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洛琛握住葉簡汐的手,說:「安先生放心,不用你說,我也會好好的照顧簡汐。」

「是嗎?」安墨卿淡笑了一聲,自問自答般道:「但願慕先生能說到做到。」

他轉身看向葉簡汐,說:「葉小姐,在外請注意安全。」

葉簡汐微微的點頭,「多謝。」

安墨卿抱著女兒,往酒店外面走。

走了沒幾步,妞妞趴在他懷裡就開始哭泣起來,而且隨著安墨卿走遠,她的哭聲越發的大。

葉簡汐腳步動了動,最終又停了下來。

算了……

她就算能哄妞妞一時,能哄她一輩子嗎?

葉簡汐咬牙,不讓自己看妞妞,而是轉眸看向慕洛琛,問:「阿琛,你剛才說有要緊的事情,是怎麼回事?」

慕洛琛望著她的眼睛,心底情緒翻湧。

太多的話想對她說,可有些話又不知從何說起。

他只能憑著本能,緊緊地抓住她的手,不讓她離自己太遠。

葉簡汐感覺他有些不對,張口問:「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阿琛,你告訴我,無論什麼事情,我們都兩個人一起承擔。」

「我們先去一個地方再說。」

慕洛琛沉默了片刻說。

「嗯,好。」

葉簡汐點頭,跟著他的步伐往外走。

到了酒店的外面,葉簡汐環顧了一下,想要找慕洛琛的車在哪裡。

可還沒找到,左手邊就傳來嘈雜的聲音。

她望向那個方向,發現一群人擁簇著走過來,而那些人每個人的手上,或拿著照相機,或拿著麥克風。

葉簡汐跟媒體打交道多了,看到這群人,立刻就意識了過來。

「阿琛,有記者。」

葉簡汐提醒。

慕洛琛早已注意到那些記者,剛好車子行駛過來。

他打開了車門,把她往副駕駛座一塞,說:「別擔心,不會有事的。」

他說著,就要關上車門。

可葉簡汐察覺到了他的意圖,抬手抵住了車門,「阿琛,你也上來。」

葉簡汐擔心的望著他。

慕洛琛的手掌,撫摸過她的臉頰,聲音溫柔眷戀的說:「你先離開,等晚一會兒,我會去找你。簡汐,記住,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要相信,事實真相,我會親口告訴你。」

葉簡汐有瞬間的錯覺,像是以前的洛琛回來了……

那麼像,像到她失神。

等回過神來,慕洛琛已經關上了車門。

司機也發動了車子。

車子快速的駛離酒店,葉簡汐透過車窗,看到被那群媒體圍堵的慕洛琛,心口悶悶的,像是要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的前兆。

阿琛……

阿琛……

不會有事對不對?

心裡一個聲音低低的說。

慕洛琛看著車子消失在了視野,面色恢復了冷漠,抬眸看向眼前的記者們,渾身散發著說不出的冷硬。

「慕先生,你對最近流露出來的桃色視頻怎麼看?據說視頻的主角是你和安家二小姐,是真的嗎?」

「慕先生,你之前拒絕了安小姐,轉眼就和她搞在了一起,是不是安家有人不同意你們的婚姻?」

「慕先生,有人爆料稱,你是A市慕氏集團的掌門人,這事情是真的嗎?」

「慕先生,剛才走的那個人,是安小姐還是其他人,為什麼你對她那麼緊張……」

「慕先生……」

嘈雜的聲音不斷的響起,處於癲狂狀態的記者,甚至將麥克風抵到慕洛琛的嘴邊。

所有人都在等著慕洛琛開口,因為他現在所說的每一句話,將會引爆整個帝都的輿論!

在半個小時前,帝都所有的媒體在同一時刻,收到了匿名人的視頻材料,材料的內容是安二小姐和一個男人上床,雖然男人的面容打了馬看不清楚,可安二小姐的容貌清清楚楚,甚至能看到她高潮時臉上的表情!

