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芸冰好像早就注意到了胥辰身邊的那個年輕人,自從二人出現后眼睛一直盯著他,還小聲提醒道,「先生,方才我察覺到的氣息中就有此人,他很危險!」

「我知道了,放輕鬆,別搞得這麼緊張!」

段齊武回了一句后,哈哈笑道,「胥兄,你來的正好,我正要請客喝酒去呢,不如一起吧。」

「好啊,那就多謝段兄了!」胥辰也不推脫,直接答應了。

五人一行找了家很古樸的酒樓,圍坐在一張桌子上談笑甚歡,一直到半個時辰后,兩伙人才告別。

胥辰望著段齊武離開的背影,嘴角露出一抹輕笑,問道,「影夜!你覺得這三人怎麼樣?」

那叫影夜的少年頓了一下,回道,「回少主!以小人之見,那個叫段齊武的傢伙根本不配和少主稱兄道弟,他只是一個毫無戰力可言的廢物,而他身邊那兩個女的雖然都很強,但只有白頭髮的那個可以對我們造成威脅。」

「是嗎,我倒不這麼覺得。」

胥辰淡淡一笑,回道,「表面上看起來確實是那個白頭髮的女子最厲害,但那個段齊武總給我一種非常危險的感覺,而且此人不顯山不露水,讓我無法判斷他是否真的沒有半點威脅。

不管怎麼說,這次我們必須要拿到神知鏡的碎片,你去告訴影白,讓影軍團都準備好,不管是誰拿著神知鏡的碎片離開青龍城,一旦到達指定位置立即動手!「

「是!」 今天的青龍城非常安靜祥和,雖然有很多人陸陸續續的進城,但沒有一個鬧事的,北川那些平時一見面就廝殺起來的勢力宗門也都很守規矩,見到仇家固然沒有給好臉色,但還不至於動起手來。

如果要在這裡動手,那也得等拍賣會結束出城之後,畢竟這裡可是青龍城,是青龍神君的地盤,他們縱使膽子再大也不敢在這裡鬧事,一位封號靈師的怒火他們能不能承受不說,就單是做出半點不敬的舉動都不會被逐出青龍城。

一旦被逐出青龍城,那麼就無法參加拍賣會,也就無緣見到四御天神的神物碎片了,更沒有機會爭奪。

他們來這裡的目的都是為了神物碎片而來,在沒有看到它之前,誰都不敢滋生事端,越是安靜祥和的表面,越是隱藏著巨大的危機風暴。

段齊武三人沒有過多的在青龍城走動,而是早早的就休息了,明天說不定就有一場激烈的爭奪大戰在等待著他們,把狀態調整到巔峰才有更大的希望。

第二日一早,三人就來到了拍賣會的會場,那是一座尖頂的半圓形木質宮殿,雖然外表看起來有些粗糙,但內部構造卻極為精巧,除了一個可以被一覽無餘的高台之外,其餘的空間被分割成一個個小房間。

小房間之間相互隔開,誰也看不到誰,這樣可以很好的保護買主的隱私,不過這只是對普通人而言,對於一些實力高強的人來說根本就形同虛設,因為他們可以鎖定一個人的氣息,讓你無處遁形。

