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蘭德和大師看到這一幕鬆了一口氣,而貴賓席上面的時年則是一臉獃滯的看著林辰台上的狀況,嘴裡呢喃道:「不可能,不可能,七修羅幻境就連一般的魂帝都能夠讓之沉迷的,為什麼他們會沒有事,為什麼,這到底是為什麼。」

旁邊的寧風致滿意的點了點頭,從這個七位一體融合技能出來開始,就沒有人小瞧蒼輝學院戰隊的人了,可是就算強如此的戰隊,還是被林辰他們給化解了。

林辰打了個哈欠,然後無聊的看著已經驚呆了的裁判說道:「額,那個,裁判,是不是可以宣布此次的比賽結果了。」

聽到林辰的話,裁判才反應過來,看著沒有任何動靜的蒼輝學院戰隊的人,宣佈道:「預選賽第二輪第二場,勝利者史萊克學院二隊。」

貴賓席上面的司儀也在這時候說道:「預選賽第二輪第二場,勝利屬於我們的史萊克學院二隊,他們再次續寫了神話,居然擊敗了蒼輝學院戰隊的七位一體融合技,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聽到司儀的宣判,時年反應了過來,因為他發現從始至終台上的蒼輝學院戰隊的七人就沒有任何的動作。 「小歡!」月瀾星最著急,立馬追上去。

看到月千歡和月瀾星一前一後的消失在迷宮牆面前。風欲冷眸看向陶烏,警告道:「若他們出事,不管你是死,我都會讓你付出代價!」

說罷,風欲帶上其他人全部衝進去。

「我明明是在幫你們……」等所有人都進去了,陶烏才張嘴委屈低落的說道。

果然除了月千歡,其他人都不會信任她,幫助她!

想到此,陶烏頓時不後悔幫月千歡他們了!

她從未得到過信任。陶藝,陶爾她們對她,不過是同族之間的感情。而是說來冷淡冷酷,必要時互相廝殺蠶食都不是問題。

而且因為她們是世界迷宮之靈。

只要進入世界迷宮的人,能吃了她們的血肉。不僅能直接通關,還能實力提升十倍!

對能進入封神境的人而言,提升十倍力量是多麼可怕的概念?恐怕只要他們知道了這件事,將會蜂擁爭搶著吃了陶烏她們!

也是因此,陶烏她們更恨闖關者。

他們贏了,她們會被抹殺。他們還會吃了她們,這仇大了!

陶烏收起自己的思緒,她也邁步走進迷宮牆裡面……

迷宮牆的另一面,是一個寬闊浩瀚的世界。地面是透明的,像是湖水平面一樣。隨著腳步,而蕩漾開溫和的漣漪。

而在湖平面之上,憑空懸浮著一扇一扇的大門。

「是出口!」

不知是誰驚呼,打破了沉寂。所有人都興奮激動起來。

大門全在這兒!

只要他們能趕到這裡,就能離開世界迷宮。

當即有人取出了巫鳥的羽毛。羽毛一拿出來,立馬和大門產生共鳴。一抬頭就能找到發光的,屬於他一個人的那扇大門。

第一個人拿出來,第二個人……所有人都拿出巫鳥的羽毛。

他們找到了自己的大門。立馬有人急匆匆,興高采烈的不顧一切衝進去。世界迷宮太可怕了,就像是末日來臨一樣!

