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裡,蘇北深吸了一口氣,鼓足勇氣,向著裡面走去。

問清楚面試的地點在五樓,蘇北就快速的向著五樓而去。

只不過,她剛走進電梯,就在裡面撿到一個男士錢包。

摸起來厚厚的,裡面應該有不少的現金。

而且,錢包外側就可以看到,裡面有幾張銀行卡。

蘇北皺了皺眉頭,想都沒有,直接打開電梯,向著前台走去。

她將撿到的錢包,交給前台,讓她務必幫忙找到主人,這才趕去面試。

只不過,當她進入剛才的電梯時,才發現,這個電梯是壞的,能打開,但是,卻不能上升。

蘇北無奈的嘆口氣,打開電梯走出去,換了另外一個。

等到她到了五樓,看到前面只有兩個人的時候,蘇北愣了一下,難道自己耽誤的時間太多了,現在竟然就剩下兩個人了。

蘇北有點好奇,她走上前去,問了問。

這才知道,這家公司的面試,跟別家不一樣。

對你的學歷,經驗要求都非常高,如果問了一下,不行的話,就直接淘汰,面試速度可謂逆天。

蘇北傻眼了,不是吧,還有這麼面試的。

難道就不看看面試者的其他方面能力!

蘇北聽見那兩個人的對話,忍不住皺眉。

前面兩個人討論了幾句,似乎都對自己沒有任何信心和勇氣了。

面試的門被打開,一個年輕男子走了出來。

他一臉沮喪的神情。

"你們還是別面試了,太難了,要求太嚴了,我專業什麼都對口,還是南大畢業的,他們都嫌棄我的經驗不足,簡直不是人來的地方,還是走吧走吧!"那個男子,一邊說,一邊向著外面走去。

蘇北面前的兩個人,一聽對方的話,臉上的神情,也跟著沮喪起來。

他們交頭接耳,低聲說了兩句話,竟然都跟著剛出來的男子,離開了。

蘇北在原地站了半天,最後,她還是鼓起勇氣,推開面試的門,向著裡面走進去。

她倒是要看看,這個面試,究竟有多難!

只不過,蘇北一進去,就被裡面的場景,嚇住了。

一個笑眯眯的女人站在那裡。

"你好,我是星辰的任總的秘書,我叫小何,現在,由我來面試你!"小何笑著說道。

蘇北忍不住被她的笑容感化,整個人,都變得輕鬆起來。

"嗯,你好,我叫蘇暖,是今天的面試者!"蘇北笑著說道。

叫小何的美女點了點頭。

"好,你是哪個大學畢業,學的是什麼專業?請回答!"小何笑著說道。

她始終保持著如一的表情,好像除了這個表情,她就不會表現出其他的情緒。

蘇北看著她,開口道。

"我是南希影視大學畢業,我學習的專業是表演!"蘇北說道。

小何笑著點點頭。

"好,我知道你的信息了,我們進行下一輪的考驗,撿紙條,你也知道,你應聘的是總裁助理,平時,需要大量的文件和信息需要經過你的手裡,您就需要掌握一個技能,撿紙條,分析信息,你要是能堅持不懈的撿紙條,並將其放在合適的位置,如果你能堅持到最後,或許,你會是我們總裁的新任助理哦!"小何說完,便推開自己旁邊的一扇門,讓蘇北走進去。

蘇北愣了一秒,趕緊快速上前。

她一進去,立馬就愣住了。

房間裡面的地上,都是紙條,滿滿的一地,每個人被分在一個格子間,都在忙著撿紙條,分析信息,放在旁邊小格子里,相對應的位置。

蘇北看著這一切,頭皮有點發麻。

這些紙條,估計撿上兩天兩夜,都撿不完吧!

只不過,為了工作,拼了!

想到這裡,蘇北低頭,開始撿紙條,按照給予的提示操作起來。

她彎腰起身,這個動作,她重複了無數遍,感覺時間一點一滴的溜走,有越來越多的人放棄。

蘇北還是在繼續堅持。

到最後,格子間里,就剩下她一個人了,蘇北還在堅持。

她一定要憑藉自己的能力,找到一份工作。

她不會給路南任何嘲笑自己的機會。

她要證明自己能行!

