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庭君微挑眉看向沈清水。

這林茵茵明顯就是見風使舵,看她後面真有人罩著,都能跟西蒙女士說上話,立刻調轉方向成好朋友了,不鄙視她了?

沈清水想了一會兒,笑了笑,「宿舍這麼寬敞,我一個人確實浪費資源。」

其他人都是四人宿舍,兩人對她來說的確都已經是很恩賜了,哪能一個人住?再說了她也想交交朋友。 當然了,沈清水也很明白,宋庭君肯定不會同意她住四人宿舍,而單人的她不想,所以,就算她不太想和林茵茵一起,那也沒辦法,總比一個人住好。

她一個人住,莫名的覺得危險。

而這個危險因子,就是宋庭君。

這事算是就這麼定下來了,在之後鋪床、收拾的過程中,她跟林茵茵倒也還算不尷尬,甚至比較熱絡。

「你跟西孟院長之前就認識的嗎?」林茵茵問她。

沈清水搖頭,「沒有,我不認識院長的。」

林茵茵看似不經意的話語:「那……就是那個宋先生認識西孟院長了,他到底的什麼人啊?」

沈清水笑了笑,漫不經心,「你不是說他應該是個偽豪門假大少么?我看著也特別像。」

林茵茵一聽這話,不高興的皺了一下眉,很明顯都感覺沈清水這是故意在懟她之前的「好意」。

可她還沒張口說什麼,沈清水就一臉真誠的表情看了她,擺擺手,道:「不是不是,你千萬別誤會我的意思,我知道你是好心大,不過……我真覺得他是偽的!」

配合上沈清水信誓旦旦又帶點神秘的表情,林茵茵也跟著半信半疑。

好一會兒,乾脆停下手裡收拾的動作,「你之前就跟他有交集?」

沈清水點頭,「有啊,他喜歡勾搭女孩子,漂亮的就行,所以見過幾次的,可能就是因為我沒搭理他,所以一直跟著我吧。」

林茵茵顯得有些詫異,「真的?」

往往這樣的男人,其實接近起來反而更容易得手。

她的要求也不高,在這個直升班混好一點,哪怕身體上吃點虧,反正分手的時候,這種男人要面子,多少會給一筆分手費的。

沈清水不知道她在合計什麼,只道:「明晚是不是所有新生和院長、任課教授一起出去吃飯?」

果然林茵茵問了句:「不只道那個宋先生來不來,到時候可以看看他到底是不是偽的呢。」

沈清水淡笑,沒接話。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她這樣的「提點」,林茵茵在去吃飯前,估計是做了不少工作的。

