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看似狼狽的同時,因為兩邊距離和周圍環境的因素,子彈並沒有能夠直接擊中惡鬼足具。

「火力好強啊!」

不遠,螳螂四人已經把自己隱藏起來,看到地上碗口大的泥坑,心裡一陣咋舌。

這要是打在他們身上,估計下場也好不到那裡。

「是他!!」

就在這時,幽靈的眼睛突然一瞪,看著跟在後面,一頭金髮的男人,臉上神色乍然變得難看起來,一臉活見鬼的模樣尖叫起來。

後背上一陣陣發涼,回想起上次和死神擦肩而過的經歷,此時看到金髮男子后,彷彿死神又一次出現在了自己身後。

「鬼叫什麼!」

螳螂回頭神情不悅的看著幽靈。

「是他,我上次告訴你的那個槍手!」幽靈臉色有些蒼白,畢竟是經歷過死裡逃生,親切的感覺到死神怎樣溫柔的撫摸過他的臉,那種冰冷的感覺,幽靈不想要再體會第二次。

螳螂一愣,幽靈為了和他們合作,與他們共享了自己掌握的情報,但關於金髮槍手的事情,幽靈只告訴了螳螂一個人。

一槍差點秒殺掉幽靈,自然是高手中的高手,這下連螳螂心裡都開始緊張起來。

目光看向還在狼狽逃竄的趙客,螳螂的眼神里多出了幾分猜忌。

如果真的按照幽靈的話,眼前這個王小狗的實力,他可就要重新評估了。

畢竟能夠在這樣兇悍的高手手上逃命,本身就是一種實力,更何況,王小狗還在把這傢伙往陷阱方向引。

「不用擔心,四象異殺陣的威力我信得過,放心吧。」

好言安慰下已經快要被嚇破膽的幽靈,螳螂心裡一陣鄙視,心裡思索著,找個機會,把他也給踢掉。

然而就在這時候,就聽趙客驚叫了一聲,腳下一滑,踉蹌的面朝下摔倒了下去!「啪啦」一聲狼狽無比的摔得泥水飛濺,而且這一跤看起來摔得極重,以至於趙客都隔了兩三秒才重新爬了起來。

目睹這一切的麥爾見狀更加興奮,這場該死的大雨,讓他無論是視覺還是聽覺,都受到了很大的影響。

更讓麥爾抓狂的,還是腳下難以行走的淤泥。

趙客沖在前面,沉重的腳步,一腳下去就是一個大坑。

就如同一頭老牛拖著木犁,把原本還算平整的地面給撕開口子,變得更加泥濘難行,導致他們跟在後面,始終和趙客差那麼一節的距離。

此時,看到趙客倒地后,麥爾感覺,自己好像終於要抓住這個傢伙的小尾巴。

開始加快速度往前沖,只要兩者的距離再縮短一點點,對,只要一點點,他就有足夠的信心,一槍幹掉這個該死的老鼠。

趙客急忙爬起來疾奔向前,不過似乎這時候他的心理底線已經崩潰。

連續不斷的緊張回頭看去,反而導致了奔跑速度進一步慢了下來。

嬌寵小毒妃 躲藏在草叢裡面螳螂四人見狀,不禁心神一緊,默默為趙客提了口氣。

最初看到趙客的時候當然是欣喜,接下來,聽到幽靈的話后,卻又生出了一種深深的警惕防範之心!

