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霸羽的殘破石兵距離遊雲亭眉心還有三寸的時候,遊雲亭眼中閃過一束戲謔之色,只見他手中出現一把寬大的***,刀身捲起一道勁風就把霸羽的殘破石兵給擋住!

“叮……”

“你的力量太弱了,我覆手就可以滅你,給我死!”遊雲亭怒呵。

“蛻凡境小成,一鈞之力,卑鄙!”雲清三傑異口同聲地怒道。在他們看來,霸羽不過兵成境大成,豈能對抗天成境小成。

張瓊虎解氣地說:“卑鄙?這只是他不長眼睛的教訓,哈哈……”

可讓他們大跌眼鏡的是,霸羽凌空一語:“是嗎?那我要看看你的手有多大!”

瞬間,在遊雲亭一鈞之力下,霸羽連騰空翻將那力量給化去,隨後左手一指探出,直刺遊雲亭咽喉!

“還敢攻擊,你這是找死!”遊雲亭滿臉不屑地說。旋即,一掌拍出,血氣環繞,勁風呼嘯。在他看來,這一掌之下霸羽必定左臂被廢。

“叮……”

“嗤……”

對碰之間,金鐵交鳴之聲爆發而出,隨後便是手掌被穿透的聲音。遊雲亭戲謔的臉色在瞬間變得猙獰起來,可是還沒等他喊出聲來,霸羽金色手指已經刺穿他的咽喉!

在此刻,張瓊虎和雲清三傑都愣神了。

“你們這二十人的腦袋我收了,算作我回歸人族的見面禮!”霸羽平淡地說。

隨後,霸羽控制魔霸之氣將自己的力量提升到一鈞,手中殘破石兵在二十人中間四下翻騰,不見鮮血四濺只見人影晃動。

片刻,霸羽定身收刀,對着張瓊虎說:“他們的頭顱是我回歸人族的禮物,你怎麼看?!”

“嘭,嘭……”

頃刻,二十顆頭顱滾落!

“怎麼看,用你的鮮血來看!”

“虎嘯碎血印!”

這時候,張瓊虎親自出手,滾滾天地元氣被他瞬間調動,元氣涌動之間一個血色虎印將霸羽鎖定。這種氣息,霸羽曾經在青靈泉石上感受過,這是他無法匹敵的力量!

雲清三傑根本沒有想到張瓊虎會拉下臉對一個不知名的人族近乎偷襲般主動出手,所以也來不及阻擋,之能憤怒地看着。

“拼了!”霸羽低吟。

突然,他霸氣飛揚,魔霸之氣被他徹底調動,腦海中古印封天煉妖之力升騰而出,霸羽的力量瞬間凝聚到左手食指之上。

一道璀璨無比的金芒從他的骨骼之上散發而出,瞬間他整個人都被金光覆蓋,霸羽整個人化作一把破空金槍對着血色虎印穿刺而上。

不是霸羽不想用暴血術,而是古印根本不讓他用。

突然所有天族都感覺到一股針對自己本源的力量在空中升騰而起,瞬間他們都感覺到自己的力量被壓制,那是一種天生的恐懼。

當然,張瓊虎也不例外!

虎印虎嘯,金槍破空,這股力量令六千人都驚愕了。

“這怎麼可能,張瓊虎竟然親自出手,這也太不要臉了!”

“靈兵階出手滅殺他,即便是僅此一招,但他生還的機率絕不會超過一成,他九死一生啊。”

“他一定要活下來啊!”

……

“嘭!”

能量涌動,在爆炸中央天地元氣都被絞碎一部分,強烈的光芒讓所有人都閉上了眼睛。 能量風波猶如河水一般滾滾而出,在半空之中肆虐,那些距離較近的天族和人族戰師都感覺到猶如刀風一般的勁風,讓他們的臉頰都在隱隱發痛。

雲清戈見那空中足以將三星巔峯荒獸都給撕碎的力量,劍拔弩張地說:“好你一個卑鄙的張瓊虎,竟然不顧身份發動如此卑劣的攻擊,你這些年在我看來就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能夠接下我一擊,他雖然粉身碎骨,也算得上是雖死猶榮。”張瓊虎滿臉戲謔地說。

突然一股強大的威壓從半空之中輻射而下,瞬間便將張瓊虎給籠罩。威壓降臨,張瓊虎頓時感覺自己猶如巨山壓身讓他連呼吸都困難起來。

“嘭!”

漂浮在半空之中的張瓊虎一下子倒載了下來,整個身子都進入泥土之中,激起一陣煙塵。

“呼!”

