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明師叔把早上的事情告訴大家,讓大家皺了皺,這事情非常惡劣。這要害很多婦女,而且手段非常狠毒。王鵬對我們表明,上報帝國總部請示對付邪魂者。

雖然我們討厭帝國,家人都是被帝國殺害了。但是城主王鵬不一樣,他是好人,處處幫著我們。

季昌師叔這時發話,對著我們道:「我混進燕山派,還真不簡單。這燕山派分成五個門派,由五個子門主統治,但是這五個子門主聽從一個主門主。這個真正門主從來沒露面,沒有人知道他的事情。這五個門主也不簡單,我見到兩個門主,實力不比我差。」

季昌師叔的信息很重要,畢竟知道燕山派的消息,這樣就知道該怎麼下手。燕山派門主果然不簡單,不然怎麼帶領這麼大的門派。沒點實力,這麼多的人怎麼會服。

季昌師叔又道:「我目前只搞到兩個子門派的總部,其他三個總部和真正門主我沒找到。如果想一鍋端,還是需要時間調查。如果先想辦法解決這兩個門派,也可以引蛇出洞,也可能更謹慎不好找其他三個門派。」

我們都點頭,對季明師叔打聽的情報價值非常高。這麼短時間搞到這麼多,一般人根本不可能的。王鵬對二師爺尊敬道:「大師,你覺著怎麼計劃,我聽你們安排。」

二師爺道:「老夫覺著要打就一網打盡,就像季昌剛才說。如果現在把兩個門派的人打掉,那其他三個可能會跑,反而找不到。」

王鵬道:「我同意大師說法,畢竟現在燕山派的人比之前安分了不少,不急於一時。」

季昌師叔道:「那好,那我繼續打探,爭取最快時間打聽到所有的信息。」

我們都點頭,紛紛同意這個方案。我們只能聽他們安排,畢竟我們在他們那裡沒有什麼話語權,只能當旁聽觀眾。中午在城主家中吃了飯,下午二師爺沒有安排任務,我和林子韓雪韓露打算去秦昊家裡。

我剛一隻腳踏出門外,背後王寧寧的聲音響起:「張凱,你們幹嘛去呀?」

我回頭看向王寧寧,無力道:「我們去參加同學的派對,你也要去嗎?」

「誰的派對?好想去呀。」王寧寧一眼渴望著我們。

「是秦昊的派對,估計也沒啥好玩的。」韓雪毫不在乎的說,看她根本不喜歡去派對。

「那傢伙呀,那我也一起去,等我一下。」王寧寧說完,跑上樓梯,不知道幹啥去了。

我們等了差不多十分鐘,王寧寧才下來,換了一身白色禮服。簡直換了人一樣,這樣就像美女的范兒。韓雪和韓露還好,穿著也是禮服。反到看我和林子,就穿普通的衣服,本以為會回家換衣服的。

沒辦法,沒換衣服就算了,我們一行人打兩輛的士去秦昊家。秦昊家也是別墅,比城主的別墅還要大兩倍,秦昊家裡還真有錢。

我們在他家按了門鈴,說出自己的身份,門自動打開我們進去了。秦昊穿著一身紅色禮服出來,一上來給我和林子一個擁抱。其他三名女生不方便,就握了下手。我們沒想到秦昊和王寧寧還認識,難怪王寧寧敢去。

秦昊招呼著我進入他們家的客廳,他家的客廳真大,擺了很多古玩和模型。我們目不暇接看著每個古玩和模型,欣賞一下。 秦昊小聲對我和林子道:「昨天晚上偷襲我們那個人,就是邪魂者,他是沖我來的。」

我和林子驚呼:「什麼?」

「噓,小聲點。是這樣的,我老爸昨天也遇襲了,被一位大俠救了。他告訴我們那些人是邪魂者,說什麼鬼神派的人,他把偷襲我爸的人殺了。那大俠是高手,明天也參加我的派對,你們抓住機會向他們學習劍法。」秦昊對我們解釋道。

我和林子點了頭,原來如此,果然有目的的。我問道:「那邪魂者為什麼針對你家?」

「我聽我爸說了,他們要收保護費,獅子大開口,張口要收一百萬。我爸沒有答應,就成這樣了,害著我今天都不敢出門。」秦昊不悅的道。

這群邪魂者還收起保護費來了,估計缺錢搞黑科技吧,那鬼胎不也算是黑科技么。邪教組織真的不簡單,帝國沒有正視這個組織嗎?

