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此處,小落下定決心要跟玉寧師太說說,說不得她也可以幫助自己一把吧。想到此處倆人便來到跨院的東房,小落一五一十的把這幾天的事情都說了個遍,除了易知南。

「你的意思是說言世子可以幫你,為什麼你不想去呢?」

「我不想當別人的棋子!」小落咬牙,玉寧師太並不了解她心中所想,想來跟自己的師傅還是差了好一大截的。

「我不想當作他宰割的棋子。」小落目視着前方。

玉寧師太搖了搖頭,想想還真跟她師傅有的一拼。當初小昭寺一眾人等勸說她把這小落寄養在農家,可她就是不肯。儘管當時引得流言紛紛甚至對小昭寺的名聲不利,可她還是堅持自己把小落帶大。

「或許這也是一條出路。「玉寧師太沒有想到小落對言世子的偏見這麼深。她想了想,

「當初聽說言府年年會送衣物給你,是與不是。」

這的確是,小落愁然。說到底或許人家並沒有惡意。人家是真的想幫自己。可是不知道怎麼回事小落就是覺得自己進了一個巨大的坑,前方就像織了一個網一樣把自己罩得緊緊的。

「師太您是說我要報恩?」小落似問似答。

師太在小落心中有着絕對的信任,當初的救命之恩還在。如今師太這麼輕輕點出,小落有點動搖。或許這是條最好的路。 君岑安和慕玦寒聽到消息后直接就往出跑,慕尚志嗓子都喊啞了也沒讓自己那個牲口兒子回來。

兩人前腳剛走,林央央就來了慕家。

慕尚志知道林央央中意慕玦寒已久,為他那個牲口兒子做了很多,此刻看到林央央也是心酸不已。

「央央啊,你怎麼來了?最近瘦這麼多,是不是沒有休息好啊。」慕尚志讓人給林央央拿了果汁上來。

林央央故作逞強的笑笑,「沒事的慕叔,我就是最近有點想玦寒了,可能的確沒有休息好吧。」

慕尚志聽到后更是氣不打一處來,「那個牲口!你放心吧,我就認定你一個兒媳婦,其他人我不會認的,尤其那個安遙!」

林央央委屈巴巴的開口,「可是即使那個安遙死了,玦寒也還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找她,我可能是真的不配吧。」

「什麼?安遙死了?不是說只是找不到人嗎?」慕尚志大吃一驚。

林央央一副乖巧的樣子解釋,「那個地方到處都是野獸,已經一周了,還沒有找到,豈不就是沒了嗎,啊?難道不是嗎?而且我還看見了新聞說有個地方找到了兩具女性屍體呢。」

慕尚志冷笑一聲,「挺好的,死了挺好,就是可惜不是我動手的,你放心吧,回去好好休息,我會讓慕玦寒乖乖回來娶你的。」

林央央感動的一塌糊塗,「謝謝慕叔,其實只要玦寒過的開心我都無所謂的,只是那個安遙不是個好性格的,你也知道她退出娛樂圈前的那些新聞。」

慕尚志鼓勵的拍了拍林央央的肩膀,「放心吧,我是他老子,還治不了他不成?」

林央央起身離開,趁著慕尚志看不見,笑的陰森得意。

安遙啊安遙,只要放出你死了的消息,我看還有誰去找你?說不定你早就死了……

那兩具屍體就是她安排的,她一定要得到慕玦寒,這是她十七歲就有的夢想,她為了這個執念一次一次踐踏自己的尊嚴,拋棄自己的驕傲!

她不能放棄!

