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面兩個蛹兵見狀大怒,迅速衝過來準備救援,蕭陽則是用軍刺一刀捅進了這傢伙的腦袋,然後用力一攪,讓這傢伙死的不能夠再死,蕭陽才迅速一轉身轟然出拳,和身後的一個蛹兵硬碰硬的對抗了一拳。

轟!

蕭陽的身體向後踉蹌了兩步,而反觀那個蛹兵,則像是一發炮彈一樣直接倒射了出去,狠狠地砸到集裝箱上,發出一聲轟響。

"怎麼可能差距這麼大?"

第三個蛹兵只感覺滿臉的不可思議,蕭陽的能力增加的也太強了一些吧,讓他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唰!

心中剛剛產生這道念頭,一道身影已經瞬間出現在他的面前。

待看清楚是蕭陽的面孔,這傢伙情急之下立刻揮拳反擊,不過蕭陽的速度要比他快得多了。

腦袋微微一側,然後瞬間躲過這傢伙的攻擊,,蕭陽一拳擊中對方面門,然後開始了一番狂暴的報復性攻擊。

他幾乎完全是在發泄,發泄自己心中的怒火,就是要讓對方感覺到驚恐,感覺到死亡,然後在深深的絕望中死去。

連續一番快若閃電的攻擊,蕭陽剛猛的拳頭幾乎將對方打成了豬頭,然而就在蕭陽準備個給這傢伙最後的致命一擊時,突然察覺到身後傳來的危險,瞬間移動身體,躲避開原來自己所站的那個位置。

砰!

幾乎是與此同時,一發子彈打穿了那個蛹兵的身體,蕭陽心中閃過一絲慶幸,幸虧自己躲閃及時,否則的話,被子彈擊中的就是自己了。

快速衝過去對著受傷的蛹兵脖子上抹了一刀,結束了對方的生命。

蕭陽則是一抬頭,剛好看到前面臉色鐵青,拿著手槍對準自己的青洛。

蕭陽這次沒有逃避,而是迅速站起身,然後飛速朝著對方靠近過去。

砰!

青洛的子彈幾乎是槍槍划著蕭陽的身形而過,每次都是只差那麼一絲就可以擊中蕭陽了,但是全都被蕭陽給躲過去了。

一路殘影,繞著s曲線,蕭陽像極了一隻正在狩獵的豹子,正不顧一切的朝著自己獵物衝去。

而青洛也同樣的鎮定無比,沒有擊中蕭陽絲毫沒有影響她的心境,依舊是臉色平靜的死死盯著蕭陽,然後沉穩的扣動扳機。

砰砰砰!

當青洛開到第四槍的時候,蕭陽身形一閃,整個人已經出現在距離她不足五米的地方,這一次青洛依舊面色平靜,手腕一轉,槍口對準了空氣中另外一處地方。

就像是早就預料到了蕭陽會提前出現在那個地方一樣,青洛毫不猶豫的扣動了扳機。

砰!

果然,在扣動扳機的一瞬間,蕭陽的身體殘影也出現在了那裡,青洛嘴角露出一絲殘酷的冷笑。

打中你了!

然而青洛的笑容還未形成,只聽到砰的一聲聲響,蕭陽手腕一甩,空氣中傳來一片火花聲,緊接著青洛邊看到蕭陽手中的軍刺脫手而出,落到了一旁的地上,發出了一聲金屬脆響。

"這……不可能!"

青洛滿臉不敢置信的盯著蕭陽,感覺有些不可思議,他……怎麼可能單憑肉眼追蹤的上發射出去的子彈,並且用武器將子彈給阻擋了下來。

沒有進一步思考,蕭陽已經一眨眼的功夫出現在了青洛面前。

殺死她!

這是蕭陽腦海中僅有的一個念頭,那就是親手殺死她。

伸手快速的朝著對方的脖子摸去,但是意料中的事情並未發生,蕭陽的上手掌突然被人一把捏住了。

抬頭看了一眼這傢伙,蕭陽眼神似乎並未太多的意外,近距離冷冷的盯著這個集美貌殘酷冷血於一體的女人。緩緩地開口道,"你終於捨得出手了?"

