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仁曦看著生氣的蕭玉,更是將注意力放在了眼前叫柳明珠的女人身上。

廣仁曦看著蕭玉指責聲剛落,眼前看著強勢的女人便氣勢洶洶,彎著腰迅速奔到了蕭玉面前。

屁、股一扭。

纖纖玉手便摟著蕭玉的脖子。

直接用嘴堵住了蕭玉想斥責的所有話。

廣仁曦只來得及看見女人曼、妙的後背及頗具野性的及腰波浪捲髮。

便被人一個用力強按入懷擋住了所有目光。

「我們出去。」

李寧的聲音有些沙啞。

廣仁曦忽然聞到李寧身上有一股香味,便被李寧摟著腰,強勢帶出了馬車。

兩人一下馬車。

馬車便劇烈震動了起來。

隔著馬車簾,廣仁曦都能預見裡面的激烈。

因為談話。

蕭玉的馬車一直停在游龍學院大門邊上。

光天化日之下在學院門口……

廣仁曦不敢想象,看著那麼冷漠的蕭玉竟有這麼熱情野性的一面。

「少爺,別看了。」

發現被自己摟在懷中的少年還在打量馬車,李寧臉色變了又變,掐了一下少年的腰提醒。

廣仁曦沒想到李寧會掐他。

雖然不疼,但見李寧防狼一樣防著他往馬車方向看,當下不看了。

「鬆開。」

命令李寧鬆開手,廣仁曦便朝前走去。

沒再看欲加劇烈震動的馬車一眼。

――――――

學院大門處還有許多觀望著蕭玉馬車的學子。

廣仁曦和李寧一下馬車便再次遭到了眾人目光的洗禮。

更有一些學子一直注意著廣仁曦和李寧的神態,有上前相交之意。

可看見廣仁曦渾身散發著生人勿近的冷漠氣息,一眾人不想在同伴面前出糗,還是暫時息了這份心思。

「你剛剛和蕭玉說的是什麼事?遮天國王族怎麼了?」

漸漸遠離了人群走到寬闊街道,廣仁曦才側頭問向,一直不緊不慢跟在他身側的李寧。

蕭玉和李寧的談話讓廣仁曦心存了疑惑。

剛才礙於人多他才沒有詢問。

但能讓李寧和蕭玉兩人同時變臉嚴肅對待的,那絕對不會是小事。

而且聽蕭玉的意思,他似乎是重點。

李寧料到廣仁曦會問這件事,卻沒想到廣仁曦會在街邊問。

「這件事,不能傳開,少爺,我們回去說。」

細長丹鳳眼閃過一絲無奈,又立馬恢復冷凝,李寧看了廣仁曦一眼,順勢抓住了他的手。

十指相扣。

掌間的冰涼令廣仁曦皺起了眉。

他看了一眼李寧與自己絲絲入扣,緊密結合的手,唇角抿得綳直,側頭,目光直射李寧的下鄂。

李寧在有奴契束縛時還敢如此冒犯他,無非是覺得他不會對他怎麼樣。

若非心中清楚奴契無效,他又怎麼會讓李寧次次得逞。

「別太過份。」

沒了奴契限制,他現在是沒有李寧的實力,可不代表他對上李寧沒有一戰之力。

見廣仁曦生氣,李寧低頭對上了他的眼睛,含著傲氣的細長丹鳳眼一片柔和,眉梢帶著淡淡的執拗道:

「少爺,現在已經確定那件事是真的,那你的處境便會如蕭玉所說的一樣危險。」

「如果我沒猜錯,柳明月給你的通行玉佩較為特殊。是一塊子母玉,子玉碎,母玉不管在哪,都會跟著碎。」

「蕭玉讓你危險時刻摔子玉,他便能跟著母玉的指引尋到你施以救助。」

「可是,到那個時候,那就是把命交給他來救了。」

「時間上,根本來不及。」

李寧說著,鳳眼柔和消散,細長丹鳳眼傲氣盡顯,聲音變得幽暗低沉。

突然將唇湊近廣仁曦耳畔,輕聲低語:

「我的少爺,自然由我以命守護。」

「何時輪得到他。」。 「好強的力量。」

那恐怖的氣勢擴散,就連帝辛也不由抬手遮擋,在他看來,這不應該是幻想時代結束后的力量,這樣的力量應該只存在於幻想時代當中才對。

而李和這邊。

在驚呼之後,有些無奈的看向藺文萱,不,應該是看向靈霄那邊,眼神有些幽怨。

藺文萱有些尷尬,她又沒答應要賭來着,都怪那個女人。

那個女人,那個女人只是非常有趣的一笑,那好看的桃花眼眯起來就像是偷吃成功的狐狸一般,不同於藺文萱現在還有些冷清的性子,她的眼裏沒有拒人於千里之外,那份獨有的水澤和嫵媚就格外動人了。

「不用怕,我們都支持你,哥哥他只有一個人。」

她信心十足的說道,李和呃了聲,不知道該說什麼,藺文貞那邊的金色氣焰更加暴漲了幾分,超級賽亞人憤怒狀態更強,但他現在,毫無意外就是暴怒狀態了。

沒有什麼比妹妹向著外人要更讓人生氣的了。

「李和!!!」

藺文貞怒吼的喊著,李和有些無奈,也不知道靈霄到底在坑誰,只好轉頭看向始皇帝,兩人對視了一眼,始皇帝點點頭。

所有人只覺得一陣眼花。

然後發現整個阿房宮傳送到了月球旁邊,唯獨藺文貞留在了地球。

這麼遠的距離,大家是看不見藺文貞的,但是,地球上卻爆發出了肉眼可看的一陣巨大衝擊,整個亞歐板塊都沉了下去,一道身影極速沖向阿房宮這邊。

而始皇帝的應對,則是地球外的整個人工星環瞬間啟動。

這個本來是保護地球的裝置,在這一刻被逆轉,整個地球及周圍的領域瞬間奇點化,會將一切都濃縮為一個黑洞……

但。

黑洞的形成給人時光倒退的感覺,而那個奇點的爆炸,卻又宛如宇宙重開,藺文貞竟然轟碎了黑洞,直奔阿房宮而來!

