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看起來很平靜,平靜得不像話,甚至還對著他笑了笑。

但莫承佑卻知道,她越是這樣淡定平靜,就越是生氣。

莫承佑說:「很多事情你解釋是解釋不清楚的,關鍵是你自己不能倒下。公司已經發出律師函起訴,八卦雜誌社也刪除了微博,公開道歉了。謠言終究會平息的,一切都會過去的。」

「我沒事,真相說出來就好了。相信我的人會相信我,不相信我的人,我也沒必要去解釋。」

莫承佑摸摸她的腦袋,「等你出院,我就帶你去紅日帝國。在那邊,你不會受到流言蜚語的影響。」

沐暖暖點頭:「好。」

現在的她已經擁有太多了。

她有家人,有事業,有朋友,還有莫承佑。

她有了後盾,在面對任何風雨時,她都不會再感到害怕了。



而這時候,秦驚鴻剛剛知道了消息。

葉微瀾來送雞湯,就看到秦驚鴻的臉色陰沉得快要滴出水來。

「這是怎麼了?又是誰惹你了?」

秦驚鴻拿起了手機,「媽,微博上的事情是你做的嗎?」

葉微瀾的臉色變了變,委屈又受傷地說:「你就這麼不相信媽媽?」

「是誰在幕後搞鬼,我一定要把這個人給揪出來!」秦驚鴻狠狠說道。

葉微瀾說:「你就算找到人又有什麼用?影響已經傳出去了,現在最重要的,就是不要再把你牽連進去。」

秦驚鴻沉下臉,「綁架沐暖暖是我的錯,為什麼所有人都在罵她,而我這個罪魁禍首卻一點兒事都沒有?這不公平!」

葉微瀾不敢置信,「兒子,你傻了?你難道還想主動認罪不成?你知道你爸爸、你大伯花了多大的代價才保下你的嗎?」 「明明我才是做錯了事的人,沐暖暖有什麼錯?」秦驚鴻反問。

葉微瀾坐到他身邊,耐心勸說道:「這件事情在網上鬧得是滿城風雨,我現在最擔心的就是把你給牽扯進去。反正你又沒有把沐暖暖怎麼樣。

你還斷了兩根肋骨,受的傷比她重多了!你已經受到懲罰了,這件事情就算是兩清了。兒子啊,你就聽媽媽的話,別再摻和了!」

秦驚鴻知道和葉微瀾說不通,他也不需要和葉微瀾講通什麼。

冷魅老公小嬌妻 「媽,你先走吧,我要好好冷靜冷靜。」

「你怎麼動不動就讓媽媽走呢?媽媽在這裡陪著你,你還嫌媽媽煩?」

「哎呀,媽!你到底走不走?」

「好吧好吧,媽媽這就走,不在這裡煩著你。你好好休息,別管沐暖暖的事情了,聽到沒?」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沐暖暖參演的好萊塢電影官方微博,今天剛好發了一條宣傳電影的微博。

那些黑粉和無聊的吃瓜群眾,紛紛@電影官博,跑去電影官博下面評論,問他們為什麼選有負面新聞的女演員參演電影。

黑粉還威脅,如果不換掉沐暖暖,他們就抵制電影。

好萊塢那邊摸不著頭腦,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在了解前因後果之後,海外電影公司猶豫了。

這家公司是頭一次打進國內市場,砸下了重金,準備一展拳腳。

沐暖暖是劇中唯一的亞洲面孔,戲份舉足輕重。

要是以為沐暖暖的負面新聞,而導致電影不能過審,影響上映,甚至是影響到票房的話,那就實在是太得不償失了。

作為海外電影公司,他們是絕對不會冒這樣的風險。

於是,製片人給沐暖暖打來了電話。

「現在網上的輿論對你很不利,我們建議你休息一段時間,等到新聞熱度過去了再說。」

話說到這個份上了,沐暖暖明白,他們是想要換人了。

「為什麼?我做錯什麼了?」 呆萌配腹黑:歡喜小冤家 沐暖暖問。

「這不是對錯的問題,而是輿論的壓力太大,會影響到整部電影的拍攝。這個世界本來就對女人的要求更為苛刻,尤其你還是一名女演員!我本人對你的遭遇表示同情,但我是商人,不是慈善家。」

