寢室裡面空無一人,就四架床,整個寢室雜亂無比。

在他的印象里應該是有三個室友在的,不過三個傢伙一直以來都是對貝克敬而遠之,所以貝克跟他們也沒有什麼交情,幾乎都沒有怎麼說過話。

透過寢室的窗口獃獃的觀察起外面熟悉而陌生的世界,他怎麼也不明白自己怎麼一下子就穿越到現在來了。

從記憶中他已經知道了這裡就是一千年前,而且十分清楚自己目前所處的年月,在這個星葯發展還比較貧瘠的時代,作為一千年後的人他現在又該如何。

身為九品星藥師的他,饒是前世見過無數的大場面,但這次他卻充滿了迷茫和惶恐。

任何人從一個熟悉的地方,一下子跑到了未知世界或許都是這樣的心情,他甚至戲劇化般的掐了自己無數把,確定自己真的不是在做夢,這一切都是真實的。

清楚來龍去脈,貝克貝克臉色苦澀不已,前一刻他還在自己的研究室研究聖級星葯,后一刻就變成這樣了,不帶這樣玩兒的吧!

故人,摯友們……

想起前世的種種,特別是他的幾位故友他便神色黯然,雖然前世他是一個孤兒,沒有父母兄弟,但是他最終卻擁有了最真摯的朋友,腦海中不斷閃過故人的畫面,或許再也看不見他們了。

他現在的身份是一個廢物,一個三級星力師的小丫頭都能夠打敗他,還欠錢,在後世要是說出去絕對都沒有人會相信。

難道要我在這個世界從新開始?貝克埋頭思量了許久,喃喃道:「看樣子只能做好自己目前的角色了。」

「唉,這具身體也太差勁了。」貝克似乎接受了自己目前現狀,開始檢查起自己的這具身體,他發現自己的身體比較偏瘦,再感受到他的力量的時候,他真想跳起來大罵。

二十八段星之力,是的,沒有錯,真是無語,前世他修鍊星力的天賦也是極差,一身修為都是星葯堆出來的,不過相比起現在的身體,怎麼著也要好一點,在這個年齡階段的時候,那時候的貝克已經是能夠獨擋一面的星藥師了,星之力也不是二十八(2b)級。

本文由小說「」閱讀。 我站了起來,艾麗對我說道。

“周然,是不是馬濤已經醒了,如果需要,把他送到鐵血會的內部醫院。那麼你就不要擔心誰傷害到他了。”

艾麗的話不是沒有道理,但我想得要更深遠一些。馬濤一旦慢慢的好起來,隔三差五的有人過來看他。我暫且還不想將鐵血會的私家祕密醫院公佈與衆。

“艾麗,我會多安排人手保護的。至於馬濤轉院的事情,還要另做考慮。”我沒有直面回答,但仍然否定了艾麗的建議。

車到醫院,現在已經是夜裏九點多,所以醫院裏的人很少。我剛剛從車內下來,靶子便走了過來。

“老大!馬濤已經轉入普通病房了。我安排了兩個兄弟在門口守着,剛纔那兩個鬼鬼祟祟的傢伙突然不見了。可能是來打探消息的吧!”靶子有些焦慮的說道。

“靶子,別管他們。張蕊在暗中也安排的人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這件事情會搞清楚的。”我只是爲了打消靶子的顧慮,所以安慰着他。

“你跟艾總進去吧!我暗處盯着呢!對了,張警官剛纔來過,好像沒有得到什麼有價值的線索。”靶子說着,朝後退出了幾步。之後,身影便融入在了夜色裏不見蹤影。

我一愣,看來張蕊對這件事情很上心的。之後和艾麗去了馬濤的病房,病房門口處坐在兩個男人,大概就是靶子的兄弟了。見到我和艾麗走過來,趕緊站了起來。

“老大……”

“你們看好就行,坐下吧!”我淡淡的說了一句,很隨和。其實我也想做一個霸道總裁,跟安軒孫少他們一樣。可是,卻卻沒有他們那麼冷酷。每個人都是一樣的,哪有什麼高低貴賤之分?


