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原著當中的情況來看,九幽之主的『皇子』出現在外界的一共有三個。

其中兩個戰力為宇宙尊者,一個為宇宙霸主。

可就連混沌城主也不知道九幽之主還有其他不朽級、界主級孩子……顯然這絕對是一個大秘密。

畢竟連在祖神教之中就可以連接虛擬宇宙,以原祖虛擬宇宙的能力,那不朽級、界主級皇子一旦出現在九幽之海外面,肯定會被發現。

可連混沌城主都沒有發現,那其他強者就更不可能知道這事了。

若是方雲開口索要界主級皇子,方雲怕不是要被九幽之主給切片研究。

「哦?」九幽之主嘴角微微翹起,「你都不看看這件鎧甲是什麼級別的,就直接想拿它換其他東西?」

「你在祖神教中雖說有五彩極光湖守護,可你應該也明白你這恐怖的天賦,會帶給你多大的麻煩。」

「想要殺你的異族不少,肯定會有不同的手段針對於你,我相信這鎧甲對你有很大的用途。」

「謝九幽之主好意。」方雲微微搖頭,「可我所需的寶物是與我未來晉陞有關的東西。」

「即便是這件鎧甲再好,我也願意拿這寶物換取。」

也許論價值,整個界主級世界樹都不如這件鎧甲。

可就算是至寶鎧甲,那對方雲的作用也許還不如一根界主級世界樹枝杈。

「說說看你想要什麼,如果我有的話,倒是可以給你。」九幽之主好奇的看著下方的方雲。

以人類族群的底蘊來說,那麼多宇宙之主和巨斧創始者的不斷的貢獻,寶庫中什麼東西沒有?