「製片人先生,我明白了。」沐暖暖說:「我沒有做錯任何事情,卻要因此而失去工作,而那些在網上造謠的人卻可以逍遙法外。我可以退出拍攝,但是我絕對不會因為無中生有的誹謗而妥協!」

「沐暖暖小姐,請你冷靜一點。我們需要開會討論一下,是否繼續採用你進行電影拍攝。等我們討論出結果,我會再打電話通知你的。」



葉微瀾走了之後,秦驚鴻閉著眼睛,想了許久。

他忍著傷口的痛坐了起來,拿著手機,開始編寫長微博。

一個小時之後,秦驚鴻按下發送鍵,發布了一條近千字的長微博。

這條長微博一發布,立刻就引發了整個娛樂圈的震蕩,微博伺服器都因此而癱瘓了。

秦驚鴻:

「我今天發這條微博,是想證明一件事情。網上那些針對沐暖暖的不實新聞和流言蜚語,全都是造謠誹謗!

沐暖暖是我綁架的,她是無辜的受害者,我才是壞人。大家應該都知道,我和沐暖暖是同父異母的姐弟,我秦驚鴻就是再禽獸,再不是個東西,也不會對她做出那種事情來!

沐暖暖沒有做錯任何事情,既然她沒有任何過錯,為什麼要讓她來承擔後果呢?

你們要在網上搞道德法庭,搞審判,搞什麼都沖著我來。

我秦驚鴻是綁架犯,我是罪犯,你們怎麼批判我都行,讓我坐牢都行,但你們不能冤枉好人。

這事和沐暖暖沒關係,都是我乾的,你們不能罵她,讓她一個人背鍋!

至於我為什麼綁架她?很簡單,因為她是突然冒出來的便宜姐姐,搶走了我在家裡的地位。全家人都喜歡她,不喜歡我了。我出於對她的嫉妒,才幹出了綁架她的事情。

今天開始,我會正式退出娛樂圈,我會為自己犯下的錯誤承擔責任。那些造謠的人也給我聽好了,事是我乾的,有什麼沖我來。再在網上造謠,我是不會放過你們的!」

秦致看到了秦驚鴻發的長微博,氣得暴跳如雷,立刻打電話過來罵人。

「你到底有完沒完了?還嫌事情鬧得不夠大,我們秦家不夠丟臉嗎?你是想要害死暖暖,你才開心嗎?暖暖因為你,處境已經很困難了!就當是我這個做父親的求你了,你離她遠點行嗎?」

秦驚鴻說:「我是個男人,我做錯了事情就要承擔責任,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她在網上被人欺負!」

「那你到底想怎麼樣?」

「我會證明!」

「你要證明什麼?你怎麼證明?」秦致冷笑著問:「就憑著你那條狗屁不通的微博?你就指望所有人都相信你說的話?」

秦驚鴻說:「我知道發微博沒用,我只是想無愧於心。」

「你是怎麼答應我的?你答應我,你等傷好就離開T市,這幾年都不要回來了。你就不要再搗亂了!」

「爸,我知道你一直看不起我,這輩子就沒正眼看過我,你以我為恥。我也沒想過要你對我怎樣,但這是我唯一的要求,你就等著看吧,我會找到證據,告訴所有人,沐暖暖是無辜的!」

秦驚鴻打算找回胖虎,讓胖虎證明。

當時並不是只有他和沐暖暖兩個人,還有一個人自始自終都在場,那就是胖虎。

只要胖虎肯站出來當人證,就可以證明沐暖暖沒有受到那種傷害。

他要為沐暖暖討回公道,不能讓她受委屈。

打定了主意,秦驚鴻就打算出發了。

而在這時候,病房的門卻被幾個警員給推開了。

「秦驚鴻,你涉嫌一宗綁架案,請你跟我們回去協助調查。」

原本這件案子,已經被秦任給壓了下來。

但秦驚鴻主動在微博上認罪,性質就不一樣了。

到底是不是綁架,必須要去警局調查清楚。 秦驚鴻不動聲色地說:「好,我可以跟你們走。但你們得等等我,我得去換身衣服。」

「動作快點。」

秦驚鴻拿著衣服進了衛生間,將門反鎖住。

警員在外面等了有十分鐘,裡面都沒有動靜。

等到他們把衛生間的門給撞開,才發現窗戶大開著,秦驚鴻早就不知去向。

「嫌疑人畏罪逃跑了!」

當秦家人得知秦驚鴻居然畏罪潛逃時,全都震怒了。

秦驚鴻居然跑了??