蘇北都不知道,她為什麼這麼在意路南的看法,為什麼要這麼固執的,證明自己的能力。

她要用行動告訴路南,不靠顧念城,她也可以!

蘇北最後都有點頭昏眼花了,可是,她依然在堅持。

突然,一聲鈴響。

蘇北看見,小何推門走進來。

"蘇小姐,這關面試,你已經通過了,我們開始接下來的面試!"小何說道。

蘇北高興的點了點頭,快速的向著外面走出去。

小何讓她坐在自己對面的椅子上,開始提問她一些非常簡單的問題。

比如,她平時做什麼事情的時候,會首先怎麼想,怎麼做。

蘇北感覺這樣的問題,非常的平易近人,感覺就跟兩個好朋友在一起聊天一樣。

她越回答越自信,越說越興奮,整個人都看起來光彩奪目。

蘇北面試完之後,小何由衷的點點頭。

"蘇小姐,你被錄取了,恭喜你,也謝謝你的出色表現,我們公司需要你的加入!"小何笑著說道。 蘇北愣住了。

不是吧,這樣容易。

她感覺,自己幾乎什麼都沒有做,人家就告訴她,她已經通過面試了,讓她感覺,實在是太不真實了。

蘇北忍不住想起上一個面試。

如果不是顧念城打招呼,人家也不可能要她。

更不可能,對她的態度那麼好!

蘇北愣了愣,難道,這個又是顧念城的傑作。

想到這裡,蘇北的神色冷下來。

"小姐,我想,我並不適合這份工作,你們找錯人了,我不想靠著任何人,去獲得這份工作,我先走了!"蘇北冷著臉說道。

小何有點懵逼,這是什麼情況。

一般人找到工作的時候,不應該都是喜笑顏開的嗎?

為什麼這位親,她表現的那麼生氣呢!

"蘇小姐,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了,我們的應聘,是非常人性化的,但是,要求也是相當嚴格的,你沒有憑藉任何人,是你自己,憑藉自己的實力,得到這份工作的,你在說什麼啊,我怎麼都聽不懂!"小何不解的說道。

看著她疑惑的神情,蘇北愣了愣。

難道是自己搞錯了。

只不過,這位小何秘書,看起來不光會笑嘛!

她疑惑的樣子,也很美麗啊!

她剛開始,還以為,這個小何就會那一個表情呢!

"是這樣的,何秘書,我什麼都沒有做,就通過了這次的面試,我感覺很不真實,哪有這樣面試的,我聽他們說,這個面試非常難,可是,到了我這裡,似乎並不是這樣,是不是我的朋友,給你們公司的人打招呼了,給我開了後門,如果是這樣的話,這份工作,我覺得,還是不適合我!"蘇北固執的說道,她的聲音斬釘截鐵。

小何愣了愣,原來這位蘇小姐,擔心的是這個問題啊!

她笑了起來。

"蘇小姐,你真的是誤會了,我們公司的面試,其實不是你想的那樣簡單,真的很難的,我們考察了你四個方面,分別從誠實,勇氣,堅持,自信四個方面,逐一進行了考察,發現你真的很優秀,所以才會用你,其實,從你剛走進公司的時候,在前台問面試地點的時候,你的面試,就已經開始了!"小何笑著說道。

蘇北傻眼了。

"什麼,那個時候面試就開始了,可是,我為什麼什麼都不知道啊!"蘇北疑惑的說道。

小何笑得非常開心。

"蘇小姐,你可真是我見過的,最傻最善良,歲淳樸的姑娘,我們的第一關,誠實,就是電梯里的錢包,那個電梯里,其實有一個告示,說是電梯監控壞掉了,也不能上升,所以,你完全可以拿著錢包離開的,那個錢包里,裝了大量的現金,有很多人,在第一關的時候,就已經被淘汰掉了!"小何笑著說道。

蘇北吃驚的張大嘴,原來,那個時候,就是考核啊!

