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的那些囂張跋扈倒是沒有在錢寶山身上發現,有的只是謙虛待人,偶爾還有點逗比屬性。

今天的離別宴何凡把錢寶山叫過來,假借喝酒的勁頭估計沖著他嚷嚷起來:「以後你小子要好好對小茹,不然我可不會放過你。」

對於何凡是真醉還是假醉錢寶山也不知道,但還是一臉認真的答應下來。

畢竟他本來就很喜歡洪倩茹,對她好不是理所應當的么!

看錢寶山不像是做作何凡這才罷休,裝做步履蹣跚的樣子讓王子傑扶著他回了房間。

第二天何凡臨走前又去馬場看了他的那匹汗血寶馬,還給它取了個霸氣的名字,追風!

雖然很想騎著它自由自在的賓士在馬路上,但何凡最後想想還是算了,估計幾天下來就得晒成小黑人了。

囑咐萬俊好好幫他看著這匹馬,說等他家裡的那個馬肆建好就會讓人把追風接過去。

對於這個萬俊自然是答應了下來,還勸說何凡到時候德多買一匹馬,不然追風一隻馬孤孤單單有些可憐。

何凡想想也是,追風一匹馬確是有些孤單,正好它是一匹公馬,那就給它找個女伴陪著吧。

就這樣何凡又在萬俊的馬場挑了一匹小母馬,這也是萬俊極力推薦何凡購買的。

雖然說是小母馬,但這匹馬的體型可不小,作為伊犁馬中的一員,體型自然比國內其它馬種還要大上一些。

它體格高大,結構勻稱,頭部小巧伶俐,眼大眸明,頭頸高昂,四肢強健。

不過價格倒是比追風便宜一些,萬俊只收了他六十萬。

而何凡也給它取了一個名字叫無影,取意來無影去無蹤。

處理完這些事情,何凡便又踏上了旅途。

轉眼一個多月過去,何凡已經在逛完東三省,而羅寶也終於被羅滿華接走了。

不過羅滿華並沒有親自來接,而且讓李子怡過來接羅寶,並且直接把她送去國外,聽李子怡透漏的消息好像說是羅寶的母親病倒了。

對於這點何凡也只能稍微安慰了一下羅寶,還不至於趕過去探望。

送走了羅寶對於何凡也算是輕鬆了,終於不用再天天去逛美食街了。

不過他心裡還是有些失落,畢竟跟羅寶也相處好幾個月了,這人忽然一走還真有些不習慣。

好在一件事情讓何凡從失落中走了出來,是他堂姐何寶樂要結婚了,至於結婚的對象自然是趙建剛了。

婚禮雖然是在五天後舉辦,但何凡還是提前買了機場,正好他東三省待滿十天的任務也已經完成了,而且系統任務也沒有規定不能中途離開。

把車子放在機場的停車場,隨後何凡便乘坐飛機飛往閩市。

閩市作為二線城市自然也是有機場,只不過離何凡家還有一段距離。

下了機場自然是有人來接送,也不是別人,正是堂哥何華文跟趙建剛兩人,回來之前何凡已經通知過他們了。

趙建剛現在鳥槍換大炮,以前白色的奧迪A4已經換成兩百多萬的寶馬740,應該是當成婚車來用了。

而堂哥何華文也沒有開他那輛雅閣了,而是換了一輛五系寶馬,對比趙建剛只能算是普通。

不過通過這個也能看出他們兩個這段時間都掙了不少。

趙建剛那邊自然不用多說,老宅那邊已經快要完工了,前前後後何凡已經打了五千萬給他了,少說也能掙個幾百上千萬。

而堂哥何華文開的火鍋店生意也是不錯,這幾個月也掙了不少,單單上個月營業額就有七十多萬,以百分之二十利潤來看一個月也能掙個一二十萬了。

看著身邊的人因為他生活變得越來越好,何凡心裡也是挺高興的。

打發王子傑跟吳旭濤去駕駛堂哥的那輛寶馬五系,隨後何凡便跟堂哥何華文一起坐上了趙建剛那輛嶄新的寶馬七系。

「怎麼感覺你現在胖了一些。」

趙建剛駕駛車子緩緩啟動后,坐在副駕駛位置的何華文便出聲了,詢問的對象正是何凡。

「有么!」

何凡不自覺的笑了笑,他這段時間確實是胖了不少,足足有十一斤,這讓他苦惱了一陣子。

都是羅寶的錯,何凡在心裡誹腹,要不是羅寶天天拉著他去吃這吃那,那他怎麼也不可能一下子胖這麼多。

好在羅寶現在走了,不然何凡都有些擔心跟她過了一年半載下來會成什麼樣子,估計羅滿華的體型就是他的前車之鑒。

「確實有,臉好像圓了一點。」

這時何華文再次出聲打斷了何凡的遐想。

「可能是最近伙食比較好。」

何凡摸了摸臉,確實多了一些肉感,下巴也沒有以前那麼尖了,標準的瓜子臉就快失去了,看來過段時間得好好鍛煉鍛煉了。

不過何凡很快就轉移了這個話題,畢竟這次回來可是參加趙建剛跟堂姐的婚禮,現在新郎官正在開車,怎麼也得先恭喜他一下。

何凡對著開車的趙建剛笑道:「趙哥,恭喜了,以後咱們就是自家人了!」

「嘿嘿,謝了!」

能得到何凡的這句話趙建剛很高興。

拋開何凡是何寶樂的堂弟不說,單單何凡是他的大金主身份,這簡單的一句恭喜就值得他高興一陣了。

「婚禮有什麼要幫忙的說一聲,都是自家人別見外。」

