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一陣莫名靜寂過後就是大笑。

「哈哈哈哈」台下瘋狂爆笑死命捶桌子,這才懂七等獎的八人效忠的意義何在。

離渦也笑得倒在騰曳身上,他愛寵地摟住她笑得顫抖的身子。

八人嚴肅臉氣勢剛健齊聲大喊:「請總裁告知,臣誓死效忠公司,死而無憾。」

眾人笑得更瘋狂了東倒西歪成一片,劇烈的笑聲簡直要穿透整個『今迷』。

騰曳抬眼看向『表忠誠』的他們,勾著薄唇緩聲道:「我不能把諸袋袋供出來,否則他在我面前被毆打,算工傷,虧的是公司,你們的獎金就少了。」

亂世 「臣明白,總裁一心一意為公司、為臣民值得我等學習,總裁什麼也沒說我們也不知道諸助理就是年會獎品策劃人。」

「我等貪心還有一個請求,待會年會結束后請總裁務必先行離開,否則工傷太多,公司太虧,我等更虧。」

八人起身肅穆九十度鞠躬,撿起兒童椅下台。

台下所有人包括主持人癱軟在地上、椅子上笑得直抽。

騰曳旁邊的諸袋袋躲到桌底瑟瑟發抖,流著寬麵條幽怨的小眼神全程投到騰曳身上。

離渦小臉埋進騰曳胸前小肩膀一抖一抖,清脆綿軟的笑聲讓騰曳軟了眸底,淺笑著將她摟得更緊。

漸漸地,隆重又爆笑的年會落幕,離渦也抽到個安慰獎五千塊。

下來后笑眯眯對著他說:「小白臉,金主有五千塊了,你可以不用吃白饅頭了,這個月紅糖饅頭換上。」

氣得騰曳一口咬上她跑出來的小梨渦,拿了他的錢還讓他吃饅頭! 「還真的有吸引了。」張碩看著這隻蝗蟲飛出來,而且還是孤軍深入,沒有其他蝗蟲的出現,看來對方用的那滴粘稠的液體,明顯是精準的控制了量的。

當這隻蝗蟲落在了埋伏點上,忘乎所以的將那滴液體挖了出來,貪婪的吃了下去的時候,突然周圍瞬間衝出了眾多異能者,一呼啦技能過去,瞬間將這隻蝗蟲給幹掉了。

這隊異能者們高高興興的將蝗蟲體內的進化晶石扒拉了出來,迅速的收了起來,都沒有去清洗上面的粘液,而後將蝗蟲體內有價值的東西也收颳了出來,立即轉移了陣地。

張碩觀察著他們打了一個點又跑到另一個點上繼續戰鬥,都玩得十分的順手了,也不得不佩服這些異能者們的手段。

那隻蝗蟲殘骸最後是被其他蝗蟲收走了,還是被其他進化生物收走了,亦或是被自然收走了,張碩就不得而知了,只有在幾天後回來的時候才發現那殘骸已經消失得乾乾淨淨了。

張碩在將這隊異能者的套路弄清楚之後,將冰雪靈狼召喚了出來,直接跳到了他們的面前。

「小心,有狼族。」異能者隊長在冰雪靈狼跳出的一刻就大聲示警道,同時快速的朝著有利地形跑去。

面對狼族,人類顯然是跑不過它的,雖然都沒弄清楚在蝗族的區域範圍內怎麼就出現了狼族,但也讓他們都在第一時間內做出了應對反應。

「各位,不用緊張,這是我的召喚獸。」張碩看著狼狽聚集在一塊,已經瞬間進入作戰狀態中的異能者小隊們說道。

冰雪靈狼也是打了個呼,一口寒氣從兩個鼻孔里噴出,讓這隊異能者小隊中的每一個人都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這支異能者小隊,隊長也只是6級異能者,剩下的也都是5級異能者,對付落單的蝗蟲確實很容易,但是面對大群蝗族或者是一隻實力比他們強的進化生物,那麼他們絕對是連逃都困難的,要不然也不會在蝗族外圍小心翼翼的做陷阱做埋伏了。

