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海軍察覺到氣氛不太對勁,但能夠與席麗瓊兩人單獨相處的喜悅沖淡了心中的異樣。

「我們說說話吧!」席麗瓊這是第一次很正式的看著方海軍。

不過方海軍也確確實實是一個非常優秀的男人。

不僅僅二十多歲就是小排的領導了,為人也和善,對老人又好,長得有還不錯。

「你說!」方海軍內心很激動。

「我聽堂嫂說,你喜歡我,是這樣嗎?」她之所以說是唐小芯說的,最少這話題在切入的時候不至於很尷尬,而且她可以直截了當把事情直說了,不用拐彎抹角去說。

「嗯,我覺得你非常好的女孩子,文靜,有股書卷的秀氣。」所以當他第一眼看見她時,他就已經注意到她了,從此之後,視線都轉移不了,哪怕是轉移開,也是短暫的。

之後,還是會再次落在她身上。

要是別人說,他會對一個秀氣的女孩子一見面就喜歡上了,他說什麼都不會相信,現在他信了,可能會覺得很荒謬,很不可思議,但就擺在了眼前。

PS:明天要是有空,我就多更新一點,今天晚上停電很久,抱歉! 聽了他的話,席麗瓊心間一下子湧上了複雜的思緒,「你只見過我幾面而已,你就說喜歡我,你不覺得過於輕浮了嗎?你對我過去了解嗎?其實我並沒有你想象中那麼好。」

「根本就什麼完人,每個人都是會有缺點,雖然我們兩個見面不多,但我是可以很確定,我對你就是喜歡了,我是很認真的喜歡,不是開玩笑的。」

面對方海軍的執著,席麗瓊心遽然萌生了邪惡的想法,她想知道要是方海軍知道了她身上所發生的事之後,還會不會說喜歡她呢?還是說,直接當場就給嚇跑了。

一想到這些,她嘴角的笑弧略帶說不出的悲涼與清冷。

「等你聽完我的故事之後,你再說喜歡我也不遲。」

看著她,方海軍心裡總有股不安,「你說。」

「我讀書考試都是第一名,有一個男同學考試永遠都是第二名,有一天我們去幫老師改試卷,那個男同學起了懷恨之心,便對我下手,你猜他是怎麼對我的?」

「……」方海軍終於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不安了。

雖她是笑笑說的這話,但是,他發現她身上有驚人的悲憤與哀傷。

「你是軍人,你應該猜得到才對,沒錯,我被他強了。」席麗瓊微微仰著頭,不讓眼底的悲涼與眼淚給方海軍看見,哪怕是說起那件事,她心裡還是記憶猶新,生不如死,還有那麼一丁點剩下的自尊。

「我身上的衣服撕得碎碎,頭髮凌亂,臉髒兮兮,下面還有令人噁心的血跡和留下的證據。」席麗瓊想起當時的畫面,她已經控制不住全身顫抖,慢慢出現抽搐,像是凜風中搖搖欲墜的小樹一樣。

「我的世界,我所有的一切都毀了,明明是可以把那個混蛋抓去坐牢,結果呢,我媽為了自己家的聲譽,把我嫁給對方,去他們家沒有一天好日子過,除了謾罵我之外,根本不會對我說過一句別的話。」

「強了我的那個人,天天除了對我毒打之外,還不斷對我做那件事,那短短半個月,我就好像生處於地獄里一樣,我有想過去死,但是我被攔下,我現在活著就是為了我堂嫂說過的話,如果最後還是無法證明我堂嫂說過的……」她會幸福,那麼她也會死。

不過也要先等到她唯一弟弟結婚之後吧!

她不會給家裡造成然後負擔。

緩緩閉上了眼帘,深吸了口氣,再次睜開眼皮之後,眼底並沒有濕意,已經恢復那個安靜靦腆的席麗瓊。

她注視著內心還無法接受這個事實的方海軍。

方海軍眼眸與她對視。

她竟然看到了心疼。

席麗瓊微怔了一下,她該說方海軍善良?還是他是傻,不過他的心疼,竟然讓她覺得有一絲絲的安慰,要是此時此刻方海軍看她的眼神帶著憐憫,或許她會上去打方海軍一個耳光。

直接告訴方海軍,她不需要同情。

同情就意味著她有多不堪。

「這樣不堪,傷痕纍纍的我,你還喜歡嗎?」她問了。

……

……

唐小芯在市集買完了滷味的材料,席麗瓊還沒現身。

難道是兩個人談得很來,然後在一起處著了?

