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傾瓷一進化妝室以後,在場的人,這目光就開始有些變化了。

大家都覺得,這慕傾瓷恐怕是走了狗.屎運了吧,竟然能得到司影帝的推薦。

這件事兒,若是沒有司影帝做推薦的話,就算是想要試姜荼蘼這段戲,怎麼著也輪不到她慕傾瓷啊!

一時間,大家心裡對慕傾瓷的那個羨慕嫉妒啊!

紀安雅的心裡,也挺不是滋味的。

若是……若是慕傾瓷真的入了方明濤的眼,一躍成為女一號,那……那她豈不是就瞬間踩到她頭上了嘛!

好不容易能在這種大IP,又是名導名劇,和自己搭戲的,還都是一線甚至超一線的演員里當個女二號,但是現在,一直都落後自己很多的人,卻即將要一躍成為女一號了……紀安雅這心裡,怎麼都覺得……都覺得彆扭得很啊!

一種叫做嫉妒的東西,正在『蹭蹭蹭』地往上冒。

這裡面最氣的,當然是柳韻鈴了。她此時正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兩個助理站在她旁邊,幫她扇著風,伺候著她。

但她的臉色,卻是越變越難看。

一想到司御沉居然想讓慕傾瓷那個女人來取代她,而且方明濤還同意!她就覺得自己氣得快要爆炸了!

那個賤女人算個什麼東西!居然也敢妄想取代她?!真以為自己能入得了那夜霆修的眼了嗎?沒準兒啊,人家修少現在連她姓甚名誰都給忘了。

柳韻鈴還就不相信了,她竟然還比不過一個名不見經傳的臭丫頭!

她也還就不相信了,順昌娛樂的高層,會同意讓這麼一個臭丫頭來頂替她的位置。

心裡雖然是這麼想的,但是這為什麼……為什麼心裡卻總覺得……總覺得那麼不安呢?!

緊咬著后槽牙,柳韻鈴死死地瞪著休息室那邊的門。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在場的人,卻沒有一個人有任何的意見。

大家的目光,都時不時地會朝著休息室那邊的門瞟去。

就想看看,那慕傾瓷什麼時候出來。

就在這時——

『咔嚓!』 棄後重生:一品宮女 一聲,休息室的門,從裡面打開了。緊接著,從裡面走出來了一個女人。

「嗬!」

「我去!」

「我的媽呀!」

一時間,片場里,立刻響起了諸如此類震驚,感嘆的聲音。

慕傾瓷穿了一件簡單的火紅色弔帶禮裙,腳上踩著一雙估計有八厘米高的細高跟鞋。

原本頂著的那頭黑色長直發假髮也被摘掉,取而代之的,是一頭誇張又惹眼的淺橙色外加淺粉色的拼接。

這麼誇張又新潮,甚至還帶點非主流般的發色,配在慕傾瓷的身上,卻是那般的完美又相得益彰。

好像這樣的顏色,天色就是為她打造的,只有她才合適一般。

因為是中分的原因,所以露出了她那飽滿又光潔的額頭,她的頭髮,沒有經過任何的打理,就這麼隨意地披散在她的兩肩上。

她的臉上,化著精緻的妝容。

原本,因為要飾演沈零兒,慕傾瓷之前是刻意找了化妝師,將她的五官給修飾得圓潤了一些,就連那雙最漂亮最勾魂的狐狸眼也被修飾成了杏眼。

但是現在不同了啊!她原本的五官,全部暴露了出來。美艷絕倫的五官,每一處都美得令人窒息,尤其是那雙細細長長的狐狸眼,微微上挑的眼尾,像是盛著無數風情,真真是眨眼間,都是無盡的魅惑風情。

她的鼻尖偏左的位置上,還有一顆小小的黑痣,這顆黑痣,非但不影響她的整體五官,甚至還為其帶來了難以形容的味道。這顆痣,就像是那點睛之筆,使其變得更加靈動有韻味。

「咕咚……」在這安靜的環境下,甚至還聽到了有人咽唾沫的聲音。

真的不能怪他們花痴啊!實在是……實在是這女人,這女人實在是太他媽漂亮了啊!

他們想,那商朝禍國殃民的妖精蘇妲己,也不過如此吧!

慕傾瓷就這麼頂著大家那羨慕、嫉妒、垂涎、驚艷,以及仇恨等等各種眼神,緩步走到了方明濤面前,再對他說道:「方導,我已經準備好了,隨時可以開始。」

在看到慕傾瓷的真正面貌時,方明濤都忍不住從椅子上站起來,然後怔怔地,有些不可置信地看著她。

方明濤之所以會這樣看著慕傾瓷,除了覺得她長得漂亮以外,最重要的一個原因,還是因為,慕傾瓷竟然就是他上次在咖啡廳里看到的那個……長得很漂亮,氣場很強大的那個女人!

