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怎麼注意,不過有了今晚的事情之後,就算他們之前沒什麼關係,我想楚小妹也會真的和他交上朋友,唉!我的女神啊!不過女神能和國旗哥這樣的人在一起,我也甘心了!”南宮龍曌一臉神往的表情。

一些國內電子競技選手走了過來,興高采烈地拉住了王顥和南宮龍曌,要和他們一起去嗨歌慶祝一番今晚這來之不易的全面勝利。

“國旗哥呢?你們誰見到他了?把他也叫上吧?”

“他是什麼身份?你們誰認識他?”

“沒注意,當時情況太混亂,一轉眼他就不見了。”

“我看到好象是和楚小妹一起走的。”

“真正的高手啊!他用一個破手柄戰勝了手拿銀河i型手柄的霍頓,簡直帥呆了!”

王顥和南宮龍曌聽着衆人的評論,心照不宣地互相看了一眼,雖然他們也想把國旗哥叫上一起出去嗨歌慶祝一番,但可想而知,國旗哥現在肯定和楚小妹在一起,是沒有時間陪他們的。

所以,還是不要打擾了吧。

……

齊格現在確實是在楚雲嫙的套房裏,正和油彩妹臉對臉坐在一起,讓油彩妹用橄欖油幫他去除臉上的大幅國旗油彩畫。

志願者油彩妹名叫李笑笑,是楚雲嫙的大學同學,好朋友,因爲個頭小,看起來顯得年齡很小,其實今年也已經十九歲了。

笑笑人如其名,特別喜歡笑,此時她就一邊在齊格的臉上不停地揉搓着一邊看着齊格笑。

“齊大哥你手柄賽車玩得太神了!怎麼從來沒見你參加過電子競技大賽啊?”楚雲嫙象一個好奇寶寶一樣坐在旁邊看着齊格。問他問題的時候,可以理所當然地欣賞他帥氣的臉龐,不至於暴露自己的不良用心。

齊格瞅了楚雲嫙一眼,用沉默代替了他的回答。

“齊大哥,做人別這麼高冷,一直裝會很累的。”楚雲嫙繼續瞅着齊格。

齊格又瞅了楚雲嫙一眼,還是什麼也沒說,因爲他不知道能說什麼。

“嫙,向帥哥搭訕不是這樣子的。”笑笑實在看不下去了。

“那要怎麼樣?”楚雲嫙被當場揭穿,只得向笑笑請教了一聲。

“應該這樣……撩起裙襬,丟個媚眼,哥!進我房間去,給你好吃的、好玩的!”笑笑給楚雲嫙表演了一番。

“滾!沒羞沒臊!”楚雲嫙推了笑笑一把。

“思想不純潔了吧?進去之後你可以請他吃棒棒糖、玩跳棋啊!嫙你想哪去了?哈哈哈哈……”笑笑浪笑了起來,然後繼續在齊格的臉上捏揉着。

齊格瞅了笑笑一眼,記得先前第一眼見到她的時候,覺得她是個多麼清純的妹子啊!人果然不可貌相。

“笑笑你要不要這麼久啊?什麼時候能弄完?”楚雲嫙在一旁很嫉妒的表情,她怎麼感覺着笑笑是故意拖時間,想在齊格的臉上多揉搓一會兒佔便宜?

“這東西只能慢慢地洗,不然留在皮膚裏就不好了,特別是象這麼帥的帥哥。”笑笑不管不顧楚雲嫙的嫉妒,繼續在齊格臉上揉搓着。

“對啊!笑笑姐你不能把齊叔叔弄醜了,一定要帥氣還原哦!”張玉對此表示了附和。

“看吧,你說我能不認真麼?”笑笑聽了張玉的話之後,更加起勁地摸着齊格很有彈性的臉,這手感實在太好了。

齊格的臉手感確實不錯,修煉了能量之後,他的皮膚色澤、彈性,都不是普通人能比得了的。以前的他瘦弱不堪、面黃肌瘦,就算面目輪廓還湊合,也不會有人覺得他帥。

修煉能量之後感覺就是不一樣,面目棱角立刻就出來了,英氣逼人、無比陽剛,對這個年齡的女生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當初你幫我去除油彩的時候,好象沒用這麼久耶!”楚雲嫙又忍了五分鐘之後,決定揭穿笑笑。 玉龍:「王叔,小羽,你們都一會在御書房等我,我們好好商議一下。」

