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床上的女子逐漸的睜開了雙眸……

她的視線有些茫然,彷彿隔着一層薄霧,不夠清明。

可她那雙漆黑的雙瞳之內,倒映着的是一張熟悉的容顏……

熟悉到,讓她只要想起,就會疼的揪心……

「夜……」

她的話還沒有說出口,面前的男人就已經低下了頭,俯身吻下,輕輕的吻住了她的唇。

男人的唇有些冰涼,沒有溫度,冷的楚辭打了個寒顫,輕輕的閉上了眼。

夜瑾已經死了,不存在了。

她現在定然還是在睡夢中。

也許是她這一生虧欠瑾王府太多,所以夜瑾是來找她算賬了?連做鬼都不想放過她?

「對不起……」

夜瑾,對不起。

是我不該輕信楚玉誤會你。

是我不該置瑾王府與不顧,一心只想與你和離。

也是我不該如此對待墨兒……

對不起……

淚無聲的留下,帶着痛苦與悔恨。

等她再次睜開雙眸的時候,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竟然在男人的眼裏看到了一絲心疼。 朝霞鋪滿天空,第一縷夕陽撒進窗沿,落在女孩白嫩的腳邊。

床榻上,一條半隻胳膊大小的小白蛇仰躺著睡在床上。

白蛇蛇嘴微張,似乎在打著呼嚕,露出白嫩的腹部。

尾巴尖還左右一甩一甩的。

或許以如此奇葩姿勢睡著的蛇類中,她是第一條。

在睡姿奇葩的白蛇邊上,一夜未睡的小女孩緊緊抱著自己的膝蓋。

昨天晚上,銀鈴與白素素已經是達成了約定。

二人不會把「妖怪」的事情說出去,這是二人之間的秘密。

然後,銀鈴也會和她學習一些天賦法術,但不會拜她為師。

等銀鈴有了一定的實力,就會幫她尋找需要的東西,讓她恢復原本的樣子。

作為交換,白素素永遠都不能傷害師兄和芊芸姐姐。

可是,雖然約定達成了。

但是,知道了自己其實是「妖怪」之後,少女的心情就很低沉。

而且,銀鈴還是覺得,自己不該隱瞞師兄。

總覺得心中對不起師兄。

師兄對自己真的很好。

自己不該對師兄有所隱瞞的。

但是……小白蛇也說的對。

萬一自己真的告訴了師兄,其實自己是妖怪…..

師兄會不會很討厭自己呢?會把自己趕走嗎?

而且母親說人與妖勢不兩立。

如果妖族被發現了,會死的很慘很慘的。

自己還沒有找到母親,自己不能死的。

銀鈴抬起朦朧的眼眸,看向身邊的小白蛇。

自己如果說出來,是不是也會把小白蛇害死呢?

「咯咯……咯咯咯……咯咯!」

當銀鈴思緒雜亂時,靈雞報曉,銀鈴胡亂地抹了一把眼角的淚水。

銀鈴翻身下床,自己不能再去想了,該去燒水給師兄洗臉了,而且還沒做早飯呢。

……

院落的另一個房間中,蘇離足足睡了一天一夜。

早上醒來,蘇離感覺神清氣爽。

換好衣服,蘇離打開房門,便是看到銀鈴坐在院子中,從水桶中舀著涼水,不停地往冒著熱氣的臉盆里倒。

明明臉盆里的水都滿溢了出來,銀鈴依舊是重複著動作。

「銀鈴?」

蘇離走上前,輕聲喊道。

「呀……」

聽到的蘇離的聲音,銀鈴嚇得小手一抖,水瓢掉落在木桶中。

此時銀鈴才感覺到自己的腳底濕濕的。

低頭一看,才發現水盆已經滿溢,原本的熱水,已經是變成了涼水。

「師兄,抱歉,銀鈴再去給師兄燒一盆。」

銀鈴端起裝滿水的水盆要去廚房。

結果水盆太重,地上太滑,銀鈴一個沒注意,便是往前面摔了下去。

蘇離趕緊上前,拖住臉盆,將銀鈴的小腰抱住。

「怎麼了,今天心不在焉的?」

蘇離放下臉盆,將銀鈴的小鞋子脫下。

把白嫩的小腳放在自己的膝蓋上,以靈力治癒著剛剛扭到的腳踝。

「師兄,對不起……」

銀鈴低著腦袋,小手拉著裙擺,被師兄握著小腳的少女臉頰微紅。

「沒事,不就是打了一盆水嗎。」

蘇離笑著揉了揉銀鈴的腦袋,美好的的一天從摸頭銀髮紅眸小luoli開始。

「師兄……」

就當蘇離極為享受地摸著銀鈴的腦袋的時候,銀鈴眼眸流轉,看起來極為的糾結。

「嗯?」

看著銀鈴有些緊張的眼眸,蘇離疑惑道。

「沒……沒什麼的。」銀鈴搖了搖頭,最終還是把要說的話咽回了口中。

「好吧。」

蘇離亞撒西一笑,並沒有在意。

每個女孩子都有自己的小小心事。

等到銀鈴想清楚了,再跟自己說也行。

「師兄……」過了一會兒,低著腦袋的銀鈴再次輕聲喊道,細弱蚊聲。

「嗯。」

「師兄……銀鈴……銀鈴可以養寵物嗎?」

「寵物?」

蘇離先是一愣,難道銀鈴只是為了跟自己說這個?

不過很快,蘇離明白了,肯定是銀鈴感覺到寂寞了,所以想要寵物陪伴。

之所以欲言又止,是怕自己拒絕。

「當然可以。」蘇離微笑道,「到時候師兄去靈寵堂看看,給銀鈴弄一隻靈寵回來,銀鈴想要什麼樣子的靈寵?」

「那個……」

銀鈴有點點可愛的扭捏,心裡虛虛的…..

「銀鈴……銀鈴想要養一條小白蛇。」

「小白蛇?」

「嗯。」

銀鈴點頭道。

「昨天銀鈴回來的時候,在樹下踩到了一條受傷的小蛇……」

聽著銀鈴的話語,蘇離一下子就提高了警惕。

樹下的小白蛇,肯定是昨天的那一條。

魔龍殘魂被滅,那被奪捨身體的小白蛇也就會變回正常的小白蛇,自己本不用擔心。

但是萬一呢?

萬一那龍魂還在那一條小白蛇的身上呢?

蘇離嚇得看了一眼銀鈴的劇本。

銀鈴劇本依舊是金燦燦的,沒有一點的黑氣,依舊是萬年後證道成為銀龍女。

這也就說明銀鈴確實是是度過了這一劫,不會被奪舍了。

「師兄……不…..不可以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