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初璟比起之前的時候,確實是要瘦了很多了,這還是冬天,穿的比較得厚,看到他這個樣子,韓楉樰很是心疼。

「我哪裡瘦了,倒是你,楉樰,你······你能看見了!」

一開始的時候,容初璟見到了韓楉樰,就太高興了,只想將她抱在自己的懷裡,能見到她,對自己來說,就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了,所以,就算是他覺得,有哪裡奇怪的地方,也就沒有專門的去追究了。

而聽了韓楉樰的話之後,容初璟才明白了過來,韓楉樰眼睛已經復明了,而他覺得奇怪的地方,就是,她的眼睛上面,已經沒有帶著白布了,眼睛也變得有神了。

「是啊,已經有差不多十天了,我也是在眼睛好了之後,才到上京來的。」

看著容初璟這樣呆愣的樣子這可是難得一見的,韓楉樰不厚道的笑了笑,點了點頭。

「你啊,這樣的大事,怎麼都沒有和我說一下呢。」

之前的時候,容初璟還在擔心著韓楉樰的眼睛,寫出去的信,他們回過來的,都沒有提到這件事情,只是說了,有好轉了。

「要是你和說了,我的眼睛好了的事情,恐怕,你就會急匆匆的趕去韓家村了吧。」

對於容初璟,韓楉樰還是了解的,要是他真的知道了這件事情,肯定是坐不住的,其實,除了了解之外,還是她相信,他對自己的感情。

可是,正是因為這樣,韓楉樰的心裡,也是對著容初璟,有著深深的感情的,不想讓他為了這樣的事情,就風塵僕僕的趕過去。

容初璟聽了韓楉樰的話,想一想,還真的是,要是自己真的知道了,她已經看得見了的消息,肯定坐不住的,想要馬上見到她的。

於是,容初璟有些訕訕的,不說話了,不過,卻用自己的披風,將懷裡的韓楉樰,包裹的更加的緊了。

「爹爹,我和弟弟也一起來了呢。」

韓小貝有些不甘的喊了一聲,他可是和容含軒都一起在這裡的,結果呢,容初璟的眼裡心裡,都是只有韓楉樰的,讓他瞬間就變成了小透明了。

雖然,韓小貝也很樂意見到自己的爹爹和娘親恩愛和諧的畫面,可是,這不代表著,他們就要將自己給忽略了啊。

「都是爹爹不好,小貝,小寶,我們先進去吧,外面冷。」

容初璟聽了韓小貝的話之後,頓時覺得,自己有些不好意思了,見到了韓楉樰之後,他還真的是差一點,將自己的兒子都給忘記了。

韓小貝見容初璟的認錯的態度還不錯,也就大方的原諒了他了,至於容含軒,這個時候,根本就不懂這些,這會兒,正在碧玉的懷裡,好奇的四處張望著呢。

將韓楉樰他們親自的安排好了之後,容初璟有去忙自己的事情去了,這天下剛剛安定下來,他多的是事情要忙。

等容初璟回來的時候,韓楉樰都已經睡下了,她現在可是孕婦了,經不起任何的熬夜,也就沒有等他了。

容初璟也不在意,他只要知道,韓楉樰的心裡是有自己的就好了,而且,她要是真的熬夜等著他的話,他反而會心疼的。

等自己的身上暖和了之後,容初璟就在韓楉樰的身邊躺下來了,有了她在自己的身邊,他才覺得,所以的一切,都好像是圓滿了一樣的。

「楉樰,有你在,真好!」

容初璟看著韓楉樰,安靜的睡顏,然後俯下身子,在她的額頭上,輕柔的印下了一吻。

韓楉樰或許是感覺到了容初璟的氣息,輕聲的嘟囔了一句,也沒有聽清楚,她在說些什麼,就又睡熟了。

看著這樣的韓楉樰,容初璟輕輕的笑了笑,想到了明天,還有許多的事情,也抱著她,很快的就入睡了。

第二天,等韓楉樰醒來的時候,容初璟就已經不在了,要不是自己的身邊,還殘留著他的氣息,她都要懷疑,他到底有沒有回來睡覺了。

「姑娘,你醒了,要起床了嗎?」

因為之前的時候,哈克蒙田是住在皇宮裡面的,已經將這皇宮裡面的宮女都給摧殘的差不多了,還剩下的一些,都是十來歲,甚至是更小的。

容初璟也就讓他們先做一些雜活,他已經開始在全國徵集宮女了,想來,很快的,這皇宮裡面,就會熱鬧起來的。

不過,這個時候,容初璟還是不放心別人的,索性,韓楉樰已經習慣了碧玉和紅綢他們了,也就直接讓他們進來伺候她了。

「嗯,起來吧。」

韓楉樰想了想,還是決定起床了,雖然,容初璟說了,讓她好好的在宮裡休息就好了,什麼事情都不用操心,可是,她還是要去將自己的人給安排好的。 等韓楉樰再次見到容初璟的時候,是在用晚飯的時候了,她還以為,他不會來用晚飯了,正想派個人去問一問,沒有想到,他就趕回來了。