所以,一起吃飯剛好坐到一桌,林茵茵居然都已經知道了不少那些私底下流傳的、宋少的緋聞,尤其是關於他和唐宋的。

林茵茵提起唐宋的時候,沈清水確實有點猝不及防。

可能,宋庭君也是這種感覺。

「聽說,大名模唐宋的藝名還是宋少取的,是不是真的?」林茵茵很好奇的樣子。

但又為了顯示不單純八卦,流露出一種崇拜,「唐宋可是時尚圈包括設計師、模特同行、攝影師各種身份人士都仰慕的大明星呢,當初宋少能發掘她、幫她走到今天,得多厲害啊?」

「唐宋的宋,就是宋少的姓氏,你們以前是不是比緋聞里的纏綿呀?」林茵茵只差杵著下巴了。

宋庭君稍微蹙了一下眉,目光在往沈清水臉上尋。

沈清水確實頓了一下吃菜的動作,因為她先前並不知道這一段。

不知道唐宋的名字是這麼來的。

而且至今在用,甚至可能要用一輩子。

「特別好奇,宋先生這麼風光,為什麼唐宋會跟你結束了呢?該不會和傳聞一樣吧?」

沈清水給林蔭說那些話,刺激她打探宋庭君,不過是想讓林茵茵碰個壁,免得總在她身上用心思。

確實沒想到林茵茵會八卦這些。

「什麼傳聞?」宋庭君看似漫不經心的,但沈清水看得出來,其實他眸底有著淡淡的不悅。

林茵茵不知道的沒看出來,還是故意的,繼續著她頗有意味的語調,「不是傳聞說宋少家境不太好,唐小姐看不上,懷了孕都偷偷去打掉的么?」

「砰!」輕微的撞擊聲。

宋庭君手裡的杯子放在了桌上發出來的。

沈清水下意識抖了一下肩,手裡的筷子不小心掉了,打到桌上的盤碟,又掉到地上,「乒乒乓乓」的聲音蓋過了宋庭君的脾氣。

宋庭君正側首抬頭看著她,不知道是不高興她的打斷替林茵茵解了圍,還是怎樣,臉色有些沉。

她也就順勢站了起來,神情微恙,「不好意思,我去趟洗手間,你們接著聊。」

沈清水在洗手間待了得有十分鐘。

出來的時候,差一點撞上刻意等在那兒的宋庭君。

「在想什麼?」他視線垂下來直直的盯著她。

她沒說話。

剛要走,宋庭君扣了她的手腕往回帶,「有什麼想知道的就問我,我是不是說過?……你慫恿的室友?」

「我沒有!」她立刻反駁。

宋庭君冷笑了一聲,笑她此地無銀三百兩。 繼而,問:「帶你出去吃?」

在這兒總歸是吃不好這頓飯的。

沈清水當然是搖頭,出去吃更不可能吃好。

但是他已經習慣了無視她的意見,看了一眼時間,「還來得及,你同學吃完還會去唱唱歌,結束的時候,差不多我們吃完,送你回去。」

走出去的時候,他也沒把她的手鬆開,是沈清水花了點力氣抽回來的。

手心一空,宋庭君下意識的回頭看了她,也沒說什麼,雙手插回西裝褲里,步伐依舊的往前走著。

「唐宋的名字,真的是你取的嗎?」

電梯里,她忽然問起來。

就他們兩個人,雖然她聲音不大,但是突兀而清晰。

宋庭君稍微側過身,低眉看她,像是在琢磨她問這件事的原因。

她見了他的視線,也抬頭看了一眼,然後繼續安然站著。

「如果是呢?」他沒有直接回答,「你會不高興?」

沈清水笑了一下,「跟我有什麼關係,只是好奇,八卦一下。」

男人略微挑眉,「既然是好奇八卦一下,也就是我可以選擇不回答?」

說實話,她愣了一下,還以為,他的性格,應該會一句話回的很爽快,連語調都漫不經心的那種。

然後跟大多數男人一樣,附加一句「都是過去的事,沒任何意義。」

既然他不回答,她也就沒有繼續問,剛好電梯到了,她率先一步走了出去。

宋庭君原地頓了會兒,等電梯門快關上才慢條斯理的往外走。

餐廳當然是宋庭君自己選的,到之前就訂了位子,然後他進了酒店主頁,順手把手機遞給了她。

「你自己先看看菜。」

他的手機,直接就那麼給她了。

沈清水端著手機,那個動作保持了兩三秒,沒想到這麼私人的東西他直接就給她遞過來了。

她也沒客氣,低頭划著屏幕往下拉菜單。

就那麼不巧,不知道誰的電話進來,她剛好下拉到那兒點了一下,點到了接聽。

讓后屏幕上出現了一個人的臉,以及右上角她自己的臉。

沈清水懵了好一會兒。