一下午隨便暢聊,也來了很多人,有徐浩還有其他同學。看著時間差不多,秦昊帶著我們去一家酒店,訂了三桌。請了近三十人,不過美女確實不少。林子趁著韓雪不注意還在四周張望,就是想多看幾眼美女罷了。

吃完飯,秦昊說包了一家酒吧,帶著我們去酒吧玩。秦昊說,有些有錢家的人沒有來吃飯,都是吃完飯來酒吧玩。

那今晚酒吧的人挺多的吧,不然就三十號人在酒吧真的覺得太少了。這家酒吧不像上次那家酒吧,那家酒吧音樂響起說話都聽不見,這家音樂比較輕。這家酒吧比較人性化,至少大家談話都可以聽到。

我看到角落有一個熟悉背影,一個人在那裡喝酒。我拉住秦昊指著那個人問道:「那個人是誰?」

「哦,他呀,就是我跟你說的大俠。你們找他聊聊,我還要接待客人,先不說了哈。」秦昊道。

我「嗯」了一聲,拿起紅酒杯倒了點紅酒走過去。到那個人的背後,道:「這位大哥,我可以坐在這裡陪你喝酒嗎?」

那個人回頭看著我,一臉茫然。我也一臉懵逼,難怪背影這麼熟悉,這不就是在老家逃亡遇到哪位劍俠?陸豐劍俠,還給韓雪一把紫軒劍。

我們兩個同時驚訝道:「你怎麼在這?」

陸豐劍俠喝了一口酒,道:「我是逍遙劍俠,當然想去那就去哪了。倒是你,怎麼膽子這麼大,在燕京這麼大膽顯擺。」

我恭敬道:「大俠,說來話長。還是您指了明路,才讓我們逃出來。……」

我把逃出來經歷告訴他,並且還說了破樓紅衣女子蕭月的事情。

陸豐聽到我講蕭月,剛喝下的白酒吐了出來,驚訝道:「什麼?你們見到蕭月?那瘋婆子,不要聽她的話,就是小屁孩一個。如果不想被逼瘋,以後不要去了,她就是一個瘋婆子。」

我疑惑不解,連他都說蕭月是瘋婆子,難怪學到本事跑掉了。但是這也太不好了吧,畢竟教了本領,不回來報恩也說過不去。但是這個問題我自然不敢問,我一個小輩怎麼能問這個問題。

我道:「那蕭月到底是什麼人,好像活了很久了。」

「那瘋婆子活了很久了,這個事情少打聽,知道多了不好。現在你們要小心了,我在燕京碰到很多鬼神教的人。」陸豐劍俠道。

鬼神教的人,也就是說邪魂者教派是鬼神教的人?我道:「今天上午碰到很厲害的邪魂者,他們在那一層樓搞鬼胎。」

陸豐劍俠倒了一杯酒喝下去,似乎見怪不怪,對我道:「今晚喝完酒,你帶哥去瞧瞧。」

我趕忙點點頭,雖然不知道他身手怎麼樣,但是從二師爺聽過陸豐劍俠名聲,那說明他的身手真的不簡單。後來我把林子韓雪韓露叫過來,陸豐教了我們一點戰鬥技巧,還給我們一套拳法。當然不是在酒吧教我們,只是給我們一本書,又說了些注意事項。

我們連忙感謝,陸豐劍俠真的是好人呀。可陸豐劍俠興起,非拉著我和林子喝起酒來,不是紅酒而是白酒。讓我和林子苦不堪言,喝白酒真不是我們強項,陸豐好像喝了很多白酒還能繼續喝。我們不得不佩服陸豐的酒量,喝了這麼多一點事都沒有。

喝到十點多,陸豐對我道:「我喝飽了,走,帶我去那鬼地方。」

說完拉著我往外走,林子和韓露韓雪跟著我們去了酒吧門外。陸豐劍俠回頭一看,道:「我只能帶一個人,人多我帶不了,你們回去繼續玩。」

他們三人明顯不願意,我也沒辦法,只能聽從陸豐劍俠。三個人不情願會到酒吧,陸豐拉著我到一個沒人的地方。我驚恐問道:「陸大俠,這是要幹啥,為什麼不打車?」

陸豐不耐煩道:「少啰嗦,閉上眼。」

我不敢閉眼,我擔心閉眼陸豐干不正常的事情。畢竟他喝了這麼多酒,誰知道他會不會發酒瘋。把我無緣無故拉到沒人的地方,然後突然讓我閉眼,太說不過去了。

陸豐道:「那你不要後悔哦!」

我搖搖頭,怎麼樣我也不敢閉著眼睛,我死死盯著他。

「你把地址告訴我,我這準備去。」陸豐道。

難道是飛過去?越想還真有這種可能。我就有點激動,因為我連飛機都沒坐過,沒體驗過飛的感覺。我連忙把地址告訴他,閉上眼。過了一會,我的腳離地,感到身上全部被大風吹過。我知道我現在在空中,修真者原來真的可以飛。