「有人?你是……張議員?」

異能者隊長在反應過來之後,馬上就認出了張碩的身份,畢竟冰雪靈狼實在是太顯眼,同時太強大,強大到異能者隊長都感覺不出一點勝算。

而想到了在人類聯盟中,有一頭強大的超越了9級進化生物的靈獸級冰雪靈狼的主人,馬上就想到了張碩的身份。

雖然說在異能者中不乏有一些召喚系異能者,他們也擁有狼類召喚獸,但基本上都是凡級狼族,畢竟就算是召喚系異能者,頂多也就是召喚出和他們相同等級的召喚獸,可張碩的冰雪靈狼,絕對是比張碩的異能等級都要高的。

張碩此刻的異能等級也就是7級,在沒有大規模進行狩獵后,張碩也沒有將異能提升到8級了,但靠著魔法的力量,張碩還是牢牢的將冰雪靈狼掌控在手中。

「你認識我?那麼我也不多說什麼其他的事情了,你們吸引蝗蟲的東西是什麼?從哪裡弄來的,亦或是你們怎麼弄來的?」張碩對著異能者隊長說道。

異能者隊長臉色一變,知道張碩已經發現了他們的秘密,不過想到這個秘密其實也並不算太隱秘,再加上張碩本身的實力以及人類聯盟中的地位,異能者隊長也不敢隱瞞的將吸引蝗蟲的液體給說了出來。

原來他們都是購買了一名異能者研發的引蟲藥劑,這名異能者在末日前是一名昆蟲學家,在覺醒了異能后成為了一名特殊類異能者。

而特殊類異能者並不是每一個都有著超強實力的,有些有實力而有些沒實力,這名昆蟲學家的異能就屬於沒有一點戰鬥力的那種。

昆蟲學家覺醒的異能是昆蟲藥劑學,其中就有配出吸引蟲類的藥劑,不管是蝗蟲還是螞蟻亦或是螳螂,只要是昆蟲類,他都能夠配置出相應的藥劑以及相關的藥劑。

就像現在這支異能者小隊手中的蝗蟲藥劑,正是從那名昆蟲學家手裡買的,而配給的量就是一滴可以吸引到一隻蝗蟲,絕對無法吸引到第二隻蝗蟲,這就讓他們可以輕鬆的建立陷阱進行埋伏,做到無傷收穫的結果。

「多謝你們的情報了。「張碩將一枚7級進化晶石丟給了異能者隊長,拍了拍冰雪靈狼迅速的離開了這裡。

「隊長,這是7級進化晶石?」異能者隊長身後,一名異能者看著隊長手中的7級進化晶石都放了一點綠光。

沒錯,張碩丟給他的正是一枚7級進化晶石,在張碩以及張寧等核心人物都提升到了7級異能者之後,7級進化晶石就開始有儲備的留下來了,除了儲備可能會在張碩異能黑市中購買到一些好東西之外,還有就是作為獎勵發給手下的親衛軍。

而有了這樣的獎勵機制,也讓張碩手下的親衛軍勇於立功,勇於參與任務和訓練,讓親衛軍的實力一直都保持著非常強以及非常有活力的情況下。

張碩騎著冰雪靈狼離開了蝗族的區域回到了人類聯盟,通過異能者隊長提供的情報,張碩很快就在一處聚集地中找到了這名昆蟲學家的住處。

沒有建立商店販賣昆蟲藥劑,而是進行地下販賣,張碩都不知道這傢伙是不是在挑釁人類聯盟,這樣逃稅的黑商戶只要被抓到,那麼處罰可是非常嚴重的。

張碩來到了這棟看著普普通通的二層小樓房面前敲了敲門,裡面傳來了一道沉悶的聲音:「誰啊?」

「買藥劑的,開門吧。」張碩開口道。

什麼藥劑?我這裡是普通人家,沒有賣東西啊?「那道沉悶的聲音中帶著一分疑惑,但還是沒有打開門。

「我是張碩,人類聯盟議員,你應該知道我的身份吧,你要是再不開門,那麼可別怪我不客氣了。」張碩笑了笑道,對這傢伙的演技,還真的是有些感覺好玩多了。

而張碩表明了身份,房間內頓時陷入了一陣安靜,張碩的感知還是很強的,畢竟修鍊了武道以及魔法,所以馬上就察覺到了對方這是要逃了。 別墅里,要醉不醉的騰曳迷迷糊糊圈著醉離渦整個壓在她身上,兩人踉踉蹌蹌上樓。