就這麼什麼都不管的跑了?

本來事情都被秦任給壓下去了,秦驚鴻偏偏要在微博上自爆自己是綁架犯。

說好了要承擔錯誤的呢?

就這麼跑了,算是什麼承擔錯誤?

葉微瀾得知消息,急得差點暈厥過去。

這可是她唯一的兒子啊!

葉微瀾跑去找秦致,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哀求:「你就救救我們的兒子吧!他怎麼能成通緝犯呢?他根本就沒有做錯什麼啊!」

秦致臉色陰沉地說:「他做錯的事情還不夠多嗎?他要跑就跑吧,跑了就別再回來!」

他拿起電話,吩咐秘書:「把秦驚鴻的信用卡全部停掉!還有他的銀行賬戶,手機銀行全部給他凍結了!」

葉微瀾簡直不敢相信,「你怎麼能這麼做?兒子沒了錢,在外面怎麼過?你就不怕他吃苦,不怕他被人給欺負了嗎?」

秦致冷哼道:「他不是挺能耐的嗎?沒錢了我看他還不乖乖回來!」

葉微瀾喊道:「他這些年花的錢都是他自己掙的,你沒權利切斷他的經濟!」

「他現在成長歪這樣,全都是你給慣出來的!」秦致一拍桌子,怒吼道:「你到現在還沒搞清楚嗎?他跑了就是通緝犯,是要坐牢的!」

「我不管,你不找兒子,我自己去找!」

葉微瀾說著就跑了出去。

她跑去找大伯秦任,被攔在了州府辦公室外面。

「秦三太太,秦州長現在很忙,沒時間見你,你還是請回吧!」

「我進去等好了,我今天必須要見到秦州長!」

秦任透過辦公室的窗戶,冷眼看著葉微瀾在那邊大吵大鬧。

助理拿著一份文件,試探著說道:「州長,您要是簽下這份通緝令,秦驚鴻就真的成通緝犯了。這可是您的侄兒,你要三思啊!」

秦任接過那份文件,深邃的眼睛看著,透出了幾分滄桑來。

他拿著筆,停頓了好久,最後還是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拿去頒布吧!」

助理只好拿著剛簽發的通緝令走了。

秦任又開口:「等等。」

助理以為他後悔了,「州長大人?」

秦任道:「如果抓到人了……算了,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吧!」

他揮了揮手,助理只好出去了。

秦任深深嘆了口氣,彷彿瞬間蒼老了好幾歲。

莫晉北那邊好不容易才鬆口,同意放過秦驚鴻。

偏偏秦驚鴻還自己要作死,跑到微博上自爆,接著又拘捕,畏罪潛逃。

他到底想要做什麼?



「有這種事?」莫承佑接完電話,眉頭深深皺了起來,「好的,我知道了。」

沐暖暖看向他,「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否則莫承佑不會露出這種神情來。

莫承佑頓了頓,說:「秦驚鴻拘捕,畏罪潛逃了。你大伯親自簽發了逮捕令,現在秦驚鴻成了通緝犯了,全州都在通緝他。」

沐暖暖的瞳孔一縮,「是因為長微博的事情?」

秦驚鴻髮長微博,承認是他綁架了她,還口口聲聲要為她洗清污名。

沐暖暖都知道了,她心裡沒什麼感覺。

秦驚鴻綁架她在先,害得她名譽受損在後。

就算他做這些都是為了彌補她,那也是他自己的事情。

她不恨他了,但她不會原諒他,也不想原諒。

因為秦驚鴻在她的心裡,從此之後就是一個陌生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