那時候,方明濤還就在心裡暗自覺得,這個女人的長相以及那氣場,都和劇中的姜荼蘼很相似呢!

只是沒想到,她竟然……竟然就是慕傾瓷!

難怪,難怪他當時在試鏡會上第一眼看到慕傾瓷的時候,會覺得眼熟呢!原來如此啊……

這可真是太巧了啊! 聯想到了慕傾瓷的演技,突然啊,方明濤就對慕傾瓷即將飾演的姜荼蘼,有了很大的信心。

「好!各單位注意啊!來,都準備了!就從姜荼蘼出場的那裡開始。」方明濤下令。

然而,一旁的柳韻鈴,在看到這樣的慕傾瓷時,卻是嫉妒得眼睛都紅了!

該死!該死!!

這個女人……這個女人竟然……竟然長得這麼漂亮!

原本以為,之前的那個她,都已經很漂亮了,但是卻沒想到,那時候的她,還是刻意修飾過的,此時此刻的她,才是她原本的樣子!

媽的!這個女人還真是令人嫉妒得發狂啊!

一時間,柳韻鈴真真嫉妒攥緊了手裡的拳頭。

如果眼神能殺人的話,那麼慕傾瓷現在,恐怕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各單位注意!3、2、1,Action!」隨著方明濤的一聲令下,第一幕開始了。

慕傾瓷瞬間進入狀態,端著酒杯,直接坐到了司御沉的旁邊。

「帥哥,能一起喝一杯么?」姜荼蘼看著穆澤琛,唇角挑起淺淺又魅惑的笑。

不得不說,由慕傾瓷來飾演的姜荼蘼,還真真就是把姜荼蘼身上該有的那種氣場全部散發了出來。

「誰准你坐這兒的!」唐越猛地瞪向姜荼蘼,臉上瞬間布滿了冷厲的殺氣。

其實別說柳韻鈴拍到這裡會NG了,就是慕傾瓷都不得不說,這個男人的氣場,但還真的挺強,而且他的身上,散發著的那種凌厲和陰狠的氣息,還真有些令人害怕。

可是……慕傾瓷是誰呀?

涼涼地笑了一下,姜荼蘼直接斜眼看了唐越一眼,扯了扯唇角,眉梢輕輕挑起,狀似很無辜地道:「帥哥,不要這麼凶嘛。我只是想請你們喝杯酒而已,並沒有任何惡意啊!」

「無妨。」穆澤琛伸出修長的手指,制止了唐越的話。他從上到下地打量了姜荼蘼一眼后,再扯唇,挑起玩味而富有深意的笑。伸手端起了桌上的酒杯,他再看著姜荼蘼,「我最喜歡和美女喝酒了。」

「巧了!我也最喜歡和帥哥一起喝酒了。來一杯吧。」露齒輕笑了一聲后,姜荼蘼淡淡地掃了穆澤琛一眼,伸手扶了扶肩上的秀髮,再伸手和穆澤琛手裡的杯子碰了一下。

明明慕傾瓷說的,做的,都是和剛剛柳韻鈴的一樣。但是,這兩人所表達出來的意思,卻是完全不同!

就比如剛剛,姜荼蘼很巧妙地用眼神來表達了自己心裡對穆澤琛的不屑。但是呢,因為自己的任務,所以她卻又不得不裝出一副,對穆澤琛好像很感興趣的樣子。

雖然她是在笑,而且看樣子,笑得還挺開心的,但是那燦若星辰一般閃耀的眸底,卻是冰冷得沒有一絲笑意。

碰杯以後,慕傾瓷端起酒杯放在唇邊,微微仰著頭,讓那紅色的液體,就這麼緩緩地流進她的紅唇里。

隨著喝酒的動作,她那如天鵝一般修長漂亮的脖頸,會因為吞咽的動作,而輕輕滑動著。

明明只是一個簡單的動作,被姜荼蘼這麼一做出來,卻像是有著無限風情。

【啦啦啦啦~~我也覺得我們小瓷才應該是飾演姜荼蘼的不二人選!求票票~求留言~求收藏~求打賞~求五星評分啦!】 她好像……是在無聲地……勾引著穆澤琛。

而事實也的確不錯,姜荼蘼的目的,就是為了想要勾引穆澤琛。

看著這樣的姜荼蘼,穆澤琛的眸色幾番沉浮,狹長的鳳眸微微眯起,那幽深冷沉的眸光里,含著打量和審視。但也有著一點……隱藏的驚艷之色。

司御沉不愧是影帝加視帝,這個男人的演技,可謂是登峰造極!