「想不到參加這拍賣會的人還不少啊,青龍神君為此下了不少血本吧。」段齊武看著四周擁擠的人群,不禁感慨一句。

姜芸火也沒想到參加拍賣會的人會這麼多,這遠比昨天進城的人多了好幾倍不止,其中不光有北川一些勢力宗門的人,還有一些陌生的面孔,他們看起來也都不是善茬。

這時,胥辰在人群中看到了三人,笑著臉迎了上來,「段兄,你們來的挺早啊,不知有什麼打算。」

段齊武攤了攤手表示沒什麼打算,回道,「我看我們還是先進去吧,這麼多人怕是連個位置也沒得了。」

聞言,胥辰呵呵笑了起來,說道,「放心吧段兄,只要來參加的人都能進去,畢竟這是青龍城時隔七年之後再次舉辦拍賣會,所以慕名而來的人很多。

要知道青龍神君這個人怪異的很,很多寶貝在他眼裡一文不值,他對於好東西從來都不會藏著掖著,全都拿出來拍賣。

以往的拍賣會都會有很多在世上難得一見的寶貝出現,來這裡的人不光是為了那件四御天神的神物碎片而來,還有一些是為了淘寶貝的,所以人才會多一點。」

「哦,看來胥兄不只參加過一次青龍神君舉辦的拍賣會了吧。」段齊武打趣道。

說到這裡時他才發現昨天跟在胥辰身邊的那個年輕人沒有來,心下雖然好奇,但也沒有多問什麼,要說來這裡參加拍賣會的人沒有各懷鬼胎他才不信呢。

隨著一眾人陸陸續續的進場,段齊武三人也被一個貌美的女子引著進了一間屋子,屋子是半封閉的,空間不是很大,但足夠容納下七八個人了。

在房間的一側有一個窗口,窗口正對著大殿上的高台,從這裡可以將高台上的任何東西全都收入眼底。

這時,那貌美的女子開口說道,「先生,這次拍賣會將由我負責您的一切競價活動,有什麼事您都可以吩咐我。」

「不錯!青龍神君想的很周到啊。」段齊武對這種服務非常滿意,坐在木椅上等待著拍賣會開始。

不一會兒,當那些稀稀疏疏的小聲音消失之後,段齊武透過窗子看到高台上出現了一個中年男子,那人一身精緻的禮服,樣子很是莊重,用低沉且雄渾的聲音自我介紹道:「歡迎各位光臨青龍城參加此次由青龍神君舉辦的網羅世間至寶看盡天下英雄之拍賣會,我是此次拍賣會的主持,袁方。」

「網路世間至寶,看盡天下英雄,這青龍神君不一般啊。」段齊武輕笑一聲,回身向那貌美的侍女問道,「美女,青龍神君是不是就躲在某個小房間里看著這裡的一切呢?」

那貌美侍女笑而不語,段齊武心裡已然有了答案,不禁笑道,「我想這青龍神君舉辦這拍賣會不光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樂趣吧,想必拍賣會的形式另有玄機。」

聞言,那貌美侍女笑回道,「先生猜的不全對,神君大人舉辦的拍賣會形式不定,有的是競價高者的,畢竟舉辦一次拍賣會費時費力又耗費錢財,如果不收回一點成本的話,神君大人不可能堅持這麼長時間的。

而有的東西則不會競價,確定他花落誰家的方式當有神君大人自己決定,可能是回答一個問題,也可能是隨機選取,屆時先生就會看到了。」

聽到這裡,段齊武對這位貌美的侍女來了興趣,追問道,「你應該不僅僅只是簡單的侍女吧,青龍神君一定給你交代了什麼任務,而且來參加拍賣會的人的每一間屋子裡都應該有一位像你這樣的侍女,對吧?」

「先生慧眼!」那侍女回道。

段齊武也不管那青龍神君的目的到底是什麼,是取樂也罷,是博人眼球也好,都不關他的事,他只想快些看到四御天神的神物碎片,至於其他的,只要不牽連自身,他都可以當做沒看見。

很快,在袁方將一系列規則及注意事項講完之後,拍賣會便正式的開始了。

「這第一件拍賣品是一塊太陽晶石,是神君大人遊歷南域時,在一座噴發的火山中找到的,據神君大人猜測,這塊晶石應該在火山岩漿中沉澱了數百年之久,經由地火和岩漿的錘鍊,其內孕育了太陽之力。

若一位火系靈師得此晶石,將其內太陽之力煉化為己用,想必能讓火焰威力以及實力更上一層樓,是可遇不可求的修鍊至寶。」

袁方托著一個小盤,上面放著一塊散發著紅光的鵝卵石,遠遠的,段齊武都能感受到那上面傳來的炙熱氣息,一看就知道不是凡物。 太陽晶石的出現讓姜芸火露出一抹驚喜,沒想到這拍賣會的第一件物品就如此稀有,對於一般人來說,這塊晶石確實沒多大用處,但對於火系靈師來說,它就是無價之寶,可遇不可求的存在。

