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願意。”夏天說道。

“哪能盡善盡美呢…….”俞驚鴻出聲說道。“有什麼需要我們幫忙的,儘管開口。”

“……”

敖夜莫名其妙的就撿了一個班長,一羣男生吆喝着要讓敖夜請客吃飯。

敖夜搖頭,說道:“請不了。”

“爲什麼?”

“今天晚上……”敖夜擡腕看了看手錶,說道:“魚閒棋要請我吃飯。”

“……”

大家便不想吃飯了。

飽了。 「對了,你怎麼能把素心寒冰訣領悟到這個層次,這應該不是接受了祖師傳承就能做到的吧!」突然方雨軒似乎想到了什麼!

修鍊此訣,雖然感覺與素心寒冰訣有著極大的相似之處,但方雨軒自然也能感覺到,這門功訣的高度其實已經遠遠超越心寒冰訣,這絕對不可能是僅憑祖師傳承就能整理而出的。

不過對於這點李逸晨自然早也有所準備,「這是一門叫做凍天訣的功訣,至於為何與寒冰訣有些相似,其實我也說不上來,因為這只是進入遠古秘境后無意中得到的一門訣,因為感覺和素心寒冰訣在些相似,所以就給你了,我想你修鍊起來,肯定會比我修鍊更加強大得多!」

「啊……」方雨軒想過所有的可能,可是卻沒有想到原因居然如此的簡單,「李逸晨……謝謝你……」

說話之間,方雨軒一下子靠近過來,雙唇輕輕在李逸晨臉頰一點,隨即又快速的向著遠古之舟的方向奔行而去,「現在我們都突破了,還是先過去看看吧,邱師姐都已經登船了!」

修鍊過凍天訣,方雨軒自然明白此訣是何等的博大精深,更知道這是遠勝素心寒冰訣的功訣,要知道當年寒冰宮可是憑著素心寒冰訣屹立於天域之巔峰,雖然這些年寒冰宮有所沒落,但這並不是說素心寒冰訣不行,只不過是修鍊素心寒冰訣的條件太過苛刻,以至於寒冰宮極少有人大乘而導致整體實力的下滑!

但如今李逸晨給自己的凍天訣修鍊起來根本沒有那麼多的限制,而且從本質上也遠勝素心寒冰訣,方雨軒相信這樣的功訣哪怕是在如今天域的頂尖勢力中估計也不多見,而且就算他們所擁有,門中弟子想要修鍊,估計條件也會十分的苛刻!

可是李逸晨就這麼隨手給了自己,再加上之前李逸晨對自己的那番態度,方雨軒彷彿感覺李逸晨是在給予自己對他的感情的一種回應!

所以雖然知道凍天訣珍貴無比,但此刻的方雨軒依然收得心安理得,不過作為回報,方雨軒還是忍不住親李逸晨一下!

當然其實那一親,也只是內心情感的一種衝動,當自己的嘴唇貼上李逸晨的臉頰的時候,方雨軒仍然能感覺到臉上的一陣炙熱,所以這才一個轉身奔行遠古之舟,並且故意把話題拉開!

這叫個什麼事啊!李逸晨在不自覺的摸了摸剛剛被親過的臉頰,他自然也能猜到方雨軒的心思,只不過看著方雨軒如同誤會越來越深,李逸晨心裡也更加無奈,但想到眼前七妙寶船,同時再想著劍靈所說的,當年寒冰宮祖師拋下的那把天運神劍如今正在七妙寶船之上,此刻李逸晨也只得先收起給方雨軒解釋的心思,畢竟搶奪天運神劍,才是如今自己最為重要的事情。

應了一聲,身影一閃,李逸晨也跟了上去!

雖然方雨軒的修為突破到了天人境中期的,但如今神魂之中的世界之力在身魂合一之際完全融入體內,哪怕李逸晨還不懂得如何調動這份世界之力,但是此刻身法運轉開來,李逸晨也感覺似乎比以前更加輕鬆了許多,速度也快出許多!