這一段,其實很考究演技的。

他應當著重表現的,是打量和審視。但是卻又得隱隱地表露出一點,被她所驚艷到了的亮色。

然而這一點,司御沉把控得非常好!

看得方明濤是連連點頭,心裡簡直是得意滿意得不得了!

不僅是慕傾瓷的演技讓他眼前一亮,最重要的,還是慕傾瓷和司御沉兩人之間的那種契合度!

就這麼看起來,他們倆那絕對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啊!

其實,在由柳韻鈴來飾演姜荼蘼的時候,司御沉一直擔心,在這一段的時候,他不能更好地表現出驚艷來。

但是現在換成了慕傾瓷,他就是不用演,那種驚艷,都是自然而然展露的。誰讓這女人,天生一身媚骨呢!

「好!過!!」

大家都還沒有看過癮呢,方明濤就已經喊了過!

真是太……太好看了吧!

看慕傾瓷和司御沉兩人對戲,那才真叫一個過癮啊!

這是強者與強者之間的對決!

方明濤臉上的喜色,簡直是擋都擋不住。

一次就過,如此順利,就像一記記響亮的巴掌,狠狠地扇在了柳韻鈴的臉上。

雖然心裡有再多的不甘,再多的不屑和憤懣!但她也不得不承認,剛剛那一段,就連她都看得有些入迷……

這下子,柳韻鈴心裡的危機感,就更甚了。

但是片場里的人,卻是沒有誰敢去找柳韻鈴說話。這個時候,誰敢去觸她的霉頭啊!瘋了差不多。

方明濤更是連看都不看柳韻鈴一眼,他笑得一臉燦爛而又隱含著些許激動地走到了司御沉面前,小聲道:「御沉啊,你可是答應了我的,只要我對慕傾瓷飾演的姜荼蘼滿意,那你就能讓順昌娛樂的高層點頭,換掉柳韻鈴,讓慕傾瓷來演。」

從方明濤的話,以及他這到現在,都還有些激動的樣子,就能看出,她對慕傾瓷飾演的姜荼蘼,那是百分之百的滿意了!

司御沉彎了彎唇角,睨了旁邊站在的慕傾瓷一眼,再看向方明濤,明知故問道:「那就得看方導你……對慕傾瓷所飾演的姜荼蘼,滿不滿意了。」

「滿意!滿意!簡直一百個滿意啊!」方明濤可能也覺得自己表現得太過激動了些,所以他讓自己冷靜了下來,輕咳兩聲后,再感嘆道:「不得不說啊,這慕傾瓷倒是真的演出了,我想要的那種,獨屬於姜荼蘼的感覺!這個角色,放在她的身上,那簡直就像是為她量身打造的一樣啊!」

說到這裡,方明濤不禁瞪了司御沉一眼,然後道:「行了你小子,就別在這吊我胃口了!快說,你真的能讓這慕傾瓷替換掉柳韻鈴?」 聽到這裡,司御沉倒也沒有急著說話,而是幽幽涼涼地將視線,轉移到了旁邊的慕傾瓷身上。

看到她這如此淡定的模樣時,他倒是不禁挑唇笑了笑。

「幹嘛笑得這麼騷.包?」方明濤有些惡寒地看著司御沉,吐槽了一句。

這時,司御沉唇瓣微掀,音色低沉,低低緩緩道:「別人我不敢說,但是慕傾瓷嘛……我敢百分百地向你保證,她一定能取代柳韻鈴,變成女一號。」

方明濤:「……」

他有些狐疑地睨著司御沉,忍不住心裡的好奇,還是問了他一句,「你真的……就能這麼確信?可別忘了啊,那柳韻鈴的姑姑,可是順昌娛樂的股東。」

「那又怎麼樣?」挑起眉梢,司御沉一臉的不以為然。看著方明濤,他這再嗓音溫溫淡淡地反問了他一句,「難道你忘了,在那天的開機宴上,夜霆修是怎麼為了慕傾瓷,而讓柳韻鈴下不來台的?」

聽司御沉這麼一說,方明濤倒是突然想起了這回事來。

他一臉恍然大悟般地點了點頭后,剛想說話,卻又突然擰起了眉頭來,然後再略顯擔憂地說道:「但是那也不能說明什麼吧?那修少本來就是個花花公子,喜歡漂亮的女孩子。所以,幫慕傾瓷一下,這也不能說明什麼問題吧?

