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俊涵一邊輕輕咀嚼著嘴裡的這塊兒肉,一邊嘖嘖稱讚道:「嗯,不錯,wuliSana醬喂的這塊肉就是好吃。」

Sana登時就鬧了個大紅臉,撇過頭去不再言語。不過那小心臟卻是依然撲通撲通跳個不停。

她環顧著四周,發現姐妹們忙著吃東西,根本沒有人注意到這邊的事情之後。這才稍稍鬆了一口氣。

「俊涵,來啊。我們繼續喝。今天我是一定要和你小子喝個盡興才好。」

另一邊,稍稍緩過勁兒來的朴振英再次邀戰道。

「那就繼續喝,振英哥。」

徐俊涵自是不甘示弱,兩個人繼續陷入到了酒桌拼殺之中。

……

酒過三巡之後。

「俊涵啊,你小子的實力本來我是真的很看好的。如果不是你小子不樂意的話,我是真想好好培養你小子啊。」

有些喝高了的朴振英,舌頭都有些打結了。

「哥,有些話一直說就真的沒意思了。」

徐俊涵涵雖然今天晚上也喝了不少酒,但是除了肚子有些脹以外,他沒有什麼別的不適,精神也還清醒著。

「不過,直到現在我才發現。你小子的創作實力比你自身的個人實力還要強的多啊。」

朴振英繼續說道:「哥託大說句不客氣的話,就你小子今天拿出的那些歌,不管哪一首都絕對不會比YG的權志龍創作出來的歌曲差。」

一旁的少女們聽到這些話之後才終於稍稍有了些興趣的樣子。

尤其是Sana和MoMo這兩個人。

她們兩個人當初和徐俊涵一起吃飯的時候,可是互相說起過彼此的夢想啊。而且,還約定要一起實現自己的夢想才行。

甚至於,雙方還為此打了個賭。

現在看來,歐尼醬他,已經是先我們踏出一步了嗎?那我們兩個人也是絕對不能落後的啊。一定要順利出道完成和歐尼醬的承諾才行。

兩個女孩兒在心裡暗暗告誡自己道。

「俊涵啊,老實說,哥在看了你的那些歌曲之後,心裡就一直有一個不情之請想要說,但是

又有些不太好意思。」

朴振英突然表現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看起來表情極其糾結。

「哥,有什麼事情你就說唄。咱們之間沒什麼不能說的事情啊。」

徐俊涵擺了擺手,一副不以為意的樣子。

「你不是知道嗎?公司要打算在明年推出一個全新的男子組合。但是現在缺少一首合適的主打歌曲,這些天來我無論怎麼樣也創作不出一首讓人滿意的歌曲。」

天知道,高傲的朴振英在說出這樣的一番話的時候,心裡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想法。

想必,沒有一個製作人願意說自己創作不出合適的歌曲吧?那無異於說自己已經江郎才盡。

「哥,那你的意思是?」

這個時候,徐俊涵也隱隱猜到了朴振英的意思到底是什麼了。不過,他倒也沒有就這樣很突兀的就說出來。他打算讓朴振英自己說出來。

「俊涵,你的那首GirlsGirlsGirls很符合新男團的出道歌曲定位,哥想和你商量一下,能不能把這首歌賣給公司啊?」

直到這個時候,朴振英才終於是說出了自己的最終目的。

而聽到這則消息的少女們則是全部都愣住了。

俊涵oppa會寫歌?而且歌還被社長給看中了嗎?這事我們怎麼都不知道的啊?

少女們都紛紛表示,這一次酒桌上的信息量稍微大了點兒,她們都需要好好消化一下才行啊。(未完待續) 「莫拉古?振英哥你剛才說什麼?」

直到這個時候,徐俊涵才隱隱反應過來朴振英剛才到底和他說了什麼。而正是因為如此,徐俊涵才更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自己一個初出茅廬的小製作人,竟然不知道走了什麼狗屎運能夠得到朴振英這位在韓國製作人界赫赫有名的大佬的賞識。

這還不算,自己隨手為之的玩笑之作竟然能夠有幸被他看中,作為他野心之作——JYP公司明年推出的新男團的出道主打歌。

這讓他一度覺得自己是不是在做夢。又或者說是自己喝醉了,一不小心聽錯了。

反正不管怎麼說也好,徐俊涵都完全不敢往那一方面去想。因為他根本就不相信這一切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他生怕這一切都是虛無縹緲的鏡花水月。

不過,相比於徐俊涵的一臉狐疑,一旁坐著的那群少女們可是徹底有些坐不住了。

如果不是看到朴振英現在還在座位上坐著的話,少女們保不齊就要炸鍋了好嗎?

