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開靈魂極其疼痛,這是痛到靈魂深處的,但葉影也寧可忍着疼痛不敢着急,足足花了三個時辰,靈魂終於散開,仔細看靈魂化爲了星星點點但其中有一些細線將其連住。

重聚!

重聚倒是比散開簡單,葉影花了一個時辰將其聚成。

聚成之後葉影都沒看自己的靈魂、精神力有什麼不同,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精神力因爲靈魂的磨練達到了中階念師境界就昏了過去。

早晨葉影睡醒了過來,“呼,睡得好香啊!”

葉影爬起了牀,葉影想了想昨天有些心驚,他太急了!應該找個安靜的地方,還好昨天沒人來叫他吃飯,否則他真的危險了。

昨天堅持下去也是葉影死死的想着母親的仇還沒報!父親的期望還沒達到!才死死的堅持了下來。

葉影看了看自己的精神力又回到了念師境界,想了想這黑色紙張老是吸他精神力,現在終於還給他些了,葉影大感欣慰。

意念掃了掃腦海葉影驚訝的發現,他的靈魂竟然不在是球形而是劍形,一把漆黑如墨的劍形靈魂!

“難道就沒有其他作用?”葉影疑惑的想了想,這《鍛神篇》沒有絲毫介紹,葉影根本不知道它的效果。

拿出墨玉劍葉影精神力附着而上,這化形後的精神力竟不是透明反而變成了灰色!

“灰色就灰色吧”葉影看了看就不再注意,顏色變化也沒什麼。

“去”葉影一聲令下,墨玉劍頓時急速飛出,這飛行速度和之前比只能用可怕形容了

葉影嘴角笑意展現,終於知道這鍛神篇的作用了。這精神力發生了質的變化!雖然他同是中階念師的精神力量,但精神力強度是中階念師的兩倍!

這鍛神篇練的不虧啊!

再次看了看自己的劍形靈魂,葉影決定近期不再進行靈魂磨練了,因爲昨天的靈魂重組還沒鞏固好,恐怕要過很長一段時間才能再次重組了。

當然最重要的是,昨天那感覺實在太痛苦了,真是痛不欲生、欲生欲死、肝腸寸斷,葉影決定近期絕對不再嘗試了。

………..


石崗城一片祥和,街道上人來人往好不熱鬧,街攤上各種叫賣聲源源不斷。

此時距離石崗城不遠的火龍山脈一陰暗洞穴中,一陰冷男子目露兇色:“哈哈哈,北風天你這老兒不是要殺我嗎,可還是被我葛鳩逃了出來,等着吧,我遲早會殺了你!”

只見那陰冷男子慢慢走出洞穴看向遠方:“得儘快回覆實力啊,只能這樣了。離着最近的應該便是火龍城與石崗城了,城內最高的也不過是高階魂級罷了,想必奪了他們魂晶也沒什麼事。”

“就先去火龍城!”

………

在葉家被奪的平陵,此時已聚滿了部隊,而在此的不僅僅是馮家,施家、珂羅家、古凌家,湖鑫行城四巨頭竟齊聚於此!

其中一狐眼男子微微笑道:“老馮啊,這平陵這麼大的祕密你竟然瞞了我們這麼久,有點不厚道了吧。”

那馮家族長反倒有些嗔怪道:“怎麼會?我們馮家只不過一開始不知其價值,想進一步探知一二。那不,就在前幾天我們就正準備通知你們的。可惜你們竟然知道了,哎,你可冤枉我們馮家啦。”

那狐眼男子狐眼一轉,轉而大笑:“哈哈哈,老馮啊,你的爲人我還不知道嗎?這等寶地你們怎麼可能獨吞,我剛纔只不過是開玩笑罷了。”

馮家族長旋即轉頭看了看其他三族族長,說道:“走,各位老兄,現在就帶你們去看看這寶地的神奇之處!” 白日照頂,此時正值晌午。

“隆” “隆” “隆”

石崗城外,陣陣馬蹄聲傳來,看着厚重的踏地聲,顯然不是普通馬種。

石崗城城門邊的人羣都向城門看去,此時石崗城的幾個看門士兵原本還有些昏昏沉沉,一聽城外如此氣勢一下子清醒了。看着那些部隊向着城門急速衝來,那氣勢震的城門衛兵都不敢上前盤問。

接近城門時一魁梧男子躍下龍馬對着那城門衛兵喊道:“快去告訴你們城主,湖鑫行城四大家族來訪!”

