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她並不知道這把砍柴的工具值什麼價。

「刀借回來了,給!」牛大媽把劍遞給大爺。

後者正在院子裏研究那塊牛腿骨該怎麼弄斷呢,見老婆拿工具來,接過直接一刀砍了下去,果然就把骨頭給砍斷了!

那種手感,只覺得牛腿骨很脆。

切口也很整齊!

「哎呀,還是小李家的刀好用啊!」大爺一陣感嘆,自己家的那把刀,都砍卷刃了也沒見起到什麼作用!

結果小李家的這把,很輕鬆寫意地就搞定了!

「那是,要是沒有小李在,咱們村不知多少人砍柴剁骨頭困難著呢!」牛大媽說道!

小恩小惠,往往最得人心!

這時!

牛大媽的電話響了起來。

拿出來瞧一眼,發現不是自家孩子打來的,「估計又是詐騙的!」

「接來聽聽!」大爺饒有興趣起來,最近電話詐騙的挺多,開始的時候覺得煩,後來一想閑着也是閑着,那就聊聊唄,自己也騙一騙對方。

於是牛大媽接通。

「喂,啥事?」

「牛大媽是吧?你好,我是大秦宮負責人徐光!」

「什麼什麼宮?」

「大秦宮!」

「哦,幹什麼?」

「現在我有一個10億的項目要跟你談,就是你手上的那把劍,我們想買過來,我們給你打10億,你看怎麼樣?」

「劍?誰賤?」

「你手上的!」

「你才賤呢!我給你100個億,也讓你賤一哈!」

「……」徐光:「大媽,能不能正經點?你剛才不是從『竹林隱居』那邊借走了一把刀嗎?我們給你10個億,你把刀留着給我們,這些錢你們幾輩子都花不完。」

這麼一說,大媽才明白過來對方是真的要給自己10個億!

見牛大媽愣住,徐光沖教授和白婕做了一個OK的手勢。

教授和白婕兩人一副傲然的樣子,那可是10個億,普通人幾輩子真的花不完,這麼大的誘惑,沒有人能扛得住!

真是天助我也啊!

好在的是大秦宮這邊人脈關係還不錯,認識有手機業務方面的人,很快就查到了牛大媽的電話。

目前來看,這把劍算是大秦宮的饢中之物了!

而牛大媽也有些吃驚,沒想到小李家的這把刀這麼值錢!

「這把刀現在這麼值錢呢?」大媽問!

「你別管,在你們那裏它就是一塊爛鐵,不如賣給我們,你還給掙那麼多錢!」

牛大媽根本沒聽進去,心裏只想着自己竟然拿着人家那麼值錢的東西,用來劈柴剁骨頭?

「這麼老值錢呢?我得趕快還回去!」

說完牛大媽就把電話掛斷了,純樸的她根本沒想過要將這把劍昧了!

徐光:「……」

他愣愣地回頭看着教授和白婕,沒想到竟然真的有人對錢不感興趣?

然後就看到直播間裏面,牛大媽正小心翼翼地拿着那把劍又還了回去。

「小嫂子,以後這把劍不要外借了,這年頭,壞人多得很,剛才就有詐騙的打到我這裏說要10億買這把刀,我才不要呢,這刀又不是我的,昧了良心活着還有什麼意思?」

聽到大媽這話,導演還有黃小廚他們都感覺有點不真實!

你要是不知道值這麼多錢還好,你知道了,還能把劍還回來。

這就真的有點刷新大家的三觀了!

港真,這要是換作自己,估計就……

「哎,好勒!」蘇語竹應道!

直播間後面,教授,徐光他們見到這一幕,心中五味雜陳!

剛才他們還說買這把劍的時候,不能給人留口舌,結果自己卻偷偷跑去忽悠牛大媽想用10億買走!

結果人家根本不鳥你,10億又如何?

不是自己的不能要!

他們感覺自己那麼高的學歷,卻是被牛大媽當面狠狠地上了一課!

秦皇陵,兵馬佣,阿房宮的負責人,自然也都看到了這一幕!

不過他們的想法卻各不相同。

特別是阿房宮的,他們本身就是披着歷史文化的羊皮做地產的狼,一切以金錢為重。

更不用說這是一把軒轅寶劍,得之,便是天下無敵了!

「既然不願意賣,那就只能另想辦法了!」阿房宮的老總盤著一串佛珠,說道!

「剛才那幾個高手出馬都搞不定,我們能有什麼辦法?」秘書問!

「他們是搶,咱們是竊,不一樣的!」老總說道,「前面那枚玉璽的時候你沒看嗎?京城的秦玄陽宋老三他們不都沒動靜了嗎?估計也是打算找人過去偷了!」

「啊?他們那麼高的身分,不至於吧?」秘書不信!

「高又怎麼樣?面對蘇女人的拒絕,不也是沒折?不還得是像我一樣做這種偷雞摸狗的事?當初他們發家的時候,哪一個手上是乾淨的?」

秘書沉默不語!