推開了門,裏面的畫面很是溫馨。馬濤躺在病牀上,他的妻子春花拿了一張椅子坐在他牀頭。

有一聲無一聲的跟他說話,我知道這肯定是醫生叮囑這麼做的。但凡做過手術的人,夜裏都要陪他說說話兒。具體什麼原因,我並不是很理解。

“周總,你來了!”馬濤的妻子站了起來。

“怎麼樣了?”我問。

“已經沒有什麼危險了,醫生說只要好好養着,不發生術後感染的話,一個月後就可以徹底痊癒。只是我擔心這一躺就是一個月,鄉下還有一大家子。”馬濤 的妻子露出了爲難的臉色。

她是在擔心一家六七口人的生計,我輕輕安慰道。

“馬嫂,這些你不用擔心了。馬濤住院的費用,以及後續治療的療養費用,都會有衆誠集團承擔的。還有,在誤工期間,他的工資跟之前一樣,一分錢也不會少的。”

“周總,真是太感謝你了!你就是我們全家人的救命恩人。我們村也有一個人,在別的工地摔折了腿,結果包工頭把他扔進了醫院,就不見了蹤影。可憐他家裏四處借債,才勉強治好了他的腿,現在只能舉債度日。”馬濤的妻子連連感激着,艾麗也過來安慰她。

“嫂子!你放心,我們周總對待每一個工友跟兄弟一樣。你只放心的將馬哥照顧好了,錢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

“謝謝,謝謝……”

馬濤睜開了眼睛,看到了我和艾麗,想坐起來。我連忙給攔住了,他現在哪裏還能動彈。他的妻子只是將病牀的牀頭搖高了一些。

“春花,你跟艾總出去一下,有些話我想單獨跟周總談。”馬濤的聲音雖然有些微弱,但聽起來還是很清晰。

艾麗和他妻子走出了病房,病房裏便只剩下了我和馬濤兩個人。

“馬濤,你不要急,慢慢的跟我說。你知道打你的那些人的身份嗎?你的那個兄弟**也不認識他們。”我在馬濤的面前坐了下來,輕輕的問道。

“周總,我其實也不認識他們。前段時間,我就收到了一條恐嚇短信。讓我小心一些,說隨時會要了我的性命。所以我基本上晚上都不出工地,今天中午出去只是爲了買點東西。我還叫上了**,誰知道他們居然在大白天動手了。”馬濤嘆着氣,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你的那條信息還在嗎?”我問。

“在我的手機了,你自己拿去看看吧!我怕我媳婦擔心,所以就沒有跟她講。張警官問我認不認識那些人,我說不認識。另外也沒有告訴她短信的事情。”馬濤仍然擔心那些人報復家人,所以不敢跟警方說出真相。

我拿起了馬濤的手機,翻出了那條短信。

“馬濤,你自作聰明,斷了我們的財路。我會讓你惶惶不可終日,永世不得安寧。”

從短信的內容,並看不出是誰在恐嚇馬濤。但從這個手機號碼上,我看出了貓膩。這個號碼是謝染的,尤其後面的那1314四個尾號,我更是熟記於心。

這些人果然是謝染安排的?我的心像被什麼紮了一下生疼。謝染一次次的背叛於我,看來是真的無藥可救了。

我拿起了自己的手機,撥出了謝染的號碼。號碼一直處於關機狀態,看來的謝染做賊心虛,不敢開機了。

“馬濤,這個號碼是謝染的。我初步判斷是謝染所爲了,只要找到她的人,這件事情就可以真相大白了,我也一定會好好查下去的。”我安慰着馬濤。

“周總,如果真是謝染,我倒覺得不是那麼嚴重。我跟她打過兩回交道,感覺爲人還是不錯的。我擔心另有其人,別人只是打着謝染的幌子。謝染現在在哪裏都不知道,在說了。昨天那些人打我的時候,幾乎將背後的主謀都說了出來。謝染會傻到讓人打我,然後又自報家門嗎?”馬濤雖然受着傷,但是他的思維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

“那你打算怎麼辦?”我徵求着馬濤的意見。

“周總,我想這件事情就這麼算了。你能保得了我一時,卻保不了我一輩子。我家裏還有那麼多家人,若是把他們惹急了,他們再對我的家人不利,事態豈不是會更加嚴重?”馬濤說出了他心中的顧慮,我甚至懷疑馬濤已經知道了兇手是誰。只是馬濤擔心報復,便對我隱瞞了。

