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陽朝著她身後看過去,仰著小臉問:「媽咪呢?」

呂曼曼心口一痛。

自從機場分開之後,她就和艾濃濃聯繫過一次。

艾濃濃被孟星辰給帶走了,讓她先幫著照顧小太陽,說是只要找到辦法脫身,就儘快來和他們匯合。

可是這都三天了,艾濃濃還連影子都沒有看到,音信全無。

艾濃濃說過,怕被孟星辰發現,之前聯繫的電話號碼她不會再用了。

呂曼曼還是嘗試著撥打過,結果一直是關鍵狀態,看來艾濃濃是真的沒有用之前的手機號碼了。

現在根本聯繫不到艾濃濃!

要是時間短她還可以糊弄過去,可艾濃濃要是一直不回來,她該怎麼跟小太陽解釋?

呂曼曼強打起精神,笑著說道:「你媽咪有事,在公司里加班呢!小太陽乖乖的,很快媽咪就回來了。」

小太陽一張可愛的小臉皺成了包子臉,「姨姨,你該不會是在說謊吧?」

「怎、怎麼會呢?」呂曼曼尷尬臉。

小太陽可愛的小眉毛微挑,「姨姨你每次撒謊的時候,你就會不由自主的扯住你的衣服,你自己沒發現嗎?」 「我哪有啊,呵呵!」呂曼曼懊惱地去看自己的手。

卻發現她被騙了!

她根本就沒有扯自己的衣服啊!

呂曼曼抬起頭,看到小太陽正似笑非笑地看著她。

讓她不得不感慨,基因真是強大啊!

眼前的這張可愛到炸了的小臉,和孟星辰那張俊臉幾乎一模一樣。

任何人只要看一眼,都會看出他們是親生父子。

而小太陽雖然沒有見過他的父親,卻完美的繼承了他父親的腹黑陰險。

小太陽像是小大人一樣的嘆了口氣,「好了好了,姨姨你不要緊張,我只是隨便問問,你還是趕緊去做飯吧!」

呂曼曼鬆了口氣!

「呵呵,那我去給你做飯了,你自己在這裡玩吧!」

走到廚房,她才反應過來。

小太陽不過是個三歲的小娃娃,她是不是太小題大做了!



艾濃濃這一次的發作,可比之前都厲害。

吐了個昏天黑地,胃裡吃的一小碗面很快就吐光了,接著就開始吐苦水,模樣要多慘有多慘。

孟星辰氣得丟下她,去洗澡了。

他足足洗了一個小時,才把那個該死的女人吐在他身上的污物給清洗乾淨。

攝政王妃很難為 被她弄髒的衣服直接丟掉,根本不會再穿了。

他洗完澡出來,臉色陰沉得要滴出水來。

管家十分猶豫地走上前來。

「什麼事?」孟星辰一個冷眼掃過去,表情十分凌厲,下巴綳得緊緊的。

「孟先生,我看艾小姐這個情況有點嚴重,她還在吐,看起來真的很不妙啊!最好還是儘快送去醫院看看吧?」

孟星辰冷冷地哼了一聲。

這個女人不是很能氣他嗎?

最後還不是把她自己給折騰那副鬼樣子了!

「孟先生?」管家等了半天,都沒有等到回答,有些猶豫地又開口喊了一聲。

孟星辰揮手,「我親自送她去醫院!」

送去醫院檢查下也好。

現在他只要一碰到她,她馬上就會吐。

要是檢查出來她是假裝的,他肯定不會放過她的!



儘管艾濃濃十分的不情願,可她根本沒有半點力氣,被孟星辰給強行拽上了車,給送到了醫院。

接到消息的醫生們嚴陣以待,早就在醫院大樓的下面守著了。

等到孟星辰的汽車一到,醫生們立刻沖了上去。

艾濃濃被送進了醫院,接受了一系列的身體檢查。

她什麼力氣都沒有,只能任由醫生們折騰。

幾乎每個科室都要去走一遍,檢查項目的表格就有十幾頁,詳細程度簡直令人髮指。

要是不知道的人,還以為艾濃濃這是得了什麼不治之症呢!

艾濃濃有氣無力地問道:「我是不是快要死了?」

醫生們的表情一個比一個嚴肅緊張,「艾小姐,你不要擔心,我們會盡全力對你治療的。」

完了!

看來她是真的得了什麼重病了!

直到三個小時后,醫生們拿著一疊檢查單去見孟星辰。

醫生們站在孟星辰的面前,一個個的表情緊張,比做一場世界級難度的手術還要緊張不已。

主要是因為孟星辰的氣場實在是太強大了,讓他們這些人都不敢說話。

最後,還是主任醫生鼓起勇氣,走了上去。

「孟總,艾小姐的身體有多處軟組織受傷,額頭上的傷口也止住血了,她還有一點輕微的胃潰瘍,為了安全起見,最好還是住院治療。」

孟星辰微微蹙眉,「她一直乾嘔是因為胃潰瘍?」

主任醫生斟酌了一下語句,「根據我們的會診,認為艾小姐是因為壓力過大,胃部才會發作痙攣。」

「壓力過大?」

「是的。」主任醫生解釋道:「艾小姐看起來受了不小的刺激,我們的護士人員在給她做檢查的時候,她也非常排斥護士碰到她。艾小姐之前是不是受過這方面的刺激?」

孟星辰想起自己之前跟她發生關係的時候,她非常排斥。

也是在那之後,她就開始乾嘔了。

難道還真是和這個事情有關係嗎?

