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搞不明白羅征怎麼擋下第一槍的,也不想去搞清楚,直接爆發出兩萬多神鈞之力!

「嗖」

炎槍在強大的力量推動下,發出尖嘯聲直奔羅征頭部而去。

可面對這一槍,羅征臉上依舊帶著淡淡的笑意。

難道他依舊能抗住自己這一槍?

鳳女心中閃過這個念頭的一瞬,就感覺一股灼熱的氣息襲來,這股氣息並非來自於自己的炎槍,而是四面八方的屍靈金烏。 那些屍靈金烏完全聽從羅征的調遣。

羅征被鳳女困住時,所有散布在周圍的屍靈金烏已將他和鳳女包圍。

不過鳳女的動作的確很快,屍靈金烏們尚沒能噴吐出藍色流焰,鳳女已一槍刺在羅征身上。

等鳳女發現一槍不曾奏效時,來自於屍靈金烏的藍色流焰已席捲過來。

即使鳳女同樣擅長控火,但也不可能如羅征那般沐浴火焰。

這一槍是無論如何刺不下去……

鳳女雙翼一守,極為苗條的身體向後飄動,如同一片沒有重量的紙張,從藍色流焰之間的縫隙內穿了過去,而羅征則接受了藍色流焰的洗禮。

鳳女原本打算拉開距離后,再度找機會拿下羅征。

但羅征顯然沒有讓鳳女輕鬆離開的打算!

她剛剛從藍色流焰之間穿過,斜刺里三隻屍靈金烏已圍攏而來,這三隻屍靈金烏展開的雙翼,如同一片片鋒利的刀刃。

「呼呼呼……」

屍靈金烏隨意劈斬的力量,同樣也達到兩萬神鈞,鳳女難以硬抗,身形依舊順著雙翼飄動。

就在她剛剛避開三隻屍靈金烏,迎面又有十多隻屍靈金烏衝過來!

「嘩!嘩!嘩……」

除了這些打算近身肉搏的屍靈金烏外,更多的屍靈金烏更是朝她前行的路徑上,噴吐出一口口藍色流焰!

就在鳳女剛剛從一頭屍靈金烏的後背翻,又有幾頭屍靈金烏朝她當頭抓來。

上百隻屍靈金烏輪番上陣,竟將鳳女死死地糾纏住!

「滾開!

鳳女的雙手猛然探出,雙手一探,一雙細嫩的手爆發出與其不相匹配的力量,一把抓住兩頭屍靈金烏回蕩起來。

「呼呼呼呼……」

屍靈金烏盤旋之下,宛若大風車一般,將其他的屍靈金烏盡數滌盪開來。

可就在這個滌盪的過程中,又有一道身影悄無聲息的接近。

來者正是羅征!

他從斜上方化為一道利箭貫穿而下,一劍直抵鳳女的後背。

「嚓!」

在渾源之靈的保護之下,羅征這一劍不曾傷到鳳女,可鳳女的臉上卻顯露出驚容,羅征隨手一劍的力量竟也超過上萬神鈞之力!

多來幾劍,她的渾源之靈恐怕也會陷入疲勞……

這小子,擁有擊殺自己的實力?

鳳女心中浮現出一個難以置信的想法。

「嗖!」

鳳女揚翅一卷,想要將羅征留下來,但羅征一擊之後跑得比兔子還快,眨眼之間已消失在屍靈金烏的後方,緊接著又有更多的屍靈金烏圍上來……

羅征控制住這些屍靈金烏后,就在腦海中想過,如何將這些屍靈金烏利用起來。

屍靈金烏本身水火不侵,刀槍不入,藍色流焰威力更是強的可怕,缺點在於體型太大,速度太慢,對抗鳳女這般強大的存在,只能靠著數量堆!