可方雲卻打算用這件鎧甲去找他換寶物,顯然這寶物可能只有他才有。

「我想要一根世界樹的樹杈。」方雲點了點頭。

「據我所知,祖神教其中的一個神將曾和那最強尊者級世界樹要來一截樹杈移植到神國中化為『生命樹』。」

「我也想要一根世界樹的枝杈,不過我想要的是界主級的世界樹枝杈。」

「哦?」九幽之主深深的看了一眼方雲。

據他所知,方雲是沒有孕育分身之能的。

同時他也看得出來,方雲想要突破成為不朽,那是真的隨時都可以。

那麼要一根世界樹枝杈,可能也是用來演化生命樹,以此穩固自身神國的。

他自然也猜不到,方雲是打算孕育世界樹分身的。

而且更加猜不到,方雲還將算盤打到了他那界主級皇子的身上。

「也不是不可以!」沉吟了一番,九幽之主最終開口道,「而且這件鎧甲我還是會給你。」

「不過……你應該也明白,祖神教分正式成員和外圍成員。」

「而這些世界樹都是外圍成員,而是屬於我九幽一脈。」

「若是你真的打算索要界主級世界樹枝杈,那麼今後你就是我祖神教外圍組織九幽一脈的『護教使者』。」

「這就是我的條件,當然你可以選擇拒絕,畢竟我祖神教是宇宙中最自由的勢力,從來不會勉強。」

「我若是拒絕,這世界樹枝杈怎麼可能給我?」方雲嘴角抽了抽。

方雲也清楚,這裡的每一位護教神主都是宇宙之主之中巔峰存在。

九幽之主麾下甚至有著宇宙之主戰力的手下,就是祖神存在也要客氣對待。

他想要世界樹的枝杈,自然也需要付出一定的代價。

其實以方雲的能力,就算是九幽之主不出手阻攔他獲取界主級世界樹枝杈,他也很難得到手。

畢竟那尊者級世界樹肯定會出手阻攔方雲,而那尊者級世界樹,論掌控時空的能力不亞於宇宙之主。

他可不認為,在宇宙之主的眼皮子底下能夠得到界主級世界樹的一部分材料。

所以靠方雲自己想要得到世界樹的一部分材料很難,就算是能辦到,那估計也極為的麻煩。

他本以為代價會難以承受,可沒想到居然這麼簡單。

「可以。」方雲點了點頭。

「很好。」九幽之主笑道,「你等我一下。」

九幽之主話音剛落,其身影瞬間消失在原地。

片刻之後,九幽之主歸來,同時手中也扔出兩件物品朝著方雲飛去,其中一件便是世界樹的一片樹葉。 第96章記得多留點兒錢

因為榮祥公主說過送君別的來歷,所以此時嘉靖皇帝對溫久的話倒是深信不疑,畢竟能作出送君別那樣唯美曲子的人,做出這樣一首鏗鏘的曲子來,再正常不過了。

「此曲深得朕心,鏗鏘有力,將邊疆將士的一腔熱血唱了出來,以後這首歌可以在軍中傳唱以勵軍心。」

群臣這才反應過來,一個個看向張揚的目光已經沒有了看紈絝的鄙夷,而是滿臉的崇拜。

就連楊廷和也不由頷首,此時對張揚表示了認可,能夠做出這樣曲子的人,怎麼可能是紈絝呢?定然是三人成虎將好好兒的一個大明好男兒傳成了紈絝。

「大人,我等願追隨大人馬革裹屍。」

王蘭松雙手抱拳,對張揚深深行禮。

「大人,我等願追隨您驅除韃靼。」

張揚氣的牙根痒痒,他不是不想穩固邊疆,但是這不還沒到時候呢嗎?現在沒槍沒炮帶着這些不堪一擊的京城守衛軍他去了焉能還有活路?

「滾……我不去……」

張揚看到幾個人瞬間倒戈,弄死溫久的心都有,一生氣直接爆了粗口。

這一下所有人看張揚的眼神再次變了。

這樣一個人是怎麼做出這麼鏗鏘的曲子來的?這傢伙怎麼看都像街頭不講道理的二世祖吧?

看到眾人都看向自己,張揚很是尷尬,頓時變了一副臉色,滿臉悲痛的看着嘉靖。

「皇上,不是我不想去,而是我大病未愈,不能去啊……哎呀……我頭好暈……」

看到張揚直接往王蘭松身上倒,嘉靖皇帝忍俊不禁。

「楊院使,去給張揚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俗話說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牆,楊庭禾上次被張揚擺了一道,第二天就知道自己寫的字被張揚掛在了無敵摧花散的門口,還掛起來五米多高,差點兒沒氣的吐血,此時看到張揚想要裝病,想到報仇的機會來了,急忙上前去給張揚把脈。

