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點把兇手交出來,不然今日之事沒完。”

“什麼?我王家是幕後黑手?你有種再說一句試試。”

“我堂堂正正的王家,還沒有卑鄙到那種程度。”

王,林兩個家族的人面紅耳赤地爭吵了起來,各自擼着袖子,眼看着就要大幹一場不可

“給我靜一靜。”上位之上的王誠連連拍打茶几,沉聲喝道,清晰的聲音傳入在場的每一個人的耳朵

“都一把年紀的人了,有必要嗎?這件事情的始末在場的哪個不知道的?我跟他親自好好講講,我兒媳的事情還沒找你們算賬呢?你們倒好,直接就上門來了。”

“再說了我王家需要去對付林家嗎?這樣對於我們來說有什麼好處,腦子都不知道是怎麼想的?”

“王家主的兒媳,我們定當賠禮道歉,但那兩人也確實是王虎的朋友。”林家的五長老林時開口說道

“你們王家有沒有幫助我不敢說,可王虎就難說了,這事情必須要有個交代。”

王家這一邊,一位長老悠悠地開口說道,“王虎這識人的本領,還是太年輕啊。”

“林家主,你意下如何。”王誠看向林家主,也就是林清的父親,林原峯,問道

“這件事情確實要有個交代,不然難以服衆,何況還有藍劍門那邊。”

“好,那我就給你們個交代。” 王誠看向衆人,緩緩地開口說道

“王虎因交友不慎,從今日起,不再是王家的少家主,以後也不可能是,這樣可滿意。”

“這…”不僅是林家,連王家自己人都有些搞不懂,他們沒想到王誠竟然這麼痛快,痛快到都有些難以置信了

這可是少家主的廢除大事,就讓王誠就這麼輕描淡寫,就過了?

“那兩個兇手呢?”林時依舊不依不撓地質問道

“那兩人,確實在前天離開了我們王家,至於現在他們在哪裏,我也不清楚,如果需要我王家幫忙的,我王家定當竭力相助,如何?”

“你…”林時頓時間語塞,指着王誠怒火洶涌

“今日就到此爲止吧。”林原峯揮了揮手,說道

在場的都是明白人,聽到林原峯這句話後,立馬安靜了下來

其實今日說到底就是某些人設的局,既然目的已經達到了,就沒有再多說的必要了

“不送。”王誠的臉色依舊,從頭到尾都是一臉淡然,說罷他率先走出了門外

翌日,午時左右

一男一女騎着駿馬,飛快地進入柳雲


“終於到了啊。”兩日兩夜的奔波,冰雅閣看上去有些疲憊,不過她的臉上欣喜洋溢,說道

“我肚子都快餓扁了,還是先找個地方大吃一頓吧。”夢道臣東張西望,看着蒸汽騰騰的店面,芳香四溢,眼中早已是一片火熱,差點就留口水了

在經歷了王家的美食後,這兩天啃着乾糧的日子對着夢道臣來說可謂是度日如年

“嗯,也好,順便看能不能聽到些消息。”冰雅閣點了點頭

最後,兩人牽着馬匹,來到了一處火熱異常的店面

“小二,小二,快來快來。”剛一坐下,夢道臣就不斷對店小二招手,一臉的期待

“喲,客官,客官,來了。”店小二一聽有人呼喚,立馬笑了笑,小跑而來

“你們店內的招牌菜,給我來十個,再來…”夢道臣突然停了下來,看向冰雅閣

“對了,喝點小酒嗎?”


