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醒來的時候,就已經在叢林里了。

因為附近有山洞,所以這兩天一直生活在這裏。

不得不說,她一個女孩倒是挺堅強的。

就算一個大男人,遇到這種情況,也不一定比她做得好。

之後的時間裏,周婉瑜就帶着葉飛,參觀了她的山洞。

裏面有用茅草鋪出來的床,角落裏有用石頭搭的灶火堆,上面還有一個大大竹節做成的竹鍋。

竹鍋裏面滿是溪水,現在已經在翻滾了。

而竹鍋的旁邊,則是正架著一隻野兔正在烤著。

「好傢夥!你行啊,這都能想到?」

「這都是必備的,我每年都會和朋友一起去黃石公園野營,這些都不算什麼。」

牛皮!

葉飛的心中不由得感慨一句,這個『白撿』的跟班真是爽,看來以後他要在這荒島過上好日子了。

看着葉飛一臉猥.瑣的笑容,周婉瑜就嫌棄地瞥了他一眼。

「你要是想在這裏住,就必須勞動,我討厭吃白食的人,更何況你還是個男人。」

葉飛尷尬地撓了撓頭,連忙收起了笑容。

「你放心吧,以後我主外你主內,我可捨不得真把你當跟班使喚。」

聽到這話,周婉瑜的臉上終於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看着那雙大眼睛,媚而不俗,葉飛不禁有些看呆了。

這就是混血妹子嗎?真是越看越漂亮!

沒過多久,野兔肉就熟了。

周婉瑜也不小氣,直接用石刀割下一塊給葉飛。

葉飛客氣地說了聲謝謝,就連忙大快朵頤了起來。

他不知道這肉是怎麼加工出來的,上面居然有香料的味道。

一問才得知,原來是周婉瑜找到了一種香料。

碾碎后撒在兔肉上面,可以提高口感。

「牛啊!」

這個跟班的能力,顯然超出了葉飛預期。

吃飽了之後,葉飛突然想起了秦雪。

他這個未婚妻,現在不會正在喝西北風吧?

不過想想也是,跟着那種愛吹牛的男人後面,能填飽肚子才怪。

吃完后,葉飛就試着問她,「其實島上還有我的其他朋友,能不能給她帶點回去?」

猶豫了一下,周婉瑜還是微微點頭。

「這種事情以後就交給你做主了,反正我是你的跟班,你總不能讓我餓肚子吧。」

「是嗎?那實在是太好了!」

聽到對方的話,葉飛感覺整個人都有些飄了。

畢竟能讓一個實力高強的美女跟着自己,那可真是八輩子修來的福分。

想到這裏,他就讓周婉瑜等一會兒,他馬上回來。

沒過多久,葉飛就去林子裏,把那個行李箱給拖了回來。

「你以後就是我的人了,現在衣服在叢林里行走不太方便,還是換一件吧。」

「好。」

周婉瑜莞爾一笑,直接打開了行李箱。

看着她的樣子,葉飛直接被吸引住了。

過了半晌,周婉瑜突然輕咳了一聲。

葉飛這才意識到,人家要換衣服,他待在這兒幹嘛啊?

笑了幾聲,才戀戀不捨地跑了出去。

「我在外面給你守着。」

嘴上這麼說着,葉飛的腦海里卻忍不住幻想起,先前的那一幕。

她的身材,簡直太完美了。

可就在這時,山洞裏卻突然傳來了一聲尖叫。

「怎麼啦?」

葉飛趕忙跑了進去,卻看到了令人噴血的一幕。

福利!這絕對是福利!

只見周婉瑜貼著牆壁站在角落裏,嬌軀狂顫。

手裏攥著一件衣服護在胸前,其餘地方則是一覽無餘。

如此近的距離,盛景無限,葉飛感覺全身每個細胞都悸動。

天吶,她怎麼可以這麼美?

「喂,你還愣著幹嘛?快幫我趕走它啊!」

葉飛這才意識到,那隻該死的小猿猴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山洞裏。

此刻,正拿着周婉瑜脫掉的衣物,津津有味地在那輕嗅着,活脫脫一副變.態的模樣。

葉飛些驚愕地道,「你……你怕這個?」

畢竟,以她的實力,這玩意並沒什麼好怕的。

周婉瑜則是乖巧地點了點頭,絲毫沒有開始的沉穩。

垂眸間,她忽然意識到了自己現在的狀態,頓時羞得面頰緋紅。

驚叫着蹲在地上,氣呼呼地看向葉飛。

「你都看到了?」

「對啊。」

葉飛本能地點了點頭,但突然意識到了什麼,連忙搖了搖頭。

轉而撲向了那隻小猿猴,「小畜生,看老子今天扒了你的皮!」

本來還在陶醉的小猿猴看到葉飛之後,就瞪大了眼睛,朝後者呲牙咧嘴,一副要撲上來的架勢。

說實話,這玩意雖然體型不大,可是尖牙利齒的,又靈活的驚人。

這種長期生活在野外的動物,沒準體內帶着什麼病毒。

要是被抓一下,可就賠大了。

葉飛幾乎下意識地抱着腦袋,後退了一步。

誰知這小傢伙,居然直接貼著岩壁躥了出去。

這可把葉飛給氣得不輕,趕忙追了上去。

結果到洞外一瞧,發現這貨居然已經爬到了樹上。

「媽賣批!你有種下來!」

葉飛舉著軍刀沖小猿猴比劃着,一副要乾死它的樣子。

「吱吱吱……」

那畜生卻挑釁似的朝着葉飛吼叫起來,站在樹枝上左搖右擺。

時不時地把它那紅彤彤的屁股轉過來,用力拍打。

這簡直是侮辱至極! 柳無邪回到天寶宗,速度並不慢,擔心范臻、松陵他們遭遇不測。

僅僅是擔心而已,他臨走的時候,佈置的陣法,一般人難以闖入進來,安全沒有問題。

誰會想到,他們放火燒了柳無邪的院子,如此卑鄙。

「昂……」

身體突然消失在原地,猶如一道流星,沖入天寶宗深處。

長嘯之聲,傳遍整個天寶宗。

這一刻!

無數人被驚醒了,包括那些長老,嘯聲裏面充斥無情的殺意。

彷彿能撕開蒼穹,欲要將天地也要刺穿。

天刑長老正在整理公務,突然傳來的嘯聲,抬起的右手,遲遲沒有放下去,竟然還在發抖。

「是他的氣息!」

天刑長老乃巔峰化嬰境,瞬間分辨出氣息的來歷。

「堂主,有人在內門縱火,我們執法堂要不要派人前往。」

這個時候,從外面走進來一名執法堂弟子,請示堂主。

「不必了,讓所有執法堂弟子,遠離那片區域,三個時辰內,不準靠近。」

天刑長老直接下達了命令。

「是!」

身後弟子快步離去,讓附近執法堂弟子全部離開。

「小子,我就給你三個時辰時間,能鬧到什麼樣,看你的本事了,就算你把天給捅破了,我也給你兜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