可是換角色這個……尤其還是換掉柳月晗親自指定的角色,這可不是件小事啊!搞不好還會因此得罪柳月晗,弄得兩方關係緊張。這……這修少就算是再任性,理應也不會這麼衝動吧?」

其實方明濤的擔憂,也是完全有道理的。

但是,司御沉的面色,卻絲毫不變。充滿著魅惑風情的桃花眼微微眯了眯后,他倒也沒有再細說這個事。只道:「反正這個事你就包在我身上吧!我只有一句話……不要小看慕傾瓷那個女人。就這樣……」

……

因為女一號的事情也許會有變故,所以這戲嘛,現在暫時是拍不下去了。

司御沉直接代表本劇的第二大投資商宣布,先暫停拍攝,等後續通知。

慕傾瓷準備進休息室里換衣服的時候,柳韻鈴卻突然叫住了她。

「慕傾瓷!」冰冷的嗓音,甚至還帶著些許的咬牙切齒。

慕傾瓷倒也停下了腳步,回過頭看著站在她身後,正怒視著她的柳韻鈴。挑唇笑了笑后,她一臉淡定地問道:「韻鈴姐找我有事嗎?」

劇組的其他人,在看到柳韻鈴把慕傾瓷給叫住的時候,都紛紛停住了腳步,似乎是想要看戲。

「怎麼?你們還不走,是想等著我請你們吃午飯嗎?!」柳韻鈴卻是直接用冷光掃射了周圍一圈,再冷聲反問道。

於是乎,大家都一溜煙兒地趕緊消失了。

看著慕傾瓷,柳韻鈴冷笑了一聲,雙手環胸,居高臨下地看著她,嗤道:「慕傾瓷,你現在心裡是不是很得意啊?」

慕傾瓷面不改色,眸色淡淡,眼底看不出任何情緒。只聽她嗓音溫淡地開口,「韻鈴姐這話可就說得有些莫名其妙了,我為什麼要得意呢?」 「少給我在這兒裝模作樣的!不要以為司御沉站在你這邊,方明濤滿意你的演技,你就真的能取代我,成為女一號!不要白日做夢了!你以為……想要換掉我,是那麼容易的事嗎?

我勸你啊,現在最好是趕緊去找司御沉,告訴她,你沒有這個資格當女一號,讓他打消換掉我的這個念頭!免得啊,這到頭來,難堪的是自己!」

柳韻鈴一臉不屑地看著慕傾瓷,那眼神,彷彿慕傾瓷在她眼裡,就如那低賤的螻蟻一般,讓她嗤之以鼻。

「韻鈴姐說笑了,我並沒有想過要取代誰。因為您的姑姑是順昌娛樂的股東,所以一早就將姜荼蘼這個角色,內定給了你,這本就不公平了。我現在只是有一個能和你公平競爭的機會而已,我不想放棄,這也是無可厚非的事。

韻鈴姐既然對自己這麼有信心,那你還擔心什麼呢?不如……我們就靜等著結果吧!看看姜荼蘼這個角色,到底會落在誰的手裡!」

慕傾瓷從來就不是軟包子,可以任由別人揉捏。所以,就算是她柳韻鈴,那又怎麼樣?難道她還會怕她嗎?!

公平競爭她不會怕她;耍手段,她更加不怵!所以,若真有什麼招,儘管來吧!誰怕誰是孫子!

「知道我姑姑是順昌娛樂的股東,你還敢說要和我公平競爭?呵,簡直可笑!慕傾瓷,我倒是想問問你,誰給你的臉,誰給你的自信,讓你覺得,順昌娛樂的高層,會同意換掉我,而讓你來演女一號?!」

柳韻鈴許是真的氣急了,說話的時候,言辭不僅犀利,而且咄咄逼人,充滿著囂張和狂妄!

「並沒有誰給我臉,也沒有誰給我自信。我只是認真做好我該做的事就行了!韻鈴姐現在在這裡跟我說這麼多,也根本無濟於事。畢竟……我能不能飾演女一號,這可不是我說了算的!我還有事,就先走了,韻鈴姐再見。」

說罷,慕傾瓷直接轉身就走,連個白眼都懶得甩給她。

「你……!賤人!!你等著瞧吧!我不會放過你的!!」身後,柳韻鈴那氣急敗壞的聲音,聽上去,更是尖銳又刺耳,還非常低俗。

哪裡有身為一個公眾人物,該有的風度和氣質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