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豆米寶寶,M406,尾數為4845的盆友,謝謝你們的支持,繼續跪求月票中。。。

另外咪咕有過年七天樂,每天都有一個作者發紅包,墨子是初四,5888,大家記得到時候去搶紅包啊。 更重要的是,楚蕭也看到葉紫涵了。

楚蕭的表情有點陰沉,他向著葉紫涵餐桌的方向,走了兩步,只不過,當他看清楚餐桌上的其他三人時。

他突然收回目光,轉身向著餐廳外面走出去。

葉紫涵懵了,他這是在幹什麼!

溫柔發現女兒不對勁,好奇的順著女兒的目光看過去:"你在看什麼呢?涵涵!"

葉紫涵趕緊搖頭:"沒,沒看什麼!"

溫柔總覺得女兒的情緒不對勁,她向著那邊看了好幾眼,依舊什麼都沒有看見。

葉紫涵卻失魂落魄的坐在哪裡,整個人跟丟了魂一樣。

她腦子裡,一直都是楚蕭剛才離開的背影。

按照楚蕭平時的作風,看見自己和南宮瑾在一起,他肯定會主動過來要求拼桌的。

可是,今天媽媽在,肯定會非常尷尬。

當然了,這只是葉紫涵一開始的想法。

等到楚蕭看了她一眼,轉身離開的時候,她突然覺得心裡空落落的。

本來,楚蕭離開了,避免了尷尬,她是應該高興的,可是,葉紫涵怎麼也高興不起來。

看著女兒悶悶不樂的樣子,溫柔忍不住皺眉:"涵涵,你怎麼了?怎麼心不在焉的,你王阿姨問你話呢!"

葉紫涵吃驚的抬起頭:"啊!阿姨,你剛才說什麼?我剛才想到點事情,沒有聽到你說的話,真的很不好意思!"

王素華搖了搖頭:"沒事,阿姨理解,你們年輕人,就是工作太忙,平日里精力全都放在工作上了,只不過,吃飯的時候,要專心吃飯喲,不然對胃不好,阿姨剛才問你跟我們家小謹既然早就認識了,你覺得他怎麼樣呢?"

葉紫涵尷尬的看著王素華,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回答。

南宮瑾看葉紫涵尷尬的坐在那裡,他開口給葉紫涵解圍:"媽,你說什麼呢,我們就只是朋友而已,再說了,紫涵一個女孩子,你這樣問,她會不好意思的!"

王素華有些無奈,她笑著看向溫柔:"你看這孩子,我還沒有說什麼,就直接護著紫涵了,看來,他們的關係,的確挺好的!"

溫柔笑著點點頭:"是啊,只不過,他們年輕人的世界,我是不懂,也不知道這些孩子,整天都在想什麼,跟我們那個時候,想法可是完全不一樣了!我倒是沒想到,他們以前就認識,這也省的我們再慢慢介紹,讓他們熟悉了!"

葉紫涵伸手拉了拉溫柔的袖子,低聲道:"媽,你這是在幹什麼,我律所還有事情呢!"

葉紫涵其實不想讓大家都下不了台,可是,母親的樣子,分明就是要撮合自己和南宮瑾。

她內心是抗拒的,她很清楚自己的想法。

溫柔被葉紫涵拽了兩下,沒好氣的看著她:"你這丫頭,幹什麼呢?好好吃飯,你跟小謹既然是朋友,你們以後可以經常一起出去玩!"

葉紫涵臉色有點難看,這到底是不是親媽,怎麼一點都看不懂自己的眼色呢。

王素華似乎是感覺到了,葉紫涵對他們這麼安排的不滿。

她開口道:"涵涵,你媽媽沒有告訴你,我們今天,就是讓你和小謹認識一下,然後處處朋友嗎?只不過,我們沒想到的是,你們以前就認識!"

葉紫涵神情僵了僵,她無奈的開口道:"的確,王阿姨,不是我對南宮瑾有什麼意見,畢竟,我們早就認識了,他還救過我的命,我很感激他,只不過我覺得,我們並不合適,今天我媽媽也沒有跟我說清楚,喊我出來幹什麼,我以為,只是單純的跟她吃飯,卻沒想到,來了之後會是這樣的飯局,王阿姨,真的很不好意思!"

溫柔生氣的看著葉紫涵:"你這孩子,怎麼一點都不懂事呢!"

王素華聲音已經有點不高興了:"溫柔,不是我說你,這件事情,你可不能說孩子,我看是你不懂事,我們倆的確是有撮合兩個孩子的想法,但是,前提是,你也要提前告訴孩子啊,她什麼都不知道,今天就來吃飯,遇到這樣的場面,肯定會覺得不自在!"