聽到那邊的女人微蹙眉盯著屏幕,「你誰呀?」

繼而女人提高音量,「宋庭君!你又給我在外面鬼混?」

她一臉歉意的把手機給他遞了過去。

宋庭君看都沒看,直接給按掉了,之後打過來幾次都這樣。

沈清水安靜著,倒是他轉頭看了她,「是不是在想,又是哪個被我養著的女人找上門來了?」

她抿了抿唇,表情說明了答案,確實是那麼想的。

「我姐。」他淡淡的一句,多的也沒有再介紹。

車子到了餐廳外停住,宋庭君並沒有回電話,直接就進去了,到了既定的包廂,叫了侍應來。

她點了幾個菜,宋庭君加了兩個。

侍應生看了她幾次,沈清水能感覺到,索性問了一句:「我們認識嗎?」

「啊?」侍應愣了一下,然後一笑,「沒……不好意思,不過小姐你真好看!」

她給自己倒了一杯水,笑了笑,「不是我好看,是之前宋先生帶過來的女孩子不是我,所以你好奇吧。」

侍應臉上的表情都僵了一下。

果然被說中了?沈清水撇撇嘴。

侍應也算是反應快,已經笑著轉移了話題:「咱們現在有活動呢,現在可以送冰淇淋……」

「她不能吃。」宋庭君翻著菜單,眼皮都沒抬的打斷了。

而在他說話之前,沈清水其實剛想說,她這會兒忽然真的特別想吃冰淇淋。

「沒關係……」她剛開口,宋庭君抬頭看向她,濃眉微蹙,「你不是二十七號就來例假了?」

「……」

這種私密的事忽然被他說出來,沈清水頓時沒了聲音。

侍應也忍不住捂嘴笑了一下,「那給您上一杯熱奶茶?」

「嗯。」宋庭君的聲音,他替她定了。

等侍應剛走,他再次開口:「我跟唐宋怎麼回事,你大概都清楚?」

沈清水弄了弄表情,「我為什麼要清楚?」

宋庭君似笑非笑,「都是成年人,喜歡我還藏著掖著?」

「……」也不是頭一次見他這麼自戀,但沈清水還是沒忍住無語的內心戲。

菜上來之後,他並不會主動給她夾菜,兩個人真正一起吃飯的時間並不多,幾乎是沒有,他不了解她的喜好。

倒是話在說,「一共進修兩年,既然這麼喜歡這個專業,估計沒心思談男朋友?」

她看了看他,沒吱聲,不清楚他要表達什麼。

「有男同學追求你最好視而不見。」他淡淡道:「當然,估計也沒有。」

沈清水這才蹙眉看了他。

她不是自詡,喜歡她的男生還是不少的。

說起談戀愛,稍微猶豫后,她還是提起了林介。

「你既然都過來了,也承諾過,只要我說,你都會答應照顧他的?……那你走之前能不能探望他一次?」

宋庭君手裡的動作稍頓。

「過幾天回南都可以去看他,給多少錢你說就行。」他淡淡的一句。

沈清水懵了一下,「他已經轉到這兒了,回去了怎麼探望?」

他還是那個表情,「沒轉成,還在南都,你不知道?」

她徹底沒了動靜,盯著他看了至少五秒。

看他淡然的表情,從容的語調。

沈清水忽然放下筷子,臉色也冷了,「你早就知道?」

我能垂釣萬物 男人沉默。

「既然你都知道,為什麼還讓我來這裡?」她強烈的感覺被他給耍了。

男人似笑非笑的抬眸,「不是你自己非要堅持來的么?寧願求人、甚至奉獻身體都要一個名額?」

她差點氣得站起來,「那是因為你說林介被轉到泊林來了!」

他也不再吃飯,「你確定這件事是我告訴你的,不是你自己道聽途說?」

「可你在知道我為了林介過來時,明知道林介沒轉監獄,你也沒告訴我、阻止我!」

「你不是也沒問我?」他慢條斯理,有理有據。

終於見著她氣得拉開椅子就要走,他身形未動,只低低的嗓音:「你最好是坐下來把飯吃完。」

「別忘了咱倆有約定的,我供你兩年,你又想反悔?」 反悔是不至於,她又不是傻子,出國進修這種事,如果不是這次特別的機會,她可能這輩子都不可能爭取到。

但對於林介這事,她確實心裡憋屈。不為別的,純粹是希望被落空的不舒服。

飯還是要吃的。

「剛來可能不太習慣,有什麼需要的,自己解決不了可以給我打電話,號碼還是那個,你手機里有。」席間,宋庭君不疾不徐的說著這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