“不喝。”冰雅閣瞪了他一眼,說道

“那就給我拿一壺,順便幫我催催廚房那邊,我都快餓扁了。”夢道臣拍了拍店小二的手,對着冰雅閣陰沉的臉色完全視而不見

很快,菜便一個個的上來了,夢道臣當然不客氣,立馬開動筷子

“你聽說了嗎?昨晚刺鬼那羣人跟城外的那幫人大幹了一場,據說城外那邊還贏了,雖然都是些普通人,但個個都是不要命的主,據說,刺鬼那邊還有幾人被打死了。”

“今晚城外那些人應該是要遭殃了,刺鬼可是有一個叔叔在馬家做管事的,權勢極大,即便是一些小家族的少爺都不敢輕易得罪與他。”

一旁的人無不認可地點了點頭

在他們這些人的眼中,馬家就是一個巨無霸般的存在

“看來要快點找到他們了。”冰雅閣與夢道臣對視了一眼,說道

夢道臣點了點頭,一邊吃着,目光不斷地看向四周,看能不能在此遇到一些村民

突然,他的目光閃過一絲驚訝之色,停留在了一處樓梯下

那邊,兩位黑衣男子相對而坐,從側邊看去,菱角分明的面龐上立體的五官極爲的顯眼,淡然的臉上看不出一點情緒,但同時卻又給人一種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氣息

兩人沒有言語,像是不認識一樣,各自吃着桌子的食物

“走,我看見熟人了,這一頓不用花錢了。”夢道臣嬉笑地站起身,說道,隨後,想着那邊走了過去 112.一塊骨頭

“兩位,我這邊正好沒錢了,能否幫我先墊一墊。”突然,身後傳來了怪異的話音,令得兩位黑衣人眉頭一皺,不過他們還是依舊吃着東西,並未回頭

“你們就不賞臉嗎?”夢道臣再次開口,拿着椅子坐到了桌子邊上,隨後很是自然地拿起帶來的筷子,吃了起來

“小天。”冰雅閣小聲地說道,輕拉着夢道臣的一下,示意他離開

“閣下還是離開吧。”一個黑衣人冷冷地開口說道,停下了筷子

“哼,讓你們還錢是你們的榮幸,你們要是不給,今日就別想走了。”夢道臣看着兩人悠悠地說着,他的腳靠在椅子上,雙眼直勾勾地看着二人,像極了一個惡霸

“別給自己招致災禍,這個世上,有很多都是你惹不起的。”另一名黑衣人依舊吃着,語氣極爲森冷,他的周身,一絲絲的恐怖氣機在蔓延開來

“你們這兩人,就是有一點不好,我都來這麼久了,連個頭都沒擡,是不是看不起我啊,別以爲你們很強,能打你們的人也大有人在。”夢道臣反擊道,繼續悠閒地吃着桌子上的菜

“小天。”冰雅閣再次拽了拽夢道臣,眉頭微皺

“哼,真的很佩服你的底氣,不過,也就如此罷了。”突然一個黑衣人擡起手掌,朝着夢道臣輕拍而來

他的手掌上,淡淡的光芒在閃耀,爆發出的氣機瞬間便把夢道臣封鎖,看似速度很慢,實則極快,帶着微微地呼啦聲,往夢道臣的臉上蓋來,單單這一掌的壓力就讓夢道臣都有一種要窒息的感覺

冰雅閣見狀立即出手,要打斷黑衣人的一掌

夢道臣伸出手按下了冰雅閣,他的嘴角處,一絲笑意浮現,不慌不忙地說道

“你要是敢打我,我一定讓天,地兩位哥哥給我加倍討回來。”

“嗯?”一聽到這個,兩個黑衣人同時疑惑地擡起頭,看向夢道臣

“哼,明明你們的好弟弟就在眼前,你們連頭都不擡一下,太讓我傷心了。”夢道臣故作傷心地搖了搖頭,說道

“小臣?”兩人看了一會兒後,終於認定了眼前的來人

“我這麼帥,需要看這麼久才認出來嗎?”夢道臣沒好氣地說道,,他拉過一把椅子,對着冰雅閣點了點頭

“哼,你這小子,嘴還是這麼賤。”一名黑衣人笑了笑說道,他把頭上的兜帽拿了下來,露出了剛毅的臉龐,這人是夢道臣的族兄,夢道將

另一位也是笑了笑,拿掉了頭上的兜帽,他看向身前這個與夢道臣一同前來的女子,客氣地說道

“這位應該就是冰雅閣了吧,我是夢道臣的哥哥,夢道兵。”