「帝辛!」

始皇帝喊了一聲,帝辛瞬間明白,他哈哈大笑,一步踏出,竟然在太空中與藺文貞狠狠相撞,打得星河錯亂,那攻擊餘威形成的引力潮汐,讓月球都偏離了軌道……

當始皇帝將大秦的人族氣運加於帝辛這位最後的人王身上的時候。

那恆古未有的猛獸才真正爆發出全貌,讓人們明白,最武之人王到底可以勇武到什麼程度……

然而。

一道暴怒的刀光閃過阿房宮,直接將阿房宮的能量護罩打掉90%,人們才明白,404專員可怕更在於他們底牌深不可測……

一道捆仙索。

紂王便有擎天之力也施展不開,力量越強,境界越高,捆仙索就越堅韌越緊!

人王萬法不侵?抱歉,捆仙索並不針對你,它只是強化自身!

「死來!」

藺文貞正要以第二刀結束一切,月球竟然忽然傳送到了他與阿房宮之間,這時,當月球整個啟動的時候,藺文貞才發現,這竟然是一個太空要塞!

感受文明的力量吧!

反物質湮滅射線、奇點炸彈、超弦干涉波、超光速粒子炮、死亡粒子轟炸……

無數武器的綻放在宇宙中升起璀璨的焰火。

所有目擊這場戰爭的人只覺得目眩神迷,唯有老一輩,經歷過幻想時代,並堅持到中後期的人,才露出懷念的神色。

瞻光台上。

一片又一片的驚呼發出,九州武盟的江城館主趙子鳴也捋著鬍鬚點頭稱讚:「3%的變動率能夠做到這個地步,真是實屬難得了。」

「即便在動蕩年代,也很少看到有這麼出色的作者。」

「做到這一步,李和足以自傲了。」

趙子鳴的聲音不小,許多人都聽見了,有武館的學徒當即問道:「館主,您的意思是指這樣的攻擊都解決不了藺文貞?」

趙子鳴老神在在的說道:「何止解決不了。」

「如果是其他地階專員過來,哪怕境界更高一些,老夫也認為還有一線生機,但是,藺文貞可不一樣。」

「老夫與藺家有些交情,所以得知一二。」

「藺文貞雖然去年才成為地階專員,但是他的境界卻是臨聖,這在幻想時代,那可都是了不起的境界了……」

「在基因鎖的力量體系當中。」

「四階中級覺醒心靈之光,四階高級心靈之光與個體相融合,而高級之後,則是靈位,這是四階的巔峰,是天道賦予位格的階段。」

「一般而言,靈位之後,就是初級聖人了。」

「但。」

「在靈位和聖人之間,有一個極其玄妙的境界,那就是臨聖,一萬個靈位都不一定能出現一個的臨聖!」

「他不是聖人,卻比初級聖人更加強大。」

「他已經初步掌握了時間、空間、物質、能量之間的轉化,說句難聽的,就這樣的攻擊對藺文貞來說……不過是補充能量。」

「呵呵……」

「雲芝啊,你說李和能夠勝地階專員,這下應該不行了吧?」

尚雲芝搖了搖頭,說道:「趙老,戰鬥還只是剛剛開始,勝負還早,如果要說的話,我還是堅持李和會贏。」

說完,尚雲芝看向了天空,那個原本有巨大旋渦的位置。

因為時界剝離只囊括了江城,這個時界內並不存在旋渦,但是,李和在先前確確實實是將多餘的英靈全部斬殺了。

不說李和手上此刻握著的200多顆召喚水晶,就是那個旋渦中的存在誕生,就已經是一個巨大的伏筆了……

……

時界之外,現實世界。

在李和將多餘的英靈全部斬殺之後,吸收了足夠靈魂物質的旋渦終於發生了變化,它捲動着整個世界的風雲,一道神光從中打下。

在令靈魂震顫的聖吟之中,整個地球都散發着玄妙的靈光。

大地,天空。

一切的一切,彷彿活了過來,直到旋渦暈開,一個巨大的女子虛影出現在天空,她眉目間帶着慈憫,卻又藏着冷漠,她雙目如星,比宇宙更加璀璨深沉,她的每一寸都是絕對的完美,而那些完美又宛如天地造化一般渾然契合。

所有見到她的人,都被她的美深深的震撼。

哪怕那巨大的白色蛇尾纏繞着光柱,宛如環繞世界之蛇耶夢加得一樣震撼,可讓人感覺到的也不是恐懼,而是聖潔,她或許不是傳說中那位創造人類的母神,但她卻會是人類文明的最終之果……

震撼,無比的震撼。

而更加震撼的是在帝都,整個城市的地下核心當中,負責守衛媧皇的矩陣核心的守夜人睜開了眼睛,他抬起了手,卻但又遲疑了……

「你是故意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