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名丟了,寧龍臣的麻煩也就跟著來了。

這幾天,石柱、寧龍臣二人實在是被祝嬌纏的沒有辦法了,這才答應她出來透透氣。

一間茶館之中,石柱、寧龍臣、祝嬌、白憐花四人找了個靠窗的位置,包了個房間。

四人一邊煮茶,一邊看著下方川流不息的人影。

大街上,到處都是宣傳造勢的,許多人都是手上拿著一疊厚厚的宣傳內容,聚集在各處,逢人就發一張,地上已經撒滿了各種畫像和宣傳標語。

祝嬌坐在窗邊,看著下方熱鬧的場面,露出來的一雙眼睛,看向寧龍臣時已經充滿了幽怨。

在座的三人都是心知肚明,知道此時祝嬌正在因為牡丹盛會的事情而心煩。

也難怪,以祝嬌如今的顏值,足以打敗榜單上那些排名靠前的選手。

偏偏因為己方宣傳造勢不夠,導致排名一度下滑。

眼看著寧龍臣就要招架不住了,白憐花用胳膊撞了下石柱。

石柱抬頭,與白憐花的眼神對視了一下,明白了她的用意。

「二弟,你不是說已經準備與人結盟,一起幫助小嬌宣傳了嗎?」石柱看著寧龍臣。

我有這麼說過嗎?