因為螳螂撫心自問,如果按照幽靈的意思,那個金髮槍手真的那麼兇悍的話,他也覺得自己未必有把握能將對方引誘到這裡來。

那麼唯一的解釋就是趙客實力非同一般。

不過在看到趙客此時的表現以後,螳螂又覺得自己似乎有些多慮了,他覺得趙客能夠活著跑到這裡,很可能是運氣的原因。

大部分功勞不是趙客,而是這場大雨。

他甚至開始焦急的希望這個叫做「王小狗」的傢伙能再強悍一些,至少要堅持到把這些精英守衛,以及金髮槍手引誘到他們布置好的陷阱里去。

「準備!」

暗寵難消:女人,他來了 看到趙客距離陷阱,已經僅僅只剩下五十米左右的距離,螳螂四人立即分散站在原本設定好的位置,只等趙客把後面的精英守衛和金髮槍手引誘進陷阱。

然而看著趙客越來越近,四人眼神逐漸火熱起來。

但願望雖然是好的,卻不代表,結果就等於願望。

只見趙客越跑越慢,趙客繼續努力奔跑了十多米后,已經距離陷阱僅僅只有一步之遙。

埋伏好的螳螂四人,幾乎都能聽到他粗重的喘息聲。

看起來,這個王小狗的體能已經達到了極限。

「要撐不住了么?」

見狀,螳螂心口一緊,緊緊咬著牙關,比趙客還要緊張,他可不想就此前功盡棄。

這時候,就見趙客分身身上黑鎧甲突然裂開,惡鬼足具伸手一抓,像是抓著一支小雞一樣,把趙客分身從裡面抓出來。

「蠢貨,抓錯地方了!」

這時候,分身的臉色突然變成了豬肝色,被惡鬼足具抓出來后,疼的似牙咧嘴。

只見惡鬼足具的手,不偏不倚,正抓在趙客分身的褲襠上。

不過惡鬼足具顯然沒留意到這點,依舊按照趙客本尊給他再三叮囑的計劃,揮動起胳膊,把趙客分身投向半空。

「噗哧!」

一聲撕裂聲,不僅是讓躲在暗處的螳螂、大蟲、幽靈三個男人下意識加緊大腿,連跟在後面的麥爾等人都不禁一咧嘴,能夠從趙客分身的慘叫聲中,感受到,那是怎樣的一種痛苦。 伴隨著趙客分身的慘叫聲,一道血泉揮灑在半空,縱然是傾盆大雨,也遮蓋不住那一抹的血紅。

惡鬼足具低頭看著手上還捏著一撮血肉模糊的肉泥,茫然的撓撓頭,似乎確定自己所作所為,完全是按照趙客本尊的意思后,身影化作一股黑霧,鑽進草叢裡,迅速消失不見。

趙客在泥水當中一個翻滾,然後吐出了嘴裡面被浸入的泥水,胯下錐心的疼,讓這具分身連聲音都發不出來,蒼白的臉上,嘴唇緊咬在一起,裡面牙關顫動。把身子弓成蝦米,蜷縮成一團,躺在地上。

「成了!」

隱藏在草叢裡的螳螂等四人,表情雖然凝重,但心裡已經樂開了花,趙客落地的地方,正是陷阱的中心,一旦他們走進陷阱,接下來,就是任由他們宰割的魚肉。

「終於抓到你了!」

看到已經蜷縮成一團蝦米的趙客,麥爾短暫驚愣后,瞬間笑的合不攏嘴。

帶著手下的四個精英守衛走到趙客面前,蹲下身子開始在趙客身上打量起來。

說實話,麥爾對眼前這個老鼠還是很好奇,他不記得,這些低賤的生物,還有這樣的複雜的能力。

而且還和上次逃走的那個能力還不同。

這不僅引起麥爾心裡的猜忌,他懷疑,這段時間礦區肯定是又出了什麼事情,導致這些下賤的生物,生出來奇特的能力。

「難道是能量石!」

想到這,麥爾心神一驚,這可是他們最大的秘密,絕不能讓這些低級生物發現。

況且能量石,需要合成,反覆提純后,才能食用,他們是怎麼做到的?

「帶他回去!」

事關重大,麥爾必須把這隻老鼠帶回去問個清楚。

「動手!」

這時候,就聽草叢裡,傳來螳螂的喝聲。

不是螳螂等不及了,而是受不了鬼姬的催促,本來螳螂刻意拖延時間,是想要讓對方先幹掉趙客。

沒想到對方看上去並沒有動手的意思,而是要帶他走。

這下螳螂只能果斷激活陣圖,心想:「反正那傢伙已經是半死不活了,等解決掉眼前這些麻煩后,有的是辦法搞死他。」

四人同時激活陣圖,旋即就見周圍四角生出變化。

麥爾等人神色一沉,眼前那片樹林開始扭曲,彷彿身處於另一個空間。

「陷阱!」

麥爾雙瞳凝視向四周,一咬牙從自己的口袋裡拿出一顆合成能量石,吞進口中,單手提起手上的燧發槍。

趙客分身驟然抬起頭,雙眸盯著麥爾手上的燧發槍,瞳孔中流露出異樣的神韻。

「還有這一招!」

正在半路上的趙客,通過分身的視野,看的清清楚楚,麥爾手上的燧發槍,折射出與眾不同的光芒,灰濛濛一層,不仔細看,甚至看不清楚。

可把聚焦拉近,就能看到,那些本已經被磨平銀質裝飾下,浮現出清晰的紋路,能看到是一頭咆哮的獅子,靈活微妙,憤怒的眼神,散發這百獸之王的怒火。

這下,趙客心裡,對這柄燧發槍更加感到熱切起來,果斷加速往前趕,這一份羹,他分定了!