青洛嬌笑一聲,身體開始出現緩慢的變化,然後輕笑一聲,"真是沒想到呢,變成蛹兵后你竟然變得這麼厲害!還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呢"

幾乎是一瞬間,青洛就在蕭陽的眼中唰的一聲發生了變化,整個人雖然比起其餘幾個人來變化並不是很大,但是身體還是明顯強壯了不少。

臉色通紅,雙眼中滿是紅芒,似乎是有些無法控制自己的大腦。

"真的沒有想到,你竟然還有這樣一手,這倒是我的疏忽了。"

青洛嬌笑一聲,"不過,很可惜,你這一手無異於自殺,而且,今天你還是殺不死我!"

青洛講完突然眼神中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還未等蕭陽明白對方到底是什麼意思,只見青洛已經一伸手,兩隻手一把抓住了蕭陽的胳膊,然後在蕭陽目瞪口呆的注視下一把將他給掄飛了起來,然後整個人像是拎小雞一樣將蕭陽給扔飛了出去。

"我……我草!"

情急之下,蕭陽只能夠發出一句粗話,然後整個人就飛到了空中,倒飛了出去。 "我草,這個女人怎麼一瞬間變得這麼強悍了!"

蕭陽心中喝罵一聲,還未來的及反應,青洛已經唰的一聲近至身前,然後一個膝頂撞在蕭陽肚子上,蕭陽悶哼一聲,幾乎將肚子里的酸水吐出來上。

兩個人的身體撞到一側的集裝箱上,整個箱子都徹底的凹陷了進去。

媽的,這個女人的力量怎麼會這麼強!

蕭陽甚至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青洛的攻擊就已經像是雨點一般飛速的砸落下來,砰砰砰的聲音像極了蕭陽剛才蕭陽對付那幾個蛹兵的樣子。

"今天就算是你使用了火焰藥液變成了蛹兵,也不可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因為我要把你吃的死死的!"

說完后青洛突然一掌探出,直接將手掌刺入了蕭陽的肩口,頓時鮮血如注。

"是不是很痛?哦,我倒是忘記了,成為蛹兵之後是無法感覺到這種痛楚的,不過我相信當你的藥效過去之後,你會感覺到那種痛楚猶如洪水一般一瞬間全都湧進大腦是一種什麼感覺。"

青洛一把將手掌從蕭陽的肌肉中抽出來,然後冷笑一聲,"現在你是不是特別的好奇,為什麼你成為了蛹兵之後我依舊要比你強?哈哈哈……"

說起這個,青洛突然滿臉的得意興奮之情,笑吟吟的看著蕭陽,臉上的表情從冷酷無情的女屠夫有變成了楚楚可憐惹人憐愛的少婦。

這個女人是一個百變女王,一顰一笑掌控的輕鬆自如。

"哦,你的身體在流血,天啊,恐怕你等不到藥效消除就要因為失血過多而死亡了!"

"不過看在你奄奄一息的份上,我就告訴你答案吧!"

青洛像是自言自語一樣笑吟吟的盯著蕭陽,"我在華夏國待了二十年,知道嗎,我從十四歲就已經被送到了華夏國。而這二十年的時間裡,我為組織做過無數的事情,而這些事情積攢起來的功勛和積分已經足以讓我換取一份組織最新研製出來的火焰八號藥液了!"

"八號藥液可不是你身上所有的那種垃圾藥液可以相比的哦,即使是我的身體素質平平,你看現在我依舊比你還要強上一些,現在你知道和組織做對到底是一個多麼不明智的選擇了吧?"

蕭陽不斷的咳嗽,從嘴裡往外流血,他傷的實在是太嚴重了,不過思維還算是清晰。

自己使用了火焰藥液之後,實力大約是自己狂化后第二形態的力量。

而現在青洛的能力大約相當於自己狂化后第三形態的力量,當然,若是這種藥水應用在美杜莎這種人身上,她的實力足以抵得上自己狂化四層的力量了。

當年自己進入狂化四層,可以十分輕鬆的打敗美杜莎,但是現在,有了這份八號藥水,自己若是和美杜莎遇上后,誰輸誰贏蕭陽還真的沒有把握,除非他能夠做到徹底的掌控狂化第四層所有的力量。

這個神之手組織發展的實在是太快了,蕭陽真的不敢想象若是讓他們真的找到了對人體毫無抗拒的完美火焰藥液,那時候整個世界恐怕都要被這個組織掌控在手中了。

"ok,老朋友的聊天結束,現在……蕭陽,可就要委屈你一下了!"

