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白了李沁一眼,直接說道:“廢話,我要是真想對你媽做那種事的話,我都不需要對她下藥。”

李沁臉上立刻就一陣不爽,然後直接說道:“你的意思是,你跟我媽纔是情投意合,是嗎?”

我看李沁這個樣子,明顯就是又吃醋了,我也得意的笑了一下,然後說道:“吃醋了?你要是吃醋的話,你現在想獻身也來得及!”

“滾!”

李沁直接冷聲對着我罵了一句。

“不管你信不信,上次那個神祕人利用一個男人接近我妹,然後算計了我和佳穎,就是爲了激怒你和你老爸來對付我,這次他又逼着我跟你上牀,估計還是同樣的目的,”我看着李沁認真的說道。

李沁聽我這麼說,臉上也猶豫了起來,我看她這個樣子,應該能夠相信我的話。

“你的意思是,是蘇然背後的老大要算計你,”李沁看着我輕聲說道。


我也點了點頭,隨後我才驚訝的看着李沁問道:“你知道她背後的老大?”

“當然知道,你以爲我像你一樣傻嗎?”

李沁用像看白癡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我這才明白了,爲什麼一開始蘇然接觸李沁,想要套出有用的情報,結果卻什麼情報也沒有拿到。

就是因爲李沁早就知道了蘇然的底細,纔沒有透露過任何的消息。

不過我也想到了,之前能夠這樣算計我和佳穎,還要利用我算計葉知音的人,也只能是蘇然背後的那個老大了。

而且現在蘇然之所以能夠保護我妹,估計就是藉助了蘇然背後老大的力量,換言之,那個老大要傷害我妹和蘇然的話,也絕對可以做到。

也正是因爲處於這樣的考慮,我纔不得不先跟李沁演戲一下,暫時先穩住對方纔好。

“好了,我都幫你演了戲了,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李沁冷眼看着我問道。

“可以!”

我看着李沁輕聲說道:“不過我還有一個條件,才能夠放你走!”

“什麼條件?”

“我要你跟我合作,”我看着李沁認真的說道:“你應該也感覺出來了,你和你那個乾爹,包括我,都是被蘇然背後老大利用的棋子,難道你就甘心這樣被對方玩弄嗎?”

我知道李沁這樣強勢的女人,絕對不甘心被人利用,因此我才這樣說,我雖然很恨李沁,可是現在的情況,要對付蘇然背後的老大,我只能暫時跟她聯手。

我這樣說完了之後,李沁也猶豫了一下,她看着我問道:“我要是拒絕呢?”

“你要是拒絕的話,我介意讓你離不開這裏,”我冷聲對着李沁說着,這個我可真的沒有開玩笑。

“切!”

李沁不屑的切了一聲,然後便是看着我說道:“好,我答應你!”

我聽到了李沁答應了,我也鬆了口氣,雖然她這個人是個女瘋子,可是她說話還是可以算數的。


我準備跟李沁一起出去,不過李沁直接來到我的身邊,伸手便是把我身上的外套脫了下來,她直接披在了身上,這才走了出去。

因爲她身上確實風光暴露的太多了,她走出去之後,直接對着完顏康那邊說道:“我們走!”

完顏康疑惑的看了一眼我,我也對着玲瓏姐和手下的人說道:“放他們走。”

李沁這才帶着人離開了這裏,徐天看到李沁黑絲都有些破破爛爛的了,他立刻就看着我這邊問道:“運哥,你真的把這個女人在屋裏給辦了啊?” 我聽到了徐天的話,也一陣無語,尤其是看到玲瓏姐用怪異的目光看着我,我更加覺得尷尬了。

“當然沒有,我就是跟她演了個戲,”我看着徐天那邊輕聲說道。

“演戲?”

徐天聽到了我說的話,立刻就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看着我,然後說道:“我怎麼不相信剛纔那樣的叫聲是演戲呢?那也太逼真了吧?”