溫柔沒好氣的嘆了口氣:"還不是我了解這個死丫頭的性格,如果告訴她是相親,不管是誰,她都是不會來的,我這不才想辦法把她騙出來了嘛,沒想到,這丫頭居然當著你的面說這些話,真是氣死我了!"

王素華深吸了一口氣,沒好氣的搖搖頭:"你也別生氣了,這件事情,你的確不該騙孩子,雖然小謹也不知道對方是誰,長什麼樣子,但是,我還是告訴他實情了,他答應陪我出來一起吃飯,只是後面能不能相處,他說他也不知道,要我說,你就應該提前告訴孩子,我很喜歡涵涵,所以就有些熱切,你也要理解,涵涵能說出實情,我也覺得,她很實在,不像現在那些愛搞表面功夫的女孩子,你也別說孩子了,我們好歹是老同學,好朋友,就算是孩子不能結親,我們帶著孩子,還不能出來你吃個家常便飯了!"

溫柔點點頭:"對對對,你說的有道理,我以後一定要改變教育涵涵的方式!"

王素華笑著點點頭:"這就對了嘛,我們要尊重孩子的意願,你說是不是啊,涵涵!"

王素華說完,笑著看向葉紫涵。

葉紫涵尷尬的點點頭,她大概是沒想到,王素華這麼知性,很懂得理解別人。

她不好意思的看著王素華:"阿姨,謝謝你理解,只不過,今天的事情,是我不懂事,說話太橫衝直撞了!"

王素華笑著開口道:"知錯能改就是好孩子,那現在,願不願意陪著阿姨吃頓飯呢!"

葉紫涵點點頭:"恩,願意!"

其實,她心裡還是想著,楚蕭離開餐廳後去哪裡了,他看起來,心情似乎不是很好。

可是,他也沒有過來,感覺一點也不符合他平日里的作風。

正是他這樣反常的舉動,反而讓葉紫涵心裡更加不安。

葉紫涵一邊低頭吃飯,一邊想楚蕭去哪裡了。

王素華也不了解葉紫涵,以為她只是不愛說話而已。

吃完午飯,南宮瑾開口道:"媽,你跟溫阿姨先回去吧,我送紫涵回律所,正好我有點話想跟她說一下!"

王素華點了點頭,從餐廳出來,她跟溫柔就先走了。

兩個大人離開了,南宮瑾和葉紫涵之間,似乎也沒有剛才那麼不自在了。

南宮瑾看著葉紫涵,開口道:"今天的事情,很抱歉,我之前,並不知道,溫阿姨的女兒就是你!"

葉紫涵不明意味的笑了笑:"所以說,你之前每天來找我,說是覺得我不錯,而同時,你也可以來陪著媽媽,跟別的女孩相親,你這一系列的行為,我是不是可以認為,你其實並不喜歡誰,你未來的妻子,如果不是我嫂子,是誰都可以,如果是我的話,還能好好的氣一氣我哥和我嫂子,我說的對嗎?"

南宮瑾聽到葉紫涵的話,臉色有些難看:"紫涵,你是這麼想的?"

葉紫涵搖搖頭:"不,不是我這樣想的,是你這樣表現的,還有,我也跟你說清楚吧,我並不喜歡你,我只是感激你的救命之恩,不想對你說太過分的話而已,但是,這並不代表我是傻子,以後再有這樣的飯局,我也不會參見了,你自重吧!"

葉紫涵說完,轉身就要離開,南宮瑾沉著臉喊了一聲:"葉紫涵!"

葉紫涵轉身看了他一眼:"還有事?"

南宮瑾眸子有點複雜:"你是不是有喜歡的人了?"

"這跟你有關係嗎?"葉紫涵面無表情的問道。

南宮瑾突然嗤笑了一聲:"沒關係,只不過,我覺得,按照你的性格,如果不是有了喜歡的人,是不會用這樣的態度,跟我說話的,既然你有了心上人,那我以後也不會再打擾你,最後,我再問你一句,是楚蕭嗎?"

葉紫涵的臉有點冷:"你管不著!"

南宮瑾眸子閃了閃:"是,我是管不著,但是,我還是早上那個態度,楚蕭此人太複雜,你還是離他遠點的好,至於我的警告,你能不能聽,全看你的,還有,剛才吃飯的時候,我看見楚蕭了,我也知道,你情緒失常,很有可能是因為他,這些事情,我也左右不了你的想法,只不過,看在相識一場的份上,我還是希望你能好好考慮一下我的話,我先走了!"