姜芸火的神色變化全都被段齊武察覺到了,他自然明白這塊晶石對於她的作用,心下思量了片刻后說道,「太陽晶石可是好東西啊,你若是想要的話我可以幫你買下來。」

雖然他身上帶的錢不怎麼多,但只要青龍神君開價,他還是能夠買下的,關鍵的問題是,這塊晶石的拍賣形式還不知道,若不是以競價的方式拍賣的話,那就全靠個人本事了。

袁方也不墨跡,介紹完太陽晶石后直接說道,「這塊晶石是神君大人機緣巧合所得,所以想送於有緣人,不過神君大人又不想讓它埋沒於無能之輩手裡,所以此晶石只送於火系靈師,若在場的人中有哪位是操控火焰的高手,只需與神君大人見上一面,便有機會獲得太陽晶石。」

城裡的魔法師 影后人生 此話一出,頓時引起不少人的議論,不過他們都不是抱怨拍賣規則太過偏向於火系靈師,而是嫌棄過程太過繁瑣,拍賣的進度太慢。

「既然是神君大人決定的,那就快些進行吧,在坐的有哪位火系靈師趕快將太陽晶石收入囊中,也好繼續展示下一件拍賣品。」

「是啊,這等寶貝現在不取更待何時,若是神君大人改變了主意,只怕到時候連哭的地方都沒有嘍。」

「能與神君大人見一面那可是三生有幸啊,我等可都沒有這個福分,在坐的火系靈師還在等什麼呢?」

「有意思!這青龍神君不知道又在搞什麼名堂,姜芸火,這可是你的機會啊。」段齊武輕笑一句,轉頭望向身後的人。

姜芸火當然也知道這是自己最好的機會,得不到四御天神的神物碎片沒關係,能得到這塊太陽晶石此行也不算白來,當即點頭回道,「那我就去試試了。」

話畢,她便跟著那貌美侍女出了房間,同一時刻,他聽到好幾個房間中都有動靜,想來也是一些火系靈師想碰一下機緣,只怕姜芸火沒有那麼好將太陽晶石得到手了。

小半盞茶時間過後,姜芸火便回來了,一進房間,段齊武就看到了她臉上洋溢的欣喜之色,手上還捧著一個盒子,那盒子里正躺著之前見到的太陽晶石。

「恭喜妹妹拿到了太陽晶石。」姜芸冰很是欣喜的祝賀道。

但段齊武卻搖了搖頭,自語道,「現在恭喜只怕還為時過早。」

說完,他的眼睛望向高台,此刻袁方正用低沉的嗓音說道,「太陽晶石已經有主,她便是一六九號房間的買家,接下來便開始拍賣下一件物品。」

「雖然青龍神君把太陽晶石給了你,但能不能拿著它離開這裡就是另說了,方才有好幾個人和你一起出去的吧,他們現在想必定是嫉妒死你了。」段齊武說道。

姜芸火點了點頭,她也意識到自己可能已經被人盯上了,問道,「那我們該怎麼辦,現在就走嗎?」

聞言,段齊武白了她一眼,取笑道,「怕什麼!這拍賣會才剛剛開始,現在就走豈不是自己慫了嗎?越是在這個時候越不能表現的軟弱,你忘了這次拍賣會最關鍵的點了嗎?」

「你是說四御天神的神物碎片?」姜芸火回道。

「正是它,拍賣會結束,到時候出了青龍城,絕大多數人奔著去的目標肯定是四御天神的神物碎片,到時候你還會不會被人惦記上都是兩說,不過也不能大意,有些人興許就會直奔太陽晶石而來。」段齊武解釋道。

話及此處,他突然想起了什麼,問道,「你可見到了那青龍神君?」

姜芸火遲疑了片刻后搖了搖頭,回道,「沒有,當時我們被領進一間屋子,裡面很黑什麼都看不到,然後我就莫名其妙的得到了太陽晶石,整個過程都沒有人說話。」

「這青龍神君玩的挺神秘啊。」段齊武越來越想見一見這個人了,不知道能搞出如此拍賣會的人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奇葩人物呢。