浩毓:「好,王叔知道了。」

趙羽:「是,國主,臣遵旨。」

玉龍(看到沒什麼大臣了)「二哥,就讓綺蘿陪你在御花園散散心,你倆也熟悉熟悉。」

慕容宸:「好,多謝妹夫了。」

玉龍:「都是一家人,還謝什麼?珊珊你和影兒送母后回寢宮,晚會我去找你帶你去看看你住的寢宮,你看看還要添什麼。」(拜託自家媳婦和妹妹送母后回宮)

珊珊:「好啊,謝謝天佑哥。」

玉龍(站起身去御書房)

浩毓,趙羽(跟著去御書房)

慕容宸(走過去)「綺蘿,可否陪我去走走?」(看著她)

綺蘿:「王爺請」

慕容宸:「麻煩綺蘿你帶路吧」

綺蘿(陪他去四處走)「綺蘿不知王爺看上綺蘿什麼了?非要娶我?」

慕容宸:「綺蘿郡主你非常適合宸王妃的位置,我也喜歡你這般模樣的女子,比辰國的那些大臣千金好多了。」

綺蘿:「反正我娘在我出生后就死了,我父王在奸相竊國時和大伯父一起死了,現在我就是孤身一人。」

慕容宸:「嫁給我如何?反正我大哥已經登上皇位了,我呢現在也就是個閑散王爺,我也不管朝政,你想去遊玩我可以陪你去,想去哪裡就去哪裡。」

綺蘿:「嫁給你可以,你可以向我王兄對王嫂那樣一輩子就一個人嗎?」

慕容宸:「可以,當然可以,我又不是我哥,需要子嗣繼承皇位。」

綺蘿:「可是,我們今日才第一次見面,你就非我不娶?」

慕容宸:「一見鍾情。」(輕笑)

綺蘿:「騙人的吧」

慕容宸:「沒騙你,是真的,見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歡上你了。」(看著她)

綺蘿:「你也聽到我王兄說了,我自幼體弱多病,身子不好,你還要娶嗎?」

慕容宸:「娶,當然娶。」

綺蘿:「反正我也沒什麼要求,你對我好就行。」

慕容宸(從腰間解下貼身的玉佩遞給她)「這個給你就當做定情信物。」

綺蘿(接過他的玉佩)「謝謝(想了想從髮髻間取下一支白玉響鈴簪遞給他)我身上今日也沒有戴什麼香囊荷包什麼的,就給你這個吧。

慕容宸(接過她的發簪)「都一樣的,等有機會了,你在送我荷包香囊。」

綺蘿:「回去了給你縫製一個吧,你喜歡什麼味道的?」

慕容宸:「淡雅些就好,香味太濃郁了我不喜歡。」

綺蘿:「好,等下次見你再給你。」

慕容宸:「我天天來找你出去玩。」(看著她)

綺蘿:「好啊」(看著御花園的景色,腦中卻想著去皇陵祭拜父王和娘)

慕容宸:「綺蘿你想什麼呢?」(看著她有些不開心)

綺蘿(回神)「沒什麼,想著該去皇陵祭拜我父王和我娘了。」

慕容宸:「我陪你去。」

綺蘿:「不太好吧。」

慕容宸:「哪裡不好了?你是我未婚妻,我這做女婿的去祭拜岳父岳母不是正常嗎?」

綺蘿:「哪個是你未婚妻了?你還沒下聘就不算未婚妻。」

慕容宸:「等雪兒他們大婚後,我回了辰國就準備聘禮,我不想給你十里紅妝,我想許你滿城紅妝娶你回家。」(認真的看著面前的人)

