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蝶見到羅征裝模作樣的盯著金色石刻一動不動,老神在在的參悟這金色石刻,臉上自然就浮起一抹譏誚的神色,她卻是不相信,羅征連空間法則都能領悟!

如此境界,修鍊圓滿劍意也就算了,再加上劍靈化形已經夠讓人無語了,小蝶還能感覺到羅征的靈魂也遠比同階龐大,若是他真的能看破空間法則,這就未免有些太過分了。

只是小蝶那略帶譏誚和俏皮的神色,僅僅持續了十個呼吸的時間,十息之後,她的表情就凝固在了臉上,取而代之的就是驚訝,難以置信……

羅征在進入「死之路」后並未展現自己的空間之力,相反,在取銀色寶箱的時候使用過一次,這一點,費晗長老還有幾位宗主都清楚,可是小蝶卻不清楚。

她眼看著金色石刻上的光芒慢慢的黯淡下去,顯然是羅征領悟了金色石刻上的空間之力,他真的在參悟空間法則!

這一類石刻之中蘊藏的空間之力,並非是無限的,就像雲殿之中的那枚青色石刻,若是空間之力充沛的時候,會散發出淡淡的青光,倘若被某位長老參悟了一次后,青光就會黯淡下去,需要石刻本身進行修復,恢復了空間之力后才能再次參悟。

這也是為何雲殿會嚴格限定參悟空間石刻的時間。

這麼殘破的金色石刻同樣也是如此,在羅征參悟的時候,上面的金色光芒不斷地消散,這說明羅征真的在領悟空間法則,所以金色石刻上的空間之力就會被不斷地削弱。

小蝶原本還打算諷刺羅征幾句,這時候倒是不說話了,她心中再一次評估這個少年的價值。

剛剛見到羅征的時候,小蝶只是覺得羅征算是二品宗門裡面的頂尖天才,只是修為相對較低,未來的潛力很大。

畢竟死之路中幾人,每一個人的潛力都不差,就不說最為優秀的卓不凡,還有青雲宗的華天命,裴天耀,百里紅楓與金巧凝,就沒有一個人可以小覷。

但隨著羅征施展出《天魔神拳》,甚至於完美劍意后,小蝶對羅征的評價已經高過了卓不凡,這也是為了小蝶在最後時刻將羅征扯入蛟龍的嘴中。

然而羅征現在的表現,已經超出了小蝶的想象!就算是中域之中,最強大的五品宗門的頂尖弟子,恐怕也難以與羅征相提並論!

東域,在小蝶眼中屬於貧瘠之地,這些年來也並沒有出現什麼特別驚艷的弟子,一個二品宗門為何忽然出現一個如此異類,這讓小蝶想不通。因為無論是功法的傳承,還是各種資源的傾注,東域的弟子甚至連中域十分之一都比不上!

這就好比兩個長跑運動員,從起步的時候,東域的武者就輸了。

「對了,那離魂火龍精!那離魂火龍精並非是我所滅殺!為何……」小蝶一雙妙目再一次睜大,她竟然將這事情給忘記了!

當時小蝶中了那等迷藥,神智尚且不清,根本無法抵擋離魂火龍精!當她醒來之後,離魂火龍精竟然消失不見,這隻能說明一個問題,離魂火龍精是被羅征所滅殺。

我能垂釣萬物 不過小蝶這麼多年,從未與一位男性如此親近,光是回憶都讓她覺得難堪,甚至於不敢去回想,所以這離魂火龍精的事情就自動被她給忽略了。

現在驟然想起來,小蝶自然就覺得不對勁。

不管羅征的實力有多強,畢竟修為在這裡,那條巨大化的離魂火龍精絕非羅征可以應付!那麼羅徵到底是如何做到的?如何滅殺離魂火龍精?

