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拔野旁邊的一位中等身材男人開口,他全是上下的膚色如同非洲人一般,紅髮如血,身體周圍還有淡淡的紫色氣息映繞在他的周圍。

「對,這小子是我的寶貝兒子。到時候動手的時候注意點,我還要給他帶回魔族。」

「可你們的感情並不是特別好。」

「感情是需要慢慢培養的,你就別動他就是了。」

「好。」

男人不置可否的點頭,旋即從虛空中緩緩落下。在下來的時候,他還特意看了葉子晨一眼。

從葉子晨的身上,他感覺不到任何冥魔氣的存在。

微微蹙眉,他便沒有再理睬走到古離的身邊。

「虯胤將軍。」

古離淡笑著拱了拱手,此時他的心裡已經破罐子破摔了,他現在已經沒有心情在去隱忍……

那可是他注視了十幾年的位置,眼看著就要到他的手裡了。

可又這樣從他的手中溜走。

其實他是可以偃旗息鼓從長計議的,可他沒有那耐心。

「竟然這麼快就給我叫出來,我還以為你能在忍忍。忍了那麼久,現在突然間不忍了,其實這不是個好選擇。」

虯胤淡淡的笑著,他選擇跟古離合作看上的就是他那隱忍,還有野心。

有野心的人都會有慾望,只要他能滿足對方的慾望,就能將對方攥在手裡。

「呵呵……我不想忍了。」古離冷漠的笑了笑,指著周圍古家的眾人哼道,「從現在開始,古族由我接手,誰要是有任何異議,死!」

「別放屁了行么,叫來幾個黑鬼就想裝大爺?」

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陡然間,虯胤的身形一閃,旋即又回到自己的位置。

可在人群當中,那位剛剛開口嗤笑的男子卻是倒在了血泊當中。

古離淡笑著看著這一切,古族族長的眼中掛滿了震撼和無法掩飾的憤怒,他顫抖著抬起手,罵道。

「古離,你竟然敢勾結魔族!」

「哼,勾結魔族怎麼了,強者是書寫歷史的,弱智是被寫進歷史的,成王敗寇,管那麼多幹嘛,只要我能贏就好了。」

古離淡淡的笑著,旋即朝著古族族長開口道。

「您老了,將手裡的位置放下來交給我,我依舊能帶著古族走向輝煌。你何必要中意古天那個愣頭青,傻的都冒傻氣……」

咯吱。

拳頭用力的握緊,古族族長面色陰沉的盯著古離的臉,旋即轉過頭朝著拓拔野大喊道。

「拓拔野,說好的百年安穩……百年!」

「嘿……我的便宜岳丈,我承諾是我拓跋一族不會對你們古家怎樣。這次來你古家的人,可是虯胤帶來的人,這跟我可沒有一點關係,我根本就沒食言。」

那玩味的神色氣的古族族長渾身發抖,他咬著牙將拓拔野的樣子深深的記在心裡,旋即,抬起手……

「好好好……」

古族族長一聲冷哼,旋即,他抬起頭看著古族的族人開口喊道。

「古族人,跟我除魔。」

與此同時,虯胤也在這時淡淡的開口道。

「殺!」

一時間,演武場的的位置幻化成一道煉獄。凄厲的哀嚎響起,整片演武場都被染滿了獻血。

「別……別殺我。」

古族人漸漸的被打破了膽,那些倉皇逃竄的人,沒有任何一人能夠免於一死。

「你就在這裡待著,沒有人能傷到你。」葉子晨瞄了古天一眼,指著他身邊的位置。

可以說,此時場上的高端戰力都在葉子晨的身邊。

「葉大哥……」古天緊緊的團簇著眉毛,他咬著牙看著周圍古族的人如同肉豬一般,被虯胤帶來的魔族人不停的殺掉。

「你是想我們幫忙?別開玩笑了,魔族可不是好惹的,要是我們聚在一起說不定能保全自己。」

殷胖子蹙眉開口,古天咬著牙跳動著雙眸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好一會,他看著不停倒在地上的古族人長嘆了一口氣,旋即朝著葉子晨等人鞠躬道。

