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動聲色的挑眉,冷笑道:「哦?劉先生,這麼說都是燕麥大叔自作自受的?你沒有從中作梗嗎?你沒有故意對桂香和貝貝好,誘惑她們選擇你嗎?你沒有故意挑釁燕麥大叔嗎?真不明白燕麥大叔心灰意冷對你有什麼好處?」

劉道合眼光無比銳利,臉上卻笑道:「可是我從來沒逼她們啊,是我逼她們選我的嗎?真不明白你刁難我對你有什麼好處。」

擦!!!

這貨已經看出我在刁難他了!

如何解釋自己不是刁難他呢!其實也不算是刁難他啦,我只是想起大人心中就對他一陣反感而已……

要不是他,林敬業不會那麼頹廢,綠衣小妖也不會為了林敬業而讓那片竹林開花……

劉道合笑道:「小姑娘,我跟你素不相識,你刻意刁難我,我會懷疑你是不是想要吸引我興趣呢。」

顏直高冷笑一聲,眼睛像是寒冰一般,隱隱有寒意滲透出來,不悅道:「劉公子,玩笑不是這麼開的。」

顏大大威武!

這貨終於說了一句人話!!

我氣的牙尖兒咬的痒痒,吸引你的興趣!煞筆!!

我抖抖衣袖,面無表情淡淡笑道:「劉大人真是貴人多忘事,這就忘記小人的身份了。我只說一句話,你就能猜到我的身份。」我淺笑著抬起頭,一字一字道:「你比不過林敬業,你永遠都比不過林敬業!」

不想那麼早暴露身份的,但是忍不了了!!

顏直高:「卧槽!!你這樣直接脫掉馬甲真的好嗎?還有你直接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說劉道合不如林敬業真的可以嗎?不會拉劉道合的仇恨值嗎?!你的行為會不會太傻【嗶——】了?」

劉道合眼中的光芒變化莫測,嘴角浮現一絲微笑,道:「死肥鳥?你……呃,你減肥成功了?」

你妹啊!!

滾泥煤的!

說誰是死肥鳥呢!氣死我了!你見到我的第一反應居然是我減肥成功了!!

他似乎把我當成妖怪了!

這個怎麼解釋我不是那隻鳥怪,但又是那隻鳥怪呢?這真是一個問題。

我扶額不語……

等等,他既然當我是妖怪,那我就不客氣了。

我微笑道:「沒錯,我就是阿星。若是有人對林家出手,我可不管那人是大人的師弟還是仇敵,我都不會袖手旁觀。」

劉道合:媽的!你家大人的師弟和仇敵都是我啊!你這話就是故意說給我聽的吧!卧槽,阿星和顏漠兩人的性格變了很多啊!阿星是一隻逗比鳥,顏漠沉穩大氣,很會坑人,難道鸚鵡成為人形之後會性情大變嗎?!

劉道合送給我一個高深莫測的微笑,就轉頭對燕麥大叔道:「小作家,別耽誤桂香和貝貝。」

燕麥大叔抱著自己的小洋娃娃,不說話。

顏直高:「燕麥叔叔你憂傷什麼啊!還有你聽到劉道合和顏漠的對話,第一反應不是應該懷疑顏漠是一個妖怪嗎?怎麼看我都感覺你現在毫不在意顏漠是不是妖怪?正常人都會在意的吧?正常人都會八卦一下問劉道合的身份吧?你要不要問我啊?你問我我就回答你啊?」

顏直高露出一個『你來求我我就告訴你』的表情,嘚瑟的很……

看得我肉麻的很……

燕麥大叔抱著小洋娃娃直接忽視顏直高,神色落寞,轉身離開這裡。

顏直高:「……」

我們站在風中好長時間……

第二天。

我打開電腦,看了看燕麥當勞作品《皇女嫁到》下的評論區。

一樓:作者君傻【嗶——】挖坑不填!根本沒寫完!嘉定公主和澤兄以前的事到底是什麼啊!!

二樓:看不懂,太拖沓了,寫景描寫太多了,棄文……

我其實很想給一樓二樓點個贊,沒錯!作者君挖坑不填掉人品!寫景描寫太多,但是想到燕麥叔叔我硬生生把自己想要點贊的手縮回去……

我順帶著去綠江網上看林靜怡寫的小黃書《悲風志》。

一樓:作者君你這麼開車好嗎?

二樓:同意樓上,簡直是不堪入目!全是肉,文呢?文呢?

三樓:我就是喜歡看高H小黃文,但是這本高H小黃文還是閃瞎了我的狗眼,獨孤雪為什麼要那麼對東風,反派沒理由虐待主角嗎?為什麼啊!!!

我立刻跟帖,四樓:同意樓上,獨孤雪莫名其妙想要殺掉主角啊,最後還作死告訴主角真相,然後被開掛的主角殺掉,有這麼傻【嗶——】的反派嗎?