他們迫不及待的想要打開大門,離開這兒。

然而不管他們拿著巫鳥的羽毛怎麼做。都無法讓大門打開一絲一毫的縫隙。

當即有人崩潰了,「這是怎麼回事?」

「假的!這是假的!」

崩潰憤怒之下,有人紅著眼死死瞪向陶烏。大吼著,沖陶烏殺過去。「小雜種,你騙我們的!殺了你!」

月千歡聞言皺眉。她正要出手,卻見一道無匹霸道的力量從身後掠過。

迎面撞在那人身上,直接將人撞飛出去。哇哇吐血倒在地上,半響都爬不起來。見此,立馬大家都戒備仇視的瞪著陶烏。

陶烏也生氣了。「我好心帶你們來,你們卻說這是假的。還想對我出手?你們這些壞人該死,活該出不去!」

這些話更加刺激了他們。頓時拿出武器,煞氣騰騰的逼近陶烏。

就在這時,月千歡率先站在了陶烏面前。「想動她,先問我同意不同意。」

「小歡!」

「月千歡!」

「月千歡!」

月瀾星,風欲和谷方臣他們驚呆了。沒想到月千歡會保護陶烏,不等多想,他們下意識走過去擋在月千歡面前。 發現異常以後,時年直接從貴賓席上面飛掠到了中央的擂台上。

試著呼喚了幾人一下,不過根本就沒有人回答他的呼喚。

看了看面容凝固的幾人,時間眼睛都紅了,一臉暴怒的看著蕭炎說道:「你對他們做了什麼?」

蕭炎則是一臉的懵逼,剛才蒼輝學院的人說的七修羅幻境籠罩住他以後,他本來是想動用異火破解的,不過問題在於他剛想動手,林辰旁邊散發出來的白色光罩籠罩了他,然後他就沒有其他任何的感覺了。

最後就看到林辰用了一個什麼時之死境,然後蒼輝學院戰隊的人全部都顯現出了身影,然後臉上的面容全部都凝固了,就變成了現在時年看到的樣子。

林辰看著雙眼血紅的時年,不由得微微的愣了愣,誰能想到時年居然會如此的激動。

時年嘗試著使用魂力喚醒幾人,不過讓他崩潰的是他的魂力像是沉入了海底一樣,沒有任何的反應。

用魂力實驗沒有任何的反應以後,時年面色不由得變得瘋狂了起來,他看著裁判說道:「比賽不是不允許殺人嗎?那他們史萊克學院戰隊的殺人了怎麼不審判?」

聽到殺人,台下的眾人面色大變,要知道比賽殺人可是要被取消比賽資格,更為嚴重的話還很有可能會償命。

寧風致也坐不住了,作為裁判之一,他直接飛身而下,來到了時年的身邊,拉著幾人的手檢查了一下幾人的身體狀況,寧風致的心也是一沉,因為魂力進入這幾人的居然沒有任何的反應。

他有一些為難的看著林辰道:「林辰,你怎麼這麼的不小心,比賽是不允許殺人的。」

林辰則是笑著搖了搖頭道:「大賽的規定是不允許殺人,我沒有殺人啊,寧宗主你試一下他的脈搏就行了。」

時之死境能夠永遠把人封禁在裡面,但是能夠在裡面永存的只有靈魂,也就是說蒼輝學院的幾人會死,但是不會是現在死,而是慢慢的死。

寧風致愣了愣,然後伸手摸了摸蒼輝學院戰隊七人的頸動脈,果然發現還是有脈搏的。

然後寧風致宣佈道:「蒼輝學院戰隊眾人生命跡象完好,所以史萊克學院二隊殺人這一說法不成立。」

聽到寧風致的宣布,林辰不由得搖了搖頭,話說斗羅大陸上面的人就是有點兒太過依賴於魂力了,想剛才這種情況,看一下脈搏就知道死沒有死,而他們就喜歡使用魂力去試探,中了時之死境,是另外一個世界的力量,你們魂力能夠查出什麼端倪來才真的是見鬼了。

寧風致宣布以後,沒有人質疑真假,因為寧風致是什麼身份,他可是七寶琉璃宗的宗主,不會在這種事情上面作假。

而時年則接受不了這個事實,因為幾人的脈搏雖然存在,不過幾人就像是死了一樣,沒有任何的動作,叫都叫不醒。

看著時年一臉失神的樣子,林辰不由得有趣的問道時年:「那個時年啊,聽弗蘭德說以前你是一個人單幹的,沒想到你居然會弄了一個蒼輝學院,能告訴我是因為什麼嗎?如果你告訴我實話你話,我就幫你把他們給解封出來。」