綺蘿:「不太好吧,小羽娶影兒也就十里紅妝,在我這裡是滿城紅妝會不會不太好?」

慕容宸:「沒事,哪裡不好了?趙羽他是個侯爺,哪裡和我一樣了,你家未婚夫是一國王爺,給你滿城紅妝沒問題。」

綺蘿:「都可以的。我沒什麼要求,只要不介意我身子不好就是。」

慕容宸:「不介意。」 【御書房】

玉龍:「王叔,綺蘿的嫁妝就麻煩您定了,就按公主的標準來,綺蘿和親去辰國,不能委屈了她。」

浩毓:「放心,王叔會安排妥當的。」

玉龍:「等綺蘿成親后,我就帶珊珊,小羽,影兒還有五味繼續巡行天下剷除屠龍會餘孽,朝政就由王叔您負責,湯相輔助。」

浩毓:「龍兒,會不會不太好?」

玉龍:「沒什麼不好,朝政交給王叔龍兒放心,再說了王叔也幫父王處理了不少朝政。」

浩毓:「那好吧。」

玉龍:「為了避免王叔府里和皇宮來回折騰,就搬進宮裡住,復國后都修葺過了,還是和原來一樣。」

浩毓:「費心了。」

玉龍:「小羽,等綺蘿成親的時候,就你,影兒還有五味同我和珊珊一起去辰國參加婚禮。」

趙羽:「是,國主。」

玉龍:「王叔,我打算明日去皇陵祭拜父王,王叔可要一道前往?」

浩毓:「去,我也好久沒有去祭拜兩位王兄了。」

玉龍:「那就小羽你和影兒也一起吧。」

趙羽:「好,影兒早就念叨著要去了。」

玉龍:「那王叔,小羽你們回府休息吧,我帶珊珊在宮裡熟悉熟悉。」

浩毓:「好,有空去府上喝茶,婷兒那個小丫頭鬧著要見你。」

玉龍:「好,晚會要是時辰還早,我和珊珊一起去。」

浩毓:「太調皮了。」(無奈的搖了搖頭)

玉龍:「鳳兒和影兒哪個不調皮,她倆呀是被我寵壞了」

浩毓:「婷兒不也被她兩個哥哥寵壞了,現在又多了龍兒你,這王府遲早被她拆了。」

玉龍:「她還小,等及笄了就好了。」

浩毓:「行了,王叔先回府了。」

玉龍:「王叔慢走。」

浩毓(點頭離開御書房)

趙羽:「國主,若無事那臣也告退了。」

玉龍:「去吧,別讓影兒等著了。」

趙羽:「是」(離開御書房去找自家媳婦)

玉龍(出了御書房去找珊珊)

玉影(看到他,跑過去撲到他懷裡)「小羽哥,我們去玩。」

趙羽(抱住她)「慢點,想去哪裡?」

玉影:「恩……還沒想好。」

趙羽:「那我們先出宮,你慢慢想」(摟著她)

玉影:「好」(跟著他)

【另一邊】

雪珊(看到他)「天佑哥~」

玉龍:「珊兒,我們去你要住的寢宮,你看看還需要加什麼?」

雪珊:「好,等二哥成親前天佑哥你陪我回辰國好不好?」

玉龍:「去做什麼?」(看著她)

雪珊:「恩……去祭拜皇祖母,在辰國的時候不記得,是昨日母后說起來了,我才想起來沒去祭拜皇祖母,天佑哥,你陪我去好不好」(撒嬌)

玉龍:「好,為夫這個孫女婿也該祭拜皇祖母了。」

雪珊:「壞,占我便宜。」

玉龍:「你早就是我的妻了,我們只是沒有大婚」(直接摟住她的腰陪她去棲鳳宮)

雪珊:「沒成親就不算。」

玉龍:「好,不算,晚會我們去王叔府上,順便啊把你介紹給王嬸認識,也見見兩個堂弟和一個堂妹。」

雪珊:「會不會不太好?」

玉龍:「你都改口叫母后了,不礙事的。」

雪珊:「那好吧。」

玉龍:「反正沒幾日就大婚了,珊兒為夫已經等不及想要把你娶回家了。」

雪珊:「再忍忍,我們就可以一輩子在一起了。」

玉龍:「好,聽你的(摟著她到了棲鳳宮走了進去)珊兒你看看還缺什麼,我這就吩咐人添置。」

雪珊(看了看)「這樣就挺好的,什麼也不缺。」

玉龍:「院子里靠東讓人裝了鞦韆給你。」

雪珊:「天佑哥你真好。」(開心)

玉龍「你喜歡就好,你看看院子里還差什麼。」

雪珊:「就都種花和種樹吧,夏天正好乘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