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冰雪點頭道:「嗯,怎麼了嗎?」

葉秋可是記得,當年辛宏禕的女朋友,就是譚家的人。

這麼說,當年的辛宏禕差點成為這個莊園的男主人嘍?「沒什麼,隨便問問。」

葉秋說道。

很快,幾人便走到了一個別墅前。

那裡,已經有一個十分漂亮的年輕女子在等著了。

「孟叔叔,一切都準備好了。」

譚書儀說道。

「多謝孟侄女了,葉老先生,這邊請。」

孟承業做了個手勢,道。

葉爺爺在孟承業的帶領下,直接上了二樓。

而葉秋跟在後面,餘光不時地瞥向譚書儀。

葉秋的行為很快就被孟冰雪發現了。 看著南宮菲菲不屑的眼神,溫子琦心裡多少有點難受,原本只是胡亂編排隨口這麼一說,沒想到她竟然如此執著地追問到底。

自幼跟隨游乾子在山上修習多年的他,對於道法也是涉獵頗深,而今見南宮菲菲這般一說,登時激起了他壓在心底最深處那一絲勝負欲。

便唇角扯起一抹邪笑,凝視著她的雙眸,幽幽道:「世間萬物俱都離不開五行,當然食材也都囊括在內!」

原本一臉淺笑的南宮菲菲,猛然間見他神色肅穆一板一眼地說起,登時收起鄙夷表情怔怔地望著他。

溫子琦並沒有理會她,依舊神色自若地說道:「天人本就合一,所以若想長生不老追求天道才是最正確的選擇。」

說到這裡好像發現有點偏離方向,便輕咳一聲,自嘲道:「扯遠了,我的意思是人體本來就是自成一方天地,當然也內含五行相生相剋。」

南宮菲菲雖然沒有他這般精通,但是這種淺顯的當然是一清二楚,便雙眉微皺,似有不解地說道:「難道你這個四不像能和這些扯上關係?」

「四不像!」坐於一旁的秦可卿聞聽此言,掩嘴輕笑道:「菲菲妹子,你真是金句頻頻!」

聞聽南宮菲菲竟然稱呼其為「四不像」,本就心中有絲許不悅的溫子琦雙頰微微抽搐。

但知她如此的爭鋒相對,全是因為自己剛才,勸說秦可卿不要追查十二堂之案所引起的。

念及至此心中登時一陣暖流湧起,但是臉上卻依舊掛滿寒霜,佯裝惱怒道:「菲菲妹子,你這樣不留顏面,可著實有點傷人的心。」

「傷心?」南宮菲菲眉間一挑,語氣森森地說道:「說起傷心,我才更傷心呢。」

說到此處,搖頭嘆息一聲,道:「俗語有云,道不同不相為謀,我這人生性如此,不喜歡彎彎繞繞。你若覺得我在這裡礙事,你大可以自行離去,我絕不出言挽留。」

南宮菲菲越是這般愛憎分明,溫子琦心裡越是倍感榮幸,但是為了不給她火上澆油,便只好繼續虛言應對。

「這是哪裡的話,我溫某能結識菲菲妹子乃是前世修來的福分…」

話未說完,就看到她抬手示意,不耐煩道:「這麼冠冕堂皇的話,我聽的耳朵都起繭子了,你還是少來這招。」

說至這裡拿手一指桌上的那盤點心,問道:「剛才你說他暗含道法,我倒要看看你怎麼吹噓!」

看著氣呼呼的她,溫子琦雙眸含光,一臉討好地說道:「絕不是吹噓,而是確有此事!」

一直在旁邊看著這一切的秦可卿,自然知道其中的根由,但是又不知改如何相告,只能搖頭輕嘆,默默地看著二人你來我往地鬥嘴。

似乎覺得如此下去,可能真的會傷了南宮菲菲一個純真的心,溫子琦便收起滿臉諂媚之色,長吁一口氣,淡淡道:「菲菲妹子,我知道你對我的芥蒂來自何處。」

猛然聽到他口氣突變,南宮菲菲眉睫輕挑,一臉疑惑地盯著他,「難道嫉惡如仇做的不對?」

「對,」溫子琦鄭重的點了點頭,神情肅穆地說道:「能與你這樣的女子稱為兄妹,我三生有幸!」

說到這了扭轉頭來看著秦可卿繼續說到:「我也知道你頗為看重你二人之間的感情!」

聞聽此言,南宮菲菲輕哼一聲,沒好氣地說道:「之前我覺得你與常人無異,可能真的會扶危濟世,可是….」

話未說完,質疑之情已經是一目了然,溫子琦並不是愚笨之人,自然知道她這話是何意思。

便伸手截斷她的話,柔聲道:「不是不查,而是要不動聲色的查!」

雖然聲音不大,但是適度的傳到了她的耳朵,只見南宮菲菲驀然抬起頭,一臉訝異地看著他,不解地問道:「你不是極力阻止嗎?怎麼會突然轉性呢?」

未待溫子琦開口,坐在其對面的秦可卿,輕笑一聲,「傻菲菲,你真的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你也不想想他是誰的徒弟!」