拍賣會繼續進行,第二件拍賣品是一卷武學秘籍,此物的出現讓在場的一眾武師紛紛拍手叫好,並且拍賣形式也很傳統,價高者得,頓時讓拍賣會進入一個小高潮。

武學秘籍這種東西對於武師來說是必不可少的,沒有人會嫌棄自己的壓箱底手段太少,通常一本秘籍能在世面上賣到好幾萬的價格,厲害一點的更是能達到十幾萬。

而青龍神君拿出的這卷武學秘籍雖然沒有過多的介紹,但在場的人都知道它肯定不是凡品,紛紛報出高價,僅僅只是幾輪叫價就已經達到了二十萬枚金幣。

這個價格已經相當高了,後面繼續出價的人也都開始放緩,畢竟這才第二件拍賣品,不知道後面還有多少好東西,如果現在就在一件拍賣品上投入太多資金的話,後面可能就沒有機會了,所以一些人開始放棄,但依舊還有人繼續叫價。

段齊武對這種東西一點都不感興趣,只希望趕緊拿出下一件拍賣品。

沒一會兒功夫,這卷武學秘籍就被三十七號房間的買主拿下了。

接下來一連賣出兩件物品,都是以競價的方式,段齊武從中發現了一個有趣的地方,那就是不管是誰拍下了拍賣品,袁方都會將買主所在的房間號報給在場的每一個人。

這和別的拍賣會差別很大,通常的拍賣方都會很大程度的保護買主的身份秘密,但在這裡看起來是被刻意保護的,但又不是被保護的,這就很有趣了。

想來青龍神君不想讓在場的人看到對方的樣子,以免認出對方的身份,從而產生顧慮和忌憚,但又希望他們互相爭奪,所以才會想出這樣的辦法,實在是高明。

想到這裡,他又望了眼姜芸火,心下始終有一事不明,搖了搖頭便不再多想了。

大半個時辰過去后,拍賣會已經進行到一半,段齊武在房間里坐的有些昏昏欲睡,不得不說,青龍神君找來的寶貝樣樣都很稀有,但都不是他感興趣的東西,始終插不上手,只得坐在那裡閉目養神,倒是其他房間的買主爭奪的很激烈,一波又一波的高潮讓拍賣會的氛圍非常熱鬧,讓他覺得自己像是來看戲的一樣。 迷迷糊糊中,段齊武聽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睜開眼睛后才意識到自己竟然睡著了,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咳咳,最近有點太累,小憩了一會兒。」

這時,房間里那貌美侍女說道,「先生,能在神君大人舉辦的拍賣會上睡著的人,您是第一個。」

「是嗎,那你可要好好跟青龍神君反應一下了,下次拿出來的寶貝能不能有點新意,別總搞這些武學秘籍,兵器利刃,法術晶石之類的,實在是沒什麼吸引力。」段齊武笑道。

聞言,那貌美侍女也笑了起來,回道,「先生不是武師也不是靈師,自然對這些東西不感興趣,事實上,這種拍賣會很少有普通人來參加的,能來這裡的都是實力高強之輩,若非不是您身邊這兩位小姐,只怕您也進不來。」

段齊武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她說的確實沒錯,一般人不可能來到幻妖森林的,更不可能來參加這場爭奪異常激烈的拍賣會,他只是恰巧碰到來湊個熱鬧而已,事實上,他也沒有足夠的資金和那些人爭奪。

「算了,不說這事了,我現在只想知道那件四御天神的神物碎片什麼時候拿出來。」他又問道。

貌美侍女頓了一下,也不明說,回道,「時間到了自然會拿出來的。」

話音剛落,袁方突然用一口十分慎重的嗓音說道,「在座的各路好漢還請注意,接下來我要展示的寶貝是此次拍賣會的壓軸物品,它便是四御天神使用過的神物碎片。」

隨著此話的傳出,段齊武頓時來了精神,整個人騰地一下站起了身子,靠近窗口死死盯著高台,只見一位侍女端著一個木盤走了上來,在木盤上擺著一塊不規則的小半圓形碎片。

袁方接過木盤,開始詳細的介紹起來,「此物乃是神知鏡的碎片,神知鏡是上古神物之一,據史料記載,神知鏡曾是西御天神的所持之物,西御天神乃是掌管西境的無上至尊,位極天下,力鼎寰宇。