一米八八的男人即使身材比例再完美可那體重壓下來絕不是一個嬌小女孩能承受的。

額頭上已經有些薄汗的離渦看著實在不是辦法,叫了兩個傭人一起幫忙把他扶上去。

可詭異的是騰曳明明醉呼呼的硬是能分清誰是醉離渦誰不是,人家一扶他胳膊,他就哇哇鬼叫差點把人家甩地上。

「滾!不準碰!女色狼不準碰我。炒掉,全部炒掉,女色狼都炒掉。」瞪著雙滿是醉意的迷濛眼睛指著兩個女傭對醉離渦說道,俊臉紅撲撲的酒暈。

下一秒又指著離渦,大聲指控:「醉離渦你個壞女人,你竟然讓色眯眯的女色狼碰我。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是不是不喜歡我了。」說著抽了抽鼻子,嗚嗚咽咽傷心了。

她有些氣笑了,看了眼無辜又尷尬的女傭,只好讓她們去泡蜜糖水給他解酒,哄著他又繼續兩人踉蹌上樓,好不狼狽。

「好,別人都不許碰。」嗓音溫柔帶著明顯的輕哄。

他溺水似的死死圈著離渦,委屈不滿嘀咕個不停。

「白嫩嫩的阿曳是留給醉離渦的,死女人,你記住了沒?」最後幾個字好是語重心長,模仿長輩對小輩的教導語氣。

暗自深呼吸,她微微咬牙不應,因為她不是死女人。繼續艱難地扶著他上樓,每上兩階得喘一大口氣。

氣喘吁吁兩人好不容易到了主卧樓層的時候,離渦不經意間看到某樣讓她都忍不住抓狂的東西——電梯,居然忘了某少爺土豪裝大款在家裡裝電梯的事。

他醉朦朦地抹了下她帶汗的額頭,困惑:「你都出汗了,上個樓梯有那麼累嗎?家裡有電梯呀!」

她微微閉了閉眼深呼吸,壓下想把某人運下去再讓他自己慢慢挪上來的衝動。

讓他躺在床上給他餵了一大杯蜜糖水,又擰了毛巾幫他擦拭散酒氣,見他安安靜靜躺著睡只好自己先進去洗漱,也不指望他還能洗澡了。

從浴室一出來,就見他躺在她的位置、抱著她的枕頭,睜著又黑又亮的漂亮眼睛看她。

她:「……」所以,這是醉還是不醉?亦或是酒醒了?早知道這麼有用在樓下就該直接給他灌一壺蜜糖水。

見她出來,他眨了下眼睛咬著她枕頭的一個小角,害羞看她。

有些撒嬌又軟綿綿的語氣喊道:「醉離渦。」

心裡軟軟嘆息,她應道:「嗯,怎麼了。」

「你來,躺這。」拍了拍平時他自己躺的位置。

無奈上前躺了上去,幸好剛剛怕吵醒他在浴室已經吹乾了頭髮。

他一翻一滾,自動開啟纏人模式。一手摟在她脖子下一手攬著她腰肢翻身壓在她身上,纏人娃娃似的嚴嚴實實把她整個纏住。

兩人這姿勢,她看著身上的他,熱氣上涌烘燙了奶白臉頰。

他自顧自把薄唇貼在她發燙的臉頰,就這麼貼著說道:「我很喜歡你送我的那輛車。」

她放鬆身體枕在他手臂,彎起粉唇:「那我問你喜歡什麼的時候你怎麼不回答。」

「你不能冤枉我,我明明回答了。」不滿輕輕咬了她臉頰一口。

默了默,她又問:「所以你到底是真醉還是假醉?」

「不知道。」 陸少的蝕心寵妻 響亮神氣的語調,還好像很自豪。

轉開臉也不跟他爭,他今天生日就當順一下他,兩人親密抱著享受晚間的清凈。

半響,他悄悄貼上她的唇不動,安靜貼著開口:「醉離渦,我們這輩子都在一起,不分開好不好?」聲音里全是最純粹的期盼。

她一頓,抬眸看他,不知什麼時候他一直靜靜地凝視著她。

深邃的眸底除了對明明白白她的深情眷戀,剩下的全是鄭重的對這個承諾的渴望。貼在她腰間頸間的大手滾燙,不知是緊張還是怎麼,正在不自覺用力。

這個男人啊,英俊的皮囊、雄厚的家底後台,處事手段狠辣,可所到之處依舊人人巴結即使脾氣易怒。還潔身自好,生日過後二十七歲了可一個女人都從來沒有過,在圈裡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存在。