可是,她一點都沒有注意到。

看著蘇北懵逼的神情,小何就知道,這個姑娘有多單純了。

"還有啊,你上樓之後,第二關,勇氣考核,就應該開始了,你所見到的三位棄權者,其實就是我們公司的另外三位面試官,這只是我們做的一場戲,考察你在經過重重打擊后,有沒有勇氣推開這扇門,其實,在你之前,有很多面試者,已經棄權離開了!"小何笑眯眯的看著蘇北說道。

蘇北徹底蒙圈了。

這個也是他們設置的考驗啊,簡直了,這誰能想到啊!

"我根本沒有想到,我估計,一般人都不會想到的!"蘇北說話的時候,神情複雜到了極點。

聽著小何秘書這麼一說,她才感覺到,自己好像真的經歷了一場,重重考驗的面試。

小何笑了笑。

"對啊,正是因為很多人都想不到,我們會這樣設置面試的考題,我們才會這樣做,出其不意,才能考察出最真實的東西!第三關,我想你應該清楚,堅持,誰能堅持的時間長,誰就是贏家,很多人一看到那麼多的紙條,就以為,只有把那些歸類完,才能得到最終的面試機會,可是,他想不到的是,我們只是進行了時間限制,堅持最久,分類錯誤率最低的人,才能被我們應聘,能過這一關的人,往往都是堅持不懈,卻又認真仔細的人,我們不會再懷疑他的工作能力!"小何笑著說道。

蘇北的腦門上,就差寫一個服字了。

這些考驗,她經歷的時候,感覺倒是沒有什麼。

可是,等到小何解釋的時候,她才感覺,自己好像真的經歷了千難萬險。

"何秘書,這是你們誰想出來的應聘方式啊,簡直太奇葩了,我徹底佩服的五體投地!"蘇北感慨的說道。

小何笑了笑。

"是我們星辰的總裁啊,就是何總,他說了,給他找助理,這些考題,當然是由他來出!是不是很厲害,他剛開始告訴我們的時候,我們也感覺很是匪夷所思,只不過,真正的面試一次,才感覺,他的方式,不僅能考察出人品,還能考察出工作能力,最後的幾個面試問題,其實也是他出的,他說這樣細微的問題,才看出一個人,究竟是不是個三思而後行,干大事的人!"小何笑著跟蘇北解釋。

蘇北覺得,自己都快被小何的笑容,閃瞎眼了。

"我覺得,簡直太奇妙了!"蘇北說話的時候,神情有點哭笑不得。

她都不知道,這驚心動魄的面試,是自己親自經歷的,竟然考驗了這麼多東西,她最後還順利通過了。

小何輕笑了一聲。

"你都不知道,你剛才在電梯里,拿著錢包就沖向前台,連電梯里的告示都沒有看,一副生怕失主擔心的樣子,可讓我的幾個同事刮目相看了,他們都說,這年頭,這樣的姑娘,簡直奇缺呢!"小何看著蘇北,神情帶著一絲喜歡。

其實,這樣有勇氣,誠實善良的姑娘,怕是沒有人不會喜歡把!

蘇北害羞的笑了笑。

她剛一抬起頭,看見面試室的門被打開了。

剛才那是那三個裝作棄權的男子,也笑著走了進來。

"恭喜你啊,蘇助理!"他們都笑著說。

蘇北笑容開心,就像是眼睛里閃爍著星星光輝一般。

"謝謝,謝謝你們,剛才對我手下留情,我都不知道,自己已經開始面試了呢!"蘇北笑著說道。

她和四位面試官,說了幾句話,便走了出來。

蘇北走出面試室,整個人都鬆了一口氣。

這次,她是憑藉自己的實力,獲得這份工作的。

就算是別人說,她是走後門的,她自己都無法相信。

蘇北歡快的向著電梯走去。

路南上午在公司開完會,因為幾個高層,對事情有爭執,所以,他們開完會,已經過了跟任總約定的時間。

路南打電話問任總,實在不行就下午。

重生之進擊的受氣包 結果,任總說,他正好就在公司,可能兩點才要出去吃飯。

路南一想,時間剛才,便趕過來。

他和任總談完合作,打算下樓,一起去吃飯,他再去幫北北挑床。

只不過,等他們兩個人到了五樓的時候,電梯停了下來。

任總怔了怔,這個時間了,怎麼還有人下樓,不是應該上班了嗎?

蘇北看著電梯,眼睛里閃爍著興奮的光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