那城門衛兵嚇得屁滾尿流,急忙向着城主府狂奔而去。

隨即四大家族的部隊便向着城主府行去。

一路上所過之處,人們紛紛給其讓路。對於如此氣勢的隊伍,他們哪敢擋路?恐怕就是被他們龍馬踏死,也沒地喊冤去。

“哇,那四人坐騎是什麼,好似威風。”一消瘦男子驚訝的指了指。

他旁邊一男子不屑的看了看那消瘦男子:“不懂了吧,那叫獨角獸,像你死一百次都買不起它一個馬蹄。”

那消瘦男子怒意頓生:“你就買的起啦?”

那兩男子都不過是區區中階武師,此時他們怒氣橫生正要動手時,一冷冷的聲音傳來:“滾開點!”

那兩男子一個激靈,急忙給他們讓路,怒氣也煙消雲散。

轉眼四大家族便到了城主府,此時石崗城城主羅登早已站在府外迎接,一看四位族長親臨急忙上前行禮:“四位大人快去內府休息,我早已爲四位大人泡製了好茶。”

那城主行爲說話極其恭敬,不敢有絲毫怠慢,因爲他知道他在湖鑫行城四大家族族長面前,他就是一個屁!就算現在把他給殺了也沒多大點事兒,只不過再換個城主罷了。

馮家族長冷冷說了一句“帶路。”便與其他三位族長說說笑笑進去了。

城主府內府中,四位族長坐在主座上喝着好茶談論着平陵的事情,城主羅登坐在一邊。

這四位族長進了內府,愣是半天沒有叫羅登,也沒有說有什麼事情。四位族長沒有叫他他又不敢走,羅登只能拖着肥胖的身軀乖乖的坐在一邊。

終於,施家族長說話了,看了看羅登:“那個,你叫羅登是吧?“

羅登的笑容擠滿了一臉急忙稱“是”


“你去把你們石崗城的幾個領頭家族族長都叫來。”施家族長說完便不再言語,埋頭喝茶。

羅登也匆匆向外走去。

…………

葉天今天頗爲奇怪,城主羅登派人說讓葉天速速去城主府,還說什麼是大事,務必要到達。不過葉天也沒損城主面子很快便起身前去。

不過正好在城主府門前碰到王家、陳家、甚至穆家族長都來了。石崗城的爭鬥羅登都知道,穆家也算石崗城一霸,羅登爲了保險起見吧穆家也叫來了。

“哎呦,怎麼幾位族長都來了。”葉天大笑的走去。

“我等也不知何事,看了城主叫我們有大事啊。”

此時羅登正在城主府門前看着,一看到各族長到來急忙把他們帶了進去。

葉天他們聽到是湖鑫行城四巨頭親至,也不敢怠慢,急忙前去。

到了內府,那馮家族長看到葉天他們到來,手一揮說道:“坐吧。”

羅登早就爲葉天他們備了椅子,葉天他們也相繼坐下。

那古凌家族族長眉頭一斜,微笑說道:“哎呦,正好四個家族,嗯,我們四個家族在石崗城需要一些場地,你們速速將各自產業搬走,你們的府邸就歸我們了。”

陳家族長忍不住脫口:“這。。。。”

施家族長一皺眉盯着陳家族長:“怎麼,不同意嗎?”

陳家族長目露祈求之色:“我陳家在石崗城居住了幾百年,情感已深,實在是。。。還請。。”

那柯羅家族族長一聽,露出不耐之色,打斷道:“兩個選擇,要麼遷族,要麼,滅族!”

內府氣氛頓時冷了下來。

葉天拳頭握的緊緊的,嘆了口氣,拳頭旋即又鬆開:“我葉家,。。。同意!”

隨即其他三家也一一表示同意。

四位族長緩緩走出城主府,臉上有些落暮,此時石崗城一如既往的喧囂。而石崗城的這四大家族卻是不復存在了。

強者爲尊,弱者如狗。這就是這個世界的生存法則!