“夢道將。”

“冰雅閣。”冰雅閣對着兩位點了點頭,一聽是夢道臣的哥哥,俏臉頓時有些發燙,一種見家長的感覺浮上心頭

“不用那麼拘謹,隨意一點就好。”夢道臣對着冰雅閣說道,隨後指着他們那一桌,對着夢道將挑了挑眉

“將哥,好不容易見你一次,這次可要你請客啊,還有,上次我跟王侯兩位哥哥帶話,你們有沒有帶些好東西給你們這個好弟弟啊。”

“滾。”夢道將笑罵一聲,招了招手讓小二過來

“客官,什麼事?”小二問道

“把你們這裏最好吃的,最好喝的,都給我呈上來,還有那一桌的,我也包了。”夢道將拿出了一小袋金幣說道

“好咧。”小二拿起錢袋,小跑着走開了

“你們應該剛到不久吧。”夢道將說道

“對,剛剛到的,沒想到一來就遇見兩位哥哥了。”夢道臣說道

“哦,對了,小姑說把這個給你。”夢道將取出一塊巴掌大的骨頭

這塊骨頭一出現,周邊的空氣立即變得壓抑,隱隱間還能感受到微微的荒蠻之氣,骨頭之上還摹刻着一條條神祕的紋路,暗合人體大道,每一次骨頭之上的紋路閃爍都與夢道臣的肌體產生一絲共鳴,令他無端地有些興奮起來

“這塊骨頭,有點意思。”識海中的龍莫敵也是好奇地睜開了眼,端詳着這塊骨頭

“小天,我怎麼感覺這塊骨頭有着神異?”冰雅閣盯着這塊石頭,喃喃自語道


“那就先謝謝兩位哥哥了。”夢道臣一邊說着,手掌一劃,將骨頭收走,這塊骨頭,是一種摹刻醫道的特殊法門,只有肌體,天賦達到要求,得到這塊骨頭的認可,它纔會自主復甦,讓你參悟裏面留下的醫道,否則,即便你把這塊骨頭砸得粉碎也沒用

準確的說,這塊骨頭不是給夢道臣的,而是給冰雅閣的

“你們怎麼來這裏了?難道是來看你們這個弟弟啊。”夢道臣笑眯眯地說道

“哈哈,差不多吧,自從….很久沒見到你了。“夢道兵欲言又止

“沒事沒事,我現在很好,而且還有了個師父。”夢道臣不在意地說着,眼神中還有些陰霾,還是不能全部放下

“這樣也好,你要是沒事的話,回家看看,小姑都等急了,還有相他們,應該也快回來了。”夢道將說道

“嗯。”夢道臣點了點頭,眼神茫然,正好他也有事去問她娘

菜很快便上來了,夢道臣立即化爲餓死鬼,大口大口地囫圇了起來

夢道將,夢道兵兩位見狀輕笑着,沒有多大的意外

這傢伙的吃相,飯量,每一個夢家人都知道

三兄弟就這麼有一搭,沒一搭的聊

時間不快,但桌子上的菜卻已驚人的速度在消失着

“兩個哥哥,你們近來可有事?”夢道臣突然開口問道

“不知道,我們這段時間要潛心修煉一下,頑固一下根基。”夢道將回道

“那就是說,會在城內了?”夢道臣笑嘻嘻地說道

“你這小子,該不會是想讓我們替你出頭吧。”作爲哥哥,夢道將一眼就看清楚夢道臣的意圖,他直接拒絕道

“沒門。”

“反正你們也沒事,就這麼定了啊,我們還有點事,就先走了。”夢道臣站起身來,對着夢道將,夢道兵點了點頭,而後,帶着冰雅閣轉身離去

“這小子,真的一點都沒變啊,恐怕,現在就連相都拿他沒辦法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