甚至此刻李逸晨更能感覺到,自己對逍遙遊身法的領悟又達到另一個新的高度!

不過就在李逸晨領悟著自身身法而興奮之際,方雨軒卻是眉頭微微一皺,自己修為明明比李逸晨高出一級,又先於他啟動,可是如今居然被李逸晨直接追了上來。

雖然早已知道李逸晨的實力絕非表面上看到的那麼簡單,但是此刻方雨軒彷彿還是不願意輸給李逸晨,當即也鉚足力量的向前衝去,因為她知道,李逸晨身上彷彿有著巨大的秘密,而自己想要真正的能站在他的身邊,那就必需要有足夠強大的實力,或者說不能被李逸晨拉開這個距離,甚至此刻方雨軒不惜暗暗催動體內那顆深海寒珠的力量。

不過如此一來,李逸晨也是有些鬱悶,一直以來,憑著逍遙遊的身法,自己可以說比起高出自己一個小境界的對手速度上都只強不弱,可是如今自己雖然心有感悟,但似乎還是未能超過方雨軒!

難道是自己對於目前境界的領悟還不夠?一想到這裡,李逸晨也更加的賣力起來!

這個混蛋就真的這麼想要甩開我嗎?感覺李逸晨的速度再在提升,方雨軒也是憋著一肚子的氣,不由也再次加起速來。

不過好在兩人距離七妙寶樹的距離甚至並不算遠,在這番追趕之中,片刻之間便已經到了船身之前!

靠近寶船,似乎卻遠觀並沒有太大的變化,那股滄桑的氣息依舊彷彿要將他的思緒帶入亘古,船身寶光彷彿依然在向世人預示著這裡有著無盡的寶藏!

「進去不會有什麼危險吧?「站在船身之前,李逸晨與聖戒空間中的劍靈溝通起來!

「七妙寶樹乃是當年七妙宗的聖寶,威力參天!內有七天地,乃是一寶生七界,七界化輪迴!是危是機,在進去之前,估計除了當年七妙宗的弟子,誰也不可能知道吧!」劍靈說道!

一寶生七界!聽到這五個字,李逸晨心中也是一驚,雖然他已經很高看七妙寶船,但仍然沒有想到寶船居然誇張到這般程度!

一界,乃是一個世界,一寶生七界,那也就意識到,七妙寶物一件聖寶中同時滋生出七個世界,擁有著七大世界之力!

造化強者雖然生出世界之力,但那也僅僅只是一個世界而已,但僅此便足以令其成為天域舉足輕重的人物!

逍遙聖戒在劍靈的各種手段之下也孕育出世界之力,這也使得李逸晨這一路走來,借著逍遙聖戒的力量無數次有驚無險,但如今的逍遙聖界也僅僅只是一個世界,而且按著劍靈的說法,雖然已經生出世界之力,但卻還不夠完善!

可是七妙寶船,居然共存都會七個世界之力,而且這樣的力量融合在一起而不相互排斥,這絕對不僅僅是將其簡單的疊加!

這就比如說一個人會布置七個同階級陣,但要將這個七個陣法完全融合在一起成為一個新的複合陣法,其難度絕對不是布七個陣法那麼的簡單,而李逸晨知道世界之力的融合難度,更遠遠不是陣復的融合所能比擬的!

當年的遠古文明到底強大到了何等的地步?一想到這裡,李逸晨也不由為之驚嘆起來!

看著李逸晨馬上就要進入七妙寶船,劍靈此刻也開始詳細的解釋起來!

所謂的遠古之舟,其實並非如同傳說的那般遠古強者打造出來的避劫之物,而事實上,七妙寶船乃是遠古文明中的第一大勢力,七妙宗的鎮宗聖寶!

不過對於一個擁有著七大世界之力融合的聖寶來說,七妙宗自然不可能有比這更加安全的地方,所以七妙宗的各種資源自然也藏於七妙寶船之內,所以傳說雖然非實,但要說七妙寶船內寶物無數,那也說得過去!

