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常人,哪怕再強,體內若是沒有聖人法則,便不可與聖人交手。

但是,在和李瀟交手過程中,斯丹宗可是清楚的看到,李瀟的體內竟然有聖人法則!

雖說,那些聖人法則,李瀟如今無法動用,但不管怎麼說,那都是聖人法則。

有了這東西,或許李瀟真的能和聖人一戰!

「我已經很低調了呢。」

此刻,李瀟長嘆一聲,看向遠處,眼中卻閃過一縷寒芒。

所謂,樹欲靜而風不止!

李瀟如今想要安靜的修鍊,可惜,有些人卻不如他所願。

尤其是這次,也不知是誰,竟然能指使風族,金族,九曲峰三大頂級勢力前來殺他。

若非如今他在三鼎聖院,怕是要讓詩長歌出手,才能化解這一場危機了。

「能幫我去查一查,到底是誰在指使三大勢力嗎。」李瀟說道。

「可以,但需要一些時間。」斯丹宗說道:「不過,就算查不到,也能找到一些線索。」

「嗯。」李瀟點頭道。

說罷,李瀟略帶深意的看著斯丹宗,似乎在思考什麼。

沒過多久,李瀟便問道:「若有一天,人族和天魔兩族展開生死存亡之戰,你會退縮嗎?」

「退縮?不存在的。」斯丹宗當即搖頭,道:「莫說是我,整個斯族的人都不會退縮。」

「身為人族,在人族生死存亡間,若是退縮,那還做什麼人!」斯丹宗凝聲道。

「如此,便好。」李瀟輕語,隨即一指點出,落在了斯丹宗的眉心之處。

剎那間,斯丹宗激動,他還以為李瀟又要傳授給他煉丹手法。

然而,當十幾息后,灌頂之術結束時,斯丹宗眼中充滿了驚駭與驚喜之意。

「以後,你就是丹塔的傳人了。」李瀟說道:「莫要辱了丹塔。」

這一刻,斯丹宗豁然起身,瞪著眼睛,盯著李瀟。

他無法相信,消失已久的丹塔傳承,竟然在李瀟手中,並且還傳授給了他!

要知道,這等傳承,哪怕是天魔兩族都眼熱!

「你……到底是誰?」斯丹宗眉頭微微一皺,懷疑李瀟的身份。

當然,他沒懷疑李瀟是人皇,而是在想,李瀟或許是丹塔某個大能的後人。

然而,李瀟沒說話,只是輕輕的搖頭,長嘆一聲后,便離去了。

半天後,斯丹宗的手下在三鼎聖院內的一座山峰上,找到了正在穩固根基的李瀟。

一見面,這人便神色古怪,低語了一聲:「還有心情在這裡修鍊,外面都鬧翻天了。」

「什麼意思?」李瀟愕然,他這才修鍊沒多久,三鼎聖院內難道又發生大事了?

「指令殿把你拉出了黑名單,現在一大群人,正在指令殿門口申請決鬥。」這人說道,就這麼盯著李瀟,心裡則在想,眼前這個少年,那是有多招人恨啊。

要知道,指令殿如今人滿為患,排隊更是排到了廣場上!

而凡是去申請決鬥的人,決鬥目標,都是同一個,那就是李瀟!

這一刻,李瀟也是發覺了有些不對勁,不由嘀咕了一聲:「指令殿怎麼把我拉出了黑名單……」

「天魔兩族的頂級天驕,聯名上書,指令殿才將你拉出了黑名單。」這人解釋道,隨即指著三鼎聖院的後山,道:「要不,你先去三鼎聖壁中避一避?」

「避?憑什麼?」李瀟皺眉,隨即傲然,道:「一群廢渣罷了,就算與我決鬥又如何,本皇無懼!」

「他在這裡!」

「終於找到他了!」

……

李瀟話音剛落下,遠處突然傳來幾道叱喝之聲。

幾息之間,便看到十幾個天魔兩族的少年,出現在了這裡。

這十幾個人,境界都很高,達到了通幽境九重,一身氣勢,宛若長虹。

並且,這些人手中,都拿著申請書!

「申請以通過,李瀟,你受死吧!」

「讓我先來!」

……

這一刻,不等李瀟開口,這十幾個少年便爭執了起來。

只因,決鬥雖然申請通過了,但是也有規矩,這群人只能一個一個的上。

而在他們眼中,李瀟太弱,誰先上,誰就能鎮壓李瀟,出心中的一口惡氣。

因此,一時間,這群人吵了起來,誰都想要第一個出手。

「別爭了,一起上吧。」李瀟黑著臉,陰沉道:「真是把我當軟柿子了,隨便來個人都想捏我幾下?」

「這可是你說的!」

「好!那就一起上,大家一起出口心中惡氣!」

……

這人群倒也沒客氣,幾聲怒喝之下,便朝著李瀟衝來。

吼!