如果要是這樣的話,那她處境就很為難了,尤其是對舅媽舅舅那邊都不知道該怎麼交代了。

還是說她想太多了,她還是回去看看究竟怎麼了。

沿著一路回去,唐小芯還是沒遇到方海軍或席麗瓊其中一人。

她一邁進院子里便看見席麗瓊打水在洗臉。

「麗瓊!」

聽到唐小芯的呼喚,席麗瓊從洗臉盆抬頭,「堂嫂你怎麼回來了?」

「我不是說了讓你隨後跟上來嗎?」不由嘆氣,這孩子因為她大表哥的事,所以就把她給忘了?算了,她不怪她。

心口的心疼不斷滋生,蔓延。

「你沒事吧!」

「堂嫂!」席麗瓊對她笑盈盈,「我哪有什麼事,你別想太多了。」

「那你……」可她怎麼看席麗瓊都像是有事的人。

「我已經都跟你大表哥說清楚了,我相信他以後不會再出現我們這裡,而我呢,最近就不去你舅媽家吃飯了。」

「不去不去,我跟你一樣都不去,我留在家裡陪你一塊做飯,一塊吃飯。」

「堂嫂你沒必要這樣,我是真的沒事。」說著,席麗瓊還對她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可對唐小芯來說,她越是這樣笑,自己就越是心裡有愧疚,也越是心疼席麗瓊。

「麗瓊!」沉默了良久,唐小芯低眸呼喚著她。

「呃?」

「很抱歉,我大表哥的事,我……」

「你又沒做錯,要是你舅媽知道了,你同意我和你大表哥在一起,你跟你舅媽的關係肯定會就此都沒有來往了。」而李香蘭待唐小芯跟個親生女兒差不多,這一份情,想必受到傷害也是唐小芯。

「像這樣的關係,遲早都是要傷人傷己,何不如從來都沒開始過。」

聽她這話,唐小芯有些懵了,她是猜不清楚席麗瓊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席麗瓊跟她大表哥說完之後,她大表哥的表情是什麼樣的?是說抱歉就走了?還是說繼續喜歡席麗瓊?還要席麗瓊跟他在一起?

「堂嫂……」

「呃?」

「方海軍真是一個好人。」可她不能連累他,更不能讓堂嫂處在中間為難。

從那之後,唐小芯就不再提關於方海軍的事。

然而,沒過兩天,唐小芯就聽說方海軍去相親。

她還非常擔心緊瞅著席麗瓊。

只見她神情絲毫沒變化,似乎『方海軍』這三個字對她來說,好像是不認識一樣。

方鴻維並沒有察覺她們之間有什麼不對勁,便說唐小芯,「你們兩個怎麼都不回去吃飯了?你們兩個女孩子家在這裡也不方便,一起吃飯熱鬧一點。」

「誒……那個外公我們最近都在忙,店子過幾天就開張了,我們自己在這邊吃一點就可以了。」

「你們也真是的,不能因為忙了,而隨隨便便吃一點,要是吃好的,不然身體怎麼有力氣做事呀!」

「是是是!」唐小芯眼神還不斷朝席麗瓊看去,發現席麗瓊神情還是如此,唐小芯挽著方鴻維的手臂,「外公我先送你回去吧!」 「我又沒說要走。」

「外公你剛才說了。」

「我有嗎?」方鴻維看她一臉很肯定的表情,就連他都開始懷疑是不是剛才有說過這樣的話。

「有!」

「走走走!」

一出了門口。

方鴻維定定盯著她,語氣很肯定,「你是有事情隱瞞我。」

「哪有什麼事情隱瞞你呀!沒有沒有!」唐小芯繼續拉著方鴻維往前走,「外公走了走了,我等一下還要忙的。」

「你忙就不用送我。」

「要的要的。」她就想問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方鴻維眼珠子幽幽一轉,和藹笑了笑。

「外公!」

「有什麼事嗎?」方鴻維腳步很穩踩著,一邊故作漫不經心的應她。

「是大表哥說要去相親的?還是舅媽安排的?」

「這有什麼區別嗎?都是相親。」

「當然有區別。」唐小芯開始細說,「如果要是大表哥主動說要去相親,那說明相親對象只要不是太難看,性格還不錯,大表哥都會跟對方結婚,如果是舅媽主動安排相親,那就是大表哥心不情願,那麼無論怎麼看,都沒有他看上的對象。」

「喲!我們家小芯的腦袋瓜子還是挺靈敏的。」

「呵呵,外公!」唐小芯撒嬌,「你告訴我,到底是大表哥主動要去相親,還是舅媽安排的?」

「是你舅媽安排的。」

那這麼說的話,大表哥心裡還是有席麗瓊的?還是說只能還沒放下而已?

