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啊,也不知道該怎麼稱呼那些身體變異的覺醒者,獸人?人 獸?”

聽到這話,秦陽嘴裏饅頭險些噎住他。

他想給父母做點心理準備,服用下蓮子後,要是覺醒了,肯定會有些許變化。

最後,他還是沒有提起蓮子的事情,準備等會兒出去獵殺一隻野獸,先給父母吃幾天野獸肉,將體質增加上去,再服用蓮子。

吃過飯,秦陽找了藉口要去散步,直接出門去。

他出了門,直接就竄到了城外,東挑西選,找到了一隻實力不錯,肉質看起來就很好的大熊。

直接動手,一拳將大熊擊殺。掏出路上買來的麻袋,裝着就走。

山路上,有不少獵殺野獸的人都看過來,估測了一番麻袋的大小,又將頭縮了回去。

秦陽暗道幸好,洛城人太多了,還好買了一個麻袋拖着,不然直接帶來一頭大熊,免不得引人窺測。

但就算有麻袋,他現在也很吸引人。

最後,秦陽受不了,掏出沐氏商城的名片撥通,和對方溝通一番,對方同意派來人接收。

在城市邊緣,一輛卡車過來,下來幾個大漢。

秦陽將麻袋打開,對方看到體型龐大的熊,也是頗爲震驚,直呼此人是個高手。

最後,對方直接付了錢,秦陽割下一些最肥美的肉,將整隻熊都賣給了對方。

回家,秦陽打開冰箱就往裏塞,李慧從一邊出來,看的驚奇。

“小陽,你從哪買來這麼多肉?”李慧問道。要知道,現在物資有些緊缺,尤其是肉食,稀少的人。

因爲不少圈養的牲畜都進化了,人們根本控制不了。

“剛纔路上買的,恰巧遇到一個團隊在賣肉。”秦陽笑道。

他這話半真半假,因爲路邊真的有一些團隊在售賣野獸肉,而且看起來,生意還不錯。當然,他們賣的都是些兔子,刺蝟等。

“這肉這麼完整,居然是一整塊!”李慧看出來情況,驚訝的開口。

要知道,秦陽拿回來的這塊,足足有幾十斤,完整無缺,是一整塊大肉。

“哦,有個團隊獵殺到了一隻闖進城市的熊,我過去的早,直接買了一整塊。”秦陽很認真的解釋。


“是這樣?”李慧不愧是秦陽的媽,總覺得秦陽在演戲。

“那肯定啊,媽,今天咱就吃這塊肉吧,我給你打下手。”秦陽趕緊轉移話題。 接下來的幾天,秦陽都在洛城附近轉悠,他買了新的面罩,裝扮新的身份。

這幾天,洛城周圍的野獸十分不安寧,因爲來一個大魔王,見獸就殺,毫不留情,沒有獸能夠躲開對方一拳。

在野獸中有句話流傳:寧遇隕石天災,不遇人形天災!

秦陽將擊殺的野獸全部賣給了沐氏商城,他成爲了對方的座上賓,只要他一個電話,對方就會派車來拉走。

秦陽從城外回來的時候,看到城內巡邏的治安人員,穿着奇特的制服。不由得,想起來秦正史。

他曾問過秦正史的態度,不想秦父異常堅決。是絕對不肯離開治安部門的。

秦陽也沒法干預,還好秦父秦母已經吃了多天野獸肉,身體都有強化,進來幾天,就可以給父母服用蓮子了。

走至城中心,猛然間有強烈的震動從城邊緣傳來,這震動夾雜的能量很少,更像是……炮擊!

“快躲避,野獸襲城了!”有人猛然間大喊,頓時引起無數人的驚恐。

秦陽也是心驚,要知道洛城的防守可不弱,光是他這幾天在城市邊緣看到的武器,哪怕是千萬野獸而來,也無法衝破。

他並沒有着急躲避,而是快速掏出手機,第一時間給父母打電話。

一切安好。

母親在家裏,父親也只是負責城內的治安。

他在路邊找了座位, 女總裁的終極殺手 ,果然,網絡上的消息要豐富的多。

有記者冒死前往洛城邊緣,拍攝到了現場照片。密密麻麻無數的野獸排成隊,兇猛的朝着洛城奔襲。

而洛城一方同樣不相示弱,無數的火力一起發射,各種新型的武器,專門針對野獸的武器,橫掃地面和天空。

秦陽收起手機,準備回家,在外面久了,父母會擔心的。

“已經打退了!”這時候,身邊有人發出劫後餘生的感嘆。

秦陽也感覺到,城外的槍炮聲已經削弱,這場野獸襲城,來得快去得也快。

“查!玄門所有人出動,一定要查清楚襲城的原因!“洛城的高層宣佈道,出動了無數人,因爲今天的襲城太過於突然。

秦陽趕回家裏,便是看到一臉焦急的李慧。

“媽,別擔心,不會有事的。”他開口安慰。

李慧很焦急,責備秦陽以後不能隨便出去了。

到了晚上,秦正史也回來了,他有些疲憊,今天野獸沒有進來搗亂,但是趁機作亂的人卻是不少。

光是今天一下,就抓到了不少犯罪分子。

這時候,網絡山也出現了新的消息。

“全國各地都有野獸暴動,好像是串聯好了一般,太恐怖了!”