那二師爺和師傅冥天兩位師叔是不是也會飛?沒見過他們飛過。緩慢睜開眼,看到空中一片漆黑,眼睛承受不了強大的風流又緊閉眼睛。

在空中飛,這是很享受的事情,很多人都幻想自己像鳥一樣飛。那才是真正的自由,讓很多人嚮往。我在想,我現在也是修真者,那我也有機會修鍊到這個程度。總有一天我也會像陸豐一樣,也會自由自在的在空中飛翔。

短短几分鐘,風流停止了。我的腳碰到地,差點沒站穩,我知道到了目的地了。我睜開眼已經在五號樓門口,這太快了。我看向陸豐,陸豐微笑對著我道:「怎麼樣,飛的感覺不錯吧,總有一天你也可以的。」 我帶著陸豐走進電梯,按了7樓。電梯緩慢上去,時而有聲音作響,讓我不禁害怕起來。到了五樓停下來,這太奇怪了,一般在小區里怎麼會有人在五樓上去呢?

電梯門緩慢打開,我伸出頭看,一個人都沒有。那電梯被誰按著呢?我回頭看向陸豐,陸豐拿起葫蘆喝自己著酒,沒有理我。我趕緊進電梯裡頭,按下電梯關門。電梯重新上去,可到了六樓又停了。我就納悶了,這電梯咋回事,問題這麼多?

電梯打開,我看外面還是沒人,這太詭異了。我看向陸豐,害怕道:「這是不是鬼乾的?」

「是呀,小鬼瞎按電梯,就這你就害怕了?」陸豐有點嘲笑對著我道。

我不好意思站在一旁,不再說話了。這確實有點丟人,自己是修真者還怕鬼。主要是很少接觸這玩意,再說這鬼製造恐怖氣氛,不害怕才怪。

到了七樓,電梯打開,異常安靜。連燈光都沒有,一片漆黑,還好我修鍊了夜光眼。這層樓難道真的被鬼神教的人佔領了?為什麼這層樓沒有燈光呢?

陸豐毫不猶豫走出電梯,我只好跟著他的腳步後面,四處張望。陸豐到了701輕輕敲了門,然後道:「小姑娘,開門讓叔叔進門。」

「叔叔來幹啥?寶寶不喜歡男人,只喜歡女人。昨晚那個小鬼也來了呀,膽子倒不小。」裡面的聲音,就是昨晚跟季明師叔說話的女童。我聽著都寒顫,太可怕的聲音了。

「不開門,叔叔要打你屁屁哦!」陸豐似乎在開玩笑道。

「來我的地方這麼猖狂?這是我第一次聽到有人這樣說話,你的命不要了嗎?」女童厲聲道。

「我的命,看你有沒有那個能力拿到。」陸豐絲毫不怕那女童的威脅,看來他是有多麼有自信。

701的門突然破了,一隻手向陸豐抓去,陸豐右手瞬間多了一把劍砍斷那隻手臂。我這時清晰看到一隻高2米的殭屍,強壯的身體。全身白色,似乎比上次在破樓遇到三隻白殭屍還要強。

我記得冥天和季明師叔很難砍斷白殭屍的手腳,而陸豐劍俠就這麼輕易砍斷手臂。可知道陸豐劍俠有多麼強,連我認為最強的冥天跟他相比真的差遠了。

那殭屍被砍斷,怒吼一聲,另一隻手向陸豐抓去。陸豐極快用劍砍斷殭屍的頭,那頭掉在地上滾了幾圈才停止。好快的劍,只能看到影子。

「你是誰?難不成是陸豐?」女童驚恐問道,看來很怕陸豐劍俠。

「沒錯,你猜對了,今天就等著被叔叔打屁屁吧。」陸豐笑著道。

只見其他幾個房子的門破開,走出很多殭屍,把我們包圍起來。我們聽到701房間裡面巨響,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靠,這姑娘跑掉了,用這麼多殭屍糾纏我們自己跑掉了。」陸豐劍俠似乎被激怒了,瘋狂在周圍劈出幾劍,周圍的殭屍全部被劍刃分屍。

我驚訝看向陸豐,這實力也太強了吧,這麼簡單把這群殭屍幹掉了。我跟著陸豐劍俠走進701,這環境我看了差點吐出來,這不是人住的地方。這裡有一堆不明的液體,還有一些貌似人類裡面的器官。

我強忍著吐的慾望,不看那堆地上的殘缺器官。打開房間,更噁心,裡面居然有一個人被分屍。似乎是女屍,在肚子弄出一個很大的口子,拿出了什麼東西。我想到季明師叔說的,鬼胎!

