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智波帶土悠閑的趕路,順便調侃著宇智波鼬,當然是用『宇智波斑』的身份。

「上一個任務我不僅失敗而且還害死了鬼鮫,所以我必須彌補我的失誤。」

宇智波鼬彷彿依舊不知道宇智波帶土的身份,眼神中一如既往的帶著忌憚和敬畏。

這種眼神讓宇智波帶土感覺到興奮,完全沒有多想,還以為宇智波鼬真的只是因為上一個任務失敗而不甘,放不下驕傲。

「呵呵,那你可要努力了,我會在你支撐不住時出手的。」

宇智波帶土此刻並沒有用瞳術趕路,宇智波鼬已經從陳濤的嘴裡得知了宇智波帶土瞳術的特性,所以一直細心的觀察著。

神威,一種極為高級的時空間忍術,其能力本質是將自身或周圍的其他物體從現實空間和異空間之間進行來迴轉移,具有虛化、轉移、吸收以及儲藏的作用,不過由於缺少了一隻萬花筒,所以此刻帶土的神威並不是完全體。

宇智波鼬回憶著陳濤的介紹。

突然,宇智波帶土身形一滯,眼中露出一絲狐疑,因為貌似眼前好像並不是前往雲隱村的路線。

「別忘了,八尾人柱力平時待在雲雷峽,這是前往雲雷峽的一個捷徑。」

宇智波鼬看出了帶土的疑惑,隨口解釋一句,帶土眯了眯眼,沒有說話,不過心中慢慢升起警惕。

「哼,看看你耍什麼花樣。」

藝高人膽大,神威給帶土帶來的是絕對的自信,縱橫忍界這麼多年,他只在四代火影手裡吃過一次虧,而且那時他才覺醒萬花筒寫輪眼不久,瞳術使用的還不是特別熟練。

偷香高手 也許他的實力不是最強,但要論保命,他自稱第二,沒人敢自稱第一,單是一個虛化,就讓他立於不敗之地。

如果帶土能提前領教一下小南的6000億起爆符,也許就不會這麼想了……

「好惡劣的地形。」

帶土跟著宇智波鼬走進一座凹陷的盆地,望著眼前的環境不禁皺起眉,雖然一路上雷之國的環境都不是太好,可至少還算正常,可眼前這個,簡直可以用「極惡」二字來形容了,那時不時噴射的高溫蒸汽,根本沒有一點規律,在任何一個位置最多只能站立兩分鐘,否則就會被不確定的噴發蒸汽覆蓋。

還有無數豎起的岩柱,更是讓人辨不清方向。

感受著空氣中灼熱的溫度和淡淡的硫磺味,帶土忽然打了個冷顫,這要是被那些噴發蒸汽來上一下,估計得和吃了一記沸遁差不多吧?

可這樣一來,宇智波帶土之前的猜測也不復成立,因為在這樣的環境下,根本不可能有人能布置下什麼陷阱!

「難道是我想多了?這兒真的是一個通往雲雷峽的捷徑?」宇智波帶土沉吟道。

「走吧,抓緊時間趕路。」

因為帶著面具的緣故,所以宇智波鼬無法看到宇智波帶土的神色,但是他卻可以揣測他的心理。

這正是宇智波鼬的高明之處,用一個別人自認為最不可能的地方化為可能。

他相信那位大人,一定可以做到。

「嗯。」

宇智波帶土心裡的警惕稍松,輕輕點了點頭,兩人小心躲避著噴發的蒸汽,慢慢深入盆地。

一路上什麼也沒有發生,腳下的蒸汽噴發的越發密集,可帶土的警惕卻也隨之越來越鬆懈起來,直到到達盆地的中央…… 嗤!

又是一道蒸汽在不遠處噴發,帶土再次罵了一聲,什麼破地方,怪不得每次大戰木葉都被人圍攻。

風之國都是沙漠,雷之國都是峽谷,土之國都是岩地,就水之國好點,可四處環海,哪裡比得上木葉的沃土千里!