“既然如此,我還是把你送到鐵血會的私家醫院去吧!那裏的醫療條件並不比這裏差。只是工友想看你就沒有那麼方便了。”我頗爲無奈的說道,馬濤一向不畏權貴,仗義直言,這一次卻真的讓他寒了心…… 第3章令人震驚的實力提升

真是一個不夠吉祥的數字,難怪會是廢物……

正當這時一陣敲門聲打攪了貝克的思緒,導致他微微轉過頭去。

來人是一位青年,因為他看著貝克正一個人思考什麼,出於禮貌所以並沒有說話打擾,而是敲了敲寢室的門。

「您好,想必這就是302室了,有一封來自蠻荒城的信,需要交給一位叫貝克的人,請問……」

「我就是貝克。」貝克愣后立即站起來道。

「呃,你好貝克,找到你就太好了,這是你的信,麻煩先簽個字好么?」青年憨然怔了怔爾後很客氣的笑道。

貝克走過來,接過一支筆歘歘的在一個本子上面簽上了自己的大名。

「謝謝你的配合,請收好你的信,再見……」

青年來的快,走的快,畢竟像他們這樣送信的,一天要來回跑好幾十趟,風風火火很正常。

貝克緩緩的坐在了床上,先是看了看信面上的署名:「豪斯」

貝克猛的想起來了,豪斯是這具身體的主人的父親,看來是未見過面的父親給他捎信了,記憶中貝克的父親還是一位邊荒小城的城主,那座城叫蠻荒城,坐落在帝國往東處。

而巨神星力學院卻是在萊特城,離著蠻荒城至少幾千里,從這麼遠的距離送信過來,看來是有什麼事情囑咐。

索性撕開信封看了起來,觸眼,幾個強勁有力的大字:「貝克你還好么,一年未見孩兒父親真是想念……」


貝克,眉頭一皺,繼續看下去……

信上的前面部分說了些慰問的話,然後說了些家裡的情況,同時還說起了他弟弟的一些情況,貝克的這個弟弟他有些印象,他弟弟叫傑克,比他小一歲,長得圓圓臉,胖嘟嘟的,經常哥哥,哥哥的叫個不停,小時候老是跟著他屁股後面轉悠,兩兄弟從小親近。

信上說傑克成人禮剛過去,已經被送往了帝都的伽羅星力學院,伽羅星力學院在帝國是最為出名的星力學院之一,小傑克能夠進去,恐怕與他的天賦分不開。

在貝克的記憶力,傑克從小都展現了驚人的星力修鍊天賦。

撇開思緒,心緒再次回到信上,豪斯叫貝克好好修行,不用擔心家裡,修好星力將來成為強大的星修士,為家族爭光……

星修士,是這個世界衡量一個人實力的標準,除了星修士之外還有星藥師這個偉大的存在,當然還有一些很多聞所未聞的也存在著這個世界,不過總的來說在這個大陸,最主便是星修為主,其次便是星藥師,不過星藥師一直以來實在太少了,藥師的要求比修鍊星力成為星修者更為苛刻……

星修者總過分為十級,星者,星徒,星師,大星師,星宗,星王,星皇,星尊,至尊,星聖……

前世的貝克就是一位六級星王強者,雖然他的修為是星葯堆起來的,但是境界卻真實的是星王境,這點不容置疑,同時他也是一位九品星藥師,這才是他引以為傲的身份,不過現在嘛……

苦苦一笑。

搜索記憶中的貝克,他是一年前的一個盛夏的時候就進入了巨神星力學院學藝的,他還記得那會兒父親路趕千里,賓士遙遠的路程送他的情形。

貝克是廢物這件事情,他並沒有告訴豪斯,每次在回信的時候都是說自己很好,星力每天都突飛猛進,很快就能成為強者了芸芸,其實……

這都是騙豪斯的而已。

長嘆了一聲,貝克收起了信,他已經徹底接受了自己目前處境的事實,話說回來他不接受都不行啊……


盤在床上,雖然他已經從各方面信息相信自己擁有了一個廢物的身體,不過他還是想修鍊一下看看,事實上他除了修鍊之外也根本找不到事情做,身上唯有五個星幣的他能夠做什麼呢?