葉天回到葉家便急忙開始整理產業,四大家族給的時間是三天,三天之內就要求他們半光。葉家雖然憤怒但也只能忍耐下來,因爲葉家根本就沒得選擇。

三天的時間其實根本不夠,一些小的產業來不及回縮就只能拋棄了。

三天中,葉家、王家、陳家、穆家都在緊急忙碌中。

時間飛逝,三天很快便過去了,清晨葉家就帶着族人向火龍城行去。

石崗城鄰城便是落楓城和火龍城,落楓城的家族太強,葉家過去會被極力打壓。火龍城經濟和石崗城差不多,而且葉家在火龍城也有些朋友。

出了石崗城葉家便朝着又大道行去。去火龍城的大路有兩條,左大道近些,右大道稍遠,右大道中間分開還連向古苳行城域,武雷特學院便在古苳行城域。

因爲出城的時候看見王家向着左大道行去,想必也是意圖去火龍城謀發展。葉天也不想和王家同路,便決定走右大道。

路上葉影的心境潛移默化的發生了變化,這段時間發生的一切一切讓他明白實力的重要性。他想要實力,他極度渴望實力,他想要擁有保護親人朋友的力量。從現在開始葉影終於有了一顆強者的心!

一路上葉家倒是暢通無阻,葉家的高手可全在這了,想必也沒有哪些不開眼的敢來劫財。

此時王家正走在左大道上。


“大哥,那四大家族太囂張了!若是我們王家有朝一日能夠強大起來,定要讓他們滅族!”一王家長老對着王家族長說。

“那四大家族確實可惡啊,不過現在我們要想的不是這些,葉家定然也去火龍城,如何在火龍城立足纔是我們現在最重要的事!”王家族長面朝前方露出憂色。

正是此時王家族長忽然看到前方黑色人影襲來就沒了生息。


那與其對話的那長老忽然發現大哥沒了聲音頓時一看王家族長額頭上出現了一個血洞,魂晶早已被拿走!

“大哥!”

那長老叫了一聲就叫不出來了,因爲他頭上也出現了一個血洞。


王家弟子實力低微,他們只感覺一道黑影在王家族羣裏連閃,王家長老接連斃命,無一倖存!

轉眼黑影消失,如同沒來過一般。

此時王家魂級以上高手全數斃命!王家一長老伏地跪下,他是王家的老一輩,他沒有斃命,因爲他天賦不夠僅僅高階武靈,此時他眼中流出血淚,全身顫抖的看了看天:“天要亡我王家啊!”

葉家完全不知道,因沒和王家走一路竟避過一劫! 幾日後,葉家便來到了火龍城。

這時他們才發現火龍城竟然混亂之極,全城魂級高手全部死去,許多人都害怕的逃去了別的城池。城門都沒人把守因爲城主也已然斃命,現在全城秩序混亂。

葉天看着火龍城露出笑意,魂級高手全部斃命,如此葉家不是可以在火龍城一家獨大。難道此次遷族還是葉家的一次機遇不成?

葉天抖了抖手腕,忽然想到王家,低聲自語:“看來這火龍城只有也、王兩家相鬥了。”

很快在葉家的威逼利誘下葉家就弄到了一座府邸。

一個時辰後,葉天得到消息:王家此次途中,遇到怪物,魂級高手全滅!

“哈哈,哈哈哈!”葉天終於忍不住,放聲大笑:“天要助我葉家!”

兩天後葉天再次得到消息:石崗城魂級以上高手全滅,四大家族留下的四位宗級強者也全部斃命!

葉天頓時吸了一口冷氣,這是怎麼回事?還好這次竟然機緣巧合的躲過一劫。

因爲四位宗級強者的斃命,平陵的祕密也隨之揭曉:平陵田靈石脈地底下竟暗藏一個密室,在裏面修煉竟然比外面快五倍不止!

怪不得四大家族要將葉家他們趕出,原來是因爲那密室,葉天心中頓時瞭然。不過他也知道這密室不是葉家可以執掌的。

因爲祕密被揭開,而四位宗級強者被擊殺,這次四大家族真可謂是暴怒,正在全力追查是何人所幹。

而那密室更是各派出一名高階宗級強者守護,四大家族還宣稱平陵已佈下天羅地網,若那人還敢來,必要他又來無回。可惜這番腥風血雨過後,那人悄然隱去如同沒出現過一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