可他獨獨要她,他說過她是他第一個女朋友;他還說過他一直不要別人是因為潛意識裡只等那個叫醉離渦的女人。

惹火萌妻 很奇怪,別人說的那個暴怒狠辣的騰曳她從來沒有印象。在她記憶里,只有霸道的他、孩子氣的他、吃醋生氣的他、不喜歡別人碰她的他、黏人纏人的他…還有,對她深情愛戀的他。

好一會,她垂眸蓋住眼底的含著濕氣的輕顫,從他懷裡伸出雙臂懶洋洋地掛上他脖子。

輕笑:「騰曳,我再問你一遍,你最喜歡的是什麼?」

「醉離渦。」不假思索,這個刻在心底的名字就從嘴裡滾了出來。

她漸漸彎起嘴角,依舊垂眸,不用看都知道此刻他的眼裡全是單純的認真。

「我最後問一遍,騰曳,你最想要的是什麼?」聲音開始變輕,還有一絲不容錯認的甜蜜淡笑。

他的手不禁更用力了,好像開始意識到什麼,緊張得…心狂跳!

「醉離渦。」這次不是不假思索快速回答了,而是很真摯緩慢回答。

「全是醉離渦,騰曳最喜歡的、最愛的、最想要的只有醉離渦一個人。不是名利地位、不是權勢,可如果有這些能更名正言順一輩子能要醉離渦。那,」頓了頓,他認真凝視她:「我勢在必得。」

「我還想要錢,因為我想用最好的一切把醉離渦金尊玉貴地嬌養起來。」聲音低沉,話里的鄭重不可置疑。

即使垂眸也控制不住眼淚的滾落,靜靜淌濕了她白皙的兩頰。

她轉頭看了眼床邊的時間,23點59分,水潤晶亮的眸一轉一抬,淚水打濕了細長的睫毛,眼角處甚至垂著一顆的即將滑落的盈盈淚水,異常的惹人憐惜。

就在騰曳心微微一疼想要抬手擦拭她的淚水時,她一點點彎了眉眼、彎了唇。

「騰曳,還有最後一分鐘,我送你今年最後一份生日禮物。」

輕柔的笑容、溫軟的嗓音,藏匿了她心底深處的羞澀。

突如其來的一句讓他一愣,她笑了,小梨渦鑲嵌在唇邊竟多了分略略的羞澀。她掛在他脖子上手微微用力拉下他的腦袋,身子輕輕一抬粉唇覆上了他的,輕顫的眼皮緩緩闔上。

騰曳腦里『轟』的一聲,使他狠狠一怔,心砰砰劇烈跳動,無法抑制地加速。

他眼底的欣喜若狂狂暴而出,大手狠力收緊她的腰肢與自己緊緊相貼沒有一絲縫隙,閉上眼睛幾乎是立刻搶回了主導權,發了瘋似的回應她。

驀地,他眼角滑落了一顆淚珠滴到她的臉頰上,滾熱發燙,直接把她的心都熨得灼熱,搭在他身上的纖指也被燙得抖了一下。

兩人羞澀笨拙又急促地探索對方,薄唇細細親著心愛的她…

卧室內,愛意難消、春風正得意。

窗外夜色中的月光靜好,別墅里的主卧隱隱傳出某種獨有的讓人心動到靈魂都輕顫的某種交響曲,久久不息……

------題外話------

實在不讓寫那啥,所以我改了又改,只能這樣了…

第九十章養得肥肥白白 「去把他給我抓起來。」張碩將冰蠶召喚了出來,而後一腳將大門給踹開了。

張碩的舉動,自然是引起了路人的注意,在人類聯盟聚集地中,秩序是最重要的,畢竟人類在外面還有進化生物的威脅,如果在聚集地里都不安全的話,那麼還有誰能夠好好的生活了?所以在人類聚集地里,秩序和規則都是很嚴肅的事情,一旦在聚集地內鬧事,馬上就會被城衛軍給抓起來處決。