或許要不了多久就連吃飯都成困難了……

搖了搖頭,只見他手上立即擺了一個修鍊的手勢,可當他試探著進行星力修鍊之刻,一個令人震驚而詫異的事情,促然般的降臨在了他的頭上。


貝克整個人猛然一震,他竟然很清楚的聽見身體中某物破碎之聲,似乎身體中某個阻礙物消失了,整個人瞬間一輕。

「這是怎麼回事。」貝克瞬間睜開眼睛,徹底震驚了。

只見他身體中星力從他開始運轉之後就一直轉個不停,猶如江河之川浩然不息,星力在身體中毫無阻礙可言,順暢不已,一股股星元素開始從四周進入他的身體,在裡面流竄,最終進入肚臍以下三寸那個拳頭大小的地方,便是人體星海。

星海就像餓狼似得,多少都能吃下,簡直猶如鯨吞吶!

而他身上的氣勢,不斷的滋長。

二十九段,三十段,三十一段……一直到六十五段才開始逐漸減緩。

貝克被自己身體內部的情況嚇懵掉了,半響之後他回過神來,確定自己身體內部的星力已經達到了六十五段,而他剛才還是二十八段,如果說出去別人肯定不會相信,甚至嚇倒一大片。

到底是什麼原因促使這樣的呢,這個情況很詭異,從別人稱呼他廢物可以看出,這具身體的原主人,應該是星力修鍊上面的廢物才對。

而一下子變成了這樣子,難道會有什麼後遺症?

貝克急忙利用自己身體中那微末的神識,當即又是一愣,他本只是條件反射般的利用神識,沒想到意念之海真的分出一股神識,雖然這股神識很弱,相比起自己前世的五星藥王的時候自己這神識確實微末,可是要是讓人知道一個星力六十五段的人,居然在這個階段可以利用神識,不知道要嚇呆多少人。

正常情況下,神識達到了一級星者鞏固之後的時候才應該具備的……

難道是因為自己的到來,讓這具身體出現了變化?心思萬千,變化來得太快了,以至於他都沒有反應過來。

其實貝克之所以有神識,那是因為他本身靈魂中就帶有自己重生之前的一些神識,雖然神識所留不多,但是卻是六級星王的神識,哪怕一絲也不是普通人能夠比擬的。

其次就是因為他奪目前這具身體所帶的靈魂殘留,似乎已經成為他身體的一部分,所以他的靈魂比任何人都要強大,神識也是靈魂的附加產物當然更加強大。


本文由小說「」閱讀。 我跟馬濤說了一會話,讓他安心靜養。之後,和艾麗一起離開了醫院。是夜,靶子和他的兩個兄弟,將馬濤悄悄的送到了鐵血會的私家醫院。

我跟艾麗說起了馬濤的事情,艾麗也感到很奇怪。如果真的是謝染,她絕對不會用自己的手機號給馬濤發信息,這不是自己暴露身份嗎?那倒底又是誰呢?我感到整件事情,遠非那麼簡單。

“周然,這幾天沒見安軒有什麼動態。謝染不見了,他居然沉得住氣。我想應該從他那裏入手。”艾麗若有所思的說道。

安軒是何等狡猾之人,想從他那裏探到什麼口風,恐怕是好比登天。我馬上給否定了。

“不能指望安軒能夠幫上什麼忙,他不從中搗鬼就阿彌陀佛了。時間不早了,還是先還回去休息吧!馬濤也只有讓他在醫院裏養着,他自己都不想追查下去。我們做再多的努力又有什麼用?”此時的我感到很無奈,今晚的一件件事情着實讓人煩透了。首先便是祕書王青在我酒裏下藥,之後是大舅找我興師問罪。

我和艾麗回到了酒店,然後各自回房睡覺。若是往昔,艾麗一定會在我的客房裏跟我鬧上一會兒。但是今天,兩個人都懷有心事。這一夜,我輾轉無眠,睡得並不安穩。幾次爬起來,坐在沙發上抽菸,眼巴巴的盼着天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