小蝶沒有打算開口去問,估計羅征也不會說,只不過小蝶肯定羅征身上肯定潛藏著一個巨大的秘密。

「這個少年,未來名揚這片大陸……」看著羅征無比認真的參悟著金色石刻,小蝶愣愣的想著。

良久之後,金色石刻上的光芒逐漸的黯淡下去,最終消失不見,而羅征的雙眼上卻沾染了一抹金色,顯然是參悟了不少空間法則。

將目光從金色石刻上挪開后,羅征朝著小蝶嘿嘿笑道:「你剛剛說什麼?」

小蝶剛剛原本是一句嘲諷之言,嘲諷羅征「你有看得懂了?」,不過羅征已經用行動打了小蝶的臉了,這樣再次反問,小蝶只是冷哼一聲,懶得跟這個臭屁的傢伙廢話,轉手再一次打開了另外一個金色寶箱。

這個金色寶箱中裝的東西,羅征就用不上了,那是一個陣圖,也就是這個六品宗門的護宗大陣。

擁有這樣一個護宗大陣,能夠極大地增強雲殿抵禦外敵的資本,對小蝶來說自然有很大的用處,不過想要布置出護宗大陣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這護宗大陣的陣圖自然就歸她所有。

羅征對此,也沒有多說一句話,護宗大陣是好東西,不過對他而言就沒什麼價值了。

現在就剩下最後一個黑色的寶箱。

即使是小蝶,打開黑色寶箱的時候,也是小心翼翼。

紅藍白金四種顏色的寶箱,尚且算是正常,但是最後一個寶箱竟然是黑色,原本就讓人感覺詭異。

倘若血魔大帝在其中放置一些機關,甚至於詛咒秘術,打開的後果無法預測。

不過隨著黑色寶箱被打開,看到裡面安然放置著一盞黑乎乎的油燈。

這油燈如此不起眼,彷彿就是普通人家照明用的小油燈,羅征還有些納悶,然而小蝶的一雙秀目卻睜的老大。

「這是仙墓靈燈!」 羅征不清楚這黑乎乎的小油燈有什麼奧秘,可是當小蝶看到這盞燈的瞬間,如遭雷擊一般,相比之下,此前血魔大帝種種傳承似乎都不算什麼了。

無論是天絕道果樹,還是那些蛟龍血等等,都算是這六品宗門的傳承之物。

得到這些傳承,或許能夠讓雲殿再上一個台階,不過對於現在的雲殿來說,僅僅也只是錦上添花。

因為雲殿現在的實力原本就在飛速提升,雖然是四品宗門,但也算是四品宗門的頂尖勢力,只要小蝶的實力提升,功法大成,很有可能將雲殿帶入五品宗門的行列!

可是這盞小小的油燈就不同了。

在距離中域數萬里之遙的地方,也就是暴亂星海之中,有一座巨大的仙墓。

光是從字面意思,就知這仙墓乃是仙人的墳墓。

即使是仙人,也逃不脫時間的侵蝕,成就仙人之身後,無盡的壽元幾乎長的不可想象,但依舊無法抵擋時間的侵蝕。

朕甚惶恐 仙人想要死亡,必須要經歷天人五衰,當一位仙人活了萬年,甚至於數萬年之後,身體就會出現一些不可逆轉的變化,首先是「衣服垢穢」,再來是「頭上華萎」,然後是「腋下流汗」,還有「身體臭穢」,當演化到「不樂本座」之時,仙人就死了。

這五種衰相,就是所謂的天人五衰。

據說當年這位叫做天渺道人的仙人,也是這個大世界的飛升者,當年這位飛升者在上界縱橫數萬年後,還是回到了自己的故土,那時候這位仙人已經踏入了「不樂本座」最後一個衰相。

回歸故土百年後,在暴亂星海的底層為自己建了一座墳墓,將自己埋葬於其中,於是這座墓地就被叫做天渺仙墓。

既然是仙人之墓,自然會有人打主意,這天下甘冒大風險的武者實在是太多,但是為此送命的也不少!暴亂星海原本就是人族禁地,何況仙人的手段何其強大?即使是墓地,也遠不是一般武者可以擅闖的。

數萬年以來,眾多武者在天渺仙墓一無所獲,因為沒有一個人闖入其中,而死掉的人卻不計其數。

明白自己無法進入之後,打這座仙墓主意的武者也慢慢少了起來,所以天渺仙墓也安然沉睡在暴亂星海的深處。

可是就在兩千年前,在中域之中忽然出現了數盞小油燈,這小油燈看起來十分普通,與尋常人家用的油燈一模一樣,只不過在油燈的底部刻有「天渺」二字。

就因為這兩個字,各種傳言紛亂而起!