何凡這話也就是隨口一提,雖然覺得應該沒什麼能幫得上的,但能幫忙的事情他還是很樂於幫一把。

趙建剛本來就有件事情需要何凡幫忙,這下何凡自己開口,他倒是直接說了出來:「正好,我剛好有件事想麻煩你。」

「什麼事!」

何凡有些好奇。

「就是你那裡不是有幾輛跑車么,我就想看看婚禮那天能不能借我一輛當頭車。」

趙建剛有些扭捏的說道,他一直有個跑車夢,可終究還是沒下手。

兩百多萬其實也是能買輛R8的,但他為了工作還是買了寶馬七系,畢竟這樣看起來會比較穩重一些。

對於趙建剛的這個要求何凡自然不會拒絕了。

一來趙建剛也算是他的朋友,二來出嫁的還是自家堂姐,這車怎麼說也會借的,而且就一輛怎麼夠。

「這個簡單,你婚車隊找了沒有。」

何凡沒有一下答應,而且詢問婚車隊的事情。

趙建剛一聽這話眼睛一亮,立馬激動的說道:「還沒,這兩天正準備籌備。」

趙建剛不是傻子,何凡既然這麼問了,那肯定有他的用意,說不定他還會給安排婚禮車隊的事情。

果然,何凡開口說的話證實了趙建剛的猜想。

「那這樣,婚禮車隊的事情交給我,到時候我在婚禮前一天準備好。」

「謝謝你了小凡!」

趙建剛激動的道了聲謝,他知道這次他的婚車隊肯定是個豪華陣容了,最起碼何凡那幾輛千萬超跑都會出場了,這可是超有面子的事,畢竟何凡那幾輛超跑都是價值千萬的跑車,在閩市可是不常見。

「都是自家人,更何況這是為了我寶樂姐,你以後可不能虧待我姐,」

何凡用開玩笑的語氣說道,不過也算是對趙建剛的敲打了,省得以後何寶樂嫁過去受了委屈。

聽到何凡這句話,趙建剛臉色一正,保證的說道:「這個你放心,我一定會對寶樂好的。」

兩個大舅哥現在都在車裡,趙建剛就是有半點歪心思也不敢冒頭,更何況何凡這個小舅子還是他的大金主,以後生活想要過得好,那絕對要把何凡的關係整好了。

接下來車裡幾個人便開始閑聊了起來,基本都是結婚的瑣碎小事,還有就是趙建剛跟何凡討論家裡老宅的事情。

現在那套老宅已經煥然一新了,也可以稱之為新宅子了。

據趙建剛說再過一兩個月就能完工了,到時候就可以進去入住了。

幾人並沒有先回家,而是先找了一家酒店填飽肚子,畢竟這會也接近中午了。

等點完飯菜三人便坐了下來,趙建剛忽然想起一件事情,趕忙趁著這會詢問何凡:「對了,你上次跟我說要在你家新房子旁邊建個馬肆,可這地都規劃好了,現在可沒有空餘的地方建那個馬肆了。」

何凡上次也就是在威信上面跟趙建剛說了一句,不過那次具體也沒說就被羅寶拖去找美食了,所以這會趙建剛才會詢問。

聽見趙建剛的詢問何凡頓時想起來這件事,頓時笑道:「這個簡單,等過兩天我再叫我爸去把旁邊的幾塊地買下來就成了。」

他們家那個位置比較偏僻,所以旁邊房子沒有多少,都是空地居多,所以這隻要花點錢就能買下來了,無非就是錢多錢少的問題。

不過既然旁邊的地也要買下來,那自然得把這些地用圍牆圍起來了,何凡頓時詢問趙建剛:「圍牆還沒建好吧!」

「還沒,不過石頭已經運過來了,過幾天就準備開始安裝了。」

說到這趙建剛心裡就有些羨慕,何凡那些圍牆石頭可價值不菲,還有雕工手藝都很精湛,整體價值兩百多萬,這都能買他那輛寶馬七系了。

「沒安裝就好,你等我把周圍那些地拿下來再那重新改一下圖紙。」

何凡這話說得輕鬆,可趙建剛卻說道:「那這樣可就得多花不少錢。」

畢竟等何凡把周圍的地拿下來,那單單綠化跟圍牆就是一大筆費用,還不說何凡有沒有打算再建設其它亭子之類的。

「沒事,這小意思。」

何凡不在意的擺擺手,那些才值多少錢,再多的錢他都花了,現在這點最多也就多花個幾百上千萬而已。

趙建剛看何凡決定了,頓時也就沒有再說話了,畢竟錢又不用他出,而且他還能從中多賺一些,這對他來說簡直就是好事。

這頓飯也沒吃多久,幾人也就隨便聊聊一些生活日常跟過幾天婚禮的事情。

吃完飯趙建剛就把何凡送回家了,而老何跟何媽剛好在家。

這段時間不見老何跟何媽的氣色都好了很多,氣質也慢慢提高了不少。

而且何媽還去燙了個頭髮,看起來年輕了不少。

見這一幕何凡頓時打趣道:「媽,你這是年輕十歲了呀!」

「有么!」

對於自家兒子的誇獎何媽打心底高興,不過她更關心何凡。

打量了何凡一眼,何媽瞬間就發現有些不一樣了。

「你這是胖了?」

何媽圍繞著何凡轉了一圈,嘴角不自覺露出了笑意。

每個母親都樂於見到自家兒子能多長一些肉,只要不是太過於肥胖就行了。

何媽對於何凡能多長肉可是高興得很,畢竟何凡以前有些瘦了。

「嗯!這段時間確實胖了十幾斤。」對於自家老媽何凡自然是如實相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