青洛輕聲說道,然後伸手從口袋中掏出一支注射器,對著蕭陽解釋道,"只要注射一下,你就安靜的睡著,一切就都結束了!"

說完青洛朝著蕭陽的脖子上插去,蕭陽伸拳朝著青洛的腦袋砸去,但是青洛卻用一隻手輕鬆的一把抓住蕭陽的胳膊,然後一個膝撞,頂在蕭陽的肚子上,然後用力一甩,蕭陽的身體再次被甩飛出去,狠狠地撞到一側的集裝箱上,砸出一個凹陷深坑。

蕭陽還未從地上站起來,青洛已經再次出現在他的身邊,一把抓住蕭陽的脖子,然後一把將他從地上給提了起來。

"我勸你最好不要想著耍什麼花樣,否則的話只會給你平添更多的痛苦!"

說完青洛舉著注射器朝蕭陽的脖子上插去,但是變故再次發生,突然從一側衝出來一道身影,然後一下子將毫無防備的青洛給撞飛了出去,兩個人狠狠地撞翻在地上,那隻注射器也直接掉在了地上。

"該死!"

青洛心中暗罵一聲,跌倒在地上,感覺自己的身體被人從後面抱住了,於是憤怒的大喝一聲,"給我鬆開!"

說完后同時伸手抓住對方抱著自己身體的手掌,用力一掰,只聽咔吧一聲,對方的手指斷了。

但是這一次無命卻沒有任何疼痛的感覺,反而是迅速的一甩手,手中的鎖鏈同時將他和青洛的身體捆綁在了一起。

無命死死地困住對方的身體,然後突然嘿嘿一笑,露出一個豪氣萬分的笑容。

"妖女,跟我一塊去死吧!"

說完無命在對方目瞪口呆的注視下,一把從口袋中掏出一個手雷,放到口中瞬間打開插栓,對著蕭陽露出一個坦然的笑容。

"老闆,保重了!"

"不要!"看到這一幕,蕭陽滿臉震驚的大聲喝道,同時迅速的朝這邊沖了過來。

但是他還是慢了一拍,只見無命拿著手雷,死死地拖著青洛不讓對方行動。

青洛臉色大變,第一次出現了驚慌的神情。

"你這是在找死,我要殺了你!"

青洛大聲上怒罵道,突然整個人有些發狂一般用力一撐,強大的力道直接將兩人身上的鎖鏈掙斷。

無命的手中那個手雷還未炸響的時候,青洛就已經扯住他的胳膊,然後用力一扯,直接將對方朝著一側的碼頭邊緣扔去。

噗通。

轟!

無命的身體剛剛落水,爆炸聲突然響起,爆炸引起了一道五米高的水柱,碼頭上也猶如降雨一樣,大片的海水從天而將。

青洛站在原地,臉上還在大口的喘著粗氣,眼神中充滿了劫後餘生的忌憚,同時出現的是深深的怨毒。

"殺光!我一定要將你的所有親人朋友殺光!通通殺光!"

青洛有些狀若瘋狂的大聲喊道,臉上的表情充滿了憤怒。

蕭陽則是站在那裡,眼神愣愣的看著遠處的海水,有些不敢置信剛才發生的事情。

就在剛才,無命為了救自己,竟然死了!

他是被這個女人殺死的。

報仇!一定要報仇!

殺光!將他們全都殺光!

蕭陽的腦海中此刻只有這個念頭,突然抬起頭雙眼赤紅的死死地盯住青洛。

看到蕭陽fǎngfo要殺人的眼神,青洛不知道為何竟然閃過一絲心悸的感覺,這種感覺讓他很不爽,所以她立刻將其壓下去,然後冷笑一聲,嗓音乾澀難聽的開口道,"接下來只剩你一個了,難道你還認為會有人來救你嗎?你還要逃跑嗎?"