「回來的正好,快些坐下吃飯吧。」

韓楉樰趕緊的讓人給容初璟添了一雙碗筷,讓他坐下吃飯,看他這段時間瘦的,她都很是心疼了。

穿越星際:妻榮夫貴 韓楉樰也想著,等明天開始,她就給容初璟做一些葯膳,好好的給他補一補身體,正好,這會兒,自己的眼睛也能看得見了,就可以親自的動手了。

而且,她的胎也坐穩了,這會兒,已經是六個月了,也不怕會動了胎氣了,不過,韓楉樰沒有先告訴容初璟,怕他不同意。

「對了,我們昨天進城的時候,看到了哈克蒙田了,你問出來了,韓楉榛的下落了嗎?」

吃過了飯之後,容初璟就帶著韓楉樰走走,消消食,她忽然的,就想起了這件事情來了。

容初璟自然是知道韓楉樰說的,見到了哈克蒙田,是見到了他的頭顱,而不是見到了他的真人了。

「沒有,哈克蒙田的嘴倒是硬,對韓楉榛,還有幾分的真心,他知道自己落在了我的手上,是不可能會有好下場的,所以,死也沒有說出韓楉榛的下落。」

說起來這個的時候,容初璟的眼裡,劃過了一抹戾氣,韓楉榛,可是說是他和韓楉樰的心頭大患了。

只要韓楉榛沒有死,他們總是覺得,事情不會就這樣的完了的,不知道什麼時候,她又弄出了什麼事情來了。

所以,相比起哈克蒙田,容初璟和韓楉樰更想要抓住的人,是韓楉榛,可是,沒有想到,這次居然又讓她給跑了。

「沒關係的,總有一日,我們會讓韓楉榛,為她自己所做的事情,而付出代價的。」

韓楉樰也感受到了容初璟身上散發出了一股殺氣,當然了,這肯定不是針對她的,那就只能是針對韓楉榛的了,連忙的寬慰了他一下。

「我自然是知道的,不管她躲到了哪裡,只要她還活著,我就一定要將人給找出來。」

被韓楉樰給寬慰了一下,容初璟馬上的,就將自己身上的殺氣給收起來了,點了點頭。

不管是韓楉樰,還是容初璟,他們都是不會放過韓楉榛的,她可以說,是他們一家人的仇人了。

「放心吧,我已經有了一些線索了,相信,應該能夠找到韓楉榛的。」

容初璟也不想讓韓楉樰,因為這樣的一個女人而煩心,於是,就說起了其他的事情,把韓楉榛這個話題,給岔過去了。

第二天,韓楉樰就去讓碧玉,將自己需要的藥材給拿來了,打算親自的給容初璟,做一些補身體的葯膳。

之前的時候,碧玉也是做過葯膳的,手藝也是不差的,為了不讓韓楉樰太勞累了,她自然是要在一旁幫忙的。

慢慢的,在韓楉樰的精心烹制之下,那葯膳,就隱隱的散發出香味來了,將韓小貝都給引過來了。

「娘親,你在做葯膳啊,我也要吃。」

韓小貝一聞著這個味道,就知道,韓楉樰是在做葯膳了,她也已經很長的時間,沒有吃過葯膳了,這會兒,聞著這個香味,就越發的想了。

「當然不會少了你的分了,放心吧,不過,想要吃的話,還是要等會兒的。」

既然要給容初璟做,韓楉樰自然是不會忘記了韓小貝的,還有青墨他們,那段時間,他們在外面流浪,也是受了很多的苦的,身體也消瘦了很多。

不過,韓楉樰也不想讓自己太累了,就只做了容初璟和韓小貝的,至於青墨和明霞他們的,就讓碧玉去做了。

韓小貝聽了之後,雖然有些迫不及待了,還是只能先坐下來等著了,結果,還沒有等到葯膳好了,就先將容初璟給等來了。

「今天怎麼回來的這樣的早。」

這可是韓楉樰他們來了之後,第一次見到容初璟回來的這樣的早,所以,還是有些奇怪的。

「嗯,今天的事情不多,已經處理完了,好香啊,楉樰,你在做葯膳啊。」

容初璟可是刻意的將事情給儘快的處理完,就想著趕緊的回來,陪著韓楉樰他們的。

之前的時候,容初璟也是沒有少吃韓楉樰做的葯膳的,這會兒,自然是聞著味道,就知道是什麼了。

「你怎麼親自做了,累到了怎麼辦?」

雖然很高興,韓楉樰能夠親自的為自己做葯膳,可是,容初璟更加的擔心,她會將自己給累到了。

尤其是,韓楉樰現在還懷著身孕,在加上,眼睛也才剛剛的好,容初璟就更加的不想讓她勞累了。

「我也沒有做什麼事情,在說了,還有碧玉在一旁幫我呢,放心吧,累不到的。」

看著容初璟這樣緊張著自己的樣子,韓楉樰有些無奈,她又不是瓷娃娃,經不起一點點的風吹雨打的。

「好了,葯膳已經做好了,可以吃了,你要是不吃的話,我可是就給別人了哦。」

見容初璟還要說話,韓楉樰趕緊的轉移了話題,正好這個時候,葯膳已經好了。

那怎麼可能,這可是韓楉樰專門的為自己做的,容初璟怎麼可能會便宜了別人,馬上就自己動手,給自己盛了大大的一碗葯膳了。

反正都已經做了,容初璟想著,韓楉樰現在的身體,做一次,應該也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楉樰,你先吃點吧。」