南宮瑾說完,就轉身離開了。

葉紫涵盯著南宮瑾的背影,心裡感覺有點鬱悶。

本來,她打算吃完飯,就去找楚蕭的。

可是,現在一點心情都沒有了,她直接回了律所。

話說,楚蕭從進了餐廳,看見葉紫涵和溫柔,還有南宮瑾和他的母親一起吃飯後,他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其實,葉紫涵對楚蕭的了解,也沒有錯,如果換做平時的話,楚蕭肯定會上前。

但是,今天他實在做不到,因為溫柔在旁邊,他根本沒有勇氣上去。

楚蕭帶著雲軒幾人離開。

一出餐廳,雲朵朵就皺眉,追著楚蕭問:"老大,不是說好去哪裡吃飯,有我來定嘛,怎麼現在到了又走了呢,是不是因為紫涵在哪裡啊?" 「我們沒什麼好談的。」本就不喜歡簡家的人,如今一想到簡語之和他家兮兮長得像,紀澌鈞對簡語之是直接厭惡至極,因為簡家的人不配跟他家兮兮長得像,這種心懷鬼胎,為了達到目的不折手段的人家只會玷污了他家兮兮的單純。

「嘟嘟嘟……」

她話都沒說完,紀澌鈞就把電話掛斷了。

簡語之立即給紀澌鈞重撥回去,結果那邊關機了,急的簡語之來回踱步,這個紀澌鈞,脾氣怎麼那麼不好,也就木兮缺心眼才喜歡紀澌鈞這種男人。

將關機的手機丟到前排。

擔心激怒紀澌鈞的費亦行,一動都不敢動,身體僵硬到肩膀酸痛難受只能硬撐。

老薑帶來的那些東西,紀總是看都不看,這會子又掛了電話,拉著一張冰山臉不說話,雖然怪嚇人的,可有些話,出於為紀澌鈞好,費亦行還是想說,「紀總,雅寧夫人剛剛來過電話,讓我提醒您回紀公館接簡小姐。」

「哼——」那一聲可笑的輕哼聲過後,沉著臉的男人眼裡帶著嘲諷的笑意。

他以前怎麼沒發現,他母親似乎一直都披著顧全大局,為你好這些面具在安排他做一些事情。

看得越多,紀澌鈞越心寒。

難怪他家兮兮說,除了費亦行沒有人比她們母子更在乎他。

從樓上下來的萊恩總管快步來到眾人面前,「夫人,方秦說讓我們先出發,他後面再送四少過來。」

這個紀優陽,又想耍什麼花樣?哼!她可不會為了等紀優陽下來改變出發的時間,就算紀優陽不去,她也一定要按照約定的時間,讓紀澌鈞和簡語之結婚,看了眼不遠處獨自一人回來的林芳英,「既然這樣,那咱們就先過去吧。」

董雅寧一動身,其她人也跟著走。

起身的駱知秋問了句,「那南老爺子他們……」

「噢。」南豐璇回道,「我爸因為有些工作沒處理完,不想打擾到大家,他會乘坐自己的私人飛機過去。」

「好。」駱知秋揮手讓萊恩總管過來,吩咐道,「明義過來了,你跟我們一塊走,你跟他長話短說剩下的電話里再溝通。」

「是。」

路過的董雅寧瞟了眼駱知秋,有什麼好得意的,等她兒子娶了簡語之,她就找個理由換掉夏明義!