無辜的人就被鬼神教害成這樣,我心中的怒火沒地方發泄,只能強忍著。這太殘忍了,鬼神教真不是人。。打開其他房間,有殘缺的屍體,似乎被咬過。這肯定住在這裡的家人,被邪魂者害了,被殭屍吃了吧。

房間多出一個夠一個人出去的洞,就是剛才那聲巨響打開一個洞,那女孩跳樓逃出去了吧。可惜沒有抓到那小女孩,真是心狠手辣。陸豐又打開其他幾個房間,跟701情況一樣,都是被鬼神教害了。唯一706家人被我們救了出來,沒有受害。

我在想世界上怎麼有如此狠毒的人,對普通人下這麼狠的手。看完整個七樓,沒有發現任何動靜,陸豐帶著我下去。陸豐對著我認真道:「現在看到普通的人都需要幫助了吧,如果想幫助他們,單靠個人強大的實力還不夠的。」

我明白他的意思,我對他點頭。畢竟這個世界很多的人太自私了,很少有人真心去幫需要幫助的人。如果每個人團結,互相幫助,每個人都有愛心。那這個世界會很美好,不會有邪惡的人。

陸豐讓我閉著眼,我這次乖乖著閉著眼。那在空中飛翔的感覺又出現,讓我放鬆了一點。到了陸地,我睜開眼發現陸豐已經不在我身邊。我聽到一個聲音,那是陸豐的聲音。

「小夥子,我很看好你,加油!」

我對著空中道:「陸大俠,謝謝您來幫忙。我日後一定會報答,總有一天我也會像你一樣強。至少我還有大把時間,可以改變自己的命運。」

雖然沒有再聽到陸豐回應,但是我相信他聽到了。一看周圍,發現酒吧就在不遠處,走進酒吧跟林子他們相聚。

林子一直好奇問我跟陸豐劍俠到那鬼屋,發生了什麼。一開始不說,把大家都急了,幾個人聯合把我壓在沙發上不讓我起來。沒辦法,一個人鬥不過他們。只好投降,告訴他們陸豐在那裡大顯神威。讓大家驚呼,都沒想到陸豐劍俠居然這麼強。

我和林子韓雪韓雪對視一眼,陸豐是那個破樓的蕭月徒弟,那瘋女人是不是更變態。心想那時候進入破樓,碰到那女人,雞皮疙瘩起來了。

還好這瘋女人還挺明智的,沒有發瘋,不然我們當時死了都不知道死了。

在酒吧玩了12點多,我告訴秦昊我們回去了。秦昊一開始非拖鞋我們不給走,我找借口明天有任務他才放了我們走。 睡著好好的,被林子喊起,林子急道:「徐浩家出事了,快起來。」

我艱難起身,看了時間才四點,不滿怒目圓睜林子。林子拿出手機簡訊給我看,是徐浩發來的救命。我趕緊起床穿衣服,看了冥天還在睡,也沒打攪。顧不上刷牙,跟林子拿了裝備輕輕走出去。

到了樓下打了車,快速到了徐浩家的小區,進去上了三樓。我輕輕在徐浩家敲了幾下門,沒人反應。我和林子對視一眼,這什麼情況?

門打不開,而且還是防盜門,用力踹根本踹不開。可我們發現周圍多了黑霧,我和林子警惕看向四周。傳出一陣「呼呼」的聲音,寒風呼嘯我們的身體。這個天還有這麼冷的風,真的太不正常了。我和林子激活真氣,逼走寒氣,再不逼走讓這寒風刺骨。

當我們不注意,突然看到一個白色影子飄過,轉頭去看不見了。林子小聲道:「阿凱,難不成剛才看到飄過去的是鬼?」

我搖頭道:「我也不知道,總之要小心。」

林子「嗯」了一聲,舉起五行劍,打醒十二分精神盯著四周。寒風繼續吹著,我們強忍著寒風退回電梯,著急按電梯按鈕。

可電梯並沒有在7樓停下,直接往上走,我和林子對視。暗道不好,電梯被鬼控制了。我們跑到樓梯口,發現門也打不開。這太邪門了,電梯不停,門也打不開,看來這鬼是不讓我們出去。

林子一聲喝:「金木水火土,木靈起。」

五行劍發出亮光,在劍四周長出綠色光芒樹枝出來,向四周蔓延。綠色光芒樹枝把我們周圍包成圓形的球形,枝頭繼續向外伸。

過了段時間,林子道:「不好,四周沒有出口,連窗戶都被封了。看來這鬼不會放過我們了,阿凱你打電話給季明師叔看看。」

綜隨機穿越記 我應道:「好,我先打電話給季明師叔。」

說完拿起手機打通季明師叔的電話!

