不太好:「有事?」

「呵,生活不錯啊,頓頓吃肉。」

墨清歌沒理她,要是找事的話她可是不奉陪,還是吃肉要緊。

「還吃,在吃下去就變成豬了,到時候看王爺還能看得上你不。」

墨清歌這下是徹底沒食慾了,冷著臉看向墨依琳,冷冷的問道:「怎麼?今天來就是為了數落本王妃吃肉?呵,吃你家肉了?管的到挺多。」 「有話快說有屁快放,本王妃沒那閑時間跟你瞎耗。」

墨依琳也不氣,反正今天她是有備而來。

得意的一笑,從丫鬟手中拿過聖旨,在墨清歌眼前晃了一下。

「看見沒,這是什麼?」

墨清歌眸光一聚,有種不好的預感。

緊接著,就看見墨依琳打開聖旨,聲音甜脆的念著:「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因丞相府大小姐與攝政王成親有些時日,卻時時沒有子嗣,特讓二小姐進府當侍妾,儘早給攝政王增添子嗣。」

墨清歌聽的雲里霧裡的,上前探過身子,猛的搶過聖旨,仔細的看著上面的字。

不知道字體是不是司璟的,可是這蓋章可是玉璽蓋的,應該不會有假,這司璟腦子裡有屎嗎?!

就因為沒有子嗣這種理由,就把墨依琳給我弄進來!真拿姑奶奶不發火就當我是病貓啊!

見墨清歌眼底陰暗,墨依琳心裡非常爽。

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看你這次還怎麼狂?

「姐姐,這可不是我要做的,我也是逼不得已啊,皇上下旨了。」

墨清歌看了一會,沉默著把聖旨扔到一邊。

忍住把它撕了的念想,朝著墨紫舞喊了聲:「小舞,扶我起來。」

她現在腿有點軟,想要第一時間去找司弦,不知道他知不知道這件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