與此同時,麥爾右手迅速撥開槍身擊錘,從左往右。

「啪啪啪。」三聲清脆的槍聲響起。

這次射擊和之前完全不同,連續三槍,槍口噴出的火舌呈現出怪異的藍光,照亮了麥爾那漠然的臉頰。

可以清晰的見到,他射出的三顆子彈後端還帶著淡淡的螺旋形彈道,

分別射殺向三個方向。

「小心!」螳螂心頭一寒,發出一聲尖叫,子彈還未臨身,他已經感覺到死神的腳步聲正在靠近。

但偏偏這個時候,螳螂不能躲,一旦躲開,陣法前功盡棄,接下來,他們就要面對這個槍手的追殺,那才是死路一條。

螳螂此時突然覺得,王小狗能夠死裡逃生,真是走了天大的狗屎運。

沒時間給自己思索,螳螂乾脆一咬牙,側身主動把肩膀湊上去,同時把自己手上僅有的兩張防身郵票同時激活。

一面青銅狼頭盾,出現在螳螂身側,狼頭露這寒霜,寒霜覆蓋,周圍彷彿連空氣都被凍結。

是罕見的單方向防禦系郵票,霜狼盾。

以及一道青色光罩,將螳螂罩住。

同樣是防禦系郵票,琉璃罩,屬於全方向防禦,但防禦效果,遠不及單方向防禦系郵票的防禦強。

這兩張郵票,是螳螂護身保命的底牌。

特別是霜狼盾,這張郵票,堪稱法師之甲,不僅防禦驚人,更有寒霜效果,覆蓋周圍十米範圍,非常給力。

螳螂已經不知道多少次憑藉這張郵票,扭轉局面,反敗為省。

但此時為了保命,螳螂也只能咬牙激活這張郵票。

「砰!」

刺耳的轟鳴聲,當子彈擊中霜狼盾剎那,空氣中爆發出肉眼可見的衝擊波,一掃四周寒霜。

螳螂全身一陣發毛,能夠清晰的聽到霜狼盾上發出刺耳崩裂聲,猶如霜狼死前的哀鳴。

「該死,這個蠢貨把他引來做什麼!」

螳螂此時腦子裡生出強烈的怨念,恨這個叫『王小狗』的蠢貨,把這個煞星引來。

螳螂似乎完全忘記了,趙客雖然引來了麥爾,但作為埋伏的一方,選擇權依舊在螳螂的手上,是他自己對《四象異殺陣》太過自信,才導致出現眼前的危機。

很快,霜狼盾碎裂,子彈從盾牌上貫穿一個窟窿,帶著猙獰的殺勢繼續往前轟擊。

而琉璃罩的防禦,在這顆穿透力極強的子彈面前,脆弱的猶如少女的那張膜一樣,不堪一擊。

「哧」

一聲悶哼聲,眼前原本合併的陣法驟然停滯一頓。

螳螂雙眼外翻,疼的咬牙切齒,扭曲的臉龐上青筋繃緊,但心裡卻是大呼僥倖。

只見子彈穿過他的右肩,恐怖的穿透力,將肩膀上三角肌和鎖骨全然撕開出一個嬰兒拳頭的窟窿。

這幸虧是有霜狼盾和琉璃罩的雙重保護,否則這一下,怕是自己的老命就要交代在這裡。

「沒死的話,快把殺陣激活!」螳螂大喊一聲,繼續加速激活四象異殺陣。

「等著!」

幽靈回應一聲,深吸口氣,一張臉鐵青發白,

一顆子彈,貫穿他的腹部,子彈拖帶的螺旋風壓,幾乎要把他腸子都攪成碎肉。

如果這樣的傷勢放在現實中,別說搶救,怕是華佗再世,怕也是必死無疑,最有效的辦法,就是直接拿出手機,儘快為自己留下一段遺言。

不過幽靈並沒有就此倒下,此時,兇悍的生命力,猶如不死小強一樣。

只見幽靈一隻手拿出快速恢復藥劑,先灌下去一口后,咬牙繼續持陣,讓原本停頓陣法,開始再次催動起來。

眼前殺陣逐漸封閉,異空間里,空氣驟然開始下降起來。

緊接著猶如牛毛冰針伴隨著大風吹來,除了飛針,還有刀劍,長矛,箭矢等等殺人兵器,就從四周風雪之中幻化出來,像是暴雨一樣,朝著麥爾一行人掃去。

「開槍!」

四名精英守衛在第一時間,將麥爾保護在中心,同時向四周發出焰爆彈,想要藉助高溫來防禦。

一時間,異空間內,一場冰與火的較量開始。

只有麥爾一隻手提著趙客分身,冷漠的目光在周圍凝視一圈,沒有了暴雨和雷聲的影響下,麥爾的眼神反而變得更加專註起來。

這時候,麥爾忽然轉過身,目光看向北面,哪裡是幽靈所在的方向。

看到麥爾投來的目光,頓時,幽靈心神一突,一種不好的預感,湧上幽靈的心頭。 「見鬼,這傢伙為什麼盯著我!」

雖然按照郵冊的解釋,四象異殺陣激活后,他們不處於同一個空間。

所以對方即便攻擊,也絕對無法傷害到他。

但當麥爾的眼神聚焦在幽靈的位置上時,冷酷的目光,依舊讓幽靈心臟砰砰砰的加速起來,一種不好的預感,籠罩在自己的心口上。

只見這時候,麥爾突然舉起手上燧發槍「砰!」

銀色的子彈,拖帶這一道螺旋氣流,飛馳而過,但轉眼就消失在漫天冰雪裡,什麼也沒有擊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