「嘟嘟嘟……這麼早打電話幹啥?等等,你不是在家裡睡覺嗎?」季明師叔好奇在電話問道。

我把地址和遇險情況告訴季明師叔,季明師叔說馬上過來救我們,說完電話就掛了。

我發現林子表情不對,似乎很緊張,我問道:「怎麼了林子?」

「伸出的枝頭都被砍斷了,木靈告訴我,外面有可怕的東西。」林子緊張看著我道。

「別怕,我們遇到幾次危機,還不是度過活下來了。」我給林子壯膽,也給自己壯膽。

林子對我點頭,打起12分精神,仔細觀察木靈的感覺。我也沒有放鬆,萬一這木頭圍著圈圈被破了,那隻能跟他們拼了。

我和林子聽到外面動人的琴聲,貌似是用古琴談的曲子。之前遇到地下河那會唱歌的魚,現在聽到動人的聲音,就知道這肯定不對勁。我從身上找出軟紙揉成紙團把耳朵遮住,也順便把林子耳朵遮住。

聽不到外面的聲音,內心深處感到害怕,我和林子緊緊背靠背盯著兩邊。外面還是一點動靜也沒有,我們在裡面等著冷汗一直冒,衣服快浸透了。在裡面呆著實在太可怕了,聽不到外面的聲音,不知道外面的情況。

等了這麼久,外面還是沒動靜,我試著把紙團拿掉。沒有聽到琴聲,推了推林子,讓他把紙團摘掉。

林子道:「要不我把木靈收了吧,時間長了我真氣承受不住。」

使用劍技需要真氣支持,一旦沒有真氣那就使用劍氣,也可以說普通強壯的人。我對他點頭,道:「那你收回木靈,小心點,我掩護你。」

林子「嗯」了一聲,四周的樹枝被五行劍收回去。四周回到漆黑,我們用夜光眼看著四周,什麼都沒發現。我和林子對視一眼,準備抬起腳向電梯口方向走去。

可走了一步,聽到背後有「嘀嗒」一聲響,就像一滴水滴在地上。我和林子回頭,看向地上,居然有鮮血。抬頭一看,我和林子嚇著倒退幾步。

上面居然有一個年輕女子被繩子吊起來,動人美麗的臉上表情還帶著微笑,看著都非常寒磣。

鮮血開始從腳下直流落地,我和林子又倒退幾步,以免鮮血碰到衣服上。

這太奇怪了吧,來的時間這裡不可能有屍體的,難道剛才被吊在這裡?弔死就算了,死了還帶著微笑,太詭異了。

我仔細一看,她的肚子在動,肚子忽大忽小。我和林子爆退十幾步,這難道就是季明師叔所說的鬼胎?

那女屍肚子暴漲了些,鮮血在肚子流下,衣服和褲子都被鮮血淋漓成鮮紅色。那女屍突然盯著我們看,微笑

變成詭異的笑容。

我和林子暗道不好,這女屍不是普通的女屍。還有肚子里的鬼胎,不知道剛出生的鬼胎強不強。

林子大喝一聲:「嚇老子,我用火燒死你丫的,讓你知道爺的厲害。」

林子動用真氣使用五行劍,揮向那女屍的方向,一團火飛向女屍。火團飛到女屍身上,燒著女屍的外衣。可我們發現女屍在冷笑,這女屍難不成是活著?

可發現火只是把女屍的外衣燒光,並沒有燒著屍體的肉身,這太不合常理了。

遍身鮮血赤身裸體的女屍出現我和林子眼前,那光滑又白的皮膚,讓我和林子不知所措。可發現她那破裂的肚子越來越大,好像什麼東西要出現。

裂口越來越大,肚子被開出一道口,肉就像被刀割開。大量血液往外冒,那女屍表情突然變成惡狠狠盯著我,沒有任何笑容。

林子大罵道:「你丫的是什麼鬼東西,除了嚇人還能幹什麼?」

「還能殺掉你們兩個人!哈哈哈……」那女屍居然開口回答林子的話,嘴角留著血液大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