只是如何將鳳女這等強者引入其中,卻是一個問題。

偏偏鳳女竟是一個大挪移跳了進來,正中了羅征下懷。

羅征就怕鳳女再度施展大挪移逃走,看現在這情況,她應該無力單獨施展大挪移……

「砰!」

隨著一聲悶響爆發出來,一頭屍靈金烏再度被鳳女砸開,但又有更多的屍靈金烏將她籠罩。

這些屍靈金烏如同一個會活動的大陣,一層層困住鳳女。

待到鳳女從兩頭屍靈金烏中間穿過,羅征再度如鬼魅一般降臨。

「唰!」

又是一劍,從鳳女的後背有上自下斬來,要不是有渾源之靈,這一劍能將鳳女的一對翅膀斬下來。

當鳳女轉過身子想要抓住羅征時,等到她的又是那些撕不爛,抓不透的屍靈金烏……

羅征與鳳女交手的同時,金烏一族與太一天宮之間也是如火如荼。

鬼靈的計劃的確不錯,七山的強者都沒想到金烏一族竟會主動傳送到各山大陣內。

眨眼之間,太明陣,太金陣,太秀陣的大陣就被金烏一族破壞殆盡。

不過七山上的強者們,實力並不弱。

就算失去了法陣加持,一樣有一戰之力。

「嗡……」

太明山山主將長劍一抖,一點血光綻萬丈。

一個巨大的血色世界擴散出來,面對這樣的硬仗,太明山山主直接降臨了整個世界!

羅征的青玉文明的文明之器和邪神的天執文明的文明之器,都被局限在十三重天和十一重天內,文明之器的力量固然恐怖,但因為彼岸的壓力,羅征和邪神都不曾發揮其完整的力量。

太明山山主的文明之器,來自於三十重天,欲界的彼岸信物爆發出來的威力絕不是色界能夠比擬的。

「血色降臨!」

那一點血光擴散出來,徑自籠罩在方圓百萬里的範圍!

百萬里內便是一個血色世界!

所有人眼中儘是一片紅色……

「是太明山山主的血色世界!」

「這一片區域內的規則被他改變了!」

「據說這血色世界能夠壓制其他所有血脈之力,用來增強自己的血脈之力!」

「嗖!」

太明山山主手執長劍,已化為一道血芒飛射,貫穿了一名金烏族人。

「以為只有你能降臨一方世界?」

遠處的鬼靈發出一陣陰森森的笑聲,背後的黑翅一展,一片片黑羽飄入空中。

這些黑羽如同在白紙上綻放的魔團,迅速的擴散著……

很快,又有一方世界覆蓋在血色世界上!

一片片黑色的墨團在整個世界內飄蕩著,這些墨團宛若厲鬼一般,朝著四面八方的生靈飛撲而去。

「咻」

一名太一衛躲避不及,就被這墨團侵入體內,整個人頓時化為一片墨黑色。

他打量著自己雙手雙腳,臉上寫滿了畏懼。

不過這畏懼只持續了短短時間。

一根根黑色尖刺自他後背貫穿出來,雙眼的眼眶下陷,肉身急速膨脹,整個人竟化為一尊扭曲著,不可名狀的妖怪。

「幻庭之妖們,出世吧,哈哈哈!」鬼靈大笑道。

他承載的這件文明之器是屬於召喚類的,一旦動用,整個世界內的一切都將成為祭品。

犧牲的祭品越多,幻庭之妖越是強大!