更讓人跌破眼球的是,在幾家有影響力的社交媒體上,也流傳出了同樣的視頻。

「帝都某名望族名媛,和男人鬼混絕密視頻!」

「帝都某高幹子女,與某神秘男子桃色視頻疑遭泄漏!」

「……」

類似的標題瞬間吸引了不少眼球,短短半半小時,關於安二小姐的視頻轉載量多達五百萬,下載量更是多達六十萬!

現在社交媒體雖然刪除,但關於安二小姐的討論熱度卻居高不下。

甚至有人翻牆,在外國的社交網站,發出了大量關於安家的視頻。

而就在媒體大力報道這件事的同時,又有人爆料這個視頻中的男主角,是前不久安小姐主動求婚卻被拒絕的男人,是安小姐求婚不成,下藥引誘了男主角。

安家引以為傲的二小姐,竟然做出這樣讓人跌破眼睛,這要是扒出來,哪怕安家也包庇不了安二小姐!

慕洛琛冷冷的望著眼前不斷擁擠進來的記者,驀地抬手緊緊地攥住離得最近的一個記者的手,搶過他手裡的麥克風,砸在地上,然後反手用力一擰。

咔嚓!

骨頭錯位的聲音響起,記者的臉色刷的變的蒼白。

慕洛琛放開他,那人噗通一聲跌倒在地上。

哀號聲響起,嘈雜的記者群瞬間安靜了下來。

慕洛琛掃了一眼驚呆了的眾人,聲音冷厲道:「關於視頻的事情,純屬無稽之談,視頻的主角並非安小姐,只是跟安小姐有相似容貌的人,諸位身為媒體人不去調查真相,找出幕後搞鬼的人,反倒在這裡跟風搬弄是非,真是令人失望至極!」

「對於此事,我只有一句話,安家會不惜一切代價,找出幕後黑手,以及虛假造謠的人,讓他們得到應有的處罰,諸位若是想以身試法,我現在就可以帶你們到警察局走一趟。」

現場的氣氛剎那凝固。

慕洛琛薄唇微抿,推開記者往外面走。

眼睜睜的看著他離開,竟沒一個人敢上前圍堵他。

慕洛琛大步的往外走,直到離酒店遠了,他面上露出徹骨的冷意。

這件事絕不是安家透出來的,有安老在,安家上下包括安亦舒沒一個人敢說出這件事半個字。

說明這件事另有其人。

這個人策劃出這件事,是為了什麼?

毀了安亦舒?

還是在針對安家?

亦或者是和當初姚明琪的事情有關?

慕洛琛腦子裡瘋狂的旋轉,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電話接通,他想要說話,可在這個時候,一輛車從斜里直直的駛向他。

慕洛琛腳下一頓。

電話那邊,容子澈出聲問:「阿琛?你有什麼事情嗎?怎麼不說話?」

慕洛琛緊緊地盯著前面,薄唇微動:「我現在有事,等下再打電話給你。」

說著,他掛斷了電話。

而他的前面,凌南晟打開車門,從車上下來,眼裡帶著敵意和挑釁的望著慕洛琛說,「慕洛琛,我送你的禮物怎麼樣?你昨晚和安小姐在一起舒服嗎?」

「是你設計的那些?」慕洛琛說話的聲音淬著冰渣。

「我可沒承認是我設計的,不過我很滿意他做的一切,慕洛琛,順便告訴你一件事情,昨天你和安亦舒在一起,我和簡汐也在一起了。我現在終於明白,為什麼你可以那麼輕易地愛上了簡汐,她在床上的風情很不錯……」

凌南晟話說到一半,慕洛琛周遭的氣壓瞬間降低,「凌南晟,信不信你再說下去,我會一片片的片下你的肉?」

「信,我當然信。」

凌南晟無所謂的笑了笑說,「慕大總裁想做什麼事情,一定會達成,我怎麼會不信?」

「明知道自己的妻子在受苦,卻能心安理得的在帝都享受美人在側,以及見到自己的妻子裝失憶耍得她團團轉,這麼多高難度的事情,慕大總裁都能做到,還有什麼事情是慕大總裁不能做到的?」