「葉大哥,我覺得我必須要做點什麼!」

「鹿璐、胖子、吃貨去幫忙。」看著古天那冷傲的背影,葉子晨無力的搖頭一嘆。

鹿璐第一個瞪大了眼睛,開口道:「你在說什麼胡話,都去幫忙那你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涼拌!」

抬起手揉了揉鹿璐的小腦袋,葉子晨眯著眼睛笑道。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這群人都在等著咱們拯救,總不能就見死不救吧!」

「那你要是死了……」

「我能死?」葉子晨自信一笑,開口道,「你們難道不知道我的身份么,在書里我的故事都能成主角……我是不可能會有任何危險的。」

「可是……」

「快去!」

葉子晨眉頭一簇,鹿璐咬著牙有些不開心的嘟嘴朝著虯胤帶來的魔族沖了進去。

殷胖子也是長嘆了一口氣,旋即他走到葉子晨的身邊附耳說了兩句。

……

神色劇變。

「不到萬不得已,千萬別那麼做。」搖頭輕嘆著離開,那拓跋野也在這時淡淡的笑道,「我的乖兒子,是時候到咱們父子倆談心的時間了!」 第348章大戰(上)

「千里冰封!」

鹿璐小手朝著虛空抬起,世界頓時化作雪的世界。厚厚的堅冰鋪滿地面,那群正享受著獵殺樂趣的魔族人,頓時化作一座座冰雕。

「哼。」

虯胤看到這一幕不過冷笑,左手插兜右手向上抬起。

「破。」

那淡淡的話語從其口中響起,紫色的霧氣瀰漫於演武場內,魔族人身上的冰雕立即泛起淡淡的龜裂。

鹿璐淡藍色的瞳孔中閃過一道驚駭,她能夠感覺到那紫色的霧氣在切斷她與冰雕之間的聯繫。

「哎喲。」

就在這時,猶如肉球一般踩在堅冰上的胖子,腳下打滑驚呼著砰的撞在虯胤的身上。

「娘嘞,小丫頭,你整的這冰面也太滑了,胖爺我這可不是防滑鞋。」

嘴裡不停的嘟囔著,可虯胤的魔氣卻在這一刻打斷。

鹿璐抓住這機會快速與冰雕建立起聯繫,杏眸豎起,口中泛起嬌喝。

「破。」

咔嚓。

場內的冰雕破碎成細小的冰晶,看到自己帶來的族人在冰雕內身殞,虯胤的瞳孔頓時變得血紅。

他瞪著雙眸,拳頭驟然用力……

「死!」

攜帶著萬鈞之勢,虯胤的拳頭朝著背對著他的胖子用力的砸了過去。

「胖爺,小心。」

勾玉展手裡不知從哪弄來一根棍子,他大喝著從空中越氣,棍子用力的砸在虯胤的頭上。

啪。

木棍斷裂成兩半,虯胤猩紅的眸子抬起。

勾玉展暗自吞了一口唾沫,訕笑著撓了撓頭,看著他手裡斷裂的木棍。

「那個……胖爺,救我!」

一邊大叫著一邊往後跑,本身這就是冰面,腳下一滑……勾玉展噗通就摔在了地上。

「尼瑪,你這冰封千里絕b是坑隊友。」

勾玉展躺在地上沒好氣的罵著,虯胤紅著眼朝著他一探……

笑。

一抹玩味的笑容突然從勾玉展的嘴角浮起,一枚精巧的十字架攥在他的手心,他也在這時翻過身……

「聖光普照。」

耀眼的光從十字架中釋放而出,聖光照射在虯胤的身上,他那古銅色的肌膚立刻就像是被硫酸腐蝕一般,泛起淡淡的青煙。

青煙夾雜著刺鼻的氣味,虯胤的口中也響起凄厲的慘叫。