擦了擦汗,帶土開始時不時進入異空間趕路,一股股空間波動被旁邊的鼬不斷感知到。

「真是棘手的能力。」

宇智波鼬感覺自己萬花筒的瞳術已經夠變態,沒想到這個傢伙的更強,明明只剩下一隻萬花筒!

「不過如果濤大人的情報是準確的,那麼他死定了!」

在剛一到達這片盆地的中央,宇智波鼬猛地停下腳步,宇智波帶土有些好奇,也跟著停了下來,不知道突然發生了什麼。

「怎麼停下了?快點離開這個鬼地方,我一分鐘都不想在這裡多待。」帶土還沒意識到危險臨近,或者就算他知道宇智波鼬要對他不利,他也不會在意。

神威的能力太BUG了,BUG到他有時已經喪失了作為一名忍者的謹慎。

「這是我為你選擇的埋骨之地。」

宇智波鼬淡淡的開口道,解開身上的黑底火雲袍,露出下方的緊身衣。

「納尼?」

帶土愣了一下,連忙向兩邊看了看,沒有異常啊?這小子不會發瘋了吧?

就像宇智波鼬因為帶土偽裝『宇智波斑』而對他無比忌憚一樣,其實宇智波帶土也一直深深忌憚著宇智波鼬。

因為這個後輩,是他有史以來見過的最完美的忍者,不論是從各個方面來講,但是一對一的話,帶土並不會認為自己會敗!

「我已經全部都知道了,宇智波斑?呵,可笑,我說的沒錯吧?刻在慰靈碑上的——宇智波帶土。」

宇智波帶土的瞳孔頓時收縮,面具下的臉色瞬間黑掉,猙獰的面孔更加扭曲,好似厲鬼,不敢相信的吼道:「你怎麼會知道!?」

「當然是我告訴他的了。」

一道經過擴音器處理過的聲音響起,帶土猛地抬起頭,只見不知何時,一架奇怪的人型機器從雲層中降落,出現在百米外的半空。

竟然是天上!?

而且那個聲音?帶土心中迅速做出判斷,身影慢慢虛化,進入異空間,從始至終,不論是他對面的宇智波鼬,還有半空中駕駛著蘭斯洛特的陳濤,都沒有任何舉動。

進入異空間以後,帶土鬆了一口氣,開始得意起來,嘲諷道:「沒想到你們兩個竟然會走到一起,宇智波濤,雖然不知道你是怎麼知道我的身份的,但是我一定會追殺你們到天涯海角,除非你們永遠也不吃飯睡覺!」

神威同樣擁有標記的能力,可以瞬間出現在被標記的人或者物體身邊,最適合刺殺!

「呵呵,追殺我?」

駕駛艙內的陳濤不知是該哭還是該笑,沒想到帶土竟然還敢反過來威脅他?是時候讓他明白一下問題的嚴重性了。

「宇智波帶土,你的瞳術確實很強大,但並不是無懈可擊,單是據我所知,就至少有倆個致命的缺陷。」

陳濤的聲音慢慢傳進宇智波帶土的耳中,不過他面具后的臉頰只有不屑。

缺陷?還兩個?

信了你的邪才怪,這心理戰術用的還真是低劣,可隨著陳濤說的越來越多,已經虛化的帶土臉色慢慢難看起來,想要恢復實體然後轉移。

可對面的宇智波鼬根本不給機會,竟然早就分出了十個影分身,配合一秒六印的結印速度,毫不吝惜自己的查克拉,化身成一座座忍術炮台,連綿不絕的朝宇智波帶土的虛影射去!

每一道忍術都不低於B級,而且沒有一秒鐘的間隔!堪稱無縫穿插。

「怎麼會!?」

帶土不可思議的驚叫道,對方好像真的對他的瞳術了如指掌一般!