旋即,張瓊虎從泥土之中滾起,滿身泥土,就連嘴裏都塞滿泥土,樣子狼狽至極。

“哈哈……”

所有人見到張瓊虎如此狼狽的表現,都忍不住地哈哈大笑而起。雲清戈笑罵道:“張瓊虎你個卑鄙小人,以強欺弱,你不是很神氣嗎?怎麼突然之間就來了一個狗吃屎,將自己整的這麼狼狽。”

“你給老子閉嘴。”

“誰,是誰在暗算老子,給老子出來。”

張瓊虎吐出嘴裏泥土,憤怒地說。整個人暴跳如雷,就像一隻泥猴子一般,在雲清三傑看來非常滑稽。

“啪!”

一聲清脆的耳光聲,在張瓊虎臉龐上發出,一個清晰的巴掌印出現,隨即他整張臉都紅腫了起來,嘴裏的牙齒也被打掉一半,滿嘴血水異常可憐。

張瓊虎這個時候開始害怕了,因爲他已經感覺到出手之人的實力要比自己強上很多倍,自己就是全部爆發也不是那人的對手,在這樣糾纏下去只有自取其辱。

“不知是哪路高人,爲何要對在下做出如此羞辱,難道就不怕我天族強者震怒,從而讓自己惹火上身嗎?!”張瓊虎威脅地說。


“啪!”

張瓊虎另一半臉上也出現一道清晰的印痕,他的身子在這那巨力之下竟然翻騰起來,足以見得這巴掌的筋道是多麼強悍。

“你……”

張瓊虎說道。

“你剛纔不是很自負嗎?別人粉身碎骨接下你一擊,也算雖死猶榮。那現在你已經接下我兩擊,而你還活着你現在應該更加榮耀纔對,怎麼不敢大聲說話了?!”

一道靚麗的身影慢慢從半空之中飄落,她手中還扶着昏迷的霸羽。

她的出現瞬間吸引了所有人族的目光,甚至都砸嫉妒她懷中的霸羽了,恨不得那個受傷是自己,這其中包括雲清三傑哦。

這個女子就是柳絳紅。

張瓊虎見到柳絳紅現身,他的心瞬間就涼了半截,之後吞吞吐吐地說:“得……得罪了。”

見到張瓊虎服軟,柳絳紅強勢地說:“得罪?我們可當不起。我看剛纔還不夠彰顯你的榮耀,所以本姑娘決定要在出手幾次,看看你到底是多麼榮耀?!”

“柳絳紅夠了!他已經尊嚴盡失,這個懲罰足以彌補他剛纔的過失,你還想怎麼樣?!”星月腳踏星光降臨。

雲清三傑一看是星月將身,他們的在這時候也開始揪了起來,很顯然他們曾經吃過星月的虧。

“夠了?什麼夠了?剛纔你不是沒看到,要不是我及時出手,他已經被粉身碎骨了。”柳絳紅氣鼓鼓地說。

頃刻,星月妖媚無比地說:“呦呦……我倒是什麼,原來你是如此關心他,你們是什麼關係,幹什麼那麼緊張?”

柳絳紅根本沒有想到星月會如此說,她現在已經發覺包括雲清三傑在內的人族,都把好奇的目光放在了自己身上,好像在等着她的解釋。

柳絳紅面對如此刁鑽的話題,再加上之前發生的一切,頓時讓她開始窘促起來,臉龐也紅彤彤的,不過幸虧帶着面罩纔沒被發現。

“同爲人族,我見到他遭到不公平攻擊,出手相救,這是每一個人族的道德表現,難道還需要什麼理由。我說你們天組就是如此沒有人情味,見到自己族人被欺負也不出手相救。”

“還有不要用那種女人之心度良家女子之腹,很邪惡的。”柳絳紅不露一絲痕跡地反擊說。

“哈哈……”所有人族都非常解氣地笑了出來。

星月心中羞怒,但又無可奈何,只有不服氣地看着柳絳紅,臉色也憋得通紅。

這一戰,柳絳紅完勝星月。

“怎麼無話可說了?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後會有期,這次圍攻之仇我柳絳紅銘記在心。”柳絳紅說道。記仇是女人的天性,就連柳絳紅這樣神女也不例外。

星月胸脯一挺,傲人的身姿頓時展現出來,讓所有人的心都撲撲騰騰跳個不停。面對柳絳紅的再次挑釁,星月神氣地說:“那好啊,本公主等着你報這一箭之仇。”


“還有,你一定要看好你懷裏的男子,我看他極不順眼,下次本公主說不定會親自出手。”星月這次飽含深意地說。

柳絳紅當然聽明白了星月在暗中說霸羽之前欺負她們兩個的事情,這次柳絳紅差點沒有把霸羽給扔掉。

畫裏長安 。”

“要不是他,我三百多兄弟也不會葬身撼地熊之手,我弟弟也不會死不瞑目!”