「神針薛九爺啊!」南宮菲菲想都沒想,開口說道「這有關係嗎?」

秦可卿搖了搖頭,失笑道:「當然有了,薛九爺和溫太醫什麼關係?」

南宮菲菲稍加思索,便脫口而出「莫逆之交啊!」

對於秦可卿問這些問題,南宮菲菲雖然不知道是何意思,但是依舊會毫不質疑地回答。

秦可卿微微一笑,屈動指節敲著桌面,緩緩道:「那你應該也不會忘記,為了一句話我二人連手都沒出,就雙雙被擒。」說到這裡故意一頓,擰轉頭白了一眼溫子琦。

此事或許對秦可卿來說,頗為尷尬,但是對南宮菲菲而言卻是猶如浮雲一樣,根本沒掛在心上,坦然道:「當然記得,技不如人無話可說。」

對於她這般雲淡風輕地回答,秦可卿有些意外,但是稍加思索,便微微一笑道:「當初為了一句話不惜痛下殺手,此時為何聞聽我在調查卻在極力反對呢?」

南宮菲菲本就是機敏聰慧之人,之所以一直認為溫子琦極力反對,全是因為自己先入為主的觀點所造成,如今聽的秦可卿這般一分析頓時豁然開朗,便臉色一紅,尷尬地笑了笑。

溫子琦本就並沒有真心怪罪她之意,此時見她這般模樣便神情淡然地說道:「菲菲妹子這乃是關心則亂,所以…」

未待他說完,剛才還臉若寒霜的南宮菲菲一撇嘴,「關心,我看是你更關係才對,要不然也不會一聽說可卿姐正在調查,便想了那麼多理由阻止,不就是怕她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嗎?」

看著她伶牙利嘴的樣子,溫子琦和秦可卿無奈地搖了搖頭,秦可卿更是臉色一板,嬌嗔地說道:「真拿你沒著。」

聞聽秦可卿此言,南宮菲菲一嘟嘴,不服氣地說道:「我那裡說錯了嗎?為了阻止你,溫大哥能想出那般低級的謊言,真是讓人可笑。」

「什麼叫做低級的謊言」溫子琦一聽,登時辯解道:「我哪都是有理有據的好嘛!」

「有理有據?」南宮菲菲重複一遍,似笑非笑地看著她,追問道:「那你給我說說,它是怎麼暗含道法?」說道這裡只見她攥緊拳頭遙遙一比劃。

溫子琦微微一怔,隨即不假思索地說道:「五臟六腑也在五行之列,別看我這名字起的好像是東拼西湊一般。」

說到這裡,自覺名字確實是不太好聽,便話鋒一轉,「但是歸屬則是各不相同!」

對於五臟六腑歸屬南宮菲菲自然不陌生,只不過她沒有想到的溫子琦竟然會提起,驚訝之餘,淡淡地問道:「然後呢?」

似乎並沒有料到她竟然是這種不以為然的表情,溫子琦頗為失落地說道:「桂花味道為辛歸肺,花生性平為甘歸脾….」

尚未等他說完,南宮菲菲似乎並不願意聽下去,便伸手打斷,悻悻道:「行行行,算你不是胡亂瞎說,可以了吧。」

溫子琦聞聽於此,心中登時一喜,但是臉上卻依舊佯裝詫異地問道:「怎麼?我難道說錯了嗎?」

坐在一旁的秦可琦低眉噙笑,嘟囔道:「她樂意聽這些才怪呢。」

雖然心中長吁一口氣,但是臉上依舊是意猶未盡的搖頭輕嘆道:「話說一半,猶如鈍刀殺人,我這都到了嘴邊了,你卻不讓我繼續說下去!」

南宮菲菲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嘴角微揚,狡黠一笑道:「誰說不讓你說了,只是讓你不要說這些么用的。」