一說這油燈乃是天渺仙墓的守靈燈,只需要同時點亮九盞油燈,就能夠通過油燈進入仙墓。

當時在中域之中的強者們,一共湊齊了六盞仙墓靈燈,這六盞仙墓靈燈分別被幾大四品宗門和僅有的五品宗門中的強者所掌控。

為了進入仙墓,這些強者商議在同一時間點亮仙墓靈燈,可是僅僅只有六盞仙墓靈燈,顯然無法打開天渺仙人之墓,只是剩下三盞仙墓靈燈卻毫無下落,最大的可能性是遺失在了民間,藏在一些不世出的高手手中。

這麼小的一盞油燈,想要從廣闊的中域之中找出來,自然是痴心妄想。

於是幾大宗門最終想出了一個辦法,那就是設立一個「點燈節」。

這個「點燈節」每年都會舉辦,對於普通老百姓來說,就是一個點燈籠,放飛天燈的節日,這一天是孩童們的盛會,孩子們提著各種燈籠走街串巷。

但是對於中域之中的那些強者來說,就是點亮仙墓靈燈的時候!

他們昭告天下,希望藏有此燈的人,能夠在同一時間點亮仙墓靈燈!

在每一盞仙墓靈燈的邊緣,還有一個小小的印記,當其他仙墓靈燈被點亮的時候,上面的印記就會亮起一道。

一年一年的點燈節就這麼過去了,兩百年前每一次點燈節,仙墓靈燈上的印記僅僅只是亮起了六枚,這說明只有六盞仙墓靈燈被點亮。

然而,到了一百五十年前的點燈節上,仙墓靈燈亮起了七枚!也就是說有人拿到了這七盞仙墓靈燈,並且已經做好了闖入仙墓的準備。因為不排除有一些人,拿到了仙墓靈燈,卻因為自身實力弱小,根本不敢闖仙墓!

一百五十年前亮了七盞仙墓靈燈后,又過了一百二十年,也就是三十年前,第八盞仙墓靈燈終於被悄然點亮!

一時間整個中域的武者熱血沸騰,幾大四品宗門,以及那五品宗門都做足了準備,只需要等待最後一盞燈就能夠打開天渺仙墓的通道。甚至傳言,三年之內最後一盞燈必然會被點亮!