因為對於她們來說,朴振英剛才說的話,所包含的信息量實在是太大了些。她們一時半會兒也消化不了。

但是,即便是如此,她們也表現出了足夠的興奮與開心。

Sana更是在桌子底下一把緊緊扣住了徐俊涵的手。感受著那隻手掌上所傳遞給她的熱量,Sana不由得有些痴了。

這個有才華的男人是她的男朋友,屬於她湊崎紗夏的男人。她不由為自己的眼光感到驕傲,同時也隱隱有些擔憂了。

這麼優秀的男人就好像是那掩藏在沙堆里的金子。雖然現在他還暫時沒有在眾人面前展露過自己的才華。

但是,畢竟老話說得好,是金子早晚都會發光的。而到了那一天的話,憑藉著這個男人的才華與優秀,他的身邊肯定不會缺乏優秀的女孩子的。

一想到這兒,Sana的腦子裡就有些發懵了。她完全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辦才好了。畢竟,這也是她的初戀啊。

她要怎麼才能守護好屬於她的這份青澀愛情呢?Sana不由陷入到了沉思之中了。

而下意識的,她握著徐俊涵手的那隻手也下意識的攥緊了許多。在十指緊扣的狀態之下,她的指甲都有些要陷進徐俊涵的肌膚中了。

「哎一古,Sana醬,你這是怎麼了?怎麼好好的下這麼大的手勁抓我啊?你都把我抓疼了。」

徐俊涵自然是不知道Sana在這短短的時間裡腦子裡想到了這麼多的東西。

要不然他一定會下意識感嘆,女生果然都是天生就會八卦外加會多愁善感的生物。不管是哪個國家的女生看起來都是不太可能免俗的啊。

不過,Sana抓緊了他的手,這個他分明還是有感覺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的他於是連忙出言問道。

「歐尼醬,我沒事啊。」

聽到徐俊涵的問話之後,Sana有些小小的驚慌,連忙說道。

「那你幹嘛抓我的手抓得這麼緊啊?」

徐俊涵有些將信將疑,這丫頭經過這麼長時間的交往,她的脾氣性格一直都是這樣。報喜不報憂,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總是不願意和他分享,總是藏在自己的心裡。

「感覺我的歐尼醬很厲害啊。」Sana皺了皺可愛的小鼻子,一臉自豪的表情說道,「歐尼醬這麼有才華,寫的歌連社長nim都是讚賞有加呢。」

徐俊涵擺了擺手,不置可否。

對於自己到底有幾斤幾兩,他可不敢託大。他也不會自大到覺得自己第一次寫的歌就能有幸被選上。

所以,對於朴振英剛才說的話,他多半是當成了酒後的醉話來聽的。

「不,俊涵。我是真心的。」

豈不料,這個時候,朴振英突然就發話說道。他也是沒想到,自己的真心話竟然會被這小子理解成開玩笑。這不禁讓他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覺。

不過,想歸想,他可不敢再繼續沉默了。要不然,搞不好這首好歌就要和他失之交臂了。那麼,他的新男團出道計劃怕是又會變得遙遙無期了。

「振英哥,你是認真的嗎?」

聽到朴振英都這樣說了,徐俊涵一開始當做玩笑話來聽的心思也是瞬間就淡了很多。態度也是瞬間變得嚴肅了很多。

「當然是認真的,怎麼樣?打個商量吧,把那首歌賣給公司吧。新男團真的很需要這首歌作為出道的歌曲啊。」

朴振英的言語之中充滿了懇切的感覺。

「emmmm……」

徐俊涵沉吟了片刻,似乎是正在做著某種選擇的樣子。而朴振英也是在一旁靜靜坐著,並沒有選擇出言打擾。

而另外一邊的少女們更是坐在一旁靜若寒蟬,不敢吭聲。她們生怕一個不小心把事情搞砸了,社長必定會生氣的。

終於……

「振英哥,把歌曲賣給公司其實也不是什麼很難辦到的事情。只不過,親兄弟還要明算賬。所以,我也就不和你玩那些彎彎繞的東西了。」

徐俊涵繼續說道,「哥,你能出多少錢來買下這首歌啊?」

「額……」

這一下輪到朴振英有些傻眼了。

而他也並不是裝腔作勢,而是也確實感到很是為難。

一來公司也確實沒有那麼多的資金可以動用,二來也確實是因為徐俊涵這個人了。

歌確實是一首難得的好歌,如果新男團可以得到這首歌作為出道專輯的主打歌的話,很有一炮而紅的希望。

但是,問題也就正是出在這裡了。

歌曲確實是好的歌曲,值得拿出高價去買。但是,徐俊涵這個作者卻只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而已,公司的其他股東如何能願意拿出高價來買他的歌曲呢?