容初璟盛了之後,也沒有馬上就吃,而是將自己的碗遞給了韓楉樰,畢竟,她辛苦了一場,理應先用的。

「不用了,這是專門給你們準備的,你吃吧,我現在懷孕了,不能吃這個。」

韓楉樰可不是騙容初璟的,她並不是不能吃藥膳,而是,給他們做的葯膳裡面,有幾味葯,是孕婦不能吃的。

見韓楉樰不像是推辭說的話,容初璟就知道,她說的是真的了,也就不在讓她吃了,她自己就是大夫,這些,肯定是比他還要清楚的。

「娘親,你做的葯膳,比以前的時候,更加的好吃了!」

見容初璟都已經自己動手了,韓小貝自然也是不客氣了的,馬上也給自己盛了一碗,就迫不及待地吃了起來了。

一邊吃,還一邊讚歎著韓楉樰的手藝,不過,這次,韓楉樰做的,確實是比以前的時候好吃了,可能是因為心境不同了的原因吧。

而這之後,韓楉樰依然是每天的給容初璟還有韓小貝他們,做葯膳來補身體,不過,因為他看得緊了,也就沒有親自動手了。

大部分的事情,都是交給了碧玉來做的,韓楉樰就在關鍵的地方,親自動手就行了,這樣一來,容初璟也就不說什麼了,而且,有好的東西吃,他自然也是不會拒絕的。

有一次,華若謙來碰上了之後,吃過了一次葯膳,這之後,就三不五時的,借著容初璟的借口,來吃上一回了。

醉枕江山 這也是,寧靈雲他們已經快要到了上京的原因,要不然,華若謙可沒有這樣的心情,來顧及自己的口腹之慾了。

「靈雲和雲安他們,怎麼時候到上京啊?」

這天,華若謙又來了,韓楉樰正好將這件事情,給問了出來,她也是從容初璟那裡,得知了,華雲安和韓小貝他們一起離開了書院之後,就去找寧靈雲去了。

當時,應該是華若謙和華雲安說過的,上京不安全,要是他不能再書院待下去的話,就去找寧靈雲好了。

「應該就是這兩天的時間了,我明天,就會出城去接他們母子的。」

華若謙想到,寧靈雲他們母子要來了,臉上都帶上了一些笑意了。

要是之前的話,容初璟肯定是不會同意的,不過,這會兒,他自己嬌妻在懷的,自然也就不在意華若謙了,很爽快的就准了。

而這天,容初璟回來了之後,倒是和韓楉樰說了一個,讓她有些意料之外的消息了。

「容楚越死了。」

當初,就是因為容楚越和哈克長天父子勾結,結果引狼入室,不僅將江山葬送在了自己的手中,還引出了後面這樣多的事情來了。

後來,容楚越在事發了之後,就馬山在自己的收下的護送之下離開了上京,這樣長的時間了,韓楉樰都沒有在聽到過他的消息了。

原本,還以為,容楚越會就這樣,從此以後,就銷聲匿跡了,沒有想到,這會兒,韓楉樰就聽到了,他死了的消息了。

「他真的死了,是怎麼死的?」

韓楉樰還真的是有些好奇,容楚越是怎麼死的,而且,他這樣的人,向來是很狡詐的,說不定,這次,也會是一個陰謀。

畢竟,之前的時候,容楚越就有過假死逃走的事情,當時還順便的坑害了容初璟一把,在他的身體裡面種下了蠱蟲。

「容楚越這次,是真的死了,而且,他的死,還是和韓楉榛有關的。」

容初璟看到了韓楉樰的表情,就知道她是想到了什麼了,於是,給了她肯定的回答。

畢竟,這是大事,容初璟肯定是要親自的去確認一番的,而這次,死的人,真的是容楚越,沒有人假冒。

既然容初璟都這樣的說了,韓楉樰自然是相信,死的人,是容楚越的,只不過,這其中,怎麼又扯上了韓楉榛了。

「這是怎麼回事啊?」