……

然而,當李瀟施展法相,十尊霸下法相顯化,龍吟爆發后,這一戰很快就結束了。

十尊霸下法相,如擎天柱一般的四肢,橫掃而出,似有無匹之力。

僅僅是一個照面而已,這十幾個天魔兩族的少年,便被拍到在地。

「真不懂你們心裡在想什麼,好好的修鍊不好嗎,非要去指令殿申請與我決鬥,這不是找虐嗎。」李瀟戲虐道,手指連番點出,廢掉了這群人的修為。

「這傢伙,怎麼會這麼強!?」

「不可力敵啊!」

……

此刻,一群人躺在地上,渾身抽搐,感覺肉身都快被霸下法相拍碎了!

(本章完) 一群通幽境的天驕,結果在李瀟手中,連一招都擋不住。

這一刻,眾人才明白,眼前這個人族少年,太強!

「以我的實力,通幽境早已無敵,但若是遇到天地境的修士,我怕是要吃虧了。」李瀟輕語道。

說完,只見他起身,朝著遠處飛去。

這一幕,落在他人眼中,就好像李瀟這是在逃跑。

「天地境修士能對付他!」

「去請人過來!」

……

當即,躺在地上的一群人眼中露出一絲寒芒,掙扎著起身後,便準備去叫人。

而他們的速度很快,辦事效率也很高,沒過多久,便有五個天地境六重的少年找到了李瀟。

然而,這一戰很快就結束了。

「天地境六重,還是弱了點,要是遇到了天地境七重的,我怕是要被鎮壓了。」

此刻,李瀟神色凝重,站在原地,看著躺在地上的五個天魔兩族的少年。

其眼中似乎閃爍著害怕之意,說完這話后,又是匆忙離去。

「去叫人!」

「他自己都說了,打不過天地境七重的,這就去叫人來鎮壓他!」

……

半柱香后,這五個天魔兩族的少年,請到了各自族內的天驕,隨後又在一座山峰上,找到了李瀟。

結果,這一戰,結局已經是與之前一樣。

當李瀟施展霸下法相后,這天地都為之動容。

如擎天柱一般的四肢,橫掃之下,這幾個天地七重的少年,瞬間被鎮壓。

「哎呀……沒想到我這麼強。」李瀟看似有些意外,但隨即眉頭一皺,嘆息道:「這怕是我的極限了,若是遇到天地境八重的修士,我必敗無疑。」

說罷,李瀟神色一凝,當著這群天魔兩族的人的面,道:「我該找個地方躲一躲!」

話音落下,眾人只見李瀟「倉皇而逃」。

「他已經動用了全力,天地八重修士,必定能鎮壓他!」

「這一次,我看他必死無疑!」

……

半天後,天魔兩族中,又有幾個天驕被請動,境界都在天地境八重。

沒有什麼意外,這幾人很快就在三鼎聖院內找到了李瀟。

「李瀟!這一次你跑不掉了!」

「鎮壓你!」

……

這幾人怒斥,氣勢磅礴,氣焰高漲。

然而,他們話音還沒落下,便看到十尊霸下法相朝著他們壓來。

砰!

砰!

……

幾道悶響后,這幾個天地八重的人,連出手的機會都沒,便被鎮壓在了地上,奄奄一息。

有幾個,更是暈厥了過去。

「不行了不行了,若是遇到天地九重的人,我怕是真的要被鎮壓了。」李瀟此刻的臉色看似很不好,似乎在擔心。

然而,被鎮壓的那幾個天魔兩族的少年,在聽到這話后,滿臉通紅,隨即胸膛劇烈的起伏了幾下,一口老血噴洒而出。

「你這是在坑人!」

「之前說天地七重就能鎮壓你,後來又說你打不過天地八重……」

「尼瑪!我估計天地九重的人來了,也要被他一巴掌拍倒在地,這傢伙之前是在故意坑我們,引我們上鉤!」

……

這一刻,眾人才醒悟了過來。

之前,李瀟看似害怕,看似在躲,實際上呢,呵……

「你們怎麼能這麼說,我以動用了全力,也知道自己的實力,若是遇到天地境九重的修士,我必敗無疑。」李瀟十分嚴肅的說道。

說罷,李瀟看似很擔心的樣子,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嘀咕道:「我這小心肝,真是怕怕的,看來要趕緊找個地方躲起來了!」

說罷,李瀟身影一閃,當即消失在了原地。

「他說的到底是真是假?」

「別管他真假,這次請塑身境的天驕來干他!」

「沒錯!直接請出塑身境的!」

……

而就在當天夜晚,三鼎聖院南邊的一處山峰上,一道道爆響響起。

遠處的人,只看到那裡光輝閃爍,法相顯化,似在開天闢地一般。

直到半柱香后,那裡恢復了平靜,隨即幾顆流星從那山峰上飛射而出,墜落在了廣場上。

「這……不是流星……」

「我去,這不是十翼天族,塑身境三重的天驕石森澤嘛,怎麼被打成這逼樣,太慘了吧!」

「這是魔族二壇的天驕於鋼,塑身四重,怎麼……被誰給打成這樣了,連修為都被廢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