若犧牲的極品足夠多,甚至能誕生超越帝俊,東皇那般強大的存在。 那一條鮮血形成的細線在帝俊的控制下轉動起來,同時一絲絲光點被抽取出來。

當光點出現后,在空中摺疊成一個奇特的圖案。

羅征盯著這些光點,好奇的問道:「這些光點是什麼?」

「血脈之力,」帝俊回答道。

聽到帝俊的話,羅征和鳳女眼中齊齊流露出異樣之色。

血脈的力量一直潛藏在精血之中,但從未見過有人將其提煉出來。

帝俊將血脈之力單獨展現,倒是第一次得見。

帝俊提取出血脈之力后,開始調整其中的光點,他將一些光點推的更遠一些,一些光點拉近,前前後後調整一番后,再低將這些光點融入血液內。

在調整光點的時候,羅征倒是有一絲眼熟,這些遠遠近近的光點像極了玄量世界的那些光點。

但玄量世界的光點間距很開,而且數量眾多,不像眼前寥寥幾顆。

不一會兒功夫,帝俊已將這些光點調整好。

「嗡……」

保持著各自位置的光點再度融入血液。

「嘶」

那些血液化為一條細線,順著她的傷口鑽了進去。

當血液完全進入后,鳳女臉上流露出痛苦之色。

被帝俊調整后的血脈已與原來不同,會被鳳女體內的血脈排斥,兩種血脈爭鋒時,會產生一種難以忍受的劇痛。

也是鳳女的意志力驚人,強忍這等痛苦一聲不吭。

帝俊改造的血脈更為強大,且不斷同化鳳女體內剩下的血脈,不一會兒功夫,鳳女體內的血脈已完全改造。

原本抓住鳳女的那些屍靈金烏,也鬆開了巨大的利爪。

羅征條件反射一般向後退一步,露出警惕之色。

畢竟這個女人屢次都要擊殺自己,他不得不防。

「放心,她無法殺你,」帝俊說道。

「為什麼?」羅征奇道。

「因為改造后,她只能臣服於我,」帝俊回答道。

鳳女的神色也變得非常複雜。

她心中明明對羅征充滿了憎恨,欲將羅征除掉而後快,可偏偏身體十分抗拒出手。

這並非來自於精神上的奴役,而是血脈中的奴役!

實際上這種奴役從金烏族誕生起就一直存在,小到漫天遍野的普通金烏,大到神巢的諸多女妖們,對帝俊都是無條件信任和臣服,這種臣服就是銘刻在血脈中的。

所以金烏一族極少有背叛者,而背叛出去的人,往往意味著血脈並不純潔,也會遭到金烏們的憎惡與痛恨,就像鳳歌與焱妃那般,這就是血脈崇拜。

如耳鼠一族可任意掌控其他老鼠,原因也是如此。

「羅征是我七十七號文明的代言人,從今以後,羅征就是你的主人,」帝俊又道。

鳳女聽到這話,滿臉不服,身體乃至於後背那一對翅膀甚至在微微顫抖,可本能讓她不得不低頭,幾乎是咬著牙齒說道,「是的,主人。」

剛剛還瘋了似的要殺自己,現在已是恭恭敬敬,羅征看著這一幕也是嘖嘖稱奇,他心中冷不丁冒出一個念頭,「她的血脈已被改造,若將她的血液打入其他金烏族人體內……」

「你很聰明,」帝俊淡淡一笑。

這種血脈崇拜是銘刻在本能之中的,當然,也只對金烏族人有效。

在帝俊的命令下,鳳女極不情願的抽出了自己的血液……

原本包裹成一團的屍靈金烏迅速分開,最內層的鳳女駕馭著一隻屍靈金烏,鎖定了一個目標后,徑自朝著那邊疾馳而去。

不遠處的半空中,李杯雪踩在天塹劍上,神色認真無比。

在她的面前屹立著一名身材魁梧的金烏族人。

這名金烏族人叫篤猜,是近衛隊中的佼佼者。

對於李杯雪而言,篤猜是對她有史以來面對的最強對手!

這樣的戰鬥中,稍有不慎就會隕落,她那張標準的瓜子臉上滿是慎重與認真。

「你的骨齡好像很短,」篤猜展開雙翼,右手微微抬起,一條條火蛇圍繞著他的手臂慢慢地遊走,「這麼年輕的天才可不多見,嘿嘿……」

李杯雪沒等篤猜將話說完,腳尖在天塹劍上輕輕一點,天塹劍已猛然一個翻轉,蘊藏著無上之威朝著篤猜劈斬而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