錯愛成真 主任醫生欲言又止的,主要在艾濃濃在檢查的空隙,偷偷跟護士要了私-密-處消腫的藥物。

再聯想起艾濃濃渾身上下到處的淤青,還那麼排斥別人碰到她。

真相已經呼之欲出了!

主任醫生雖然心裡自認為已經猜到了真相,但是他當然是不敢問出口的。

好好活著不好嗎?

孟星辰又問了一句:「是不是只要她的胃潰瘍治好了,她就不會再吐了?」

「這個……」主任醫生斟酌了一下,「主要還是心理問題,只要不給艾小姐太大的壓力,相信她會不藥而癒的。」

見孟星辰沒說話,主任醫生試探著說道:「孟總,要不要給艾小姐辦住院手續?」

孟星辰點了點頭。

隨即,艾濃濃被送進了VIP病房。

有一個護士拿著一隻藥膏走了進來,見艾濃濃睡著了,伸手就要去掀艾濃濃的裙子。

然後,手腕被一隻大手給狠狠扼住。

孟星辰渾身都透出攝人的寒意,「你想死?」

護士哪裡見過這麼可怕的人,臉都被嚇白了,結結巴巴地說道:「是……是艾小姐問我要的藥膏……我見她睡著了,就想幫她……幫她上藥……」

是艾濃濃主動要的?

她受傷了卻不想他知道?

孟星辰如鷹般銳利的視線,落在了護士手裡捏著藥膏。

「給我!」

他拿著藥膏,快速地掃了一眼說明書。

知道護士沒有說謊,可神色卻沒有半分緩和。

因為這個護士居然這麼大膽,敢看他的女人!

「把葯給我就行了,你出去!」

「可是……」

「滾!」

護士被嚇跑了,還順手把門給關上了。

孟星辰手裡捏著藥膏,沒好氣地看著因為疲憊而睡著的女人。

之前檢查的項目太多了,時間也太長了,艾濃濃又累又困,就忍不住睡著了,直到現在也還沒有醒過來。

孟星辰先是走過去把窗帘拉上,確定不會被外面窺視到一星半點,這才重新走回到了病床前。

他毫不客氣地將被子掀開,將艾濃濃的褲子連同裡面的***,一起扯了下來!

艾濃濃因為太累了,睡得很沉。 當孟星辰給她上藥的時候,她只是微微皺了下眉頭,但是也還是沒有醒過來。

孟星辰的黑眸掃了過去,果然看到她身上不少地方都有傷痕。

他的黑眸深了下,都傷成這樣了,她都不知道喊疼的嗎?

還悄悄的問護士要消腫的藥膏,都不告訴他。

孟星辰越想越覺得生氣,可手上的動作卻是完全不符合的輕柔。

他將藥膏的蓋子擰開,擰了一些藥膏在指腹上,然後抹在了艾濃濃的傷口上。

藥膏冰冰涼涼的,塗上之後,艾濃濃就閉著眼睛躲了一下,顯然是想躲避開。

孟星辰的臉色頓時就更黑了,這個該死的女人,都腫成這樣了還不知道好好上藥?

「躲什麼躲!」

他一隻大手按住了她,另外一隻大手強勢的給她上藥。

冰涼的藥膏抹上來的時候,艾濃濃覺得很涼,就下意識的想要躲。

可一股無形的力量緊箍住她,耳邊還似乎傳來了熟悉的討厭聲音,不許她躲開。

艾濃濃只能被動的承受著。

藥膏很快就發揮了作用,冰冰涼涼的,讓傷口也沒那麼疼了。

讓她很快就得到了舒緩,不再難受了。

一開始的時候,孟星辰是真的很認真的在上藥,可後來就有點變味了。

該死!

他實在是低估了這個女人對他的影響力!

艾濃濃在睡夢中,感覺到控制住自己的那股無形的力量加大了,讓她非常的難受,她開始掙扎了起來。

孟星辰也不想把她給弄醒了,不敢再加大力道。

他的眼睛依舊死死盯著床上的女人。

上個葯也這麼不安分,這個女人時時刻刻都巴不得要整死他!

有好幾次,孟星辰都想不管不顧的,可最後他還是強忍住了。

一來,是因為艾濃濃身上的傷口實在太多,她這副身體現在是真的沒法再承受更多了。

二來,是因為醫生說艾濃濃的壓力過大。 市長老公滾遠點 要是再給她壓力的話,她還是會吐的。

孟星辰可不限悲劇重演,再次被她給吐一身。

最後,孟星辰只能硬生生的忍住了。

孟星辰原本是想宣洩下無處安放的怒火,想給她一點苦頭吃,折磨下她。

但是他很快發現,這樣做的結果有沒有折磨到艾濃濃他不知道,他自己倒是吃盡了苦頭。

「叫什麼!抹個葯也嗯嗯哦哦的,你煩不煩啊!」

孟星辰沒好氣地冷哼了一聲,在理智徹底失控之前,他先住手了。

可他的一雙眼睛還是死死地盯著艾濃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