寧龍臣心中有些懵,不過面上還是非常配合的「嗯」了聲。

「結盟?什麼結盟?」祝嬌看向了石柱。

「是這樣的,以咱們現在的資源,也只能夠做到這種程度了。想要夠上幾日之後的牡丹盛會,就得尋找合作夥伴幫忙了。」

「本來已經約好了人,誰曾想到那些人居然還沒有到場。」石柱攤了攤手,解釋道。

「人家沒來,那咱們就主動出擊啊!」祝嬌歪著頭,看向石柱、寧龍臣。

意思再明顯不過了,這是要讓二人出去找友軍了。

「對對,小嬌說的不錯。」

「兩位在此等候一段時間,二弟,咱們走。」

石柱朝著白憐花、祝嬌這兩個妖精道了聲歉,然後就打眼示意寧龍臣離開。

兄弟二人很快就下了茶館,走在大馬路上。

桃源城商業街,一家高級酒樓之中,宋真子等人剛下飛舟之後,就住進了裡面。

宋真子等人上去的時候,酒樓老闆更是親自出面,將眾人帶到他們的房間之中。

誰讓宋真子有錢呢,將酒樓中最貴的房間都給包了下來,而且一包就是整層樓的包。

酒店老闆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豪爽的客人,自然想要多多親近。

誰料宋真子等人一回到房間,就將酒店老闆趕了下去。

眾人洗漱一番之後,聚集在一起,聽著手下人匯總過來的資料。

「嘖嘖,六國商賈一齊出動,全部潛逃、罷市,好大的動靜。 誤惹腹黑陸少 只可惜,幾位有資源不會利用,白白浪費了這次機會。」

聽完手下人彙報,宋真子感嘆了一句。

「咳咳,公子說的是。」

此次六國商賈潛逃屬於私自行動,甘侯等人來前並不知曉。

此刻宋真子提起來,眾人臉色都是有些尷尬。

「公子,如今桃國太師已經派人前往各城池穩定局勢了,我們應該怎麼辦?」

甘侯等諸侯都是看著宋真子,等他拿主意。

「咱們這次過來,就是要搞事情的。此時動手雖然有些晚了,但搞點事情,給桃國太師添點堵還是可以的。」

宋真子抬起頭來看著眾人,一副理所當然的道。

「妙,秒啊!」

「公子這步棋走得真妙,如此一來,桃國朝堂就會將目光焦距在各大城池上了,也好方便咱們這邊動手。」

「不錯,我這就讓人散布消息,就說桃國太師明著穩定各城人心,暗中卻是為桃僵侯物色美女。」

「我可以讓手下商賈大肆採購、囤積物資,炒高物價。」

「我可以派人奇襲太師派去各城的幹吏,擾亂一城人心。」

「我已經將精兵安插在桃國附近,到時只要桃源城一亂,我等就可以趁機出手。」

「來前我已讓封地內的眾人聚集兵馬,只要桃國各地紛紛亂起,到時就可以一擁而上。」

「我可以…」



宋真子這邊剛說要搞事情,甘侯等諸侯就開始出謀劃策。

總之,只要讓桃國太師和桃僵侯等一眾臣子不高興,怎麼順手怎麼來。

「哈哈哈,我本以為諸位都是,啊,啊,沒想到啊,各位都是妙人啊!」

宋真子大笑一番,然後道:「擾亂桃國各城的事情,就交給幾位了。本公子要去看看這桃國的牡丹盛會,見識見識桃國美女的風采。」

「公子請。」

甘侯等人此來,除了給桃國點教訓之外,更重要的還是陪伴宋真子。

嬌妻蜜蜜寵:封少,請節制 只要這位宋庭公子高興,其他的都不重要。

當然,若是這中間能夠從桃國這邊得到一點好處,也是眾人樂見的。

因此,當甘侯等人就計劃說出來之後,都是有些面面相覷。

看來,眾人都想到一塊兒去了,都是想要來桃國爭奪地盤的。

如此一來,那大家就可以合作一把了。

六國諸侯相互對視了一眼,就這一眼好似已經分好了蛋糕。

因此,當聽到宋真子想要出去走走之後,甘侯等人都很樂意的將宋真子送了出去。

宋真子走後沒多久,甘侯等六國諸侯就開始調動自己安插在桃國的探子,為遠在城外穩定各方局勢的太師添添亂子。

然後,甘侯等諸侯就開始出去,為即將開始的大戰做準備去了。

桃源城大街上,宋真子與一眾親隨走在街上,感受著周圍的活躍氣氛。

「六叔,桃國這次舉辦的牡丹盛會,你覺得如何?」

此刻宋真子站在一處高層建築物上,看著下方人來人往,對一旁的襄侯問道。

「我只對修鍊感興趣。」襄侯道。

「我倒是有些喜歡這兒的氛圍。小五,去將牡丹盛會這次的名單給我找來一份。」

宋真子對著一旁等候的護衛長小五道。

「是,公子。」

護衛長應了一聲,然後就快速下去。 「就選這個了。」

宋真子手中拿著一份牡丹盛會的名單,隨意指了最後倒數第六個排名。

名單上不僅有此次盛會的參賽者姓名,還包括了地址、背後團隊、粉絲值等等綜合信息。

名單上排名倒數第六的參賽者,就是宋真子準備力捧的對象。

確定了目標之後,宋真子等人正準備從高處下來,剛剛跨出的腳步又收了回去。

卻是宋真子的餘光瞥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正是這個身影讓他停下了腳步。

「石柱?」

宋真子看著下方人流中的石柱、寧龍臣二人,心中默念了一聲。

能夠記住這個名字,還是因為上次宋真子討要幼龍未果,這才讓他一直耿耿於懷。

「還真是個意外的驚喜!想不到,此人也來到了這兒。」

心中已是有了打算的宋真子,眼珠子一轉,然後就走了下去。

大街上,石柱、寧龍臣二人一邊走,一邊談話之中。

突然,一道人影從二人身旁擦肩,微微碰撞了一下。

石柱也沒注意到,身體自然轉了過來,正好與來人對視了一眼。

「石兄!」

「是我啊!宋真子。」

「真是,真是個意外的驚喜!」

宋真子見石柱有些想不起來了,這才出言提醒道。

「原來是宋公子。」

宋真子這麼一說,石柱終於回想起來了,隱龍湖,二人上次在隱龍湖有過一面之緣。

沒想到,今日居然在桃源城的大街上遇上了,這可真是個意外的邂逅啊!

此時石柱還不知道,這次邂逅是宋真子故意的,目的嘛!很明顯,還是放不下石柱的護身神獸小金。

「這位是?」

宋真子看著一旁寧龍臣。

「這是我二弟。」

「寧龍臣。」

寧龍臣自報了一下性命,微微拱手。

「寧兄弟。」

「石兄、寧老弟,這兒說話不方便,不如找個地方坐下來說吧。」

宋真子看著二人,提議道。

「也好。」石柱愣了下,微微點頭。

「請」

「請」

「請」



石柱、寧龍臣、宋真子三人就近尋了個僻靜的地方坐了下來,襄侯站在一旁。

「石兄,此來桃源城…」

「宋兄,此來桃源城…」

三人一坐下來,石柱、宋真子二人就相互詢問起來。

「做點小生意。」

「巧了,我來此也是談買賣的。」

石柱隨意敷衍了一句,誰知宋真子居然也跟著來了句,二人就好像商量好的一樣。

「石兄,怎麼這次沒見到你的那條幼龍?」

二人相互客套了幾句,宋真子就直接問道。

「我…」

石柱正要開口,一聲龍吟便從其右手袖口之中傳了出來。

然後,小金就從石柱的袖口中鑽了出來。

「哇,好香的茶啊!」

小金剛一出來,就坐在了一旁空位上,端起石柱面前的茶杯,一口就將杯中茶水喝了下去。

這麼一小杯似乎有些不過癮,小金又將桌上的茶壺拎了起來,舉過頭頂。

「咕咕咕~~~」

茶壺中的水就這樣一口一口進入了小金的口中。

「嗝~~~,沒了。」

小金搖了搖空了的茶壺,打了個嗝。

「小金。」

石柱眼睛一瞪,看著有些無辜的小金,就要出口責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