她明明也是被人捧在手心裡的千金大小姐。

君岑安和慕玦寒找到之前在那趟航班飛機上的工作人員,還沒有詢問出結果的時候,君岑安就接到了慕尚志的電話。

「給我回來,不許去找安遙!一個小時后你要是不回來慕家,我就死給你看!」慕尚志說完就掛斷了電話,完全不給君岑安留餘地。

君岑安看了慕玦寒一眼,怒不可遏的打在慕玦寒的臉上,「慕玦寒!你要是不能把她安全帶回來,我會殺了你的。」

慕玦寒沒有還手,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君岑安後繼續和工作人員詢問情況。

「先生,這些話你已經問了很多次了,我們知道的真的都告訴你了,更何況那裡是個交通不發達的地方,或許……已經出了意外了。」有個空姐不懷好意道。

她拿了林央央的錢,說是要故意讓慕玦寒注意到最近被發現起來的兩具屍體,可是眼下這個男人太帥了,空姐感覺自己心撲通撲通跳著。

慕玦寒突然吼著空姐,「閉嘴!她不會有意外!她不會有事的!」

空姐撅著嘴解釋,「對,您的女朋友肯定好人好報,不過這兩個人就不一定了,屍體都被警方發現了,也是兩個女的呢。」

慕玦寒猛地睜大眼睛,「什麼屍體?」

空姐拿出林央央給她準備好的照片,「喏,就是這個,這麼久了都沒人來認領屍體,要是她們有你這麼好的男友就好了,也不至於死了也沒人收屍。」

慕玦寒耳朵嗡的一聲,全身的血液好像都停滯了一樣,那照片上那個被毀容的屍體,手上帶著的一個手鏈,是安遙的,安遙自己設計的,獨一無二的,絕無僅有的。

不……不可能的,安遙那麼強大,不會出事的,不會的!

慕玦寒渾身開始疼起來,好像靈魂在撕扯著身體的每一寸血肉,痛的他不敢呼吸。

「呃……」慕玦寒猛地吐出一口血,直直的跪倒在了地上,空姐努力的想把慕玦寒扶起來,但慕玦寒只是淡定的推開了空姐,然後一步一步走向外面。

來到認領屍體的地方,慕玦寒看著屍體發獃,他的認知里男人是不能哭的,可是如今,他好想大哭一場,他最愛的那個人,現在躺在這個冰冷的地方,毫無生氣。

警方安慰慕玦寒道,「事情發生的太突然,我們也沒有想到會這樣,既然死者就是安遙和助理,我們會把那個案子結了。您節哀順變。」

慕玦寒將快要發臭的屍體緊緊抱在懷裡,不肯鬆手,直到工作人員把慕玦寒拉開。

下葬的時候,慕玦寒選擇了最好的墓地,最好的棺材,墓碑上刻著:未亡人慕玦寒。

那天的雨好大,慕玦寒一個人在墓地里翻來覆去的走,走累了以後慕玦寒倒在地上自嘲,找什麼呢?那個人都死了啊。

可是,他又不願意相信。

開車來到了酒吧,本想大醉一場,卻看見了賣酒女手上帶著和安遙相同的手鏈!

慕玦寒一把拉住賣酒女的胳膊,激動萬分質問,「這個手鏈哪來的!不是只有一條嗎!說話!」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甘濱如今展現出來的實力,在絕對多數人印象中,絕對是數一數二的,甚至有幾個眼神差一點的,壓根就看不見甘濱的動作!砰!一聲悶響傳來。

那是肉與肉互相撞擊的聲音。

有幾個膽子小點的老闆,不由閉上了雙眼,只是他們等了老半天,卻沒聽到什麼慘叫聲,反而隱隱還有倒吸涼氣的聲音傳來。

什麼情況?幾人睜眼,不由咽了咽口水。

只見甘濱依舊擺出一副出拳的姿勢,只是他的面前,沒有人受傷,也並不是五名專家中的一人,而是有著一道年輕、面龐甚至還有些稚嫩的少年身影,橫在了雙方中間。

葉秋雙掌齊出,勉勉強強接住了甘濱的拳頭。

「哦?」

甘濱雙眼微眯,口中發出一聲疑嘆,卻也絲毫沒留情的,再度一拳砸下。

這一拳的威力比之上一拳,足足強出數倍!顯然是動了怒火!葉秋接下剛才的那一拳都已經鉚足了全勁,饒是這樣都被震得渾身發漲,此刻自然不敢再硬接,而是急忙朝著後方撤去。

甘濱的拳頭幾乎擦著葉秋的臉頰過去,那帶起的拳風,刮的葉秋的臉生疼。

好恐怖!葉秋此刻也顧不得其他了,心中默念,頓時將白虹劍召喚出來。

跟變戲法一樣,憑空取出一柄長劍,自然對眾人的震撼不小,只不過隨著葉秋準備與甘濱開始交手,以林秘書和孫戰為首雙方帶來的一眾高手,紛紛從會展廳四周湧來。

雙方武者對持而立,不過在沒誰下令之前,誰也不願第一個動手。

因為只要一旦交手了,那此事的規模便越擴越大,甚至如果往重了發展,樓氏和凌氏集團的決戰都會提前到來!而這樣的局面,無論是樓鈞岳,還是孫戰,都不願意的看到的。

林秘書蹙眉,他此時的壓力極大。

他畢竟不是樓家的掌權人,所以有很多命令,他無法替代樓鈞岳完成,而至於他對面的孫戰,此時也懊惱不已。

他怎麼也沒想到,就葉秋這樣從鄉下來的毛孩子,居然一下就拿出如此恐怖的藥丸來。

另外一邊,孫戰也不願意現在就跟樓氏交戰,樓城集團在長旗市發展這麼多年,底蘊十分之深,雖然以凌氏集團的實力,足以對付樓氏,但整個華夏,並非只有他孫家一家獨大,若是他能一口吃下長旗市,那還好說。