溫子琦和等聰慧,話只聽到一半就已然知道她想問關於文彬先生的事情,但是臉上卻裝的一臉茫然,獃獃地問道:「這難道不是有用的,拿什麼才是有用的。」

看著他這種揣著明白裝糊塗的樣子,秦可卿差點笑出眼淚,便出言提醒道:「我猜菲菲妹子是想知道文彬先生的事情吧?」說到這裡,扭頭看了看點頭如搗蒜的南宮菲菲。

「哦」溫子琦佯裝恍然大悟地樣子點了點頭,沉聲說道:「原來想知道這個背信棄義之人,我當是什麼呢。」

二女聞聽此言頓時一驚,聽他話中之意好似對這位文彬先生頗有成見,秦可卿更是凝眉追問道:「是怎麼一回事呢?」

「哎,」溫子琦長嘆一口氣,垂目搖頭,漫聲說道:「此人本名喬文彬,乃是溫世戌的首徒,醫術至少應該是得到其七八成,所以溫世戌便將十二堂交與其搭理,據傳他做總堂主之事年齡尚不足三十歲吧。」

南宮菲菲眉頭緊皺,呢喃道:「年少有成,尚不足三十歲就能統領其十二堂,可見能力一事絕不簡單。」

「能力,」溫子琦淡淡地重複一遍,驀然間神色一冷,語氣如霜地說道:「賣友求榮的能力是不簡單,要不然十二堂也不會一夜間所有管事盡數被抓。」

秦可卿倒吸一口涼氣,詫異地說道:「你的意思是,十二堂之所以一夜間如大廈傾倒,全是此人一手造成?」 「吼~」

剛被蘇葉放出來,巨沼怪就興奮的發出一聲咆哮。

天知道這段時間它是怎麼過的。

天天被關在高級球里,它都快要被憋壞了,現在好不容易被蘇葉給放了出來,那當然要好好發泄發泄了。

「吼什麼吼,還不快去戰鬥。」

但還沒等巨沼怪高興幾秒,蘇葉就沒好氣的一巴掌拍在它大腿上。

這麼大的嗓門,差點沒把他耳朵給震聾了。

也不等巨沼怪反應過來,蘇葉直接發動飄飄果實能力,一把將巨沼怪給丟到了遠處的戰場中。

就以巨沼怪那皮厚的程度,同時面對上百隻黃金級次元魔獸,也不會遇到什麼危險的。

「吼~」

有些不解自家主人為什麼要打自己,巨沼怪抖了抖還有些發麻的大腿,從口中吐出一道巨大的水柱,將靠近過來的次元魔獸全都沖走。

緊接著巨沼怪雙臂高高舉起,狠狠地朝地面錘下,直接引發了一場小型地震,令方圓百米內的所有次元魔獸都收到了地震波的衝擊。

借著這個機會,巨沼怪衝進次元魔獸潮中,所過之處大量的次元魔獸被它擊退,實力在黃金級以下的次元魔獸,更是連它一拳都接不住。

「小四?」

恐鱷灘中,那位次元魔獸領主好似感應到了什麼,臉上突然露出了狂喜的表情。

但在瞬間,那位次元魔獸領主的表情就變了,當即將自己的領域展開,並快速朝著從恐鱷灘中衝出。

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將巨沼怪從獸潮中帶出來,不要就算以巨沼怪的實力,根本在獸潮中堅持不了多久。

「不好,那位次元魔獸領主出手了!」

看著那快速從恐鱷灘蔓延而出的湛藍領域,獵殺者集市上的一眾強者全都臉色一變。

不敢有任何的猶豫,那些強者們紛紛將自己的從者給前線召喚了回來,防止自己的從者在瞬間被領域鎮壓。

領域之下皆螻蟻,一但被領域鎮壓,就算他們想要強行釋放寶具也做不到。

「讓你們的從者都躲遠點,我要釋放寶具了!」

臉色凝重的看向那湛藍領域,馬可與岩石巨人靈基融合,擋在了獵殺者集市面前。

作為踏空級從者,岩石巨人就算強行釋放寶具,並不需要付出太大的代價,事後來一瓶彌補本源的幻想藥劑就好了。

「巨沼怪,回來吧!」

在其他強者將從者召喚回來的同時,蘇葉也將高級球給拋了出去,想要隔空將巨沼怪給收回來。

作為自己的第一隻寵獸,蘇葉可不想巨沼怪死在這裡,畢竟巨沼怪可是擁有突破到領域級的潛力。

「唰~」

但就在這時,一道水箭從湛藍領域中射出,在瞬間劃破長空精準的命中了空中的高級球,直接將高級球給擊飛數百米,阻止了蘇葉收回巨沼怪的意圖。

開玩笑,好不容易找到了巨沼怪,它怎麼可能還會讓蘇葉將巨沼怪收回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