至於當年的斷魂崖為何所有人都是有去無回,那麼劍靈也就一下子明白過來!

雖然不知道當年經歷了什麼,但如今看來,所謂的斷魂崖其實就是七妙寶船的藏身之所,像這等寶物,除非他如同現在這般自動開啟,重覓新緣,否則誰若自行闖入,那絕對是有去無回!

哪怕是當世強者,估計在七妙寶船的七界輪迴之力下,也不可能翻起太大的風浪!

而如今七妙寶船主動獻世,按著劍靈的猜測,估計應該是當年七妙宗留下的力量已經在歲月的沖洗下消耗殆盡,如今才主動出世,以另覓新主,希望能得到更多的力量!

畢竟像七妙寶船這等聖物,自然也有其靈智,自然也不願意被時間而令自己徹底磨滅!

所以按著劍靈的推測,當年寒冰宮那位祖師將天運神劍拋下斷魂崖其實也就落入七妙寶船之內,所以此刻自己才會在七妙寶船中感應到天運神劍的氣息!

只不過天運神劍雖然強大,但從劍靈不那麼輕鬆的語態中,李逸晨自然也感覺得出來,當年的七妙寶船縱然不一定完全強於天運神劍,但至少也是一件力量不輸於他的聖寶,所以此刻哪怕七妙寶船雖然內部能量不足,但一旦登船之後,劍靈也不敢輕易露頭!

因為劍靈一直企圖不斷吞噬其他靈體來提升自己的實力的同時,若是七妙寶船發現他的存在,也極可能把他當作一大補品來吞噬,而用劍靈的話來說,若是全盛時期他自然不懼七妙寶船,但他如今的情況也許還真敵不如七妙寶船,而且上船之後乃是在人家的地盤上,如此一來,自然也就更加的被動!

「也就是說接下來我只能完全依靠自己了?」聽完劍靈大致的講述之後,李逸晨自然也不敢讓劍靈來繼續冒險!

「也不全是,雖然當年我未進入過七妙宗,但是對於七妙宗的事情我也知道不少,所以我還是能給你提供一些幫助……」就在劍靈得意的笑聲中,李逸晨感覺一股海量的信息傳入腦海之內…… 龐大的信息在李逸晨手腦海中彙集而成一個巨大的船體的影像,如同三維一體般,各種線條清晰無比,甚至船身之上還有著一道道清楚可見的陣紋!

不過這些陣紋在李逸晨的眼中也就僅僅只是陣紋,只能感覺到其中彷彿蘊含著極為深奧的天道奧義,但除此之外,李逸晨卻根本什麼都看不懂!

但即使如此,李逸晨還是將陣紋迅速的記在心裡,因為他知道像這等哪怕在世界之力中也算是極為高級的陣紋已經不多見了,就算自己現在看不懂,但留著以後慢慢領悟,此刻會有有所收穫,當然將陣紋烙印在心裡之後,李逸晨又認真研究起船身中的圖紋。

畢竟眼前登船尋找天運神劍才是首要任務,至於對陣紋的領悟,那也只能留著以後再說!

「這是關於七妙寶船的修築圖,但事後七妙宗是否有過修改,又或者說這麼多年的變化之後,七妙寶船又變成什麼樣子我已經無法肯定,所以這個圖案只能為你提供參考,至於進去之後是凶是吉,那還得看你自己的造化了!記住,進入之後,我就幫不了你,一切都只能依靠你自己!」就在李逸晨彷彿差不多把寶船信息消化完之後,劍靈又開口提醒道!

「我知道了!」李逸晨微微點頭,但此刻他的目光卻落在七妙寶船的七個區域之上!

既然生出世界之力,那麼每一個世界之力的世界中,自然也有一個世界核心,只要能掌握這個世界核心,那也就意識著擁有主宰這一界的一切的能力!

這一點從逍遙聖戒,李逸晨自然也是清楚無比,所以所謂的尋找各種機緣,與掌控世界核心相比起來,根本不值一提!

