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只是知道一丁點而已,這天書殘頁是當年盤古留下的東西,據說有八張,只要集齊就可知道通天的祕密!同時可以得到盤古當年留下的曠世神兵,通天浮屠!”

“那這書頁遍佈在何地?”

“不知,這大陸任何一處都有可能,只需要注意便好。”

林陽點了點頭,接着咧開嘴笑了,趴在了雷擊木之上,開始修煉他的太陽功法。

深夜,一處森林之內,散發出了耀眼的金光,將整個城市都不自覺沾染了光亮。

而在這時,鎮海的角落裏,幾個白衣寒雪,妖俊之美的幾個男子,聚在了一起。

帶頭的一個男子,負手而立,夜晚的長風吹起,將男子的長髮衣襬爲所帶動,長的也是異常的妖美,讓人懷疑這是不是一個男人。

“族長即將出世,必定要尋回大小姐,而大祭司所說大小姐就在這個城市,先潛伏好,等待族長出世的那一天下達密令!”

周圍的幾人聽聞拱了拱手,隨後嗖嗖嗖好幾聲,便消失在了此地。

男子看着天空的星芒,咧開嘴笑了。

“裳兒,我來找你了。”

第二天一大早,林陽伸了個懶腰,和雷擊木告了別之後,回到了家中。

千代依舊那麼美麗,可是千星卻不見了。

“千兒,千星呢?”

千代皺了皺眉頭,隨後開口道。

“我不知道,但是前不久我和千星走在街上之時,碰到了一個高瘦的男子,他看到千星之後就將其擄走,至今未歸。”


“高瘦男子?何人?”

千代搖了搖頭,眼神之中露出了一抹悲傷。

林陽見狀無奈的嘆了口氣,走上前抱住了千代,這個女子承受了太多太多。

“我會找回千星的。”

千代聽聞哇的一下就哭了出來,小白狐見狀撇了撇嘴開口道。

“千星雖然無靈,可是他卻有着奧義,擄走他之人一定是衝着他的奧義去的,若是對他沒有歹意那便好,不然的話嘖嘖嘖,到時候變成了人幹都說不定。”

林陽聽聞面色越來越冷。

碰他身邊的人,沒有一個好下場。

林陽又一次踏上了旅途,來到了蘇陵,因爲他還有很多事做。

那沈家,歐陽誠如今還活着,林陽問了唐雨寒,他們也不知道沈家在哪裏,而秦宇楊和李蒼雲如今還在長眠,林陽也需要找到救治他們的神物,凌雲出獄也勢必會在蘇陵再一次捲起腥風血雨,蘇陵周星雲孟浩然兩人也在大肆搜索林陽的動向,誓要啃其骨頭,方能罷休,而最重要的林陽發現自己的實力太弱了,他也需要歷練。

www◆ TTkan◆ CΟ

林陽的霸者之路纔剛剛開始而已,他要將整個大陸的人都踩在腳下,要將所有看不起他的人都記住他陽尊之盛名!要讓那些所謂的天之驕子,都付出代價!

八大世家,四宗五派,師傅上宇,鑄星神器,盤古書頁,上古八仙,遠古八神,寶藏密鑰,以及那未曾謀面的妖族,霓裳的姥姥和一開始的陳家,萬年雷擊木,消失的千星,和那神祕的慕容雪,這些都是需要林陽去一一解開!

林陽帶着千代來到了蘇陵,剛一下火車,就看到了四周都圍滿了人,人羣之中突然傳出了幾聲怒罵。

“老東西!你他媽是不是不知道我張天明的名字,居然還敢罵我!”

“我沒有啊,張少是你一不小心磕到我的!”

“還頂嘴,我看你就是不想活了!”

林陽聽到張天明這個名字,皺了皺眉頭。

這蘇陵三大公子中的最後一人,沒想到居然這麼巧就碰到了?

隨後林陽撥開了人羣走了進去,而那張天明此時也擡起了腳,眼看着就要朝着那老人的肚子上踹去。

這要是踹下去的話,這老人非死即殘!

林陽見狀趕忙運用了浮光掠影,周圍人只聽一聲風嘯,接着他們就都看到了一道虛妄的殘影,而那張天明的腳在老人肚子幾公分前停了下來,因爲正有一雙手在抓着張天明的腿。

張天明看到這人後感覺有一些眼熟,但是卻想不起是誰,張開嘴大罵道。

“你特麼誰啊?”

… 林陽笑了笑,看起來這張天明可能還不知道自己,那麼正好。

既然都已經得罪遍了,不在乎再多得罪一個。

張天明看到林陽遲遲沒說話,也有些怒了,猛地一蹬腿,可是由於林陽抓得太緊,整個人直接都摔倒在了地上。

隨即張天明猛地從地上坐了起來,伸手指着林陽。

“你活膩味了!不知道我張天明之名是嗎!我今天告訴你!我是蘇陵三大公子!張家張天明!”

