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柜的最後還是沒有忍住,說道:「姑娘,其實我也想跟你談一樁生意。」 男人似乎很擅長輕功,他像一條黑蛇一般,只是在那巷子裏隨意一竄,就像一團黑霧般消失在了巷子裏,簡直是來無影去無蹤。

楚玄辰的輕功也不俗,他正想提劍去追,又怕對方使的是調虎離山之計,怕他有團伙會傷害雲若月。

所以他趕緊折了回來,把這件事告訴了陌離,讓他領人去追查,他則趕緊來到緋月閣。

當他看到雲若月正在院子裏曬草藥時,頓時鬆了一口氣。

還好她沒事。

這一晚,楚玄辰又在睡前服了一碗安神湯,還聽着催眠曲入睡,可是,他前半夜並沒有睡着。

他一閉上眼睛,腦海里就是些妖魔鬼怪在亂舞,舞得他心神煥散,腦子炸裂。

明明昨晚喝了安神湯都有用,為何今晚沒用?

此時,那溫柔的催眠曲,他卻聽得像催魂曲一般,那曲子在他耳邊嗡嗡嗡的響,像蚊子似的,吵得他的心肝肺都在煩躁,他氣得把那音樂盒猛地砸到了地上!

音樂盒被砸在地上,頓時發出刺耳的響聲,它在地上滾了幾圈之後,才停了下來。

楚玄辰這時才意識到,他竟然把雲若月送給他的音樂盒砸了,他趕緊跳下床,把那音樂盒撿起來,一把關掉了音樂。

音樂一停止,他頓時覺得全世界都安靜了,可他的心情並沒有好,心裏反而溢起一股濃濃的失落和孤寂來。

他到底是怎麼了?

他躺到床上,準備繼續睡覺。

可是眼看天就快亮了,他卻仍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着,他心裏亂糟糟的,腦子被折磨得快要爆炸,他氣得一拳頭砸在床頭,一躍就跳了起來。

因為擔心楚玄辰,雲若月今天也醒得早。

一醒來,她就趕緊來到旁邊的書房,想看他睡得如何。

誰知道一走過去,就看到楚玄辰已經披上外裳,從書房裡冷冷的走了出來。

「夫君,怎麼回事,你怎麼這麼早就醒了,昨晚沒睡好嗎?」雲若月趕緊走過去,一臉擔憂的看着他。

看到雲若月,楚玄辰的臉色仍有些冷,他煩躁的揉了揉眉心,沉聲道:「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本王昨晚喝了安神湯都有用的,為何今晚沒用?本王已經嘗試不去想那些牛鬼蛇神,可是還是睡不着。」

說着,他已經氣得一拳砸向那牆壁,要不是那牆壁夠結實,恐怕會被他砸個大窟窿出來。

他的眼中,也滿是殘酷和肅殺。

雲若月被他的樣子嚇了一跳,現在的他看着好暴怒,好可怕。

「你昨晚能睡着,會不會根本不是安神湯的功效,而是你之前折騰了那麼久,把自己折騰得太累了才睡着的?你昨晚一休息好,今晚又難受了,所以才睡不着。」雲若月分析道。

如果這樣的話,她就要給他服安眠藥了。

哪怕會形成依賴,也比他一直睡不着的要好。

想到這裏,她趕緊說,「要不我給你換一種葯試試,你再睡一覺吧?」

「不用了,天已經破曉,本王不想睡了。本王去練一下劍,下午還要去參加賢王的賀喜宴,你也準備一下,我們午時就出發。」楚玄辰說着,已經提起劍,冷冷的走到了院子裏,練起劍來。 「二當家,前方,有打鬥之聲。」