因為只要掌握了世界核心,那麼這一界的所有人的生死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同時這一界中的一切也將隨著自己的意志而有所行!

「我們從哪裡進去?」不過就在此時,李逸晨的耳邊傳來方雨軒的聲音!

隨著繼續靠近,寶船光芒所掩蓋的七道大門已經出現在眼前,但哪怕對七妙寶船沒有太多了解的方雨軒,憑直覺也能猜到,七個不同的門代表的極可能是七種不同的命運,若是進錯一門,那麼結果極可能是萬劫不復!

「你女性屬陰,修鍊凍天訣亦也屬陰!吉門分開、休、生三門,但此船隻生七門而封生門,休門貪狼水星,與你接近,你從左邊第二道門進入!」被方雨軒的聲音拉回現實的李逸晨仔細打量著眼前七門,一番思量之後說道。

「那你呢?」早已習慣了李逸晨的無所不知的方雨軒並沒有問李逸晨為何連對這遠古之舟也有著這樣的了解,她如今在意的卻是,從李逸晨言下之意,她似乎猜到,李逸晨並不打算與她一起進去!

「我從開門而入!」李逸晨微微點頭之後,當即一指點在方雨軒的額頭之上,「找到圖中的那個核心的位置,想辦法得到這個區域的認可,這才是這個空間中最大的寶藏!」

七妙寶船,七界輪迴!

每一界都是一個不同的世界,但同樣對於不同人也有著不同的要求,若是自身與其門不對應,那麼吉門也可變凶門,而如果與之相匹配,那麼凶門同樣也可能變為吉門!

李逸晨知道自己的本命真火乃是至陽之火,自己的氣息屬陽,若是從水星休門進入,估計極可能引來大麻煩,所以此刻自然也不可能選擇與方雨軒同行!

但哪怕對方雨軒沒什麼男女之情,李逸晨仍然希望方雨軒能有所收穫,此刻自然將休門界中的一切直接烙印在方雨軒的腦海之內,而給她所指的地方自然也就是休門的世界核心之地,當然至於能否掌控世界核心,那就只有看方雨軒的氣運以及實力了!

一股海量的信息匯入腦海,雖然不如李逸晨那般七界共存,但哪怕只是休門界,其實也是一個世界,一個世界,那是何等的龐大?哪怕只是七妙寶船演化而出,也是非同一般的信息,所以方雨軒也足足花了近一炷香的時間才慢慢消化下來!

「你連這裡邊的情況也知道?」哪怕早已知道李逸晨神秘無比,但方雨軒此刻仍然有一種不可思議的感覺!

畢竟在她的心中,這遠古之舟僅僅只是存在傳說中的存在,甚至是否真的存在都沒有人敢於確定,但如今李逸晨的表現卻彷彿他不僅早就知道遠古之舟的存在,而且對於遠古之舟的了解,更像是他早已來過一般。

「看過一些典籍記載,如今只希望看的典籍沒有騙我吧!」李逸晨微微一笑,沒有詳細去解釋,因為這事他也無法解釋!

「好吧,那我先進去了!」方雨軒自然不可能真正去相信李逸晨這樣的鬼話,只不過既然李逸晨不願意細說,她也就不可能再去細問,說著身影一閃直接向著李逸晨為其所指的休門直衝而去。

隨著方雨軒消失在視線之中,李逸晨的目光並沒有落在剛才他所說的開門之上,而是望向右側的最後個門,傷門!

按著劍靈提供的信息,李逸晨知道最符合自己的乃是三大凶門中的在傷門界,傷門若強入易見血光,也就是說按著正常來說,一旦進入傷門界,極可能會出現諸多兇險,但李逸晨卻知道自己的命格就適合這裡,所以這個險,他必須要冒!