林陽只是呵呵笑着,像看着傻子一樣看着張天明。

張天明還以爲林陽怕了,從地上坐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名牌,隨後叼起了一根菸,一臉裝逼樣。

“怕了就好,過來給我點支菸,說不定心情好我就放過你。”

林陽點了點頭,接着走上前接過了張天明手裏的打火機,啪的一下將張天明的煙點燃。

張天明一臉愜意,隨後看着林陽清秀的臉,開口道。

“哎,你叫什麼名字啊,家族是哪的?沒看出來你還挺有講究,救這樣一個老頭子有啥用啊。”

“我沒有家族。”

張天明聽聞一愣,隨後冷笑了一聲。

“沒有家族,沒有勢力就敢出手惹我張天明?呵呵,只不過今天你命好,我可以饒你一命,可是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你把自己的衣服都脫了,然後在人羣裏大喊,張天明是我爺爺我就放過你。”

林陽聽張天明笑了笑,接着開口道。

“張公子不是想知道我的名字嗎?”

張天明眯着眼睛,看着林陽。

“既然你想報上姓名尋死,那你就說吧。”

“林陽。”

這句話說完,周圍瞬間就靜了下來,反倒是張天明皺緊了眉頭。

他好像在哪裏聽過這個名字。

其實也不怪他想不起來,林陽這一趟消失了近乎一個月,而張天明他又整天過着紙醉金迷的生活,也不管家族之事,所以他還真忘記了林陽。

隨即張天明冷哼了一聲,吸了一大口煙。

“林陽?名字倒是不錯。”

林陽笑了笑,果然這張天明就是一個徹徹底底的紈絝。


就在這時張天明的電話響了起來。

“喂,爸,怎麼了?我在外面啊,林陽?什麼林陽?我面前就有一個叫林陽的,啥,跑?他剛剛可是觸碰到我的底線了,我今天非打死他!”

說完張天明還不等電話對面繼續說,便掛斷了,隨後對着林陽冷笑了一聲。

“你沒聽到我剛剛說的嗎!光屁股,對着天空大吼張天明是我爺爺,我才能放過你!”

林陽聽聞冷哼了一聲,開口道。

“你這種人,真的需要好好教訓一下!”

張天明聽聞表情瞬間就變了,剛欲開口的時候,林陽突然就動了,一伸手就抓住了張天明的脖頸,慢慢舉起。

張天明臉色憋的通紅,自己的脖頸宛若被一個鉗子夾住一般,自己怎麼也掰不下來。

“林陽!原來是他!打了孟浩然的臉,迫使周星雲給他下跪,被七星宿追殺如此之久還能活到現在的林陽!!”

人羣之中這一聲大吼,瞬間所有人都醒悟了,而差別最大的就是張天明。

此時的張天明也聽清了,表情一臉不可思議,他現在後悔極了。

剛剛爲什麼不聽自己的父親話不跑!

但其實就算他跑了,林陽也能把他抓回來。

“這林陽消失一個月,居然又回來了,而剛一回來,居然就又得罪了張天明,這一下三大公子全部都被林陽得罪了!”


人羣紛紛議論了起來,但是張天明此時感覺都快窒息了,他只感覺自己的眼前慢慢黑了下來。

林陽看到張天明快要休克了,冷笑了一聲,接着將張天明鬆開。

撲通一下張天明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喘起了氣。

“你…你!!”

還未動張天明說完,林陽一腳就將其踹到,踩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張天明眼睛通紅握緊拳頭。

“我張家會將你碎屍萬段!”

林陽冷哼了一聲,腳上用出了幾分力道。

“三大公子?怎麼都只是一羣只會犬汪雞鳴之輩?”

說完林陽重重得擡起腳,咣咣兩聲響,張天明直接吐出了一口悶響昏了過去。

林陽擦了擦手,他不會殺了這羣人。

他要讓這羣人明白,什麼是不可觸碰,他要讓這蘇陵作爲自己的跳板,凌雲之道上的硝石!

接着林陽便轉過頭拉着千代離開了人羣。

回到家中之時,林陽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自己沙發上,一點也不把自己當外人的陳誠。


林陽見狀冷着臉走上前。

“我給你五秒鐘,也是最後一次機會,離開我的家,若是下一次再踏進,那就別怪我不留情面!”

陳誠聽聞一點擔心得表情都沒有無所謂得笑了笑。

“就這麼對你的救命恩人說話是嗎,若不是我,你家早就被歐陽峯屠完了,張大師!”

林陽咬了咬牙,張天明說的對,若不是他的話,自己的家已經遭殃了。

“你想做什麼!”


“沒什麼,就是來給張大師送點禮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