我當然知道李沁叫喊的很逼真,因爲當時她就在我的身下,畢竟我們要一起拍個視頻出來。

可是我知道李沁一直都很擅長這個,她雖然沒有跟男人做過那種事,卻跟蘇然那樣的美女做過,自然知道怎麼表現。

“真的是演戲,”我看着徐天那邊認真的保證說道。

“那要是演戲的話,你就這樣放走她可以嗎?”

徐天皺着眉頭看着我這邊,然後說道:“這可是咱們難得抓住她,要挾蕭振天的好機會啊。”

我當然也知道,只要抓住了李沁,可以要挾蕭振天,讓他吐出不少屬於我的東西。

不過我更加清楚,現在我最大的對手不是李沁,如果我真的跟李沁鬧個你死我活,一定會便宜了蘇然背後的老大。

我直接拿出了手機,然後展示出來那個照片和短信,我無奈的說道:“之前算計我的人,又出現了,我現在不能繼續跟李沁爭鬥下去,我只能暫時跟她合作了。”

“這是誰?”

玲瓏姐也立刻就好奇的問道。

“沒猜錯的話,應該是跟上次算計我和李佳穎睡在一起的是同一個人,就是蘇然背後的那個老大,”我沉聲對着玲瓏姐說道。

玲瓏姐聽到了我的話,面容也是立刻就嚴肅了幾分,顯然她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我看着一邊的熊哥,然後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後說道:“放心好了,我遲早會把李沁趕走,幫你報仇的!”

“我相信你!”

熊哥也看着我認真的點了點頭,我也看着熊哥說道:“至少以後她不會再來找你麻煩了。”

熊哥也感激的看着我笑了一下,接下來我們便是打理了一下現場,我跟玲瓏姐便是回到了旅店中。

當我倆這樣回來的時候,時間已經到了凌晨一點了,旅店前臺也沒有人,可是當我和玲瓏姐回到房間門口,玲瓏姐準備刷房卡開門的時候,我忽然伸手攔住了玲瓏姐。

“嗯?”

玲瓏姐看到我伸手攔住了她,她的眉頭也猛然皺了一下,然後纔看向了我這邊,她不明白我爲什麼要攔住她。


我豎起手指在嘴邊,對着她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然後便是貓腰仔細看了一下門上,我發現我和玲瓏姐離開之前,我夾在門上的一根玲瓏姐的頭髮不見了。

我這招還是跟李沁學的,記得當初我想要偷着進入到李沁的房間裏,給她下藥把她拿下。

結果李沁就是把自己的頭髮夾在了門上,這樣就知道有人開門進來了,而我也是跟她學來了這麼一招,才發現那個頭髮掉了。

這就證明有人進入到我和玲瓏姐的房間裏了,我對着玲瓏姐那邊做了一個有人的口型,玲瓏姐也立刻會意。

隨後玲瓏姐才刷卡打開了房門,我倆剛剛進來房間,還沒有機會插卡取電,便是感覺到兩股勁風向着我和玲瓏姐的腦袋上砸了過來。

我也反應很快,直接一腳向着一個方向踢踹了過去,而玲瓏姐則是直接甩出了兩把飛刀,直接命中了黑暗中的兩人。

伴隨着兩聲慘叫,兩個黑影都是倒在了一邊,而玲瓏姐也飛快的把房卡插上取電。

房間裏亮了起來之後,我和玲瓏姐纔看清楚了,房間裏的人,其中一人正是陸展。

陸展這個時候捂着被飛刀刺中的地方,正一臉痛苦的看着我和玲瓏姐這邊。

“果然是你!”

我看到了真的是陸展要襲擊我,我立刻就冷聲說道:“看來你根本就不是阮爺爺的朋友,你是蘇然背後老大的人吧?”