這畢竟是一把寶劍,想要拿到手,就必需要冒險!

這是值得的!

秦皇陵,兵馬佣那邊的人也是這樣想的。

他們想得很簡單,把東西偷來,然後再編造一個拍賣會,偽造成是自己拍賣回來的,這樣就名正言順多了!

「得抓緊,秦玄陽他們那幾個老頭子要是趕先了,估計就沒咱們什麼事了!」

而!

正當他們聯繫手腳靈便的人準備趕赴嚮往節目現場的時候!

他們都同時看到,屏幕裏面,天空的背景中,有十三個很亮的光點正迅速地往這邊飛來。

那是飛機!

此時飛機上面,竟然不斷地放着煙花,形成了一組大字:

「求蘇女士原諒!」 沒有酒,但有四菜一湯,足以餵飽這兩個跑了一夜水路的餓死鬼。

「真是美味,」斗琰找了根牙籤一邊剔牙一邊說道,「還是海上的伙食好,我真懷念啊。」

「那你還勞什子費那麼大勁跟著他,」若錦嫻不屑的瞅了他一眼,「瞎折騰!」

「哎……老闆娘,話不能這麼說,」斗琰笑著回道,「你們當初不也是瞎折騰,折騰出這一大家子家業么?怎麼就許你可以,不讓我試試?」

「咳,說你胖,你就喘起來,」若錦嫻白了他一眼,卻又點點頭,「算了,你的事我可懶得管,愛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況且我們當初就說好的,來去自由,你想走就走,我不攔你。」

斗琰卻笑兮兮的說道:「放心,老闆娘,將來我要是平步青雲,一地ing不會忘記當年一起在海上討生活的兄弟姐妹。」

「喲,那我很是期待哦,」若錦嫻卻轉過頭對凜風說話,「搞了半天,我還以為你們是來找我的,原來你們並不知道我在這裡。」

凜風卻咳嗽了一聲,語氣平靜的說道:「我要是知道你在這裡,我一定早點來。」

「你找我也沒用,」若錦嫻搖頭道,「我知道你想讓我幫忙攻打東山……可惜,這不可能。」

凜風皺眉道:「為什麼?如果是錢的問題,我可以想辦法。」

若錦嫻聳聳肩,一副無奈的樣子:「錢?我當然想要,可惜我沒這個本事。我一沒兵,二不懂打仗,怎麼幫你們?」

斗琰卻道:「老闆娘,難道就不能通融一下?」

「通融?」若錦嫻奇道,「阿琰,你這話我就不明白了,你要我如何通融?」

斗琰道:「老闆娘,我知道,這東山城的紅毛炮就是你給他們的,我們只是希望你能把這幾門炮給拿回來,其他的不需要你幫忙。」

若錦嫻捂著嘴呵呵的笑起來:「阿琰,這一年沒見,腦子也壞了?」

凜風覺得奇怪,不禁插口問道:「什麼意思?」

若錦嫻看了他一眼,笑道:「紅毛炮的確是我這艘船上的,早幾天就搬上了岸。就連操炮的人都是我的船員,這些太昊人,哪裡會用紅毛炮。」

斗琰忙道:「那不就對了,正好,老闆娘,你讓人將紅毛炮帶回船上,然後開船離開東山……」

「阿琰,」若錦嫻嘆了口氣道,「要說你也是我們的兄弟,本來你這要求也不算過分,這幾年,你的功勞苦勞我也都看在眼裡,記在心上。能幫你,我肯定不二話……」

「那就別但是了……」斗琰急道,「就幫忙一下吧!」

若錦嫻搖搖頭:「你還不明白嗎,就算我肯,這東山城的太昊人會答應嗎?你們這可是在打仗,哪可能說來就來說走就走,搞不好,我這船都走不了,到時候還要背上一個通敵的罪名。」

「那,」斗琰皺了皺眉,想了一下又道,「你可以吩咐操炮的兄弟們,讓他們別對我們白狼旗開炮。」

凜風本來覺得有些失望,聽斗琰這麼一說,又重新看見了一絲希望,眼巴巴的看著若錦嫻。

「阿琰,」若錦嫻深吸了一口,卻還是搖搖頭,「實話跟你們說了吧,我這次來是受人之託。」

「受人之託?」凜風與斗琰相互看了一眼,「誰?」

「這我不能說,」若錦嫻嘆道,「行有行規,我這次到東山,收了對方一萬兩銀子,將船上的幾門紅毛炮借給柴友德用一個月。」

「一萬兩借一個月?」斗琰吃了一驚,幾乎是瞬間站了起來。

若錦嫻看著他笑道:「怎麼,我這筆買賣吃了虧么?」

「不不不,」斗琰搖搖頭,「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覺得怎麼會有人跟你做這樣的交易?是柴友德嗎?」

「柴友德?」若錦嫻搖搖頭,「來東山以前,我都不認識他。阿琰,你也別猜了,我是不會說的,這行當的規矩,你應該清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