深吸一口氣,李逸晨雙腳一蹬,如同出弦利箭一般,直射傷門,當然此刻李逸晨體內的天道力也是暗布全身,以應對誰時都可能出現的危險。

畢竟如今自己的選擇僅僅只是滿足理論上的推演,而這一切都得建立在七妙寶船中一切情況都與劍靈所提供的信息一切,但劍靈也說了,這其中可能會存在著一些變化。

身影入門,立刻感覺到一陣空間之力襲來,不過僅片刻之後,李逸晨便感覺眼前一亮,突然之間,自己彷彿置身於一片山林之中!

四周一片青翠,李逸晨卻發現大到參天大樹,小到腳下雜草,自己居然一樣也叫出不名來,彷彿自己一下子進入了另外的一個世界一般!

不過四周雖然有天有地,彷彿就是一個自成的世界,但卻又一眼就能看到天地的邊緣,好像四周的一切就是一個球體的世界,而這個球體之內,又好像什麼都具備,甚至天道力也遠勝天崖海閣,而且空氣之中還蘊含著一定程度的天道力!

「看來七妙寶船終究還是沒有抗過時間法則的衝擊,如今已經衰落到了這樣的地步!」就在李逸晨奇怪著四周的一切之時,腦海之中又傳來劍靈的聲音!

雖然劍靈不敢在七妙寶船中顯露出自身,但是藉助著逍遙聖戒的世界之力的保護,與李逸晨形成交流到也沒什麼問題!

「你的意思是?」被劍靈這麼一說,李逸晨似乎也想到了什麼!

「當年的七妙寶船自成天地,七界輪迴,雖然不敢說每一界都域比天域,但其中的廣闊肯定遠勝你一路走來的聖域,如今卻變得這般模樣,應該是這些年的消沉中,力量耗盡不斷萎縮的結果!」劍靈說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如今不僅七妙寶船的力量堪憂,只怕這個所謂的遠古秘境也已經失去了最後支撐的力量,所以七妙寶樹才會主動出世,希望能得到新主,將其帶出這片空間,否則若是這個遠古空間崩潰,哪怕七妙寶船曾為聖寶,但以他如今的力量也只有隨之消失!」

「你的意思是,這次是我唯一一個找到天運神劍的機會了?」李逸晨彷彿想到了什麼,接著又問道,「萬一我這次沒有找到天運神劍,而恰巧你的分身又遭遇了遠古秘境空間的崩潰,你覺得他能承受得下來嗎?」

雖然天域大家有所約定,修為達天人境以上者不得進入遠古秘境,但李逸晨知道,若是這次自己真的沒有找到天運神劍的那一道分身,十年之後秘境再次開啟,他可不會顧忌什麼天域的規定,都會想辦法進入。

但如今劍靈卻猜測著這個空間將要崩潰,那就意圖著,如今自己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只能成功不能失敗了!

「雖然我與七妙寶船乃是同一個時代的聖寶,但是當年我逃過了遠古覆滅之劫,後來一直又與武者同行,得到各種滋潤與補充,能力遠在七妙寶船之上,但那一道分身,按著當年那位寒冰宮祖師留下的信息,當然也是力量耗盡,極可能承受不住這次的空間崩碎,當然就算真的能承受,在空間崩碎的過程中,那道分身會隨著空間裂縫出現在哪裡,那就誰上也說不清楚了,甚至有可能離開天域,而進入其他的世界!」劍靈也是有些擔心的解釋道!

只有聚集完整的分身,他才能重歸當年巔峰,同時也才能湊齊永生不死之秘,可以說此事乃是關係到他的一切的大事,哪怕是他也不得不慎重萬分…… 半月餐廳。

敖夜走到餐廳門口,對迎賓小姐說道:“你好,魚小姐訂的位置。”

迎賓小姐驚訝於敖夜的俊美帥氣,笑着說道:“先生,我帶您進去。”

魚閒棋已經坐在位置上等候了,看到敖夜過來,說道:“你晚上還要參加軍訓吧?不會耽擱嗎?”