呼啦啦。

窸窸窣窣過後,一隊人馬出現,每一人身上,都流淌著悍匪的氣息,凶獰之色,更是寫在了臉上。

正是,那骷髏匪團二當家,血飲狂獅謝狂和他的部眾。

以及,一個帶着小丑面具的青年。

「呵呵,凡是天材地寶,必有守護凶獸,應該是那罪子和那凶獸對上了,我等,坐收漁翁之利便好。」

那小丑面具之下,王洪嘴角勾起一絲陰冷的笑意。

罪子,竟然敢得罪師尊,簡直不知道死字怎麼寫。

而且,王洪實在是覺得,殺死一個地元境初期武者這任務,簡直太輕鬆了,若不是師尊叮囑不允許親自出手。

他早就碾死林銘這個螻蟻了。

「啊哈哈,說的有道,小的們,手腳都給我放輕點兒,悄悄潛過去。」

「據說,那邊,還有個賊勁爆的小妞兒,沒準兒…嘿嘿…」

說着。

謝狂的臉色,流露出一抹淫邪的笑意。

聞言,那些小弟,也是嗷嗷叫,臉上的猥瑣之意,分外濃烈。

那小丑面具之下的王洪,也是舔了舔嘴角,想起蘇瑤那魔鬼身材,即便他都腹下邪火直冒。

另一端。

嘶。

當林銘踏入那血色湖泊的時候,也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湖水,好冰啊。

不過,想想這畢竟是七品陰煞之力靈植的生長之地,想當初,那地煞陰蓮只是三品陰煞。

便已經讓湖面結冰了。

這溫度,已經可以接受了。

嗡。

下一刻,林銘讓自己丹田的糅合著藍色的氣旋,旋轉起來,直接將侵襲林銘的涼意,吸收。

八品陰煞,地煞蓮王的霸道顯現。

很快,林銘便感覺不到冰冷了。

可是,蘇瑤可沒有這種能力,她可是沒有融合陰煞之力,單憑肉身抗衡。

凍得小臉煞白,嬌軀顫抖。

而且,越往那七品陰煞之力靈植靠近,那陰冷之意,就愈發恐怖。

林銘知道,恐怕,這點兒冰冷之意,和那七品靈植之內蘊藏的,不過是九牛一毛而已。

困難,才剛剛開始。

嘩啦。

水波漣漪滌盪而開。

林銘身上的溫暖,使得蘇瑤也不禁靠向了少年。

從這個角度看過去,林銘差點鼻血冒出來,畢竟,師姐的身材是在是太好了,而且,打濕了衣衫,配合著滌盪的紅色湖水。

有一種攝人心魄的誘惑之感。

林銘趕忙眼觀鼻,一副老僧入定之態。

「師…師弟,你能抱着我么?」

蘇瑤低聲道。

她太冷了,若不是家裏的老東西,要求融合這七品陰煞之力,需要在湖水中,這樣才能達到效益最大化。

她能這麼糗么?

說出這句話,少女可愛的小臉蛋上,蒼白中流露出一絲紅潤。

「好,師姐,我們快過去,加快節奏,否則,你恐怕承受不住。」

林銘眸中,閃過一縷擔憂之色。

說着,林銘伸出手臂,攔住蘇瑤的香肩,將少女攬入懷中,即便隔着衣衫,仍舊能夠感受到蘇瑤的滑嫩肌膚。

林銘不敢多想。

二人快速來到了那靈植的旁邊。

就在蘇瑤伸出纖細如蔥白的嫩指,將要摘下那紅色小果子的時候。

一道顯得十分刺耳的聲音,直接響起。

「桀桀,好高品階的陰煞之力!」

「卧槽,好勁爆的小妞兒,娃娃臉,不過,這身材,嘖嘖,絕了。」

「咕嚕。」

嘩啦之聲傳出。

從那周邊的樹叢之中,一眾悍匪衝出。

感受到那陰煞之力的品階,那謝狂眸中滿是貪婪之色。

而他身側的小弟們,則眼眸直接鎖定在了蘇瑤身上,眼睛中滿是淫邪之色,瘋狂的吞咽著口水。

小丑面具之下。

王洪也是驚喜無比,滿是貪婪之色。

至少五品以上的陰煞之力,價值連城。

即便如今的他用不到,可是,賣了,也絕對是一筆豐厚的收入。

「這一次,賺翻了。」

王洪內心狂喜。

「骷髏匪團,還真是陰魂不散。」

林銘眉頭皺着,眼中,爆射兩道寒光。

從這些人的打扮,以及,胸口上那印着的骷髏圖騰,與昨日酒樓中的一模一樣。

蘇瑤美眸中,閃過慌亂之色。

因為,她已經感受到,那為首的狂野髮型的大漢身上,流淌而出的地元境後期的氣息。

「師姐,只能你自己吸收了,他們,交給我!」

林銘,捏了一下蘇瑤的冰冷的小手,聲音堅定無比道。

聞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