林辰總覺得時年的所作所為有點兒太過古怪了,聽弗蘭德所說,以前時年就是一個獨來獨往的魂師,因為他不惹別人加上自己的武魂特殊,所以基本上沒有遇到什麼危險。

他不惹人,所以實力高的人沒有對他出手,而他的武魂特殊,實力和他差不多的人也不願意惹他,因為很有可能會被他反殺。

但是就是這麼一個獨來獨往的魂師,居然會放棄逍遙的日子加入了蒼輝學院,還成為了蒼輝學院的院長,想想都覺得有點兒不可思議。

而且林辰還挺弗蘭德說過,時年是一個陰險小人。可就是這麼一個陰險的小人,現在居然會露出這等悲傷的神色,想想都覺得有問題。

要說是因為時年是他們的老師,日子久了有點兒師生感情,打死林辰都不相信。

本來一臉失神的時年聽到林辰的話語,眼睛不由得量了量,想了想他抱著蒼輝學院戰隊的隊長說道:「這是我兒子。」

嘩——

聽到時年的話,台下的眾人有開始沸騰了起來,有人直接說道:「這個隊長不是蒼輝學院上任院長的兒子嗎?怎麼成為時年的兒子了。」

「對啊,我不是聽說蒼輝學院上任院長兩夫妻很相愛嗎?為什麼會有一個時年的插足。」

……

……..

林辰也是愣了愣,他只知道時年是現任的蒼輝學院院長,可是他沒有想到蒼輝學院戰隊的隊長居然是他的兒子,而且從台下的人議論的話語來看,時年應該是個蒼輝學院上任越長戴了一頂大大的綠帽子,看這個隊長的年齡,都有三十歲左右了,也就是說蒼輝學院的院長給別人養了幾十年的兒子啊。

林辰滿臉八卦的看著時年問道:「這是怎麼回事,這人不是蒼輝學院上任院長的兒子嗎?怎麼又成你的兒子了。」

台下的人議論過,蒼輝學院的上任院長是一位魂斗羅強者,按道理來說時年應該不敢給那個院長帶綠帽子才對啊,難不成時年被誘惑了?也不應該啊,就時年長的這個缺樣,哪個女的會看上他還真的是瞎了眼了。

時年由於了一下說道:「三十年前,那時候我還只是一名四環魂宗,我在魂獸森林獲取魂環的時候剛好遇見了蒼輝學院的上任院長和他妻子在魂獸森林裡獲取魂環,那時候蒼輝學院的上任院長是一名魂王強者,而他夫人只是一名三環魂尊。」

林辰愣了愣,然後示意時年繼續說下去,這事情越來越有趣了。

時年嘆了一口氣說道:「我們相遇以後,覺得魂獸森林太過危險,所以相約而行,那天晚上,蒼輝學院的上任院長被魂獸擊傷,一直在療傷,而我看見他的妻子就動了邪念,我用我武魂的特殊性給她製造了一個夢境,然後就佔有了她。」

聽到時年的敘述,台下的人徹底的驚呆了,誰能知道時年居然會弄出這麼一件驚天的大事情來。

全場就屬林辰最淡定了,要知道時年長得這麼的丑,而蒼輝學院戰隊的隊長也長得很醜,這說明基因遺傳沒有突變。

時年敘述完了以後,一臉死灰的看著林辰道:「現在你已經知道了事情的起因了,你放了他們吧。」

林辰愣了愣,然後直接接觸了眾人的時之死境,這個幻境是他布置的,想要解散可以說是簡簡單單。

時之死境撤出以後,蒼輝學院戰隊的眾人全部倒在了地上,然後林辰還看見蒼輝學院戰隊的隊長拉著時年的手看著時年說道:「院長,他是陰招,你快讓他見見什麼叫做真正的幻境。」

林辰笑了笑,看著那個隊長說道:「哎,我說這個…額,這個丑鬼,你居然還叫他院長,你應該叫他老爸,他可是你親爹,難不成你還想要不認祖宗不成。」

聽到林辰的話,蒼輝學院戰隊的隊長呆住了,一臉獃滯的看了看林辰,然後又看了看時年。

這時候他才聽到了台下的觀眾正在熱議著的話題,不就是在議論自己是時年的孩子嗎?