「不過,慕大總裁,您就是再有能力,總有失策的一天不是?比如昨天簡汐跟我在一起,再比如,等著簡汐知道她苦苦尋找的丈夫是欺騙她最深的人。」

「這一切都是慕大總裁不能控制的,是不是?」

凌南晟說道這,桃花眼裡滿是笑意的望著慕洛琛。 慕洛琛的面部肌肉緊繃,拳頭握的咯咯作響,漆黑的眸子里迸濺出的光如果能化為實質,早已把凌南晟戳成了肉泥。

「凌南晟,我看你真是活膩了。」

「慕大總裁有本事盡可以把我這條命拿去,我凌南晟絕無二話,不過慕大總裁若是沒本事,那就拜拜咯,我還要回去回味和簡汐在一起的點點滴滴。」

凌南晟話說的曖昧到了極點。

慕洛琛腦子裡最後的理智轟的燃燒殆盡,身體瞬間衝出去,像是一頭狩獵的獵豹,快速而精準的抓住了正要上車的凌南晟的衣領,把他扯了出來。

凌南晟似乎早就料到了他會有這樣的舉動,反身往他的身上踢了過去。

兩人迅速的廝打在一起。

而兩人沒有注意到的是,不遠處一雙眼睛望著他們,嘴角露出一抹毫無溫度的笑容。

車子平穩的向前行駛,到了人民廣場,葉簡汐叫停了車子。

司機回過頭看著她,說:「葉小姐,你要去哪裡?」

「我下去走走,你不用擔心,我很快叫朋友來接我,你先回去找洛琛吧。」

葉簡汐淡聲說道。

司機猶豫了下,點了點頭。

葉簡汐看著車子離開,心情難以平復,從剛才離開酒店,就一直有不好的預感。

自己的第六感一向很准……

阿琛一定出事了。

她擔心他,可又不能回去。

葉簡汐在廣場上走了沒多遠,拿出手機給容子澈撥打了一通電話。

電話沒多會兒接通。

「喂,子澈嗎?我是簡汐。」

「嫂子,你有什麼事嗎?我現在在外面,不方便……」

聽到容子澈這麼說,葉簡汐皺了下眉頭,因為她總覺得容子澈像是在躲著自己,而不是政務繁忙。

疑惑轉瞬即逝,葉簡汐沒再細想下去,而是直接打斷容子澈的話說:「不是我有事,是阿琛,剛才他過來找我像是有什麼急事,但我和他出了酒店,就碰到了記者,現在他被困在那裡了,你如果方便的話,找人幫阿琛一下。」

「洛琛有說是什麼事情嗎?」容子澈聲音肅然。

「沒有,他還沒來得及說,那些記者就趕到了。」

「那好,嫂子我這就打電話派人。」

「嗯。」

很快容子澈掛斷了電話,葉簡汐長長的舒了口氣,心頭沉甸甸的感覺總算消減了一些。

沒地方可去,她一個人慢慢向前走。

陽光正好,廣場上有不少人在廣場上玩耍曬太陽。

周圍都是熱鬧的人群,襯得她有些形單影隻。

葉簡汐想到打從來了之後,自己身邊似乎沒什麼人能安安生生的呆很久,不由得有些失落。

不想在廣場上再打下去,她轉身準備離開。

可就在轉身的剎那,視野里闖入一個邋遢的人,那個人渾身都裹著破破爛爛的衣服,手裡拿著一個蛇皮編織袋,裡面裝著幾個塑料罐,慌不擇路的跑著,她的身後跟著幾個十一二歲半大的男孩子,追著她拿石子打她,嘴裡不停地說著侮辱的話……

「醜八怪!別出來丟人現眼了!」

「老妖怪,你那麼臟,趕緊回家去吧!」

一個電影帝國的誕生 她衣服上已經有不少的石子印記,那些男孩子卻還在不停地扔石子。

葉簡汐看著那個人覺得有些眼熟,但看不到她的正面,一時想出那個人是誰。

思緒還沒疏離好,身體已經做出了最本能的反應。

葉簡汐快步走上前,擋在那個女人前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