“軍訓沒有你重要。”敖夜說道。

能否返回龍王星,魚閒棋是必不可少的一個重要環節。他們需要她來幫忙尋找一個星碟跳躍的支撐點,而且,還需要她爲此建立一個完整可行的穿棱方案……畢竟,這趟星際行程不是直接從A點跳到B點,而是從A點跳到B點,再從B點跳到C點從C點跳到D點……稍微差了一個點,就差個十億光年的距離。

在敖夜的心裏,這個世界上沒有幾個人比魚閒棋更加重要了。

聽到這句話,魚閒棋卻有了另外一番解讀,擡眼看向敖夜,問道:“你都是這麼和女人說話的?”

這傢伙年紀輕輕的,看起來以前沒少飈車啊。

甜言蜜語張嘴就來,說謊都不帶臉紅的……

“不。”敖夜接過服務人員遞過來的菜牌翻看,說道:“我只和你這麼說話。”

“……”

調戲!

赤裸裸的調戲!

看到對面那張認認真真帥氣着的臉,魚閒棋竟然沒有什麼生氣的想法。

一個長成這樣的男生一本正經的和你說着那麼動聽的情話,這不是每個女人夢寐以求的事情嗎?有什麼好生氣的?

沒有女人會討厭搭訕,她們討厭的是搭訕的人是個醜逼。

“想吃什麼,隨便點。”魚閒棋出聲說道:“雖然我知道一頓飯難以償還你的救命之恩,但是,如果連一頓飯都不願意請,那就實在……太忘恩負義了。”

“惠靈頓牛排,蘑菇湯。”敖夜乾脆利落的點了自己想吃的食物。他纔不會和人客氣呢。

“給我一份西冷。湯嘛……蔬菜湯。”魚閒棋出聲說道。

“兩位要喝點兒什麼嗎?”服務人員出聲問道。

“喝點兒紅酒?”魚閒棋看向敖夜,出聲詢問。

“不喝。”敖夜說道:“給我一杯冰凍可樂。”

看到魚閒棋眼神怪異的看向自己,敖夜也覺得自己實在太不在意別人的感受了,畢竟,她對自己而言是很重要的人。他願意爲她讓步,說道:“如果你想喝酒的話,我也可以陪你……不過,我還是覺得可樂更好喝。”

“那你還是喝可樂吧。”魚閒棋放棄了,和一個說「我是龍」和「我活了兩億歲」的傢伙有什麼好生氣的呢?她看向服務員,說道:“麻煩給我一杯佐餐香檳。”

“好的。”

服務小姐眼神怪異的看了敖夜一眼,心想,長得這麼好看,怎麼就是個傻子呢?

轉念又想,一個傻子都有這麼好看的女朋友……還是這張臉太有殺傷力了。

魚閒棋若有所思的打量着敖夜,說道:“敖夜,你平時就是這麼和人交際應酬的嗎?”

敖夜點了點頭,說道:“是的。”

“我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是在飛機上,你說你是龍,還說你活了兩億歲……飛機遭遇惡劣天氣的時候,你說不要求神,求我……”

“我不知道別人有沒有這樣的感覺,但是至少給我的感覺是……就是你有時候說話的方式,會讓人不太舒服,而且說話的內容會讓人覺得太過荒誕。你現在還是學生,大家對你的包容性會更高一些,而且彼此之間沒有什麼利益矛盾。但是等到你走出校園,進入社會開始工作之後……這種性格會讓你吃大虧的。”

魚閒棋自然不相信敖夜兩億歲的鬼話。

在她的心裏,敖夜就是一個長得過分好看的男孩子,是鏡海大學的大一新生。

如果只是飛機上的一場偶遇,從此以後再無牽扯,她也不會說這些「交淺言深」的話。可是,敖夜是她的學生,更是她的救命恩人,她就有必要站在師長長輩的身份上好好的勸一勸他,讓他改一改性子,這樣才能夠更好的融入進大學的集體生活裏面,以後走上社會也不會因爲性子「怪異」不合羣或者吃上什麼大虧。

這確實是誠心實意的在爲敖夜的現在和未來考慮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