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老哥,這次實在是有點抱歉啊,不過資金大概兩個月就出來,到時我先把我和胖子的本金拿出來,肯定還需要配資,到時還得麻煩您!”

張元一說話很客氣,挑不出毛病。

“還有這好事啊!”常一山也感嘆張元一的機會。

“這有啥,等兩位老弟資金出來了,我們再籤合同,我相信到時兩位老弟的資金量只會更大!”

說着常一山哈哈笑了起來。

送走了常一山,張元一來到了魏大剛的總經理辦公室。

張元一在半掩的門上敲了敲,然後推門進去。

“魏哥,忙呢?”張元一一進門就微笑着說道。

“張老弟!”魏大剛從辦公桌後面走出來,指着沙發道:“坐,坐”

然後看着張元一說:“張老弟,找我有什麼事情啊”

“魏哥,是這樣的,我的資金最近可能要先從賬戶裏抽出來……”

張元一又大概地說明了下情況,“不過呢,我會爭取把龍騰基金的100萬放到咱們營業部,魏哥,你看,這個VIP房間……”

“老弟,你放心,那間VIP房間就你們用!”

魏大剛爽快地說道,在他看來,張元一辦事還真是靠譜,事情變化了就有交代!着實不錯!

一個人靠不靠譜,其實就看三點:凡事有交代,件件有着落,事事有迴音。

能在這樣的年齡,做到辦事靠譜,不容易!

回到VIP房間,張元一和胖子袁成又開始進行辛苦的覆盤,想挖掘出新的股票。

這樣的築底行情,真心不好做啊,很多個股還處於陰跌狀態。

兩市龐大數量的股票,看的兩人頭昏腦脹。

“一哥,這麼找,效率有點慢啊,真希望有工具,能進行分類檢測,那就爽歪歪了”胖子揉着大腦袋瓜子,貌似抱怨又似是建議。

“這些功能不難,只要有相應編程軟件就可以了”張元一也停止覆盤,他的眼睛也有點酸澀了。

往椅子上一靠,張元一想起前世的記憶,要是時間再往後推個兩年,證券公司的交易軟件就自帶這樣的功能,可惜,現在還沒有。

“上次吃飯的時候,你那大舅哥好像提過他很喜歡計算機啊,說什麼金融裏學計算機最好的可能就他了”胖子提醒道。

“是說過,但我看是他吹牛,沈波是個裝逼貨,當不得真啊”張元一有點無奈地說道

“不過可以打個電話問問。”張元一隨手撥通了沈波的電話。

“喂,波仔,有點事情找你幫忙啊,有空嗎?”

“一哥,什麼事情呀”沈波在那邊懶洋洋地問道,應該是剛睡醒。

“一兩句說不清楚,要不這樣,波仔,我和胖子在營業部,你要是有空一會來學校南門的東方紅營業部怎麼樣?”

“好,半個小時後見。”

沈波準時來到營業部的VIP間。

邊打量着房間的環境,邊問道:“什麼事,一哥”


胖子倒了一杯水放在沈波面前,搞得沈波一愣,挺會來事啊,這胖子。

張元一也笑了,看來胖子入戲挺快,這“生活祕書”還挺合格!

“這樣的,波仔,你上次不是說你計算機學的不錯嘛,那你肯定認識做程序開發的朋友,想請你幫個忙找朋友開發個小程序。” “就這個呀?不用找別人,我就可以”

“真的假的啊”張元一心想,尼瑪,你不吹牛你會死啊。

“我想做的是股票軟件哦,你也會?”張元一質疑道。

“不就是要往股票軟件上增加一些功能嘛,又不是沒做過,以前我二叔沈蒼海就讓我在他的股票軟件上增添了一些功能。”

“你說不說?”沈波有點嫌棄地看着張元一,心想小看我了吧?

“這樣啊,那太好了!”張元一沒想到沈波還真懂編程啊。

於是,張元一大概地說了幾個要求。

“就這麼幾個要求?”沈波問道。

“額……”張元一目前就只想了這麼幾個要求。

“這樣吧,我把上次給我二叔做的功能也給加幾個,比如日價格漲幅偏離值正負8%,交易席位的確定等等”

“啥,啥,交易席位的確定?我艹,高科技啊”這下輪到張元一和胖子傻眼了。

“這有什麼難的”沈波說完,鄙視了張元一一把,不懂了吧!

“真的能搞定?”張元一還是不信,要再次確認。

“當然!”沈波拍着胸脯說道。

“還有沒有什麼要求,一塊說,不然到時又要返工”

“還有什麼……”看着沈波裝逼的樣子,張元一的腦子飛速運轉,開始回憶起前世一些高科技。

“有是有,怕你做不來啊”張元一看沈波剛纔裝逼嘚瑟的樣子,忍不住開始用話刺激沈波。

“有什麼好的想法,趕快說,我現在正愁着不知道做什麼呢。”對於沈波這樣的對計算機程序編程癡迷地人來說,有挑戰纔有人生!

“我做不出來?”沈波不樂意了,“你說!”

“你能根據P2P原理,做一個 “塊鏈”的公共總帳。這份總帳包含了每一筆處理過的交易,使得用戶的電腦可以覈實每一筆交易的有效性。每一筆交易的真實性由發送地址對應的電子簽名保護,這使得用戶能夠完全掌控從他們自己的地址轉出的交易信息。另外,任何人都可以利用專門硬件的計算能力來處理交易併爲此獲得相應獎勵。這一服務被稱作‘挖礦’。”張元一儘量把前世比特幣的特徵描述給沈波聽。

沈波聽的一愣一愣的,“啥,挖礦?”