據傳言說,西御天神就是依靠此物窺天地之玄機,勘破生死之奧秘,奪日月之精華,鑄永生不滅之軀。

雖然它已經損壞,只剩下一塊碎片,但它依舊是神物,從古至今,神物只有寥寥幾件,縱使是如今最傑出的鑄造宗師也打造不出新的神物來,神物是看一件少一件,神君大人遊離上靈大陸數十載,才找到了這塊神知鏡的碎片。

只是奈何神君大人實力有限,看破不了其中的奧秘,所以特意拿出來要送給有緣人,此物不會競價拍賣,但也不是隨便就送人的。

神君大人說了,神物是有靈性的,若是在座的哪位能讓神知鏡發出哪怕任何一點反應,此物便是誰的。」

袁方話音剛落,就有一道低沉的聲音傳了出來,「如果在座的沒有人能讓神知鏡有任何反應呢?那麼它又歸屬於誰呢?」

「哈哈,那就更好辦了!神君大人會直接將此物掛在青龍城外,誰都能力誰就拿走!」袁方笑回道。

萌妻養成:帝少的貼身女傭 話音一落,拍賣會場中響起一陣激烈的議論聲,段齊武也咂舌不已,「嘖嘖嘖,青龍神君的意思顯然就是要讓他們搶了,這下想不激烈都不行了。」

他嘀咕一句后仔細的打量起那個神知鏡的碎片來,如果按照這塊碎片的比例來計算的話,完整的神知鏡的直徑起碼有三十厘米,那木盤上展示的碎片只佔其面積的四分之一。

其鏡面的顏色為亮銀色,看起來像是銀這種金屬鑄造成的,但又有一點不像,而且其鑄造工藝十分精湛,鏡面雖然已經破損,但還是鋥光瓦亮的,似乎不像是上靈大陸的鑄造技術打造出來的一樣。

鏡框倒很普通,由黑色的不知名金屬雕刻而成,其上的雕紋很是古老和久遠,他在一些古書中看到過與其類似的雕紋,雖然不一樣,但他可以判斷出,這種雕紋已經沒有人能雕刻出來了。

姜芸火也在細細的打量著神知鏡的碎片,一邊看一邊問道,「你能看出一點什麼嗎?」

「我要是能看得出來那就好了。」段齊武搖頭回了一句後接著說道,「如果我能拿到手的話,興許可以參破一點奧秘。」

聞言,姜芸火白眼一翻回道,「你這不是廢話嗎,我若是能拿到手也能看出一點奧秘呢,問題是咱們能拿到手嗎?那些人可各個都是豺狼虎豹,縱使我們能讓神知鏡有一點反應,也不可能拿著它離開幻妖森林的。」

「你說的不錯,我們能近距離看一看就不錯了,別想著拿著它離開,否則咱們誰都活不了。」段齊武微眯著眼,眼睛一直盯著神知鏡的碎片。

此時,已經有人開始走上高台試著讓神知鏡的碎片發出反應了,一連上去好幾位,忙活了半天都沒能讓那碎片有半點反應。

在房間里坐著的人也都不著急,畢竟這裡這麼多人,又有青龍神君坐鎮,誰也不敢搶走神知鏡的碎片,現在他們都在等,等一個人把神知鏡的碎片帶離青龍城,或者等到青龍神君將其掛在青龍城外。