過來的林芳英接過唐坤推輪椅的活,唐坤回到尋夏身後伺候。

南老太太看到只有林芳英一個人回來了,側過身正想讓卓翰危去叫人就見簡語之回來了。

冷梟霸寵:緋色妖妻 到了門口,南老太太在南豐璇的攙扶下坐到後排,把人扶上車,南豐璇讓出一個位置讓簡語之上車。

董雅寧笑著說道,「語之啊,你快上車吧,外面涼,小心感冒了。」

本來董雅寧對她有所關心,她該表示感謝,可是這些關心都是建立在木兮還被關在裡面感情被破壞的基礎上,簡語之就覺得董雅寧越關心她,越令人噁心和極其可笑。

簡語之揚起手擺出一副高高在上難以親近的態度,「雅寧夫人還是叫我簡小姐吧,我跟紀總的婚姻,純屬是利益交易,我們不是一家人,不用叫的那麼親切,不然只會顯得虛假。」

沒想到簡語之居然會當著所有人的面落董雅寧的面子,一時間周圍的氣氛都有些微妙。

坐在車裡的南老太太直接裝沒聽見,而南豐璇也是低著頭不說話。

那些人看到她被簡語之刁難一個個的都不說話,還真是像極了這醜陋的利益關係,董雅寧強力擠出一抹笑容,「知秋啊,就麻煩你陪簡小姐她們同坐一輛車了。」

這個董雅寧,還真是夠不要臉的,居然在這會子把她塞進去,讓她當這個炮灰,駱知秋笑著上前攙住簡語之的胳膊,「簡小姐,快上車吧。」

「嗯。」

簡語之轉身上車后,南豐璇和卓翰危也上了另外一部車,董雅寧單獨一輛車。

光影交錯1998 上車后,車門剛關上,董雅寧臉上的笑容就拉下。

「哼!」這個簡語之,算什麼東西,要不是仗著自己家裡那點權勢,有什麼資本在她面前傲。

坐在董雅寧旁邊的林芳英見董雅寧在發脾氣,立即說道,「夫人,您讓我跟過去的時候,簡小姐看到我了,把我罵了一頓,還說是您讓我去監視她的。」留意著董雅寧臉上的表情,繼續說道,「這個簡小姐,沒想到還有這幅面孔,看來等她和紀總結婚了,這個家,還不得她說了算。」

「就她?」董雅寧發出不屑的冷哼,「連澌鈞最愛的女人都不是我的對手,更何況是這麼個毛頭丫頭,誰說了算,還不一定呢。」

林芳英收回打量董雅寧的眼神,想起簡語之那囂張的模樣,難保日後嫁進來不會記恨她,所以還是早點讓董雅寧看清楚簡語之的面目,這樣一來,她也可以尋求一線平安。

開車的唐坤聽到這話,認為自己的危機意識太對了,這個林芳英現在就在背地裡說簡語之的壞話,說不定下一回就是告他的狀了,跟林芳英既要合作,也要防著。

……

紀優陽睡到四點的時候,才慢悠悠從床上醒來去機場。

去機場的路上,路過一家24小時營業還亮著燈的蛋糕店,想起什麼的紀優陽沖著前面說到,「給你家沈先生訂個黑森林蛋糕,儘快送過去。」

「是。」

「對了,記得讓蛋糕店的人在上面寫上,送給最愛的人這幾個字,中英都要。」

送給最愛的人?「東家,您最愛的人不是木小姐嗎,怎麼變成沈先生了?」

翹起二郎腿的紀優陽摸出手機看信息,「我改變胃口,不全拜你們所賜?」

被紀優陽一句話堵得啞口無言的方秦只能默默去訂蛋糕。

方秦剛訂完蛋糕,紀優陽的手機頁面就被方朵的來電顯示佔據。

「東家,我是方朵。」

「嗯?」搭在車窗上的手輕輕點了點車窗。

「高博文出門去找彪叔了,剛回來。」

「我知道了。」

電話掛斷後,方朵心裡有對高博文的愧疚,更有把消息彙報出去完成任務的安心。

方朵的電話剛斷線,泰勒的電話就打進來了,每一次泰勒的來電,都會讓紀優陽擔心沈呈,「什麼事?」雖然不管沈呈做什麼,他都相信沈呈是好意,可正是因為沈呈太在乎他,才讓他擔心沈呈會做出什麼傻事來。

「東家,你們走後,我看到沈先生在樓梯那邊打電話,不知道講了什麼,但是看樣子有些謹慎像是怕我知道。」

「什麼時候?」沈呈下樓了?回想起當時的場面,紀優陽似乎想到一些關鍵性的畫面。

「我當時是聽到,玄關門關上之後,我出去時就看到沈先生站在門口。還有一件事,梁淺找過沈先生說要和木小姐見面,沈先生讓我安排梁淺進去見了木小姐。」

看來,沈呈確實是聽見了什麼,興許,紀澌鈞結婚的事情,高博文已經知道了,暗暗握緊拳頭的紀優陽抿著唇望向窗外,沈呈說的沒錯,一旦涉及到木兮的事情,他眼裡只有他的木姐姐,不管沈呈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他好,他還是會向沈呈大發脾氣。

這一次,紀優陽忍下了心中對沈呈舉動的不滿,因為他知道,沈呈都是為了他好,暗暗壓了一口氣的紀優陽再次開口說話的音調有些低沉,「我知道了,照顧好他,別讓高博文再算計他,剩下的,等我回景城再說吧。」

「是。」

董雅寧一行人到了機場后,立即登機,駱知秋站在後艙確認需要送到簡家去的東西數量。

飛機的座位都是一邊兩個,大家分開坐,隔著有些距離,不方便說話導致艙內氣氛有些過於冷清和僵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