“簡單來說,就是利用你的挖礦硬件設備計算數學難題,解決固定算法的數學難題,確認網絡交易,保證整個網絡系統的安全,系統會根據你貢獻算力的大小給予礦工不等分的獎勵。”

看着沈波一臉懵逼的樣子,張元一笑眯眯地看着沈波,讓你裝逼,你個2B青年!

想了好一會,沈波還是沒想明白,有點不好意思地對張元一說:

“額……一哥,你說的東西有點意思,不過有些我沒懂,我回去好好想想。”

“那你回去慢慢想,不過先把我剛纔說的股票軟件那幾個小要求先做出來哈”

張元一也不打擊沈波了,畢竟那是未來的高科技。

但讓張元一沒想到的是,他的這一無心插柳卻成就了沈波,當然那是後來的事情了。

“就那幾個要求,還難嗎?天空飄過五個字,那都不是事,懂嗎?”

沈波又開始嘚瑟。

臥槽,看來這小子真的欠打擊啊,張元一看着沈波又開始嘚瑟,有了暴走的衝動。

“不過,一哥,你小子腦袋瓜裏面還真有些貨啊,看來莉莉沒看錯你!”

“哈哈……我也這麼認爲!”

在這小子面前,張元一覺得不能謙虛。

沈波一頭黑線地離開張元一和胖子的VIP間,心想,尼瑪,張元一這小子也是個裝逼貨啊!趕快走,最見不得人在我面前裝逼了。

沈波走後,張元一和胖子繼續覆盤。


就在這時,一輛紅色的瑪莎拉蒂一個急剎車,停在在東方紅證券公司門口。

從車上下來一個身材性感火辣,打扮時髦的美女,這不是姚小萌是誰?正是美女操盤手姚小萌。

“應該就是這裏了”姚小萌看了一眼招牌。

推門進入東方紅證券營業部,但大廳裏卻沒人。

魏大剛他們正在會議室開會。

來到二樓正巧看到開着門的貴賓室裏張元一和胖子袁成在討論着什麼。

“這兩個人應該是哪個大戶的助手”姚小萌看了看房間的VIP標誌,尋思着。

“看起來還是學生的模樣,先問問看”姚小萌貌似自言自語。

姚小萌直接走進貴賓室,看張元一和胖子討論地熱烈,並沒有注意到自己進來了,就問道:“請問張元一和袁成在這裏嗎?”

張元一和胖子聞聲擡頭,兩個人都愣住了,哇,好性感的妞!

齊肩秀髮尾端染上了一縷紫紅色,一張俊俏的臉,一雙好看的大眼睛,上身只穿了一件花色蕾絲邊塑身摸胸,襯托着圓潤的柔軟,不是C就是D,張元一猜測着,豐滿挺拔,極品啊!

張元一聽到胖子喉嚨處發出咕咚一聲,那是咽口水的聲音。尼瑪,這死胖子,這點出息哦!緊接着就聽到自己喉嚨裏也發出咕咚一聲響。


額……

再往下看,尼瑪,還敢再短一點嗎?盡然是齊B短裙,緊勒這腰身和臀部,勾勒出迷人的弧度。


整個人看起來性感、惹火,還帶有一些不羈的野性和張揚。太惹火了,這姑娘很“風騷”啊,張元一也不由得又咽了一口口水。

“高挑勻稱、前凸後翹、性感惹火”張元一腦海裏迅速涌出這些詞彙,最後還來了個總結:絕對尤物!

儘管姚小萌平時穿着就是前衛大膽火辣,且習以爲常,但此刻在兩個“學生仔”的眼神裏看出火辣辣,也是感到彆扭。

“還看,看什麼看,還看挖了你們的眼睛!”姚小萌怒道,“我問你們,知道這個營業部有張元一和袁成兩個人嗎”

姚小萌提高了分貝。

“額……美女,你敲門了沒有?”醒過神來的張元一看着兇巴巴的姚小萌,來了這麼一句,心想,這妞沒病吧,問人這麼兇巴巴,沒禮貌!

“……啥?”姚小萌愣了一下,眼睛裏流露出迷茫的眼神,這長得挺帥的帥哥,腦子是不是有點問題?

胖子也回過神來,看了一眼張元一,一哥沒發燒吧,但看張元一表情認真,就重複了一句:“美女,一哥問你敲門了沒有?” “現在有些女孩子都怎麼了,沒有禮貌,不知道進門要敲門的嗎?”張元一補充道。


姚小萌聽到張元一的話,一陣氣悶,想起剛纔胖子對帥氣男生的稱呼“一哥”,不禁胸前起伏恨聲道:“你們就是張元一和袁成?”

張元一和胖子對望一眼,嗯?找我們的?不認識啊!

“還敲門?就衝你們剛纔的眼神,本小姐來教教你們怎麼做人!”

“小姐……額,這個詞,有點那個啥,有業務?”張元一撓撓頭,玩味地看着姚小萌。

姚小萌快被張元一的話語氣的跳起來:“小子,你再耍流氓,信不信我打的你跪地求饒!”

“跪地求饒?”胖子不禁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看了一眼張元一,他是見過作爲“打星”的張元一的。

張元一從辦公桌後面走了出來,有點不屑地搖搖頭,“跪地求饒,不至於吧!”

看着張元一不屑地眼神,姚小萌徹底怒了,一腳向張元一踢去。

張元一側身躲過,微微驚訝,真有功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