段齊武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問道,「你們二人要不要上去看一看呢?」

姜芸冰搖了搖頭,說道,「我就不去了,你們去吧。」她不喜歡這種被人當成焦點的場合,而且她也對神知鏡的碎片不感興趣。

姜芸火來這裡的目的就是為了神知鏡的碎片,此時豈會不去看呢?遂說道,「走吧,我們也上去試一試。」

二人在貌美侍女的帶領下很快就來到了高台,如今近距離的查看那神知鏡碎片,段齊武突然發現了一些奇怪的地方。

從鏡子的斷面可以清晰的看到一些細小的紋路,那些紋路在外人看來可能是一些龜裂痕迹,又或者是長年累月被風化的結果。

但這些紋路在他眼裡卻不一樣,他可以十分肯定的是,這是一種電路,這種電路往往被用來製作一些高精密的電子儀器,在地球所在的那個宇宙很常見。

他之前就覺得神知鏡看起來不像是上靈大陸的鑄造工藝打造出來的,現在看來他更加確信自己的判斷了,顯然這不是上靈大陸所有之物。 如果僅僅只是這樣的話,他倒覺得沒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畢竟他都能穿越到這個世界來,想來可能有其他人也穿越了過來,留下一些東西也說不定。

可關鍵是,為什麼他在上靈大陸沒有見到過類似於地球那個宇宙的科技呢?又或者是關於他們的任何記載呢?這就很奇怪了。

「難道這件東西也不是地球那個宇宙打造出來的?」段齊武心裡嘀咕一句,再次仔細打量起來。

從那鏡子的斷面來看,確實和地球所在的那個宇宙科技有一點關聯,但其邊框倒像是上靈大陸的鑄造工藝打造出來的,整體來看的話,應該是兩者工藝和科技的結合產物。

眼下這件事也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搞清楚的,還是先怎麼想辦法把神知境的碎片搞到手再說吧。

不管這件東西是誰打造出來的,如果按照袁方所說的它完好無損的時候擁有那般神奇的力量,那肯定不是地球科技能做到的,其中必定蘊含什麼其他秘密。

之前沒有看到鏡子的斷面之前,他沒有太大的把握讓神知境碎片發出一點反應,現在倒有了不少信心,不過他不能這麼做,也做不到。

畢竟這裡是青龍城,又在大庭廣眾之下,如果他一旦激活了神知境的碎片,那麼必定就會成為神知境碎片的附屬品,那些人肯定不會放過他的,一定會將他和神知境碎片一起帶走,屆時能不能保住小命都是未知數。

再者,神知境既然已經損壞了,那麼要想激活它就必須找到其他的碎片,否則他也不敢保證自己就能修復好。

姜芸火一上來就沒有閑著,拿著神知境碎片不時的往裡面灌注靈元,試著激活它,結果折騰了一番連個毛的反應都沒有,最後不得不放棄了。

她見段齊武一臉沉思之色,不禁問道,「你不試試嗎?」

回過神來的段齊武搖了搖頭,笑道,「我就不用試了,連你都不能讓它有半點反應,我怎麼可能讓它有反應呢,我們回去吧。」

二人回到房間后,段齊武很是鄭重的說道,「我們要做好準備,屆時神知境的碎片一旦離開青龍城,必定會引來瘋搶,我們到時候見機行事,一有機會我們搶了碎片就溜走。」

聞言,姜芸火有些不解,問道,「你怎麼這麼肯定就沒有人能讓神知境的碎片發出一點反應呢?畢竟還有這麼多人沒有嘗試呢?」

段齊武搖頭冷笑一聲,回道,「在座的有人能比青龍神君還厲害嗎?既然連青龍神君都沒辦法破解神知境碎片的秘密,那麼你覺得這些人可能嗎?」

姜芸火細細琢磨了一下,覺得很有道理,追問道,「那青龍神君為什麼要這麼多呢?這麼做對他有什麼好處,或者說他能得到什麼嗎?」

這一點也是段齊武費解的地方,如果他能見到青龍神君的話,或許還能當面問一問,現在只怕是沒機會了。

「管他呢,既然他想把神知境的碎片扔出去,那就當做他想把這塊燙手的山芋轉讓給別人吧,反正想得到他的人數不勝數。」

很快,當所有人都嘗試了一遍,沒有人能讓神知境碎片發出半點反應后,袁方這才緩緩說道,「既然沒有哪位有緣人能帶走神知境的碎片,那麼就按照之前神君大人吩咐的辦,我會讓人把神知境的碎片放在青龍城外的一根石柱上,一炷香后各路英雄好漢就可以離場,屆時拍賣會結束,一切糾紛青龍城概不負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