他獃獃的看著時年問道:「這…這是真的嗎?」

時年嘆了一口氣,然後點了點頭,這可是這幾十年來他第一次和自己的兒子相認啊。

只看見蒼輝學院戰隊的那個隊長獃獃的說道:「不可能,這不可能。」

突然他開始狂笑了起來:「哈哈哈哈,難怪,難怪你這些年來對我的照顧無微不至,我還以為你是因為我的武魂,和他們能夠組成一個七位一體融合技才對我這麼好的,現在我終於明白了,哈哈哈…….」

看著一臉狂笑的這個戰隊隊長,林辰不由的搖了搖頭,這尼瑪不會是被這個消息給刺激瘋了吧。

也對,活了幾十年突然間聽到這個消息也是很勁爆的,林辰添油加醋的說道:「嘿嘿,怎麼樣?是不是覺得這個消息很勁爆啊?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只見那個戰隊的隊長看了林辰一眼,又看了看一旁真情的看著自己的時年,突然,他雙臉漲紅,張開嘴巴吐了一大口鮮血,直接噴了時年一臉。

一旁的寧風致拉著他的手看了看,然後對著時年搖了搖頭道:「心脈寸斷,已經沒救了。」

聽到這個消息,時年呆著了,他有些接受不了這個事實。

而這時候林辰又在一旁助攻,他看著寧風致道:「寧宗主,你也看到了,這人是自己吐血而亡的,不是我殺的啊,我可沒有犯規。」

寧風致點了點頭,「所有人都看到了,這是比賽結束以後的事情,當然與你無關。」

林辰笑了笑,在兮兮耳邊說了幾句話,兮兮就離開了賽場。

林辰輕輕的走到了時年的身邊蹲下來在他的耳邊說道:「我知道你現在很想殺了我,我隨時歡迎你來找我報仇,畢竟你兒子剛知道自己的身份就死了,這件事情還是和我有一點點關係的。」

笑話,時年是誰,這次的事情結束,時年肯定跑不了,時年必須死,這是個敗類。而且他身上還有一塊魂骨,剛好可以弄塊魂骨來賺點兒兌換點。 第3455章

他們無所謂,不在乎陶烏的生死。但月千歡是他們的親人,家人,朋友。決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她!

汪瓊見此驚呆了,「你們這是!」

「他們相信她。我,我相信他們。」蘇巧遲疑著,還是走向月千歡他們。

頓時,隊伍分裂成了兩隊。互相敵視,氣勢洶洶。

但論實力,汪瓊他們忌憚月瀾星等人的實力。再加上月瀾星,風欲他們帶隊和他們一同廝殺混戰,彼此有感情。

汪瓊抬手,讓大家都收手。他虎目盯著月千歡他們,又瞪向陶烏。「如果不是假的,為什麼我們用巫鳥的羽毛打不開大門?」

「總不能我們的鑰匙是假的吧!所以肯定門是假的。」汪瓊身後有人開口說道。

月千歡:「門是真的,鑰匙也是真的。至於為什麼打不開,陶烏你要告訴我們答案嗎?」

她側身,回頭看向陶烏。

陶烏也正獃獃的看著她。陶烏沒有想到,月千歡還會保護她!

為了她,甘願和這些人決裂為敵。她不是知道,她不是人類。她是世界迷宮之靈嗎?

震驚之中,陶烏也更加感動了。

她立馬開口解釋,「你們打不開大門,是因為她們將這兒封印了。只有當所有世界迷宮的人都再這兒,你們的鑰匙才會起作用。」

「什麼!」

大家驚呆,臉色變得極其難看。

所有人都再這兒,他們才能走?這個答案糟透了。

眼見離開世界迷宮的大門就在面前。這裡安全和平,他們誰都不想離開這兒!不想出去,再去面臨外面可怕的景象。

月千歡將他們的反應看在眼底,只覺得可笑。

能進封神境的,都是各個世界的梟雄人物吧?不然怎麼有資格逐鹿封神。可現在,這些人都是懦夫,可笑極了!

月千歡抬頭看向月瀾星,風欲和谷方臣。

她說:「墨九卿,霽華,我爹還有大家都在外面。我要出去找他們,然後一起過來。」

「我們肯定一起去啊!我們是一家人,誰都不能丟下。」月瀾星哈哈大笑。

風欲點頭。無聲勝有聲。

「我也去!」蘇巧毫不含糊的點頭。

她也嘲諷的看了眼對面的人,尤其是跟她交好的汪瓊。蘇巧開口:「想要離開這兒,只有所有人一起走。你們這些懦夫,害怕了就在這兒留著吧。」

汪瓊他們臉色變了變,難看極了。又張嘴說不出一句反駁的話來。

就此決定,月千歡他們當即轉身出了迷宮牆。陶烏也緊跟著出來,她笑看著月千歡。告訴她,沒有她,他們找上一年都難以找到其他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