炎爆怒氣洶洶地說,就像一個潑婦一般攔在星月神前。

星月和柳絳紅她們兩個心中猛然一驚,尤其是柳絳紅。柳絳紅看着霸羽剛陽霸氣的面孔,甚至她開始相信那一日自己急着與他撇清干係是自己錯了。

“啪!”

星月一巴掌甩在炎爆的臉上,威嚴地說:“丟人的東西,給本公主滾開,從今之後不要出現在我的面前!”

炎爆在瞬間傻眼了,他只是想把事實說出來,讓星月公主出手殺了霸羽。可是他沒有想到,霸羽、柳絳紅、星月三人有着不可說的祕密。

…………………………

人族聚集地,剛剛順利出關的李寅早早站在寨門之前,因爲他聽說柳絳紅和雲清三傑歸來了。他感覺自己實力再次增強,自己更有機會了,還有爲了博美人一笑,所以他出現了。

此刻,雲清三傑帶着三千人族戰師和昏迷的霸羽歸來,只不過柳絳紅在照顧了霸羽一路之後剛剛與他們分開了。

“青雲三兄弟爲何只見你們歸來,而不見柳仙子呢,她人呢?我已經爲她備好接風洗塵的酒宴了,還請她賞臉。”李寅笑眯眯地說。

雲清三傑臉色一寒,可是還沒等他們說話,突然醒轉的霸羽霸氣揚天地說:“李寅你個狗東西,老子今天有仇報仇有冤伸冤!” 閉關之前,李寅天成境小成,銅骨大成,精脈小成,一身力量現在已經達到一鈞七千八百石。而且,李寅曾經乃是獵人榜第九十三位的存在,只不過由於他的年齡比較大了,所以才退出了獵人榜。

之前,李寅曾經與獵人榜第九十位的強者交手,兩者對戰百招,當時是不分勝負,現在他能夠達到什麼程度就不得而知了。

當李寅聽到有人指名道姓地辱罵自己,他的火氣在瞬間爆發了出來,張狂地說:“是哪個不要命的東西,竟然敢指名道姓地罵爺爺我?!”

霸羽雙腿一夾胯下青玉飛馬,那頭三星小成的青玉飛馬沖天而起,一個瞬間便來到李寅身前。霸羽張狂無匹地說:“李寅你個混蛋,可還記得你爺爺我?!”

李寅定睛一看辱罵他的人竟然是霸羽,頓時他的臉色開始發白,汗水快速凝聚。不可置信地說:“是……是你霸羽,你……你竟然還沒死!”

“你爺爺我福大命大,落入時空亂流之中而不死,就是上天讓我回來找你報仇。狗東西,你想不到你爺爺我會回來吧!” 總裁的危險新娘

李寅神色一轉,立刻變得猙獰起來,對着霸羽污衊道:“好你個天族奸細,竟然敢出現在這裏,當真欺我人族無人嗎?空間亂流收拾不了你,你就認爲你自己無法無天了。”

“雲清三兄弟此人乃是天族奸細,企圖混入我人族之中,當日被我發現擊落空間亂流之中,想不到他竟然不死。現在請你們絞殺此僚,肅清我人族。”

李寅振振有聲地說。

雲清三傑一聽霸羽竟然能夠從空間亂流之中活着出來,頓時他們對霸羽的來歷更加好奇,再加上他在一劍峽的表現隱隱之間也有一種敬佩,所以斷然不會憑藉李寅的一面之詞擒拿霸羽。

“哼!李寅請你明白,我雲清三傑不是你可以指揮的。事實還未弄清楚之前,我兄弟三人不會出手。不過,事關重大,還請你們隨我一起去見族老,相信族老會給你們一個公正處理!”雲清劍對着李寅不客氣地說。

李寅當然聽出來這雲清三傑是在偏袒霸羽,之前自己所做的事情疑點重重,若是霸羽死了,憑藉他一張嘴還能爲自己開脫。但是現在霸羽活着回來,若是讓霸羽見到族老,他的事情定會敗露,到那時候他百死難贖其罪。

所以,李寅下定決心要在見到族老之前,絞殺霸羽。

他殺機動了,霸羽把這一切盡收眼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