沒想到這一等,就是三十年。

「沒想到,讓中域武者等了這麼多年,最後一盞仙墓靈燈居然在血魔大帝手上……若非我開啟了血魔大帝的傳承,恐怕這仙墓靈燈永遠也無法點亮了,」小蝶淡淡的說道。

聽到小蝶講述這仙墓靈燈的由來,羅征也是長嘆一口氣,沒想到一個仙墓,竟然就有如此大的吸引力。

不知道這天渺仙墓,和那仙府有沒有關係?不過仙府雖然好,以羅征現在的實力也根本無法開啟,他只能算是臨時主人而已,根本不足以動用仙府里的任何東西。

「這仙墓靈燈……」羅征指著小油燈說道。

「靈燈是我的」小蝶拖長了嗓音說道,大概是看到羅征不滿的表情,隨即說道:「反正你是我雲殿的人,倘若有機會點亮這仙墓靈燈,我自然會帶上你。」

「誰信你!何況,你是雲殿的人嗎?你能證明嗎?你到現在為止都沒有表明自己的身份!」聽完小蝶的話,羅征更加確定這仙墓靈燈的重要性,不會輕易放棄。

小蝶又瞪了羅征一眼,「我看起來這麼像壞人?」

「隱藏身份,易容,潛入試煉者之路,圖謀血魔大帝的傳承,你說你像不像?」羅征嘿嘿笑道。

看樣子說服羅征十分困難,想了想,只有從她手鐲之中拿出了一枚令牌,扔給了羅征:「這是我的傳音令牌,日後你在雲殿可以直接傳音給我!」

「雲殿的令牌?」小蝶遞過來的這枚令牌通體雪白,背面還篆刻了一朵一朵的白雲,中央寫著一個娟秀的「蝶」字。

光是一枚令牌,無法斷定小蝶身份的真假,不過關於小蝶是雲殿的人,羅征多少也有一些猜測。

這小蝶不是第一次進入試煉者之路,而試煉者之路只有雲殿和雲殿下面的幾個二品宗門有許可權打開,若非她是雲殿之人,想要混進來可沒有那麼容易。

不過羅征剛剛這個舉動,就是想逼迫小蝶說出自己的身份,免得自己猜來猜去,看樣子她寧願交給自己令牌,都不願意說出自己的身份,羅征也沒有太好的辦法。

血魔大帝遺留下來的傳承大部分都在這裡了,雖然小蝶人認為這並非是血魔大帝所有的傳承,她認為血魔大帝已經飛升,這些遺留下來的東西只是血魔大帝用不上,並非是最重要的東西。

但僅僅只是這些,對羅征的幫助也足夠大了。

剩下來的那一堆東西,羅徵用那款女式須彌戒指裝了一部分,其他的東西暫且讓小蝶收走了。

瓜分掉廣場上零零碎碎各種寶物后,小蝶又進入血魔殿搜索了一圈,並沒有找到很有價值的東西,這才心滿意足的從廣場上的石台中,取出那根晶石鑰匙登上蛟龍傀儡。

說到血魔大帝的傳承,這蛟龍傀儡也算是很重要的一樣寶物,雖說在青龍眼中因為這傀儡已經抽走了所有的氣血,沒有吞噬的價值,但是作為一條巨大的蛟龍傀儡,對於雲殿來說本身就擁有難以估量的價值。

例如倘若發生宗門戰爭,這條蛟龍傀儡就足以成為一個戰爭利器,一次龍吼之下,甚至於直接用龍尾橫掃,就能讓對方的宗門產生難以估量的損失。

搭乘蛟龍傀儡,翱翔在試煉者之路的天空上,一路橫穿過去,現在還在艱難前進的眾多武者們,也只能仰頭膜拜了。

卓不凡一行人當然也看到了天空上的那條巨蛟,其實卓不凡曾經有那麼一絲懷疑,羅征和那個神秘的雲殿弟子有沒有可能性,並沒有死?這條蛟龍或許是試煉者之路上的一個考驗?甚至是直接通過試煉者之路的捷徑?

畢竟羅征和那雲殿弟子掉落下去后,這條蛟龍就出現在了天空上,這本身就存在一定程度的巧合。

不過這種巧合的可能性並不高!卓不凡不相信,在這種情況下羅征還能跟那雲殿弟子活下來。

卓不凡也沒有想太多,他也沒有心思去想了,眼睜睜的看著血池從自己眼前飛走,他還浪費掉了三枚護身符,這種打擊幾乎讓他對任何事情都提不起興趣來。

就像是一位賭徒,輸的傾家蕩產,實在沒有心思去關注其他人是輸還是贏。

不一會兒,蛟龍傀儡就停靠在了試煉者之路的出口,巨大的龍口打開,羅征率先跳了下去,羅征回頭問道:「你不跟我一起出去嗎?」

小蝶微微一笑,驟然臉色一變,冷哼一聲,伸出手操縱著龍口「啪」的一聲咬上,蛟龍抖索了一下尾巴又飛上了天空,就留下莫名其妙的羅征站在原地。

這女人,真的是無法理喻,羅征搖了搖頭,朝著出口處的漩渦走過去。

此時此刻,卓不凡一行人還在試煉者之路的第五階段上前進,而眾多武者大部分集中在第四階段,只有一人孤零零落在了最後。

雲殿弟子趙小花站在焚天火海的石墩上,看著斷掉了一百多個石墩,他頓時有一種無語問蒼天的感覺…… 天上居,三樓,臨窗雅座。

蕭寒三人正在閑談之際。

砰!