過了一會兒林靜怡回帖,五樓:看個小黃文還這麼啰嗦!三觀不正天雷滾滾才夠獵奇啊!

我,六樓:除妖司司主大人,你這麼敗壞你家的名譽真的好嗎?

林靜怡回帖:死顏漠!原來是你在我評論區叫囂!我詛咒你掉到小說的世界中,嘗盡人物的喜怒哀樂,對男主愛而不得、愛而不能,看著你心心念念的人離開你!!哈哈哈哈~

我,七樓:去,是不是綠江網上的穿書文看多了啊!現實又不是小說,我怎麼可能掉到小說中的世界,要是真的話,我當著你的面直播自吞一斤廁所熱翔……

八樓:別忘記你立的flag,直播自吞一斤廁所熱翔。

我,九樓:八樓的兄弟,你是誰啊?

十樓:【微笑】,能讓你直播吞一斤廁所熱翔的人。

我,十一樓:反正是網路,沒有人知道我是誰,那我就不客氣開罵了!樓上的兄弟傻逼!滾!把你的狗頭洗洗,等著我來砍你的狗頭!!

十二樓:顏漠姑娘真是好笑,剛才除妖司司主大人不是說了你是顏漠嗎?你這信誓旦旦的『沒有人知道我是誰』的信心哪來的?

林靜怡,十三樓:樓上的兄弟,趕緊回去做你的白日夢吧!怎麼可能真有人掉到小說的世界中。

我看了一眼那個說能讓我自吞一斤廁所熱翔的傢伙,他的ID是蟻幻織夢。

說起蟻幻這種小妖怪,其實也沒什麼可怕的。

蟻幻還真的能讓人做夢。 星域上,密密麻麻的戰艦開火,不斷的阻殺着聯邦那支艦隊突圍,但太空堡壘的強大火力支援,很快打開了一個缺口。

烏凌率領艦隊成功衝出來,期間損失了幾艘戰艦,但沒辦法,敵人太多了,能回來就不錯了。

他帶着艦隊返回了太空堡壘這邊,對面,八支流浪艦隊宛若狼羣一般包圍上來,虎視眈眈。

後面還有着塔羅族的主力太空堡壘,數千艘戰艦鋪設開來,朝着這邊殺了過來,展開衝鋒。

“撤!”

堡壘上,雷昊天面無表情的看着對方殺過來,傳達了一個命令,竟然是撤退的命令。

隨着命令下達,太空堡壘立刻後退,速度越來越快,有着一種要脫離戰場的意思,似乎不願意在這裏接戰。

“元帥,他們要逃!”

敵方發現了這邊動靜,想要脫離戰場,堡壘之上,那名塔羅族的元帥卻微微蹙起眉頭,總有些不妥的感覺。

但眼看着對方堡壘即將脫離戰圈,一旦脫離,那就想追都難了,必須阻止它離開戰圈。

“哼!”這名元帥冷哼一聲:“想跑,來了就不要跑了。”

“傳令,全速追擊,火力全開,將他們死死拖入戰圈,消滅他們。”

轟!

炮火轟鳴,一顆顆星際導彈呼嘯而來,更有着一束束激光炮,電磁炮能量轟過來。

不過太空堡壘的防禦力和攔截系統可不是吹的,雷昊天下令邊戰邊退,堡壘快速的脫離着這片星域範圍。

漸漸地,八個流浪艦隊,連帶着塔羅族的主力都進入了這片星域範圍,想追殺上來,拖住他們。

“敵人已經入甕,準備了三十年,就是爲了這一場盛宴。”

雷昊天目光變得冰冷,臉上露出一種驚人的殺意,話音剛落,就見那一片星域之中,十幾顆星球上忽然騰起一道道驚人的火光。

不,那是一顆顆導彈,陸基星際導彈,密密麻麻的呼嘯而來,讓所有人都驚呆了。

“我的天!”

“原來這裏隱藏着這樣的殺手鐗!”

這邊,柳塵等人震撼的看着這一幕,從一顆顆枯寂的星球上,忽然飛出一枚枚星際導彈,鎖定了地方集羣艦隊和塔羅族太空堡壘。

那導彈數量太多了,簡直數不勝數,每一顆星球上至少射出了足足十萬枚星際導彈。

十八顆星球,足足齊射了180萬枚導彈出來,覆蓋了整片星域,完全無處可躲,唯一能做的就是攔截。

“該死!”

“快攔截!”