我一開始就覺得這個陸展出現的很奇怪,而且蘇然背後的老大好像對我和玲瓏姐做的事情十分清楚。

當時我就想到了我這邊可能有內奸,如果說我手下的人誰有可能背叛我,那也只有這個陸展了。

“你怎麼知道屋子裏有人的?”

陸展這個時候也十分不解的看着我問道,顯然他也看出來了,我和玲瓏姐一進屋就是有防備的,不然不會反應那麼快。

“我在房門上夾了一根頭髮,不然還真可能被你給算計了,”我沉聲對着陸展問道:“你到底是誰的人?”

“我不會說的,你可以猜猜看,我到底是誰的人,”陸展不屑的冷笑了一聲,然後說道:“你放心好了,你活不了多久了,有人要你的命,現在我不拿走的話,之後也有人會拿。”

“你可能不太瞭解我的手段!”

我聽到了陸展的話,也立刻就冷笑了一聲,然後說道:“我會有辦法讓你開口的。”

我折磨人的手法還算有一套,當初熊哥的手下小風冤枉我害了熊哥,我也是通過折磨的手段,才讓小風招供了。

因此我纔不相信這個陸展能夠承受住我的折磨,可是我看到了陸展露出了一絲不屑的笑容。

接着陸展便是表情變化,嘴角也冒出了白色泡沫,甚至他身邊跟着的人也是同樣的情況。

“怎麼了?”

我看到了這個情況,立刻就嚇了一跳,我連忙便是上前查看了一下,結果發現陸展沒有生命跡象了。

“死了?”

玲瓏姐也查看了另外一個人,然後便是眉頭緊鎖的說道:“是***,劇毒,只要幾秒鐘就可以要人的性命。”

我聽到了玲瓏姐的話,心頭頓時一陣莫名的驚慌,這個傢伙到底是誰的人,爲了殺我竟然連這樣可怕的東西都準備了。

估計是這個陸展背後的人下的命令,要是他的行動沒有成功的話,那就要這樣死掉,免得泄露信息。

雖然陸展沒有說他到底是誰的人,但是給我的感覺,他很大概率是蘇然背後老大的人。

“這裏不能繼續待了,我讓凡爺來處理這邊,”玲瓏姐起身看着我輕聲說道。

我也答應了一聲,隨後玲瓏姐給凡爺那邊打了電話之後,我倆便是開着摩托機車離開了這裏。

我和玲瓏姐回到了她曾經的住處,畢竟我回來的事情已經暴露給李沁了,所以現在也沒有必要隱瞞什麼了。

估計陸展之所以要趁着這個時間襲擊我們,就是因爲知道,我跟李沁交鋒之後,就暴露了身份,也沒有必要留在他的旅店了,他就只剩下今晚上這一次襲擊我們的機會。

我和玲瓏姐回到了她的家裏之後,我便是撥打了阮爺爺的電話,雖然現在已經很晚了,可是這個事情我必須要跟他問清楚纔好。

“喂?”

阮爺爺接聽了電話之後,直接在電話中問道:“誰啊?”

“阮爺爺,是我。”

“哦,小運啊,回去還算順利?”

阮爺爺沉聲在電話中對着我這邊問道。

“不算順利,你派來接應我和玲瓏姐的陸展,他是別人的人,而且已經自殺了,”我無奈的對着電話中說道,我也知道阮爺爺找人是爲了幫助我倆,可是沒有想到這個陸展是別人的人。

“誰是陸展?”

阮爺爺疑惑的聲音從電話中傳了出來。

“啊?”

我聽到了阮爺爺的話,立刻就驚訝的問道:“他說他是你朋友的兒子,還說是你讓他接應我們的啊,他還有你的手機號,還對你以前的事情很瞭解。”

“……”

阮爺爺那邊沉默了一段時間,然後他就說道:“你應該是被騙了,我根本沒有找過誰接應你。”

我聽到了阮爺爺的這個話,立刻就明白了,看來果然我一開始就被陸展給騙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