可問題是,如果拿出低價去買的話。朴振英又會有自己埋沒了一首好歌的心理。更何況,那樣的低價,徐俊涵也未必就肯把歌曲賣了啊。

這樣也就導致了朴振英現在很為難。

看著朴振英那來回變換的臉色,徐俊涵也是選擇了安靜坐在一邊沒有出言打擾他。

而少女們更是大氣都不敢喘一下的樣子。

朴振英心裡左右為難著。而這個時候,他的心裡突然閃過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而這個想法出現在他的腦海里的時候,連他自己都是被嚇了一跳的樣子。畢竟,在JYP的歷史上,還從來都沒有出現過這樣的情況呢。

不過,在權衡利弊之下,朴振英還是決定相信徐俊涵的這首歌,大膽拼一把。

如果贏了,新男團必定能夠迅速在韓國的歌謠界站穩腳跟,謀求更好的更高的發展空間了。

因此,在想到這裡之後,朴振英終於再次說話了。

「俊涵,拋開我們之間的交情不談。在商言商,雖然你的這首歌確實是一首不可多得的好歌,但是畢竟你這個人還沒有在韓國歌謠界打出名聲來,所以,我恐怕很難給你一個很高的價格。」

雖然早就已經有了心理準備,料到了這個結果。但是在朴振英親口說出來這句話的時候,徐俊涵還是依然不免有些失落。

「不過呢。」

不管什麼時候,絕境之下都總會有那麼一絲轉圜的生機。當然,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了。

「Mo呀?」徐俊涵有些奇怪。

「俊涵,但是這首歌確實是一首難得的好歌。所以,雖然我無法直接給你一個合理的價格購買,但是,卻可以給你一個別的合理價格。」

徐俊涵聞言之後還有些感到奇怪,這所謂的別的合理的價格到底是什麼啊?

「正常情況下,歌曲的版權者除了一張專輯的版權費之外基本得不到別的收益了。

但是,我許諾你,除了歌曲本身的版權費用,另外再拿出專輯音源收益的兩成作為你的個人收益。」

朴振英終於是咬牙說出了自己心裡的那個想法。

而徐俊涵以及其他的少女們則是全部都愣住了。(未完待續) 少女們完全就想不到朴振英竟然會提出這樣的一個建議來。這讓她們所有人都是一臉懵逼的狀態。

在韓國的娛樂歷史上,根本就沒有哪個作曲家能這樣得到收益的好嗎?

單單一首歌曲的版權費用就已經是很高的了。如果說再得到一部分的專輯收益的話,那樣的話……

少女們趕緊搖了搖頭,表示完全不敢再繼續想下去了。要是真的那樣的話,恐怕徐俊涵所能夠得到的收益就會是一筆天文數字了吧?

相比較於少女們的表現來說的話,徐俊涵的表現倒是相對來說稍微好了辣么一些。至少,表面上他顯得很是平靜的樣子。

可實際上,沒有任何人可以知道,在他的心裡,現在到底是泛起了多麼大規模的驚濤駭浪。

既然早就已經決定了要先在韓國的娛樂圈裡發展一番。那麼徐俊涵自然是先把這個國家的娛樂模式好好了解了一下。

那麼自然,韓國的歌曲製作人的收益方式自然也是一清二楚了。除了歌曲的版權費以外基本不會再有什麼別的額外收益了。

而正因為此,他也是無比的驚訝就是了。如果,剛才朴振英的話只是讓他有一種在做夢的感覺。

那麼,現在朴振英的話,就真的讓他覺得自己身處於夢中了。

「振英哥,你是在和我開玩笑嗎?今天可不是愚人節啊。而且這個笑話可也是一點兒都不好笑啊!」

徐俊涵淡淡一笑,先是喝光了自己面前杯子里的酒,這才繼續說道。

「不,我並沒有要打算和你開玩笑的意思。」朴振英也同樣是端起面前的杯子,把裡面的酒一口氣喝完。

「振英哥,你確定你真的是認真的嗎?」

「當然是認真的。」朴振英點了點頭,表示認同,「而且,我這樣的做法,也未嘗不是在拿JYP的未來和這首歌的潛力來賭一把。所以,我很認真好嗎?」

「哥,為什麼要這麼說呢?拿公司的未來作為賭注,未免有些太過於嚴重了吧?」

聽到朴振英這一決絕的語氣,徐俊涵也是被嚇了一跳。這個哥到底是又要打算搞什麼大動作了啊?說的話都是這麼嚴重。

「俊涵,公司現在實際到底是什麼狀況我想你也明白對吧?」

朴振英先是說了這樣的一句話,同時以眼神示意徐俊涵,當著這些少女的面不要把這件事給說出來。

徐俊涵聽完之後輕輕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這次打算推出的這個男團就是我的野心之作,一旦成功的話,就可以一舉扭轉JYP現在的疲軟頹勢,你明白嗎?」朴振英喝了一口酒之後,說道。

對於培養藝人組合這些事情,他一個初出茅廬的菜鳥又怎麼可能懂得這其中的門道呢?不過,他還是下意識點了點頭付和朴振英的說法。

「但是,因為之前我的個人決策失誤導致公司蒙受巨大的損失。導致公司的很多理事都不願再繼續信任我了,甚至他們無時無刻不在想著辦法從我手裡奪取權力。」

徐俊涵還沒有來得及說些什麼,朴振英就繼續說道:「但是,他們也不想一想這個問題,JYP能發展成現在的這個規模,我朴振英費了多少心血,想這樣奪去我的心血,想都不要想。一旦離開我朴振英,這個JYP就是一文不值,啥也不是。」

這句話朴振英倒是說得異常的霸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