有人將消息總結,得出這麼一個結論。

“有一頭獸王出了祕境,雖然沒有襲擊人類,但威勢滔天,讓人害怕!”

據報道,這頭獸王好像在觀望人類社會,若非人類一瞬就建立了強大的防禦,恐怕這獸王有襲城的可能。

“峨眉山老猴王出祕境,捍衛一方和平,稱這是和人類友好相處的前提!”

也有人發出消息,很快,人們對於老猴王的好感無限上升。

“天啊!不好了,王屋山蟬王再次出現,引發巨大災難,它……在襲城!”有人驚恐的發表了言語。

一時間,無數人恐慌,網絡上,也宛如燒開的沸水般。

蟬王襲城,就好像是一顆驚雷,讓無數人都大腦空白!

秦陽在客廳內將新聞全部看完,臉色沉重。今日的大範圍襲城,可以看出很多問題。

最爲明顯的,就是野獸也並非一條心,各有各自的算計,有些主張入侵人類社會,也有些則是希望和平共處。

秦陽感到一股莫大的危機,他知道,不能再等待了!

當即,秦陽從身上掏出三顆蓮子,擺在桌子上。

“爸,媽,你們將這幾顆鏈子吃下去。”秦陽開口。

“小陽,這是什麼東西?”李慧一時間愣住,因爲秦陽的表情很嚴肅,而且這幾顆小小的蓮子,光澤璀璨,青翠欲滴,一看就不凡。

“這是覺醒果實!”相比於李慧,秦正史的見識要更多,他曾經見過不少覺醒果實,雖然皆和他無關。

“是的。”秦陽肯定道。

“什麼?!”李慧驚呼。

她怎麼也想不出,覺醒果實這種珍貴的東西,會出現在她眼前。

要知道,網上一顆覺醒果實,就足以賣出數億的價格!而現在,她兒子手中,居然有……三顆!

復仇總裁,女人誘你下地獄 不對,這……這是蓮子!王屋山蓮子!”秦正史猛然打顫,他想起來一個視頻,是王屋山祕境傳出來的。

據說,珍貴無比的蓮子有一部分被鹿力大仙帶走,沒想到會出現在這裏!

我的鬼面男友 ,鹿力大仙帶走了蓮子,那日救他的也是鹿力大仙。

“難怪……”秦正史搖着頭感嘆。



難怪他會感受到那日鹿力大仙身上的憤怒,會感到熟悉。因爲……鹿力大仙就是秦陽!

“小陽……”秦正史發問,看着秦陽,他還要確認一下,因爲這個猜測實在是太震驚了。

“是我。”秦陽直接承認了。

他早有心理準備,蓮子一但出現,身份是一定要暴露的,所幸不如和父母坦白。

“小陽,你去王屋山祕境了?!”相比起秦正史的驚訝,李慧則是滿臉擔憂。

秦陽心裏一咯噔,忘了這茬。他當時可是拍着胸脯保證,一定不會去危險的地方。

“媽,你聽我說,當時我也是形式不由人,這不是怕您擔心。”秦陽趕緊解釋。

“你這死孩子,有沒有傷到哪裏,趕緊給媽說。”李慧沒有責備,反而一臉害怕,因爲在她看來,排在第一的就是秦陽的安全。

“媽,你放心,我身上一點傷都沒有。”秦陽安慰道:“你兒子可是人送外號鹿力大仙,誰能傷到我!”

“鹿力大仙?”李慧也是剛反應過來,擔心則亂,現在冷靜下來,她也看過網絡上的視頻,立刻就猜出了秦陽的身份。

“小陽,你是鹿力大仙?你現在的實力是不是要遠超別的覺醒者?”李慧一瞬間就閃過很多想法,最後問出這個一個問題。

“是的。”秦陽很肯定。

他在告訴母親,他實力很強,足夠應對大部分危險,不必爲他擔心。

“你肯定吃了很多苦,媽不問了,只要你以後記得管好自己就行。”李慧說道。

她很明白,秦陽既然能有這樣一身實力,必然是吃過了無數的苦頭,哪有不勞而獲的實力?

同時她也明白,秦陽不再是那個需要她每天呵護的孩子,已經長大了,在外界都有名氣了。

“小陽,你自己吃過這種蓮子嗎?”秦正史已經接受了他兒子就是鹿力大仙的情況,問道。

“就是,小陽,現在你的實力最重要,你先提升自己。”李慧也在一邊道。

“放心吧,這蓮子吃夠了數量,就吃不下了,我早就不需要了。”秦陽解釋。

“那我就放心了,既然如此,我便吃下這蓮子!”秦正史鬆氣。

他很坦然,接着就有些激動。

新時代以來,他身位治安管理人員,最是深刻的體會到普通人和覺醒者之間的差距,而且覺醒者罪犯,也是最難以管理。

李慧接過一顆蓮子,還是有些不真實,這麼珍貴的東西,居然到了她手裏!

“爸,媽,你們先各吃一顆,看看效果。”秦陽開口。

“對了,小陽,你說的長老虎尾巴,長鹿犄角,是真的嗎?”李慧正在一邊開口,到了這個時候,她也開始關注這些問題。

“別管這些,就算是尾巴和犄角一齊長出來,我也高興!”秦正史在一邊開口,很是興奮。

這可是大機緣,別人想求都沒有,還計較那麼多做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