這時,一道劇烈桌子震蕩聲陡然響起,只見,一條修長圓潤的美腿筆直地踏在了蕭寒的桌前。

「帥哥,本小姐看中你了,乖乖跟本小姐走吧!」

帶著幾分跋扈的清脆女子聲音,也隨之在蕭寒三人耳邊響起了。

三人中,最驚訝自然當屬蕭寒,桌上酒水灑落,蕭寒怔了半晌,回神后,他的視線這才順著面前的玉足往上看去。

首先映入眼帘的,自然是一隻三寸金蓮,往上,是一隻過膝的長筒靴,膝蓋之上,露出一節白皙性感的大腿,一條短裙罩在大腿底部,擋住那神秘的區域,再往上,是女子那纖細的腰肢,女子穿著緊身衣衫,肚臍外露,酥胸挺立,完美的曲線顯露下透著難言的性感,身材傲人。

視線再度上移,越過那迷人的鎖骨與修長的玉頸,一張鵝臉蛋兒便映入眼帘了,五官精緻,一對大眼睛水靈動人,女子素顏朝天,光潔的額頭之上,束著一圈紫色頭箍,顯得英姿颯爽。

這女子衣著性感大膽,長腿小蠻腰勾勒的曲線堪稱一絕,不過眉宇之間又帶著幾分令人折服的英氣,自有一番不凡的氣質。

這,是一位頗有味道的美人。

看清這束著一圈紫色頭箍女子的容顏后,蕭寒心中微贊了一聲,不過想到剛才這女子的話,以及再看到女子長腿踏桌前的跋扈模樣后,蕭寒的臉色便是不覺變得古怪起來。

蕭寒收回目光,與蕭炎、林動對視了一眼,蕭炎二人微微搖頭,同樣是一臉古怪的神情,顯然搞不清楚現在的狀況。

「這位美女,你剛才…是在跟我說話?」

蕭寒目光又再次看向了這位束著紫色頭箍的女子,後者右手肘抵在桌上的美腿膝蓋上,手掌則是托著雪白下巴,美眸彎成月牙,含著笑,道:「這裡除了你,還有誰能讓本姑娘稱得上是帥哥的嗎?」

蕭寒一怔,面露思考,隨即一本正經的點頭,道:「這位美女,你很有眼光。」

「……」聞言,蕭炎和林動額頭黑線直冒,這傢伙還真是一點兒不謙虛啊。

那女子抿嘴輕笑了笑,隨即伸出玉手挑起蕭寒的下巴,眯著美眸,道:「跟我走吧。」

那模樣,有幾分嫵媚之色,讓得一旁幾處座位上的男子目光火熱無比。

蕭寒腦袋往後微縮,下巴避開女子的玉手,心裡卻是在嘀咕著,這年頭,女流氓太多了啊,上次洗澡曬太陽就遇到一個,這不,眼下又來一個。

「唉,長得太帥,鬱悶……」蕭寒心裡暗嘆了一聲,隨即對著女子一本正經地道:「多謝這位美女抬愛了,我不那隨便的人。」

一旁的蕭炎和林動對視一眼,那眼神,似是在說,我信你個鬼!

「美女,既然這小子不識抬舉,那不如咱哥幾個跟你走如何?看你如此寂寞難耐,這小子的小身板哪裡能滿足你,今夜哥幾個定能讓你欲仙欲死。」

這時,附近一處座位上有幾名男子起身了,目光皆是色眯眯地在女子嬌軀上上下掃視著,自從這女子出來后,他們的目光便一直盯著這女子,那長腿小蠻腰,若是壓在身下,真不知會是何等滋味兒,這不,見到那傻小子居然忍心拒絕如此一位性感的小妞,這幾名男子當即當起了護花使者,心裡也都在腹誹那傻小子,美人投懷送抱都不要,真是二愣子啊。

聽得一旁響起的污言穢語,束著紫色頭箍的女子柳眉輕挑了挑,隨即她的美腿從桌上收回,美眸掃向那正走過來眼中滿是淫穢之色的幾位男子,冷道:

「你們太丑,滾!」

————

【看到有人說章節收費高,說明一哈,收費不是我定的,是網站按照字數來的,章節字數多了,收費自然會高點,總之是一千字五書幣。

既然有人說貴了,那我今天就一千字一章了,唉,不對比閱讀一哈,有些書友怕是不了解。

另外,希望大家支持正版閱讀,呃,不然我要每頓都吃土了。】 拱門之下,幾位宗主和費晗長老已經在這裡等候多時。

五位宗主之中,臉色最難看的當屬石驚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