「小芯!」

方鴻維將沉浸自己思維里的唐小芯喚回神。

豪門情鬥:未婚媽咪很搶手 「外公你想說什麼?」

「我問你,你是不是知道你大表哥有什麼事?而你不告訴我?」

「我……我哪知道什麼事呀!大表哥是一個大男人的,他哪會跟我說什麼呀!」

方鴻維無論怎麼感覺,他都覺得唐小芯今天怪怪的。

唐小芯見他一直瞅著自己,她連忙笑著,「可能也還是因為大表哥在特殊隊的事,你別想太多了。」

方鴻維緩緩斂回目光,嘆氣說道:「你大表哥最近也不知道怎麼了,老走神,前一天吃飯喉嚨還咔著魚刺,折騰老半天都拿不出來,還生生把一鍋米飯給吞下了,所以因為這樣,你舅媽覺得他不對勁,才給他安排了相親,而大表哥也很反常,居然答應了,這讓你舅媽樂呵呵老半天,覺得自己明年都有孫子抱了。」

「呵呵呵!」舅媽想得太快了吧!飛一般的速度呀!

唐小芯把方鴻維送回到方家,恰好,方海軍相親回來。

「大表哥我們談談!」

「好!」

由於他們要談的話題不能讓家裡人知道,唐小芯就跟方鴻維打一聲招呼,就跟方海軍出去了。

「大表哥你今天相親得怎麼樣了?有沒有看上人家姑娘?我可是盼了這個大表嫂可久了。」

「小芯你都已經知道了,你幹嘛還在打趣我?」方海軍一臉的黯然失色。

「我……」其實她也不是有意的,就是想找個開口的話題而已。

「大表哥你跟麗瓊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麗瓊也不說,你就不能告訴我嗎?」

……

那天

當方海軍說出要照顧席麗瓊時……

「抱歉,就算是你接受了我,我也不會跟你在一起,你不是我喜歡的人。」

「那你喜歡的人到底是什麼樣的?」

「就算你知道了,哪又怎樣?你始終都不是,所以別白費力氣在我身上了,我是不可能喜歡你的,你還是死心吧!以後也別再來這裡了,來了,只會讓我更加厭惡你。」

那天說完,席麗瓊就走了。

「這……」知道真相的唐小芯當即驚愣了。

現在她終於知道了席麗瓊為什麼說那些話了。

方海軍苦笑著,「其實她這麼說了,我就該死心了,但是我,好像做不到,我那兩天滿腦子都是她的身影,老是心不在焉的,我媽提了相親的事,我就想到了特殊隊里結了婚的同俧說過,要失戀了,那就是開始另外一段處對象,說不定就會忘記原來的那個人,可我……好像也做不到。」

他去了相親,看見那個姑娘,他滿腦子想的都是席麗瓊,而且相親的姑娘問他十句,他才吱一聲,相親姑娘沒坐多久也走了。

「那……那怎麼辦?」 幕後總裁,太殘忍 她大表哥看起來有點可憐,像是流浪小狼狗遇到了大雨天氣,很狼狽,又無處可躲。

「我也不知道。」這樣的日子也不知道會持續多久。

「……」她不知道該發表什麼意見。

「或許可能回到特殊隊里就好了。」方海軍最後這麼對唐小芯說,同時也是在對自己說。

「那也好!」唐小芯笑笑,「你就不用去禍害人家姑娘,免得也把舅媽的名聲也給敗壞了。」

談完話,唐小芯回到自己住處。

席麗瓊在做飯。

她站在廚房門口,看見席麗瓊心不在焉,灶台的火都已經熄滅了,她還不知道點著,還不斷往灶台加柴火。

唉!

「麗瓊!」

突如其來的呼喚,立即嚇到了席麗瓊,驚慌迴轉身,「堂嫂你回來了,我還以為你會在你舅媽家吃飯呢!」

「柴火都滅了,你還是先點著,我來炒菜。」

唐小芯挽起袖子,「飯煮了嗎?」

Leave a Comment