就擔心一口沒吞下,反而將孫家的勢力拖在這兒,這樣一來,他們在其他地區的統治,絕對會受到印象。

作為商人,賠本的買賣,絕對是沒人願意做的。

就在雙方各懷心思的時候,另外一頭,葉秋可就沒那麼好受了。

甘濱一拳未中,緊接著便是第二拳、第三拳,而且每一拳的角度都十分刁鑽狠辣,威力極強,只要葉秋一不留神,稍微挨上一拳,他這條小命,沒準就要留在這了。

「系統,快幫幫忙啊!」

葉秋揮舞著白虹劍,努力躲避著甘濱的攻擊,對方的實力遠遠超過了冥五,但具體是什麼境界,他無從得知,只是即便他加上白虹劍,也遠遠不是對手,這點他是明白的。

「去死!」

甘濱怒喝一聲,突然換拳為腳。

葉秋身影躲避不及,急忙就是一劍斬下,這一劍,他絲毫不敢有所保留,直接用出了劍中蘊含的那一道劍氣。

轟隆!劍氣斬下,威勢驚人。

尤其是在這樣的室內,此刻展現出來的威力更為驚人。

甘濱始終佔據著上風,本來他以為自己突然換招能起到出其不意的作用,結果沒想,眼前這小子居然也突然換招式,而且一來就是大招,一道劍氣直衝他門面而來。

他哪敢去接,急忙躲避。

但劍氣的速度豈是他能夠比擬的,直接就被這一道劍氣,削掉了半個腦袋!餘下的劍氣擊中地面,產生巨大的爆破聲,塵煙滾滾。

甘濱瞪大了雙眼,一副不甘心的模樣……「叮!寄主幫助藥物專家脫離危險,功勞點+500*5!」

「叮!寄主擊殺魔物,功勞點+10000!」

慢著慢著!什麼個情況?聽見腦海里傳來的系統提示音,葉秋好半天沒回過神來。

第一條是五倍功勞點,專家組正好是五個人,葉秋也只會覺得系統還算蠻有良心的,但也屬正常。

只是這第二條消息,可是讓他有些摸不著頭腦了。

魔物?這種名詞居然都出現了?難道這個世界還真的存在妖魔鬼怪?葉秋不禁覺得自己原本的世界觀在慢慢崩塌,不對,不是慢慢,而是以光的速度在崩塌。

系統、古武、修鍊,這些個名詞對他這個「diao絲」

來說,其實已經是非常難以接受的存在了,結果沒想到現在竟然又冒出個魔物,想到這裡,他不禁就感覺到後背一陣發涼。

「喂,系統系統,到了最後,你該不會是想讓我去打魔神,拯救世界這樣吧?」

「叮!系統目前等級不足,暫無法回答。」

暫無法回答,意思就是,以後能回答嘍?葉秋咽了咽口水,他此時的心情,不知是該哭還是該笑。

男孩子嘛,小時候難免都有拯救地球的英雄夢,可是長大以後,如果突然有人說需要你去拯救地球安危,要去跟什麼魔物戰鬥了,你是什麼想法?哭呢?還是笑呢?葉秋心裡複雜萬分,也不知道自己該如何抉擇。

只不過別人是不知曉魔物什麼的,眾人只看見葉秋用他手裡那拉風的長劍,一劍削掉了別人半個腦袋,甚至還引起了動靜不小的爆炸。

這還並不是重點,重點是葉秋殺了人,居然還一會兒哭一會笑……若問場中誰此刻鎮定一些。

除了從小就開始習武的一眾古武保鏢外,恐怕也就剩下林秘書和孫戰了。

不過孫戰此時的表情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他可能是除了葉秋以外,唯一一個知曉甘濱真實身份的人了。

「這不可能,神使大人派給我的幫手,怎麼就被一劍殺了……」

孫戰的心情萬分複雜,其實他此行的底氣,十有ba九都是來自甘濱,甚至他們之前所拿出的生命一號,也是甘濱為他專門調製出來的,但沒想,這依仗才沒幾天,居然就被葉秋一劍殺了?「咳咳,凌公子。」

林秘書終於回過神來,乾咳幾聲,道,「我覺得我們完全沒有必要在現在這個時候起衝突,你說對不?」

孫戰一怔,也不再神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