「這就是你的第一個缺陷,在每次吸收或者是轉移物體時,你都必須進行實體化,而且必須集中查克拉,這個時候也是最容易受到攻擊的時候,當初被四代火影打傷,不就是因為這個嗎?」

「你怎麼會知道!?你怎麼可能知道!?」

宇智波鼬的忍術炮台還沒有結束,帶土眼神中全是驚駭,臉上的不屑早就消失不見,但心裡還是沒有太過於擔憂,因為這種高強度的忍術頻率,哪怕是影級強者,也堅持不了一分鐘。

不過陳濤的聲音在此時再次響起。

「接下來我要說的第二個缺陷,也是你最致命的缺陷,想必你自己也早就實驗過了吧?每次施展瞳術進入異空間使用虛化的時間,最多不超過五分鐘。」

「呵呵,那又怎樣!?宇智波鼬的忍術根本連一分鐘都堅持不了!」宇智波帶土瘋狂的吼道,雖然還是不相信自己會有事,可卻已經對陳濤產生了一絲恐懼。

水滸英豪傳 這種可怕的情報能力,簡直是無孔不入!誰都不喜歡渾身赤裸裸的感覺……

「你不會真的以為我對付你的底牌就是宇智波鼬吧?他只不過是在拖延時間,大蛇丸老師,準備好沒有!?」擴音器的聲音再次響起,足以覆蓋整片盆地。

大蛇丸?這裡怎麼還有大蛇丸的事?宇智波帶土一臉懵逼,摸不著頭腦。

駕駛艙內的陳濤嘴角露出幾分冷笑,透過顯示器望著地面的帶土,暗想道:「渣渣,是時候讓你見識一下科學的力量了!」

話音剛落,帶土腳下的盆地猛地傳來一陣震動,出現一道道裂縫,蒸汽沸騰。

在勘測完這裡的地質和環境后,大蛇丸根據陳濤的要求,發動土遁使地殼產生精密的運動,從而大規模的引發儲藏在地下的地底蒸汽,時間足以持續一天一夜!

如果宇智波帶土隨身攜帶N枚三勾玉級別的寫輪眼,那陳濤無話可說……

「這是——」雖然藏身在異空間,可帶土還是發現了外界環境的異常,再加上明顯比剛才噴發的更加劇烈的沸騰蒸汽,頓時猜到了陳濤的險惡用心,連忙朝對面的宇智波鼬大喊道,「停手!再不停手,你要和我都得死!」

可惜,宇智波鼬根本不搭理他,一邊繼續和幾個影分身釋放忍術,一邊躲避越來越密集的蒸汽,直到徹底噴發的到來。

「你想多了,死的只有你!」

陳濤駕駛蘭斯洛特開始緩緩降落,身上的裝甲和能量護罩開始啟動,雖然無法長時間抵擋下方沸騰的蒸汽,但短短几秒鐘還是可以做到的。

轟!

就在這時,面積足有四百公頃的盆地內全部噴射出足以焚金蝕骨的蒸汽,帶土、宇智波鼬以及下降的蘭斯洛特都被淹沒,可僅僅是下一瞬,只見蘭斯洛特白色的機身已護著宇智波鼬離開!

只留下還處於虛化中的宇智波帶土,面對著好似永無休止的漫天蒸汽…… 眼前一片白霧茫茫,土石被溶化,藏身在異空間的宇智波帶土陰冷的望著外界的一切,這堪比沸遁的威力,又豈是能夠憑藉人體能夠相抗?

恐怕才一結束虛化的一瞬間,就要被蒸發成渣!

太惡毒了!太邪惡了!

對方憑藉從不知道從哪裡搞來的情報,針對他瞳術的弱點布置出了一個根本他無法迴避的陷阱!

只要這蒸汽一刻不停止噴發,一旦超過五分鐘的時限他還沒有從異空間中脫離,就會被自動踢出去!

「還是大意了!」

帶土苦笑一聲,有些後悔,明明已經察覺到不對,可怎麼就這麼自信,還一頭就撞進來了呢?