看到楊庭禾過來,張揚就知道再裝下去也是沒戲了,乾脆從王蘭松身上站了起來。

「張大人這是好了?」

把這句話還給張揚的感覺實在是太爽了,楊庭禾笑的臉上褶子都多了好幾道。

「好了。」

張揚沒好氣的瞪了楊庭禾一眼,重新看向嘉靖。

「皇上,不是微臣不想去,實在是我連馬都不會騎,打仗這種事兒我根本就做不來啊,不信你問王蘭松王大人,是他載着我一起來的。」

嘉靖皇帝不等王蘭松回話,就笑了。

「張揚,你好歹也是英國公之後,英國公如今就在西南戍守,難道你要墮了他的名聲?」

「皇上,我爹是我爹,我是我,他從小習武,自然是沒問題的,但是大家應該都知道我從小體弱多病,我爹都沒訓練過我,怎麼打仗?」

看到張揚竟然說英國公的不是,一群武將忍不住站出來維護。

「張大人,你這話可就不對了,作為英國公的二公子,你雖然沒有訓練體格,但是您卻飽讀兵書啊。」

「沒錯,打仗講究的是排兵佈陣,您又是軍中主將,不會騎馬無所謂,體格差一點兒也沒什麼,只要指揮得當一樣會打勝仗。」

嘉靖也點了點頭。

「不錯,上次大校兵的時候,有人出題抽查了幾段孫子兵法,張揚你不都背出來了嗎?所以朕相信你,而且倘若沒有報國之心,你又豈能做出這麼鏗鏘的曲子來呢?」

眾人的話讓張揚腦海中回憶起一些畫面,大校兵的時候英國公嚴肅的站在皇帝旁邊,而『自己』戰戰兢兢的走了過去,背誦了幾段孫子兵法。

到底是怎麼背出來的?張揚就有些無語了,那是他提前把提問的考官給收買了,問的都是自己提前加班背過的幾段。

可是這事兒他能說嗎?他當然不能說,那可就真的是欺君之罪了。

楊廷和對張揚的印象再次跌落谷底,直接開口下了定論。

「張揚,作為京西防衛營的指揮使,保家衛國乃是你的職責,聖旨乃是天子的旨意,倘若你再胡鬧下去,那可就是抗旨不遵了,你可知道抗旨的下場?」

楊廷和如今的在眾臣心中的地位絲毫不亞於皇上,畢竟就是他帶頭把朱厚熜推上皇位的,他這一開口,眾人紛紛看向張揚。

張揚感覺氣氛在這一刻變了,就連嘉靖皇帝看他的眼神都多了幾分同情和警告。

「好吧,我去……我去總行了吧?明兒我就出發……」

說完張揚扭頭就走。

看到張揚離開,一群人紛紛搖頭。

「這也太不懂事兒了。」

「就是,脾氣比英國公還壞。」

「英國公至少講道理,這張揚……哎,也罷紈絝嘛。」

其實大家有一點兒沒說,那就是英國公雖然脾氣不好,但是也不敢這麼耍脾氣啊?

給你準備的踐行宴席,你自己先跑了,這是什麼道理?

王蘭松等人很是尷尬,但是張揚都走了,他們也不好離開,而且他們也吃飽喝足了,想到明天就要離開京城也和嘉靖告退離開了。

群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好了,大家不要浪費了,宴席繼續。」

張揚從皇宮回到小楊庄一肚子的鬱悶,但是卻也無可奈何,哪怕自己頂着紈絝的頭銜,卻也不能為所欲為,既然皇帝讓自己去,自己又能有什麼辦法呢?

可是張揚有點兒想不通,這好好兒的事兒怎麼會變成這樣?

想不通歸想不通,但是明天就要走,張揚還是要交代清楚的。

直接把旺財帶到研究所,把幾個小丫頭也喊到了一起。

「有什麼事兒?這麼着急把我們召集到一起?」

王燕很是好奇的問。

張揚唉聲嘆氣的把出征的事兒說了一遍,聽說張揚要走,王燕有些着急。

「你要去多久?你要是走的時間太長可記得多留點兒錢,最近病人多,花銷也大了。」

張揚很是無語。

「師姐,難道你不該關心一下我的安危嗎?」

王燕一愣,笑了。

「誰能欺負你啊,你那麼聰明,你欺負別人還差不多,倒是你不在研究所的事兒不停落下,所以錢你還是要多留一些的。」 來到青雲神山,周圍的一切都是昏暗的,強大的魔道氣息壓迫感,讓楚秦的分身,都有些難受的感覺。

幸好,楚秦沒有讓他的女人們下來,否則,恐怕會引起許多麻煩。

而楚秦的分身,一路深入,一路上,能夠看到許多異獸的骸骨,這些骸骨都已經泛黃了,應該死去很多年了!

想想也是,青雲神山,在星象天域隱藏之前,便受到了襲擊者距離現在已經不知道多少萬年了。

楚秦此刻心頭有些疑惑,這青雲御尊,還活着嗎?

而這時,楚秦已經來到了青雲神山的中央,這裏的山門之上,赫然寫着「地仙教」三個大字。

這青雲神山充斥着如此恐怖的氣息,令人意外的卻是,地仙教的建築依舊是保存的極其完好。

並且,楚秦發現,在地仙教的頂部位置,那裏有着一顆巨型的黑色能量球。

漫天的黑雲,正是從黑色能量球之中湧出的。

能量球內部,更是散發着讓楚秦分身,要窒息一般的感覺。

既然是一道分身,楚秦自然是無所顧忌,飛速地來到了能量球的附近。

這是一顆直徑達到數千米的黑色球體,從裏面,楚秦似乎依稀能夠看到一道黑影。

那黑影看不清楚真容,唯一能夠看到,它長滿了無數的觸角。

等等!

楚秦驚訝的發現,在黑色能量球體之中,還包裹着一道青色光罩!

「莫非,是青雲御尊!」楚秦,略微驚喜道。

「嗤!」正在這時,一陣陣尖銳的厲吼發出,楚秦的左右兩邊,不知道何時多了許多的黑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