「小子,可以嘛,機智呀!」

胖子淡笑著將勾玉展從地上拉了起來,拍著屁股傻傻一笑,他就跑到鹿璐身邊指著那冰面吐槽道。

「你瞅瞅你整的這冰面,咱們可是隊友……剛才要不是我有十字架,我都讓那黑鬼給撕了。」

「小丫頭,你這冰面真有點坑隊友了!」殷胖子也在旁邊一起吐槽。

「呵呵……」

一道陰冷的笑從背後響起,虯胤身體周圍的魔氣大盛。在那黑色的霧氣中,眾人只能看到一雙閃爍著紅光的眼睛。

「你們這是在吵架么?很好,你們真的惹火我了。」

「……」勾玉展臉上劃過淡淡的懼色,殷胖子眯了眯眼睛朝著有些不知所措的古族族長開口道,「帶著你的族人走,這裡已經不是你們能夠摻和進來的戰鬥了。」

「想走……全都給我留下吧!」

嘩啦。

狂風呼嘯夾雜著地面的碎石和冰塊朝著周圍飛了出去,那鋪天蓋地的魔氣讓這夜變得越發深沉。

糟了!

殷胖子那像是在玩的眼神也逐漸變得凝重,他心中驟然向下一沉。單膝跪在地面,右手朝著冰面用力的一拍。

地面的冰面頓時高高豎起,化作一道冰牆。

與此同時,他也回過頭朝著古族族長喊道。

「帶著你的人趕緊走,現在他們在這裡,對我們來說是拖累。」

「好。」

古族族長也不是優柔寡斷之人,他爆喝一聲帶著早就被嚇破膽的鬼族族人快速的向外移動,可就在這時,空中卻是響起八面笑聲。

「本尊說過,誰都別想走!」

那陰冷讓人膽寒的笑聲讓場內人的心情一沉在沉,古族內更是有人在聽到這冷笑,直接被嚇破了膽歪頭倒在了地面。

「都死吧!」

一道巨魔的虛影朝著地面撲了過來,殷胖子也在這時抬起頭有些無語的吐槽道。

「本體,你特么在不過來,老子可不玩了!」

「我的乖兒子,幾日不見,有沒有想我?」拓跋野的臉上永遠都伴著陰柔的笑,那摺扇在他的手中也時不時的張開,不停的煽動著。

從始至終,葉子晨就用著淡漠的眼神看著這男人。

一言不發。

「乖兒子,這次我來跟虯胤的目的不同。我雖說是魔,可也要講究誠信。古族我答應過他們百年不犯,這次……我就是單純的想要接你去魔界的!」

拓跋野陰柔的笑著,葉子晨依舊一言不發。

「呵呵……就這麼不想跟爸爸說幾句話么?怎麼,擔心那邊的情況?」

「沒什麼好擔心的,有胖子他們在,你的那魔族兄弟不可能翻出什麼浪花來。」

直到這時,葉子晨才淡淡一笑。他目不斜視的看著拓跋野陰柔的笑,脖子向左邊一歪。

「你竟然說你一個魔族的人講究誠信,我真是信了你的鬼話!如果你真的講究誠信,保護古族百年安穩。那……你去吧,將那個叫虯胤的人殺了。」

「我們魔族人跟你們人類可不一樣,我們不會內鬥。」拓跋野淡淡的笑著,旋即那雙中浮起淡淡的笑容道,「不過,要是你跟我走,我也不是不可以幫幫你們!前提是……你還是墮天!」

「墮天?」

葉子晨面露玩味,陡然間,在他的背後突然冒出一對黑色的翅膀。可這一次,不管是他的膚色、發色還是眼睛都沒有產生任何變化。

他依舊能保持著自己的意識,看著拓跋野的臉上不滿啊了冷笑。

「你是說這樣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