張碩踹開大門進入裡面,冰蠶就已經將這名想從地道中逃跑的昆蟲學家逮了回來,在冰蠶一口寒氣凍結了地道出口通道后,昆蟲學家也就慫了。

雖然昆蟲學家的異能能夠配置出各種對付昆蟲的藥劑,但是冰蠶的實力也是將近突破靈獸的級別,昆蟲學家手中的藥劑根本沒用,甚至還沒甩出來就被冰蠶一道寒冰之氣給凍結了,如果不是冰蠶有著張碩的命令,那麼凍結的可就不僅僅是昆蟲學家手中的藥劑了,甚至連他的手也都變成一坨冰屑了。

「坐吧,你叫什麼名字?」張碩對著眼前這名有些瘦弱的昆蟲學家問道。

「趙昆。」趙昆坐在椅子上,低著腦袋無力的回應道。

「那麼你知道你犯了什麼事情嗎?開黑商店?膽兒不小呢,以著你的手藝,你賣這些東西也用不著這麼偷偷摸摸的吧?」張碩笑了笑道。

這份手藝做黑商,還真是虧了他了,張碩對這類人才可都是有心招攬的,而王語嫣手中的科研團隊也不少,各種各樣都有,就沒有他這種類型的。

「呵呵,不做黑商,我就已經是個死人了。」趙昆苦笑道。

「有仇人?在人類聯盟里很有權勢?」張碩帶著一分好奇問道。

若是如此的話,那麼也不怪趙昆這麼小心翼翼了,能夠在人類聯盟中有權勢的傢伙,弄死趙昆這麼一個連實力都沒有的昆蟲藥劑能力者完全不費多少工夫,而趙昆為了生存,也不得不隱藏著。

了不起的神豪 「反正我都落在了你們這些位高權重的議員手裡了,那麼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了。沒錯,我的仇人就是周一鳴議員。」趙昆咬牙切齒的說道。

「他滅了你滿門?還是做了什麼?我想如果是隨意欺壓人類的聚集地首領,那麼李議長不會讓他坐上議員的位置上,早就將他滅了吧。」張碩看著趙昆說道,可不會因為趙昆的一面之詞而相信他,哪怕張碩有需要到趙昆的地方。

在同李議長聯盟之後,人類聯盟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而之後的擴張,李議長都遵循著好的領導可以聯合,壞的領導可以滅殺的方案進行的,之後在張碩滅了海文省的狼族后,聯盟的勢力才發展到了現在的程度。

而李議長的方案其實也是很容易做到的,好的聚集地領導深得人心,想要消滅都是很困難的,畢竟他能夠聚集整個聚集地里的力量,哪怕能夠消滅也會付出不小的代價,而且對方既然是好的領導,那麼為了人類的生存和發展,加入人類聯盟也是個非常好的選擇,根本就不會拒絕,除非居心叵測或者說還不相信人類聯盟的情況。

而壞的領導者,只要看聚集地內的情況就能看得出來,至少李議長在打這個聚集地主意的時候,肯定是先派出一部分異能者前往探查情況再分辨好壞的,所以這類領導者,面對的都是李議長雷霆之怒的攻擊,而這種沒有獲得人心的領導者,往往能夠聚集起來的力量都很有限,消滅起來都十分的容易。

「呵呵,張議員,你問這麼多想做什麼?難道還能幫我報仇嗎?你找到這裡的目的,應該是為了我手中的昆蟲藥劑吧?」趙昆的腦袋算是屬於頂尖的了,看著張碩就明白了張碩的想法。

張碩這樣的議員不可能沒事跑到他這裡來就為了他這麼一個黑商戶,所以趙昆想來肯定是在某個地方知道了昆蟲藥劑的情況而過來的。

「如果事情不是你的錯,那麼解決掉一個議員我還是可以做到的。」張碩十分霸氣的說道。

作為人類聯盟第二號議員,也是眾多議員中最強勢的一位,哪怕李議長都不敢說可以對抗得了張碩,甚至整個人類聯盟聯合起來對抗張碩都很玄,張碩的實力以及勢力,都是整個人類聯盟中最強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