見韓楉樰疑惑,容初璟就將自己查到的,還有自己猜想的事情,都一起告訴了她了。

原來,韓楉榛從上京逃出去了之後,不知道用什麼方法,和容楚越取得了聯繫,就想著,借著他避避難。

可是,容初璟已經在追查韓楉榛的下落了,雖然不知道她的具體的位置,也已經查到了一些眉目了。

這以追查,就發現了容楚越和韓楉榛之間,似乎有著一些聯繫了,可是,還不能容初璟做出些什麼來。

韓楉榛應該是也察覺到了,容初璟的人,已經盯上了她了,產生了危機感了。 而且,韓楉榛很清楚,要是她落在了容初璟他們的手上的話,是肯定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的,同時,她也很清楚,這個時候的容楚越,是肯定不能護著她的。

說不定,到時候,等容初璟的找上門來的時候,容楚越為了自己著想,就把自己給交出去了。

畢竟,容楚越和容初璟還是親兄弟,而且,他們之間也沒有什麼生死大仇的,可是自己就不一樣了,韓楉榛很快的就將這些都想了一遍。

於是,與其讓自己到時候,被容楚越給交出去了,韓楉榛想著,還不如,這個時候,就將他給賣給容初璟,還能為自己爭取一線生機。

「所以,韓楉榛就這樣將容楚越給出賣了,而我的人,也確實,再次的失去了她的下落了。」

容初璟將這件事情,都和韓楉樰說了一下,說道韓楉榛的時候,語氣里是滿滿的冷冽。

對於韓楉榛這樣的行為,韓楉樰是不恥的,不過,她早就已經知道了,韓楉榛是個什麼樣的人了,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也是沒有多意外的。

「既然她跑了,那就算了,反正現在韓楉榛也翻不起什麼風浪來了。」

雖然,韓楉樰很清楚,韓楉榛就是他們的心腹大患,可是,這會兒,既然她已經逃跑了,他們也沒有必要花太多的心裡去對付她了。

這個時候,哈克蒙田已經死了,容楚越也死了,可以說,韓楉榛能夠仰仗的人,都已經死了,這會兒,她也就只能和一個喪家之犬一樣的,四處躲藏了,已經不足為懼了。

「要是韓楉榛從此以後安分下來的話,那到是算她命好,最好一輩子不要被我們遇上,要是她還是不安分的話,只要她敢對我們下手,自然就是能夠找到她的蹤跡的。」

韓楉樰冷著臉說著,要讓她就這樣放棄了對付韓楉榛,是不可能的,不過,她也不會為了這樣的一個人,就浪費了他們自己的時間的。

畢竟,韓楉榛現在,可比不上她陪伴著自己的家人來的重要,要是她真的有本事的話,就一輩子藏起來,不要被他們發現,要不然的話,韓楉榛想著,他們是絕對不會放過她的。

「楉樰,你說的對,韓楉榛已經將我們的生活害成了這個樣子了,以後,我不會再讓她來影響我們的生活了。」

容初璟聽了韓楉樰的話之後,鄭重的點了點頭,原本,他是想著,韓楉榛逃走了,不管怎麼樣,她也是要想盡辦法,將人給找出來的。

可是,這會兒,卻覺得,他們現在已經很忙了,沒有必要,在為了這樣的一個人,浪費他們的精力了。

不過,容初璟也不會就這樣放棄了去尋找韓楉榛的下落的,只不過,不會那樣的在意了。

就像是韓楉樰說的那樣,韓楉榛最好能多一輩子,也一輩子不要再對他們動什麼壞心思,要不然的話,容初璟肯定是不會放過她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