蕭陽的臉上面無表情,沉聲回答對方,"我的兄弟死了,所以你們都得下去陪他!都必須死!"

青洛像是聽到了這個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一樣,大笑一聲,然後沉聲道,"你還還是先考慮一下自己的安危吧,現在的你恐怕都已經是自身難保……"

青洛的話還未講完,便突然戛然而止,然後滿臉不敢置信的盯著蕭陽,像是見到了世界上最瘋狂的事情。

只見對面的蕭陽不知道什麼時候起,從口袋中又抽出了三瓶火焰藥液,淡藍色的液體在昏黃的燈光下閃閃發光。

砰!

蕭陽突然用手掌一砍,然後將三個瓶子全都砍破,見到這一幕,青洛fǎngfo想到了什麼,臉色頓時大變。

"不……不可能!"

然而fǎngfo是沒有聽到青洛的話一般,蕭陽已經一抬手,直接同時將三瓶藥液全都倒進了嘴裡。

"既然總是要死,那就讓你們一塊下去陪我的兄弟吧!"

彷彿是沒有聽到青洛的話一般,蕭陽已經一抬手,直接同時將三瓶藥液全都倒進了嘴裡。

"既然總是要死,那就讓你們一塊下去陪我的兄弟吧!"

三瓶藥水全都吞進去,蕭陽低頭看了一眼青洛,然後砰的一聲將手中的藥瓶捏碎成了碎片。

"一下子使用三瓶藥液,就算是你的身體再強恐怕也無法承受如此強大的藥效,你的身體絕對會被撐爆的!"

"果然是在找死!"

青洛冷哼一聲,原本想要看著蕭陽自己把自己給害死,但是想了一會兒之後,青洛突然臉色大變。

"若是蕭陽自爆了之後,自己豈不是什麼都得不到了?"

腦海中閃過這個念頭,青洛立刻一閃身朝著蕭陽沖了過去。

"你還不能死!"

說完青洛身形一閃,朝著蕭陽衝過去似乎是想要阻止對方。

三瓶火焰藥液吞下去,蕭陽整個人的身體終於開始出現了變化,只見他的皮膚開始逐漸變紅,就像是煮熟的龍蝦一樣,整個人全身發燙。

全身上下開始散發出一片熱氣,整個就像是剛剛從熱水中撈出來一樣。

蕭陽閉著眼睛,似乎正在忍受著巨大的痛苦,兩隻胳膊的肌肉不斷膨脹,似乎隨時都有要膨脹爆炸的可能。

看到蕭陽出現這一幕變化,青洛心中暗驚,果然,他的身體開始無法承受這種巨大的力量了,整個人就像是一個充滿了熱氣的氣球,隨時都有爆炸的可能性。

"你還不能死,把血液給我!" 青洛臉色難看的衝過來,伸手朝著蕭陽胳膊抓去,蕭陽勉強伸手格擋,不過卻被青洛一把躲過,然後拉住他的胳膊將其給甩飛了出去,整個人跌到了碼頭上,摔飛出去很遠一段距離。

青洛瞬間追上來,對著蕭陽一陣窮追猛打,似乎是想要趁著其還未變身的時候從蕭陽的身體中取出自己所需要的血液。

然而事情往往事與願違,青洛的胳膊還未碰到蕭陽,就被一直粗壯的異常可怕的手臂給直接抓住了,然後緊接著青洛便看到了蕭陽那張陰森可怕的眼睛。

"打夠了?接下來該我了!"

青洛有些震驚的看著蕭陽,只見蕭陽的胳膊竟然奇迹般的逐漸消瘦,然後再次緩緩地恢復成了之前的正常模樣。

"這……這怎麼可能?"

不是應該爆體而亡嗎?怎麼……可能會這樣?

青洛根本沒有時間思考,蕭陽的拳頭已經呼嘯而至了,這一次蕭陽沒有任何的憐香惜玉,他是對青洛痛下殺手的。

砰!

情急之下,青洛抬手阻擋,轟的一聲,整個人被蕭陽一拳給轟飛了出去。

"好強!他的力量增加了好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