「果然,沒有絕對強大的忍術,只有絕對強大的人。」

想要單單憑藉一招忍術就縱橫忍界,宇智波帶土想的還是太簡單了一點,除非是像宇智波斑、千手柱間這種全方位都屹立於頂點的存在,才有這個資格。

正如陳濤一直做得那樣,不停從各個方面充實自己,他此時已經無限的接近於那個階段。

「難道就要這樣死了嗎?」

宇智波帶土在異空間內摸了摸自己的萬花筒寫輪眼,有些不甘,他就算使用伊邪那岐也不過是再拖延五分鐘而已,依舊於事無補。

「琳……」

宇智波帶土眼前彷彿浮現出一個俏麗的身影。

「宇智波帶土,」

陳濤飛出蒸汽噴發的籠罩範圍,懸浮在半空中望著下方好似無窮無盡的白色蒸汽,他的最主要目標並不是宇智波帶土的命,而是他的那隻萬花筒寫輪眼!

開啟永恆萬花筒寫輪眼的條件之一是必須要有一對完整的萬花筒,如果帶土的這隻眼睛有損傷,他就只能用鼬的了。

所以陳濤將他逼入絕境不過是第一步,至於第二步,自然是威逼利誘了!

想必一條命和一隻眼睛相比較起來,應該還是命更加珍貴吧?

宇智波帶土聽到陳濤的聲音神色一動,他已陷入必死之局,這時陳濤還對他說話,那麼除了嘲諷他以外,一定是還有別的事。

宇智波帶土剛剛絕望的心態不禁又升起幾分希望!

他不怕死,但是他不能死,尤其是現在,至少在實現那個心愿以前!

宇智波帶土對陳濤接下來要說的話洗耳恭聽。

「如果你肯將自己的萬花筒寫輪眼交出來的話,我可以考慮放你一條生路。」

「萬花筒寫輪眼?」

宇智波帶土忽然一愣,難道對方處心積慮的算計他,竟然就是為了他的萬花筒寫輪眼?

這、這不科學啊!?

對方要他的萬花筒作什麼用?首先不匹配,而且自己又不是沒有,完全沒有理由啊?

這怎麼看都不如直接幹掉他划算!

「莫非是在詐我?想廢物利用,先騙走我的眼睛,然後再弄死我?」

已經從熱血少年變成陰謀家的帶土不禁胡思亂想起來,對方都是宇智波一族的族人,而且都開啟了萬花筒寫輪眼。

他怎麼想也想象不到,陳濤竟會是為了開啟永恆的萬花筒。

見宇智波帶土久久沒有回話,陳濤還以為他是在猶豫、不舍,甚至準備和他拼個魚死網破,也有些著急。

如果他沒猜錯的話,他升級到永恆的萬花筒寫輪眼后,獲得的新瞳術很可能與用來升級的那對萬花筒有關聯,甚至就是那對萬花筒中的原有瞳術!

神威和月讀,傻子都知道應該怎麼去選。

「帶土,你難道不想再見到你心愛的琳了嗎?難道你忘了她還在等待著你去拯救嗎?」

陳濤顧不上驚世駭俗,再次爆出大料,宇智波帶土心裡狂震,感覺對方怎麼什麼都知道的模樣!?這情報能力——逆天了吧?

連他想要復活琳的事情都知道?他明明一直藏在心裡,根本沒有對任何人說過好吧!?

可他必須承受,陳濤短短兩句話,徹底激起了他的求生欲!

他想要再次見到琳,哪怕付出任何代價!

哪怕只有一絲一毫的希望,他都願意嘗試!

「我不信任你!如果我將眼睛交出去以後,你突然反悔了怎麼辦?沒有了萬花筒寫輪眼,我到時候豈不是任由你宰割?」

宇智波帶土終於開口說道,陳濤暗鬆了口氣,有的談就好,就怕帶土這個火影第一大SB自己都放棄治療,那他可真是白忙活一場。

他差帶土那點成就點嗎?

根本不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