那邊,塔羅族元帥臉色都變了,進入了一個埋伏圈,因爲檢測系統沒有在星球上檢測到任何生命存在。

所以就沒在意,但沒想到竟然隱藏着自動導彈基地存在,那一顆顆星球裏面修建有隱祕的導彈基地,直接發射出來。

轟轟轟…

僅僅一剎那,整片星域都炸開了鍋,一團團熾烈的光芒爆發,淹沒了那些流浪艦隊,塔羅族的太空堡壘。

那些導彈數量太多了,雷昊天整整準備了三十年,這還只是一個開胃菜罷了,真正的主菜還沒上。

這裏,他可是佈置了200萬枚星際導彈,這一波發射直接打完,根本沒有任何的多餘儲藏,只有一次攻擊。

但效果很明顯,這片星域完全被導彈覆蓋,爆炸聲不斷,彷彿整片星域都被點亮了起來。

一團團太空煙火爆炸,撕碎了一艘艘戰艦,摧毀了無數機甲,戰機,造成了沉重的打擊。

八個流浪艦隊慘遭轟炸,損失慘重,甚至每一支艦隊都損失過半,可以說這次突然的襲擊,戰果豐厚。

不過,塔羅族的太空堡壘攔截大部分導彈,少量導彈打在能量罩上根本沒有多大損傷,所以,主力沒有受損。

“哼,雕蟲小技,衝鋒,殺過去!”

那位元帥冷哼,完全沒有一點在意,雖然很意外這裏竟然埋伏着陸基導彈羣,差點就遭殃了,還好攔截足夠多的導彈襲擊。

但這讓他不屑,冷笑道:“聯邦就只會搞這些小動作,難道不清楚導彈集羣轟炸沒用嗎?”

沒錯,有着強大攔截系統,幾乎九成導彈都被攔截成功,就算一成攔截不了的都無法破開能量罩。

“殺,殺光人類聯邦艦隊!”

這一刻,八個流浪艦隊震怒,瘋狂的衝殺過來,帶頭衝鋒,後面的塔羅族主力壓上來。

漸漸地,它們已經飛到了星域的中央區域,而這邊的雷昊天的主力軍團已經遠遠的避開了這片星域範圍。

看着瘋狂追上來的敵人艦隊,雷昊天忽然露出一絲冷厲的笑容,彷彿看到了一個個盤中餐。

“星爆倒計時,10…9…8…7…6…5…4…3…2…1…”

隨着一陣系統倒計時傳來,堡壘之中,無數人心神猛跳,預感到了一股強烈的不安。

只聽星空上傳來一陣“咔嚓”脆響,很詭異,彷彿有東西在星空上碎裂開來一樣。

所有人齊刷刷望去,驚悚看見,本來那些枯寂的星球,忽然膨脹了,無盡的光芒從內部釋放,漸漸溢出。

就像是一顆顆能量球體在星際中爆發,整個星球都開始崩潰裂開,從內部涌出一股股狂暴的能量。

“星爆?”

柳塵瞳孔睜大,看着那一顆顆星球突然發出強烈光芒,接着不斷膨脹,彷彿要爆炸開來。

那就是星爆!

“不好!”

“是星爆!”

“中計了!”

這一刻,深處星域之中的流浪艦隊慌了,恐懼了,甚至塔羅族的太空堡壘都一片沸騰和混亂。

那名本來冷笑,帶着不屑的塔羅族元帥驚呆了,悚然的看着這一幕,周圍星空上,一顆顆原本枯寂的星球,竟然集體爆發。

“這不可能!”

他兩眼瞪大,驚駭道:“怎麼會有星爆?就算是想要完成製作星辰爆炸,都必須準備十幾二十年時間才能完成…”

說到這裏,他完全說不下去了,心裏一片冰寒,渾身冷汗直冒,忽然醒悟過來,這就是人家故意設下的局啊。

一個死局,專門爲他設計的!

或者說,專門爲了這一場戰役而設計的,難道,人類聯邦的這支軍團爲了對付他們,足足準備了數十年?

“快,快開啓亞空間跳躍!”

這名元帥驚恐的咆哮,下達了最後一個命令,開啓亞空間跳躍,想要跳出這片星域之中。

但一名手下恐懼的說了句:“元帥,周圍星際空間被不明磁場鎖定,徹底封鎖了亞空間,我們跳不出去了。”

“完了!”

空間跳躍無法進行,亞空間被不明磁場封鎖,肯定是聯邦艦隊乾的,這本來就是一座專門打造出來的星墓,爲了埋葬他們,怎麼可能不封鎖亞空間?

“不…”

那名元帥驚恐的咆哮,眼前一片熾熱的光芒爆發,瞬間吞沒了這片星域,一顆顆星球猛然爆炸。

足足18顆枯寂星球,大小比地球小一號,但核心能量裂變沸騰,坍縮,被某種催化劑直接引爆了,瞬間產生了星爆,走向了毀滅。

轟!

一顆恆星爆炸威力有多強?那是毀滅一片星空的可怕力量,那麼18顆星球一起爆炸,那是何等可怕?

就相當於一個小星系直接爆炸,產生的毀滅衝擊,伽馬射線,各種高熱能量體爆發出來,摧毀了這片星域範圍內的所有一切東西。

“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